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9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“酥酥不用担心,阿桑人很好,不会伤害你的。”此时,另外一面容清秀的姑娘站出来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们被关在铁笼子里的时候,都是阿桑给我们送吃的喝的。”旁的小姑娘附和。

    “阿桑说话不太清楚,但是她很聪明,很多东西一学就会的。”

    三名小姑娘你一言我一语,都为阿桑努力刷姜酥酥的好感。

    姜酥酥探出脑袋来,她看了看围着她转悠的阿桑,又看了看其他三个人。

    最后小声地挪出来道:“酥酥知道了,酥酥不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那三名小姑娘相视一笑,挨个向姜酥酥自我介绍了一遍,末了旁的也并未多说。

    本身她们就只是出身普通百姓之家,比不上白晴雪,但对姜酥酥心怀感激,这会人见到了,小姑娘生活的很好,约莫往后她们就是想回报也回报不上的。

    三人只将这份恩情默默藏心里头,大恩不言谢,说完感谢的话,自是离去。

    唯独只有阿桑没有家人来接,也不知其双亲,就像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一般。

    雀鸟去端了点心过来,让两小孩儿用。

    到底是稚童,心思无邪纯然,不过片刻,两人就热络起来。

    姜酥酥捏着块玫瑰酥卷,大声的说:“阿桑,这是玫瑰酥卷,酥酥脆脆的,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阿桑也学着她的动作拿起一块,跟着说:“玫……玫瑰酥卷,酥酥……脆脆……酥酥!”

    姜酥酥眸子晶亮亮的,平素眉目间的木楞退了,浮现出少有的灵动鲜活。

    她啃一口玫瑰酥卷,面颊鼓起来,随着咀嚼动来动去。

    阿桑却是不吃自个手里那块,而是悉数都往酥酥怀里推:“酥酥吃,酥酥吃酥酥……”

    姜酥酥吃糕点的动作一顿,她偏头凑过去,仔仔细细看阿桑一直咧嘴带笑的脸。

    看了会后,她试着像阿桑那样,咧开嘴角,往上拉,黑眸在弯一弯。

    “嘿!”阿桑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嘿!”酥酥跟着她学。

    于是雀鸟就见两小孩头挨头趴在三围罗汉榻上,一个笑的夸张,一个笑的怪异。

    息扶黎领着白晴雪父母兄长进门之时,就见自个的罗汉软榻上,满是糕点屑不说,还有两个小兔崽子在你嘿一声我哈一声凑堆。

    那模样,白痴的像二傻子!

    少年眼角抽了抽:“姜酥酥,还不给本世子滚下来!”

    小姑娘咧着嘴,弯着眉眼回头,那表情浮夸的跟唱戏的面具一样,她顿了顿,慢吞吞的还道了声:“大黎黎,嘿!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嘿”将少年额头青筋都嘿出来,他大步过去,挽起袖子二话不说将人拎起来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嘿?还嘿,我看你怎不学狗叫猫叫?”少年冷笑连连,“汪汪喵喵,我以为你是只兔崽子,没想你姜酥酥还是阿猫阿狗来着,好好的人不当,非要当什么畜牲,姜酥酥你倒活回去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不过就走开一小会,看这软榻上脏的一塌糊涂不说,这小姑娘还尽学一些不知所谓的,简直——糟心!

    小姑娘反手抱住少年手腕子,晃了晃悬空的小脚,娇娇的咿呀道:“酥酥是在跟大黎黎笑呢,酥酥跟阿桑学会笑了呀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愣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点了点脚尖,落不了地,她觉得不舒服:“大黎黎,酥酥难受,你放开酥酥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回神,哼了哼,就要放下小姑娘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一边的阿桑见姜酥酥被拎,喉咙里低吼一声,四肢着像母狼一样弹跳而起。

    她跳到息扶黎身上,抱着他臂膀张嘴就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息扶黎闷哼一声,琥珀凤眸一厉,他想也不想臂膀用力一抖,再是一震,将阿桑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阿桑撞到罗汉榻软枕上,滚了几滚停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翻身,四肢落地,就朝息扶黎威胁地龇牙。

    息扶黎长眉一挑,斜睨小姑娘:“你收的小母狼?”

    姜酥酥坐到榻边沿,她捏起肉肉的小拳头,捶了捶软枕,细细娇娇的认真道:“大黎黎不要再拎酥酥了,酥酥会不舒服,酥酥不舒服就不笑给大黎黎看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天真的很,她以为自己那么一学,就当真学会了笑,同其他小孩子再无差别。

    息扶黎撩起袖子,看了眼小臂上那一口渗血的牙印,无所谓的道:“笑?就你刚才那样的?”

    姜酥酥点头,她努力回想,然后咧开小嘴,露出一排齐齐整整的小白牙,接着再抬手按着眼角往下拉,将一双圆圆的黑眸拉的来变形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她酝酿酝酿,“嘿!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酥酥:嘿!

    第023章 嘿嘿嘿

    “嘿!”

    小姑娘圆圆的黑瞳像最耀眼的黑金曜石,闪亮又灼人,白嫩小脸上的表情虽然很是怪异,但却有一种脉脉的温暖上浮,叫人心尖瞬间就软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她凑到息扶黎面前,呼吸之间带着淡淡的奶香味,齐整的一口小白牙露出来,滑稽的很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,嘿嘿嘿!”小姑娘见少年没反应,遂嘿了好几声,那样娇娇的小模样,又乖又萌。

    凤眸清浅,泛粼粼点光,少年抬手捏起小姑娘的面颊,将那张小脸拉的来变形。

    “丑死了,不准笑!”少年恶声恶气,一张嘴就是荆棘嘲讽,实在不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好在小姑娘懵懂心大的很,并不往心里去,她拉不开少年的手,便口齿不清的说:“呼说,酥酥……步……步臭臭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眼底划过点滴笑意:“是,不仅丑的很,还奶臭奶臭的,惹人嫌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小姑娘可生气可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翻身爬起来站榻上,有少年下颌高,不高兴地跳了跳,涨红着小脸道:“大黎黎讨厌,酥酥不要跟你笑了!酥酥明明就不丑也不臭,玉珏大哥哥说过酥酥长大了会是大美人!”

    尚且还没有成熟的美丑观念,小姑娘心里头就已经认定,自己以后一定会是大美人,真真自恋不害臊。

    息扶黎嗤笑一声,挑眉睥睨道:“就你?告诉你,这世上谁都没本世子好看。”

    一直进门就插不上话的白家人齐齐一个激灵,并纷纷转头看向息扶黎。

    能说出这等话,还说的这样理所当然的,整个大殷朝,怕是除了这个不要脸的端王世子,再找不出第二人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噘了噘嘴,嘟囔道:“酥酥真的不丑,长大了也会好看哒。”

    户部侍郎白燕升的夫人白陈氏实在看不过眼,小姑娘软软糯糯,合该抱怀里小意哄着,哪里是这样折腾的,又不是任人揉捏的布娃娃。

    “你叫酥酥对不对?”白陈氏上前挤开息扶黎,一脸和气,“我是晴雪的母亲,你可以唤我梅伯母。”

    妇人三十出头,面如银月,端庄貌美。

    她穿着湖色宝瓶妆花褙子,梳高椎髻,髻上斜插乌木镶白玉梅花簪,整个人清雅不俗,很有世家贵妇气度。

    姜酥酥抿起小嘴,她滑下罗汉榻,不自觉往息扶黎身边靠,并露出半个脑袋好地瞅着白陈氏。

    白陈氏嘴角笑意越发浓郁,她从袖子里摸出一拳头大小的油纸包,纸包打开,露出里头浸裹了糖衣的松子来。

    那松子个头饱满,外壳早剥的干干净净,奶白奶白的,再裹上一层厚厚的透明糖衣,颗颗分明,各个剔透,还带着一股子香甜味。

    姜酥酥小鼻子嗅了嗅,目光落那松子糖上就撕扯不开了。

    白陈氏弯腰,将松子糖送到小姑娘面前:“来,伯母送酥酥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脸上已经露出了渴望,但她仰头,拽着息扶黎一根手指头摇了摇,小声问:“大黎黎,酥酥能要吗?”

    那小模样,懂事又乖巧,让人恨不得抱怀里揉揉亲亲举高高。

    息扶黎点了点头:“可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黑眸一亮,就差没欢呼起来,她提起小裙子,动作不甚标准得朝白陈氏福了个礼,“谢谢梅伯母,酥酥最喜欢吃甜甜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她接过松子糖,小心翼翼抱怀里,那珍惜的表情,倒叫人想再多给她一些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黑脸白燕升和疏朗月霁的白家大公子白明轩齐齐上前来。

    不待两人开口,骄矜世子便道:“礼呢?见小辈不带礼,你们也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堂堂户部侍郎硬是让这话给噎的脸色青青白白,大老爷们在小姑娘期待的目光下,臊的面皮发烫。

    十六七岁的少年白明轩反应最是,在息扶黎嫌弃的目光一把拽过白言之。

    他温润笑道:“酥酥,我是晴雪大哥白明轩,我听晴雪说,我家这个不学好的,时常说你坏话还欺负你,今个我把人撂在这,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白家人这样热情,小姑娘无措极了,她为难地皱起包子脸,看了焉头搭耳的白言之一眼,软软地依靠到息扶黎大腿边乖乖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用跟他们客气!”息扶黎将人拎到罗汉榻上坐好,他还挨着小姑娘一起坐下,当着白家人的面倨傲的很。

    白燕升也不恼,总归这时候端王世子在他眼里,此等无状那都是率直!率直!

    十来岁的白言之哼哧哼哧半天,整张脸红透了,他低着头垮着肩,怂的没边。

    小姑娘像对待珍宝一样拢着怀里的松子糖,从息扶黎腋下蹭蹭几下挤到他怀里,毛耸耸的小脑袋还拱了拱。

    骄矜少年抬手揉了一把月匈前小脑袋,将白家人挨个扫个遍。

    倏地下颌一扬,高高在上的说:“该接的人接到了,想见的人也见到了,还杵在本世子府里做甚?莫不是还想蹭饭?”

    他这样忽然不留脸面的赶人,白家人面面相觑后齐齐看向一家之主白燕升。

    作为朝堂重臣的白燕升,从来都是无数人想要拉拢的对象,是以还真没谁敢对他这样放肆。

    但今个,他竟是忽然觉得牙疼不已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俊脸一冷,不善的又说:“怎么?你们还真想蹭本世子的饭?告诉你们,蹭饭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!”

    白燕升额头青筋一迸:“世子言重,白家还没穷到吃不饱饭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少年哼哼两声:“如此甚好,大门在后,好走不送。”

    他竟是这样“率直”这样“直白”的开口赶人!

    白燕升心塞的一口气憋在心里头,简直将他五脏六腑都憋痛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踏出端王府大门,白燕升揉了揉心口,表情都还十分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将人都赶走了,息扶黎半点不怕得罪白燕升,他只拍了拍怀里小姑娘后背:“白家人走了,滚起来,再腻着本世子,抽你屁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