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1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小姑娘有些怕,绷着肉嘟嘟的小脸不吭声。

    息扶黎换了个说法:“据我所知,这个坏人抢了很多像酥酥这样的小姑娘,酥酥难道不想救她们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噘了噘嘴,很小声的道了句:“想的呀,但是酥酥不知道怎么救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翘起嘴角,打了个响指: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懵懵懂懂地点头:“那好吧,酥酥昨天有看到的,大黎黎挥着鞭子,打架超级超级厉害。”

    她还记得这些,望着息扶黎的眼神还带着闪亮亮的崇拜。

    少年低笑一声,朝小姑娘伸手,扬了下脑袋,厚颜无耻的道:“当然,本世子天下第一厉害!”

    伏虎在边上,听的后槽牙直发酸。

    息扶黎牵着姜阮出了端王府,将人抱上高头大马,扬鞭就往那胡商的住处冲去。

    胡商在西市开了家酒肆,肆胡姬往来,人墨客高谈论阔,嬉声笑语织就成一片靡靡之景。

    此间胡姬同东边平康曲的风月姑娘又有不同,金发碧眼,五官深刻,身量高挑,最为主要的是,这些异域胡姬比之任何大殷女子都要来的开放不拘小节。

    就说那衣裳,这才五月里,酒肆里的胡姬已经是各个赤足露膊,堪堪只月匈前脐下一小片布料遮掩,外罩薄纱轻衣,举手投足间,若隐若现,甚是诱人。

    是以,当息扶黎甫一踏进酒肆,那等尊荣气度,还有昳丽无双的面容,顷刻就引来胡姬的侧目。

    当即就有一蓝眸红唇的胡姬垫着脚尖上前,她脚踝上戴着金铃铛,走动起来,应和节奏,勾人非常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是要喝酒还是听曲赏舞?”那胡姬操着不甚流利的大殷语问道。

    斜飞入鬓的长眉一挑,息扶黎眉目浮起惯常的讥诮,跟头獠牙微露的优雅黑豹一样不屑。

    伏虎冷着脸上前,正欲将人挡开。

    谁知,一道奶声奶气的天真嗓音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大黎黎,这个妖怪姐姐怎么这么穷呀,连衣裳和绣鞋都没穿,她好可怜,一定羞死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上一章,昨天半夜的时候修改过,增加了一些字数,没看过的小天使可以翻回去看一下。

    第013章 不能看

    穷?

    酒肆里一众酒客皆是一愣,不约而同地看向胡姬。

    以五月初夏时节来说,穿的确实有些单薄了,能算是衣不蔽体,可不就是羞死了么!

    等等……酒肆胡姬一向不都是这样穿的来着……

    “呀,大黎黎你不能看,奶娘说过的,不能看没穿衣裳的姑娘,你会得眼病哒!”软萌的奶音咿呀说道。

    那童稚嗓音像是甜丝丝的西瓜冰碗,大热天的吃上一碗,凉浸入肺腑,十分舒坦活。

    不过,谁上酒肆寻欢还带上自家小孩儿啊?

    众酒客循声看过去,便见一绵绵娇娇,小脸肉呼呼的小姑娘努力伸着短手,要去蒙抱着她的少年眼睛。

    少年相貌出众,昳丽俊美,特别是那双琥珀色的凤眸,深邃无机质,带着纯粹的冷感,叫人一对上就不自觉的怂上几分。

    少年似乎让小姑娘闹的不耐,偏头躲开那双小肉手,没好气的道:“一个丑八怪,本世子看了还嫌污眼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白嫩嫩的小姑娘扭过头去瞧那胡姬,她认真看了看,又回头盯着少年看。

    最后得出结论:“大黎黎,最好看啦!”

    少年哼了哼,下颌一抬,骄矜地睨了小姑娘一眼。

    跟着他扫视一圈全场,对那胡姬不客气的道:“让你家东家滚出来!”

    胡姬表情惊疑不定:“这位公子,东家并不在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懒得废话,他放下姜阮,宽袖一甩,直接抬脚就闯进了酒肆后院。

    那胡姬眸色微闪,朝肆伙计使了个眼色,又巧笑嫣然的同其他酒客寒暄起来,并挥舞着轻纱,应和脚踝的金铃铛声,从这桌舞到那桌。

    酒肆堂子里,很又热闹如初。

    却说闯进了后院的息扶黎,伏虎领着一队十人的侍卫跟着进来。

    姜阮人小腿还短,跟不上息扶黎步伐,她便绷着小脸,死死拽着他袖子,嘴里还念叨着:“大黎黎等一等酥酥,酥酥跑不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喘着气,娇娇的声音,真真和翻着肚皮撒娇的小奶猫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息扶黎脚步一顿,低头看她一眼:“矮冬瓜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鼓着腮帮子,瞪着圆圆的黑眸,奶气的回道:“长丝瓜!”

    息扶黎就不明白了,这小孩儿昨天还挺怕他来着,怎的今个就敢跟他呛声了?

    “姜酥酥,没大没小的,谁教你这些的赶紧给本世子老实交代!”他想起前几次姜阮忽然表现出的违和之处。

    姜阮正想说什么,忽的瞥见伏虎拽着一人出来,她抿着小嘴,哒哒蹿到息扶黎身边,抱着他大腿将自个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回头,就见伏虎拖着面色涨红的胡商走来。

    那胡商大声嚷嚷,表情愤怒,似乎对伏虎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伏虎半点不客气,一脚踹过去,踢在那胡商膝窝,将人踢得来跪下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微眯,确定这人就是上辈子坏了姜阮相貌的那个,他冷笑一声,声若冰珠的道:“闭嘴!再敢多说一句,本世子拔了你的舌头!”

    胡商眼神闪烁地看着息扶黎,色厉内荏的道:“我是来自波斯的正经商贾,不是大殷人,你到底是谁,不能这样对待我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拍了拍身后小姑娘毛茸茸的脑袋,低头问:“记得他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拽着少年锦衣袍裾,小心翼翼地露出半个脑袋,瞅了那胡商一眼,又赶紧缩回去。

    她见这个胡商的第一眼就害怕,昨天,这人还摔的她一身都好痛。

    小姑娘白着小脸,可怜兮兮地抽了抽鼻子,细细的对少年道:“大黎黎,他昨天摔的酥酥好痛,酥酥害怕。”

    瞧着小姑娘甚为干净的眼神,息扶黎难得心软几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本世子在。”少年顺手捏了捏小姑娘软软的小耳朵。

    嫩嫩软软,像没有骨头一样的小肉肉,叫息扶黎没忍住,多捏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当间,那胡商自是看清了姜阮,也想起了息扶黎。

    他掸着脖子道:“京兆尹顾大人已经说我无罪,你们还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嗤几声,他手一伸,伏虎赶紧送上长鞭,只见他手一挥——

    “嗤啦”破空声惊刺耳膜。

    分明只是不及弱冠的少年,然而那身气势不怒而威,让人不自觉生畏。

    但,抱着少年大腿的小姑娘却是半点都不怕的,她瞅着少年手里的长鞭子,小嘴微张,崇拜极了。

    “哼,”少年冷哼,拖着腿上挂件挪动几步,一鞭子抽过去,毒辣如蛇地缠上胡商脖子,“顾徊岸眼瞎,本世子可没瞎!”

    他五指用力,面容冷什么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二话不说,脚尖用力,巨大的力道透过皮肉,直接作用在跳动的心脏上,痛的那胡商当场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姜阮小身子一抖,赶紧将自个密不透风地藏进少年袍裾和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世子,什么都没找到。”这当伏虎带着侍卫几乎将整个酒肆后院都搜寻了一遍。

    酒肆并不算宽,后院也小,堪堪只有四间休憩的厢房和一间书房,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一眯,直接一鞭子抽下去,将脚下的胡商抽得皮开肉绽:“人在哪?”

    吃了苦头,那胡商还有力气蹦跶,他脸红筋胀地扬着脖子吼道:“杀人啦!杀人啦!我要告官!”

    这声音大的几乎传到了酒肆堂子里头,引起了马蚤动。

    “你别乱说,”吵嚷的声音,小姑娘嫩声嫩气的嗓音泛起,细细的,却很坚定,“大黎黎才不会杀人,你才是坏蛋!”

    小姑娘纵使还是有些怕,但却拽着少年一点袖角,探出半个脑袋反驳回去。

    这怯怯的声音自然没有威慑力,除却息扶黎和伏虎听到了,旁人半点都没注意。

    少年低头朝小姑娘扬眉,心头恶劣的十分想现在就弄死胡商,让小姑娘亲眼看看,他到底会不会杀人。

    小姑娘抬头,又黑又圆的眸子信赖地望着少年,软软糯糯的说:“大黎黎,找不到其他小姑娘怎么办呀?她们一定很害怕,很想回家的,昨天酥酥就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冷感琥珀眸色下,潜藏着不为人知的探究,少年开口道:“那酥酥去帮忙找找如何?”

    小姑娘歪头想了下,又踟蹰地看了看还在干嚎的胡商,紧张地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会看着酥酥吗?”小姑娘手心都出汗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揉了把小姑娘发顶,承诺道:“自然,我就在这里,你一回头就能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鼓起勇气:“好吧,那大黎黎你一定要看好酥酥哦。”

    昨天的经历还心有余悸,导致小姑娘害怕一个人呆着,息扶黎强大的武力,让她倍觉安全。

    她松开抓的起皱儿的衣角,一步一回头地跟着伏虎往屋里转悠去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见小姑娘走得来不见,眼底的那点微末柔光倏的消散。

    他从胡商身上收回脚,漫不经心地帅甩了两下脖子。

    那胡商当即就想爬起来往外跑,谁知,电光火石之间,凌厉鞭影当空罩下,嗤啦一声抽在胡商后背。

    那一鞭子,力道大的将胡商抽个趔趄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哼!”少年嗤笑一声,小姑娘不在,他便无所顾忌,浑身戾气爆发,阴煞的就跟黄泉修罗一般,纵使他脸上仍旧带着嘲弄的冷笑。

    嗜血的暗芒从琥珀色眸底一闪而过,少年懒洋洋地挽着鞭子:“跑啊,继续跑,本世子没喊停,不准给本世子停下来!”

    他就想是玩弄猎物的优雅黑豹,非得将猎物折腾去了半条命才会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厢房外头息扶黎这等煞气冲天的模样,软软的小姑娘自然是不晓得,她好地从这间厢房蹿到另外一间厢房,偶尔回头,见着息扶黎就在不远处,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间书房。”伏虎注意着小姑娘不被门槛绊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