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8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少年伸出手,竖起一根手指头问到:“会乖不哭?”

    小姑娘眼圈显然是红的,但真的生生憋忍着忙不迭点头。

    少年又伸出第二根手指头:“不钻狗洞试图私自回姜家?”

    小姑娘复又点头。

    第三根手指头:“听本世子的话,做乖孩子?”

    小姑娘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少年满意了,不为人知的心思初步达到,他不吝对小姑娘和善一些。

    是以,他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细软的发顶:“你每天都可以吃糕点,我也不吃你,我还能给你好吃的好玩的,但凡你喜欢的,我都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不会把你送别人。”少年悠悠补充道,表情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一大串的话里头,小姑娘只听懂了三句——可以吃糕糕!大黎黎不吃她!大黎黎不会不要她!

    只这三点,瞬间就安抚了小孩儿的不安,她带肉窝窝的小手往头上扒拉,将少年的手抓下来略吃力地抱住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睡觉,大黎黎要给酥酥讲话本小故事哦。”小姑娘很会得寸进尺,软糯娇娇的要求道。

    昳丽少年表情一僵,想也不想生硬拒绝嘲讽道:“你怕不是没睡醒,尽做白日梦!”

    睡前故事什么的,他堂堂亲王世子从前都没这待遇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酥酥的性格,因为过往经历的原因,其实和一般五岁小孩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这在后面会慢慢写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这章里酥酥的各种反应,也是有本来缘由的哟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的酥酥,也要继续萌萌哒!

    第009章 想吃吗

    一直到晚膳的时候,小姑娘都还心念念着睡前故事。

    她坐在比她还高的梨花木膳桌前,晃着悬空的小短腿,噘着嘴软软的说:“奶娘每天都要给酥酥讲话本小故事的呀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坐在上首位置,面无表情地净手,冷漠无情的说:“本世子给你讲,谁给本世子讲?”

    哼,还睡前故事,他只会讲杀人的故事!

    这话间,满盘珍馐玉膳上桌,香气四溢,精致好看。

    姜酥酥小姑娘的眼睛都在发亮,她艰难地扬着头,小脑袋跟着上菜的婢女来回晃动,和个馋嘴的奶猫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知道规矩,息扶黎没动手执筷之前,她也守着礼,还坐的端正,小手放膝盖裙裾上,真真有那么点世家贵女的影子。

    一桌十八道菜肴上齐,少年状若不经意的念道:“今天晚上有燕窝溜鸭条、攒丝鸽蛋、鸡丝翅子、溜鲜虾、金线鱼肚,还有白糖油糕、杏仁佛手和龙心水晶葡萄点心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斜眼去看几乎低到桌子底下的小姑娘,信手拈银勺舀了颗龙心水晶葡萄。

    那龙心水晶葡萄,顺滑的被剥了皮,再裹上一层面屑,下滚烫的油锅一捞,表面炸的灿灿金黄,里头却还是冷凉的,跟着又浇上一层甜滋滋的蜂蜜。

    咬上一口,冷热夹裹,外脆内软,先是极甜,咬破皮后,里头的葡萄果肉又带点微酸,当真是酸酸甜甜很是爽口开胃。

    小姑娘目光黏少年指间银勺里的葡萄就挪不开了,她吸溜了几下口水,趴着过高的桌沿,眼巴巴地望着少年问:“大黎黎,酥酥能吃一颗么?就一颗,酥酥吃最小的一颗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她馋的不得了,却还记得姑娘家要有礼貌,管人要东西的时候先问问。

    息扶黎撩眼睑,单手撑下颌,他有注意到,小姑娘的又黑又大的眼珠都是随着他银勺在动,活脱脱就是嗅着肉味的幼兽崽子,谁给吃的就跟谁走。

    少年心起恶劣,他问:“想吃?”

    小姑娘忙不迭地点头,额头都磕碰到桌上了:“酥酥想吃。”

    她边说,嘴里边生津,不断的吸溜口水,免得失态。

    少年伸手一递,在小姑娘够手要来接的时候,倏地将银勺飞收回塞自个嘴里,舌尖一卷,那龙心水晶葡萄吧唧一口就被他吞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张大了眸子,难以置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息扶黎咂嘴品了下,甜腻腻的味道齁人,实在喜欢不起来,但他挑眉说:“味道不错,酸甜可口,外脆内滑,本世子的厨子手艺不错,当赏!”

    小姑娘委屈汪汪,扁着小嘴巴,控诉地望着少年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哪?分明是要给她吃的,结果反悔自个吃了。

    她的点心,她的葡萄……

    息扶黎毫无罪恶感,他转着银勺,偏头复又问:“想吃?”

    小姑娘这回不上当了,小脑袋搁桌沿,就差没啃上去了。

    毒舌世子毫不留情丢过去鄙薄的眼神:“人还没桌子高,想吃吃不到怪谁?”

    “酥酥以后还会长大的!”小姑娘鼓着腮帮子,怒气冲冲地踩着雕花背椅站起来大声道。

    这一站起来,高度倒是正正合适。

    小姑娘黑眸一亮,她手搁头顶比划了一下:“酥酥可以站着用膳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嗤笑,也不捉弄她了,一点下颌施舍的开恩道:“用吧。”

    小馋猫欢呼一声,捉起银勺就要去舀那龙心水晶葡萄,但那道点心放的有些远,侯在一边的婢女正欲上前帮忙布菜。

    小姑娘严肃地摆手:“婢女姐姐不用帮酥酥布菜哦,姐姐只用把盘子挪过来一点点,酥酥可以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婢女看向息扶黎,见他点头,才将小姑娘喜欢的菜式悉数摆近一些,方便她取用。

    就见小姑娘像模像样地捉着又长又粗的象牙箸,甚是艰难地取菜,动作虽笨拙,但不慌不忙,举手投足之间,已带着京城贵女的风范。

    小姑娘确实好吃,捧着小银勺,小口小口咬着葡萄,肉嘟嘟的小脸上尽是满足。

    她用完一颗龙心水晶葡萄,伸舌舔了舔嘴巴,又眼巴巴地问少年:“大黎黎,酥酥还能再吃一颗么?就一颗,最后一颗啦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脸的渴望,又软软糯糯,娇态十足,逗人喜欢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将盘子推她面前:“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眨了眨眼,高兴坏了,只觉得这会的大黎黎真是世上最好最好的人。

    她绷着小脸,换了另外一把干净的银勺,小心翼翼的从整盘葡萄里选了最大的两颗放白玉荷叶小盏,然后抱起小盏,蹬蹬滑下椅子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,给你吃最大的。”小姑娘跑到少年前面,举起小盏,黑亮如宝石的眸子瞅着少年,真诚又纯粹。

    息扶黎微愣,他看了眼小盏并不接:“你不是喜欢么?为何要分给我?”

    小姑娘歪头,不假思索的道:“酥酥吃点心的时候会变的很开心,酥酥把最喜欢的分给大黎黎,这样大黎黎就会和酥酥一样开心了呀。”

    童言无心,童语无忌,往往才最能打动人心。

    息扶黎低笑了声,收了小姑娘的借花献佛的礼物,弯腰将人抱腿上坐着。

    小姑娘抓着他鬓边垂落的鸦发,微微凉凉的发丝顺滑如丝绸,很是好摸。

    小姑娘仰头不解:“大黎黎为什么突然抱酥酥?”

    息扶黎顺手舀了颗葡萄喂她嘴边,半真半假的道:“因为抱了你,我也会开心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酥酥煞有介事地点头,她像啃松果的萌萌小松鼠一样,努力咽下葡萄后才说:“那酥酥就让大黎黎多抱一会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不动声色的又喂了小姑娘一颗葡萄,这种甜齁了的东西,他一向不怎么喜欢。

    小孩儿嘴巴小,整个吞不下,只得连忙又吐出点点,双手捧着埋头啃。

    她边啃边含糊不清的说:“可是晚上安置前,大黎黎还是要给酥酥讲故事呢,不然酥酥会睡不着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息扶黎就想将人给扔下去。

    然,小姑娘还有更惊人的话:“酥酥都是和奶娘一起睡的,所以酥酥不仅要听故事,还要和大黎黎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少年斜睨她,上下打量,一个胖乎乎的矮冬瓜还妄图跟他同榻而眠,谁给她的胆子?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都只跟自个的世子妃睡!

    第010章 小哭包

    真到晚上安置的时候,息扶黎哪里会同个小孩儿同榻而眠。

    他今日才初初重生而回,心里头一摊子的事儿还没理清,正是需要独自考量之际,故而他直接将小孩儿丢给伏虎处理。

    小孩儿眼泪汪汪的被伏虎拎着出去了,但又不敢真放肆哭闹,只得委屈至极的巴巴喊着:“大黎黎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斜了她一眼,下一刻,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