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8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息扶黎没有说话,他上下打量王婆子,琥珀眸光,冰冷无情。

    王婆子冷汗唰的就出来了,她捻起袖子,不断擦拭额头,脸上厚重的脂粉被冷汗打湿,她再一擦,妆便花了,黏糊糊的,很是丑陋。

    “你,”尊荣少年施舍般的开了尊口,“可还记得被你拐到黑市的那个五岁小姑娘?”

    王婆子眼色一变,她赶紧低头,惶恐讪笑:“黑市?世子莫不是记错了,小的是在府衙署挂过号,正儿八经的人伢子,西市那边的黑市,小的怎么敢去沾染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少年冷笑一声,懒得再多费唇舌,只一点下颌,示意将姜阮找过来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和竹林里小兔子玩耍的小脸红扑扑,发髻微乱的小姑娘让雀鸟牵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甫一见少年,当即黑眸晶亮地挥小肉手:“大黎黎,酥酥悄悄跟你讲哦,白白也是个姑娘,不过白白刚做了母亲,生了一窝毛茸茸的小兔兔,超级超级可爱哒。”

    她挣脱雀鸟的手,提着水蓝色纹绣蝶恋花的洒金小裙子,蹬蹬冲到少年面前,仰起小脸软软糯糯的说。

    那张白嫩小脸上擦伤的结痂已经开始在掉了,剥落的地方,老痂去了,就露出粉色的新皮来,娇娇嫩嫩的,像是风都能吹破一样。

    少年抬手,眸光微暖的给小姑娘扒拉了下松散的发髻。

    他朝下头一点下颌问:“可是认识底下那个丑婆子?”

    小姑娘狐疑看过去,歪着脑袋,黑白分明的眸子映着王婆子的身影,她似乎想了下,猛地脸色一白,赶紧挤进少年月退间,拱进他怀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息扶黎微微皱眉,他拍着小姑娘后背,不自觉压低声音道:“嗤,怕甚?有本世子在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死死搂着少年腰身,麻着胆子,扭头睁开一只眼睛又瞅了王婆子一眼。

    然而,小姑娘抽了抽小鼻子,小声道:“酥酥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息扶黎扬眉,“说说,如何认得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咂了下小嘴巴,手脚并用爬到少年大腿上坐好,靠在他怀里很没安全感地拽着少年袖角。

    “她跟酥酥说,要带酥酥去找五哥哥,结果带酥酥去了那个黑黑的,很吓人的地方。”小姑娘似乎心有余悸,拽袖角已经没用,她遂紧紧拉着少年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息扶黎感受到那软软的小手浸润出汗湿,不安畏惧的力道,当即抬手将小姑娘搂进怀里,端起案几上的清茶,喂了小姑娘一口。

    小姑娘伸出嫩嫩的小舌头,舔了舔嘴皮,补充道:“大黎黎赶她走,她不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应了声,他眸光锐利如冰刀地扎过去,冷喝道:“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?”

    王婆子双膝一软,噗通一声跪倒再地,她不断磕着头道:“世子饶命,世子饶命,是有人唆唆小的那么干的,还倒给了小的银子,让小的务必将这小姑娘带到黑市,不关小的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哼一声,看了伏虎一眼。

    伏虎心领神会,当即扭着王婆子,像拖死狗一样,将人拽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婆子哭喊求饶的声音渐行渐远,小姑娘抬起头来,又黑又大的瞳眸映着少年的模样,崇拜汩汩涌出,像日光下飞扬的五彩泡泡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真厉害!”小姑娘拍手称赞道,末了又说:“大黎黎保护了酥酥,等大黎黎老了,酥酥就长大了,酥酥也会保护大黎黎哒!”

    小姑娘还挺懂感恩的心思。

    少年俊脸却是一黑,老?他能有多老?不过也才大她十来岁罢了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小姑娘白嫩小脸,略带使力。

    小姑娘许是被捏疼了,连忙去扯他手:“痛痛,大黎黎不要捏酥酥,好痛痛的呀。”

    少年哼了哼:“有几个小姑娘想见你,可要见一见?”

    酥酥忙着揉自个小脸,不理他。

    息扶黎扬手,当即侯在门外的北苑管事领着的五名六七岁的小姑娘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小姑娘面容苍白,眸光怯懦,身形也细瘦的很,露在衣裳外头的肌肤,依稀能见淤青伤痕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的那小姑娘很是怪异,她好似不会走路,每走两三步,就想弯腰四肢着地的去爬。

    边上的小姑娘每每这个时候,就拽着她,那小姑娘适才又同手同脚,姿势别扭地走上几步。

    姜酥酥扭头去看,她小小的惊疑了声,又回头看着息扶黎。

    息扶黎耐心解释道:“她们都是之前被酥酥救了的小姑娘,有三人已经找着家人被接回去了,这五人走之前想见见酥酥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酥酥犹犹豫豫地滑下少年大腿,迈着小短腿靠近五名小姑娘。

    五人里,其一身量最是高挑,眉目秀雅清贵的姑娘弯着嘴角说:“你就是酥酥呀?我叫白晴雪,户部侍郎白家的姑娘,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好似并不意外,救出的小姑娘他早便做了查探登记。

    这白晴雪正是户部侍郎白燕升的嫡次女,于半年前走失,白家还好一阵找寻,不想却是被卖到了胡商酒肆里。

    息扶黎想起白燕升,那个黑脸男子,脾性最是迂腐古怪的,在朝堂谁的队伍都不站,一门心思捣弄自个户部那一亩三分地,更是对谁都不假颜色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么……息扶黎瞅着矮墩小肉包的姜阮,眸光微暖。

    托小姑娘的福,他可是朝堂头一个让白燕升笑脸相迎的世家勋贵来着。

    小姑娘并不知道这些,她扭着小肉手,黑眸一眨一眨望着白晴雪,好一会才慢吞吞的说:“你也姓白呀?酥酥认识一个坏坏的小公子,也是姓白哦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偏头想了想:“对了,他叫白言之,可坏可坏了,老是说酥酥的坏话!酥酥不喜欢姓白的,哼!”

    白晴雪脸上笑意一凝,同为小姑娘,到底还不会掩藏心思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期期艾艾的道:“白言之,是我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酥酥眼睛睁大,咦?一家人?

    白晴雪生怕被小姑娘厌弃,她赶紧摆手说:“我家大哥很疼我的,二哥最是怕他,酥酥不要担心,我回去后,就让大哥教训他,保管他不敢再欺负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会正和一家人往端王府来接人的白言之,浑然不知端王府等着他的是如何的水深火热,他只是背脊生寒,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已经修改成粗长君拉!

    第022章 二傻子

    姜酥酥最是喜欢满身正气的小姐姐,比如乐宁公主,比如这会的白晴雪。

    她一听往后白言之不敢再欺负人,小姑娘瞬间就开心了,瞧着白晴雪也亲近起来。

    她还主动拉着白晴雪的手,软绵绵的说道:“那酥酥就和你好。”

    白晴雪喜出望外,她小心翼翼的问:“往后我能给你下帖子请你过府玩耍么?”

    姜酥酥歪头,她似乎在思考这话里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晴雪小脸紧张,双目期翼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忽然恍然:“你是想和酥酥做手帕交吗?所以才请酥酥玩耍?”

    白晴雪忙不迭地点头,这半年的折磨,莫说是小孩儿,就是大人也会留下不好的影响。

    故而白晴雪暂时很可能对旁人多有排斥,唯有酥酥,她是自发愿意亲近的。

    姜酥酥黑眸晶亮,语气欢的道:“好的呀,你也做酥酥的手帕交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小姑娘掰着手指头开始嘀咕道:“乐宁小姐姐是第一个手帕交,你是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她比着两根肉呼呼的小指头,转身朝上位的少年挥了挥:“大黎黎,酥酥有两个手帕交了哦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撩起眼皮看了白晴雪一眼,淡淡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和息乐宁不是很对付,但乐宁和白晴雪的身份地位都还不错,所以对这两人,他其实半点都不会阻拦小姑娘和她们交往。

    这话间,伏虎进来回禀道:“世子,白家的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起身,他理了理宽袖,漫不经心的跟小姑娘说:“白家人来接她了,你可要一并去看看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,她才不要见那个坏坏的白言之。

    息扶黎不勉强,背着手率先出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白晴雪有些不舍:“酥酥,我回去得空就给你下帖子,你可一定要应我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摆摆手,软软的道:“一定的,你给酥酥下帖子,酥酥就来找你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皱起眉头:“不过酥酥不喜欢你二哥白言之,万一他又说酥酥的坏话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晴雪握拳,大义灭亲道:“酥酥放心,我一定让大哥好生教训他,保管叫他往后见你就害怕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小姑娘拍手称赞:“这样好,这样好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遂惜别一番,伏虎适才领着白晴雪去往息扶黎的书房见白家人。

    议事厅里头,就还只剩四名小姑娘,有雀鸟在一边看着,倒也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一看过四名姑娘,在看到最后那名格外瘦小的姑娘时,她愣了下。

    那姑娘手腕子竟是比酥酥的还细,微微弯着腰,时不时就想趴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她一见酥酥,眸子一亮,跟着就想上前来拉她。

    酥酥往后退两步,她仔细打量过去,只见那姑娘眼窝轮廓较深,迎着光亮,能依稀辨认出一双瞳孔居然隐隐呈碧色,她的鼻梁也很高挺,唇形明显。

    她朝酥酥咧嘴笑,鼻子嗅了两下,跟着往前一扑,要去抱酥酥。

    酥酥被吓到了,她转身蹬蹬跑到雀鸟身边,紧紧拽着她裙子。

    雀鸟失笑,蹲身说道:“姜小姑娘莫怕,婢子听伏虎说,这位姑娘应当是有波斯血统,她常年被布绳栓着四肢,只能爬行,很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想起来了,在那暗室里头,当时有东西拽她脚踝,她害怕极了,只当是要吃人的怪物。

    雀鸟又说:“她这是想和姑娘亲近呢,很喜欢姑娘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抿了抿小嘴巴,她鼓起勇气,怯怯的说:“你……你不要再抓酥酥脚踝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姑娘笑的眉眼弯弯,她哼哧了两声,忽然口齿不甚清楚地吐出两个字音:“速……酥……酥酥……”

    姜酥酥睁大了黑眸,脸上有好。

    姑娘直立站着觉得不舒服,索性直接坐地上,拿手指了指自己说:“桑……阿桑……”

    怕姜酥酥听不明白,雀鸟低声道:“应该是她的名字,阿桑。”

    “阿桑?”小姑娘呢喃了声。

    阿桑猛地一下跳起来冲到姜酥酥面前,兴奋地手舞足蹈:“阿桑,阿桑……”

    姜酥酥被吓了一大跳,她抱住雀鸟手,努力往她身后藏。

    雀鸟哭笑不得,这小姑娘人长的像兔子不说,这胆子也和兔子差不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