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26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她自个起来还不算,还滚到少年身上,咿呀嚷着:“大黎黎起床了,再不起床就是大懒猪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满腔起床气,掀开薄衾将小姑娘掀下去,低吼道:“姜酥酥,你有完没完?现在才卯时,你不睡就滚下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站起来,提着粉色小黄鸭枕头,绷着小脸说:“大黎黎是懒猪猪,姜爹爹说了读书人要闻鸡起舞,大黎黎懒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:“本世子不是读书人,本世子爱睡多久就睡多久,谁敢管?”

    也就是小姑娘敢扰他,不然他非得把扰人清梦的混蛋一把捏死!

    小姑娘无法,恹恹地自个滑下床,趿了软鞋,一步三回头:“大黎黎,酥酥都起床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这觉是没法睡了,息扶黎死鱼一般干躺在床上,头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小姑娘走到门牖边,奈何人太矮,够不着门栓出不去。

    她正艰难垫脚够手之际,门牖从外头打开了。

    晕暗的晨光,青年默默看着只到自个膝盖的小矮墩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小姑娘咧起小嘴,拿手指头点着眼梢,嘿嘿两声:“伏虎哥哥早,酥酥悄悄跟你说,大黎黎是懒猪猪,天亮了都不起床……”

    “姜酥酥!”少年捶床,恼的心肝都痛了。

    伏虎嘴角抽了抽,只得对里间的少年道:“世子,平夫人听闻今个世子邀约了姜窈窕同上法华寺,遂过来要一并同行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,端王府平夫人来了!

    第029章 飞高高

    端王府平夫人谢氏, 闺名采蘩,出自陈郡望族谢家。

    陈郡谢家, 乃是大殷四大百年阀门世家之一, 在崔战谢卢四大家排名为三,且族子弟皆出世朝堂,封侯拜相, 曾历经五朝而不衰。

    谢家,那可是底蕴深厚的名门, 更在勋贵圈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。

    以至于旁人都说,端王府平夫人谢氏, 那是当皇后都使得的谢家贵女,当年委身做了端王爷的继室,还一辈子被死了的端王妃压着,没法扶正做王妃, 多有不值。

    盖因端王爷是个情种,在早逝的端王妃面前许了誓,这辈子都不会有第二个女人成为端王妃,端王府的世子之位,只会由王妃之子相承。

    对这些种种非议,平夫人谢氏从来都是一笑处之,尽显世家贵女的大度风仪,真真毓秀名门, 柔嘉表范。

    就是当今陛下也赞过一句, 谢氏, 不愧名门之后。

    上辈子的息扶黎自然也是那般认为的,谢氏进府多年,对他也算慈爱有加,因着端王爷许过的誓,便是她后来诞下一子一女,仍旧不能被扶正。

    因这缘故,他甚至想过,往后等他继任亲王之位,自然也会给她养老送终。

    然,祸害遗千年,上辈子,他可是死在她前头!

    生死一瞬间,他忽然就想明白了很多东西,也看清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息扶黎黑沉着张脸踏进听雨轩花厅,那脸色竟是比他那身鸦青色枫叶暗纹斜襟宽袖锦衣还来得色沉。

    肉滚滚的小姑娘拽着他袖角,吧嗒吧嗒小跑着勉强跟上。

    跨门槛之时,小姑娘纠结着包子脸,艰难的才跨到一半,息扶黎已经走远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小姑娘下意识用力拽住手里的袖角,娇娇的道:“大黎黎,等等酥酥,酥酥走不的呀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也急,小鼻尖都冒出了细汗,收脚之时更是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息扶黎反应过来,宽袖扬起一卷,缠住小姑娘一拖一拽,就将人拉到跟前。

    酥酥眨了眨眼,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门槛,又看了看少年,然后眸子晶亮地拍手道:“大黎黎好厉害,再来,再带酥酥飞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眼巴巴地瞅着他,非但没有害怕,反而兴致勃勃要少年再拖拽她一回。

    息扶黎垂眸,小姑娘长的白白嫩嫩,齐眉前,将那张小脸衬得圆乎乎的,一双眼瞳是又圆又黑,整个人软叽叽的像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少年默默理了理袖子,顺手从腰间摸出长鞭,手臂一抖,那长鞭嗤啦一下就缠小姑娘腰间,不松不紧刚好合适。

    小姑娘眸色更亮了,她拍着长鞭催促道:“飞高高,大黎黎酥酥要飞高高的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正要抬手,冷不丁斜刺里一道声音插进来——

    “瑾瑜,这位小姑娘是哪家的?”

    那嗓音生而柔软,仿佛温润水波,又似三月春风,听了只叫人通体舒坦,心头毛躁都被抚平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动作一僵,他缓缓回头,就见着花厅黑漆玫瑰圈椅里端坐着一年约三十四五的美貌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脸如鹅蛋,肤若凝脂,眸似点漆,眉目之间端庄雍容,丹朱唇角天生微微上翘,自带三分笑意,显得亲切温柔

    她穿着云雁纹锦滚宽黛青领口对襟长衣,下配白色泥金缠枝菊纹裙,挽倾髻,髻上插缠丝点翠金步摇。

    头颈肩背挺得笔直,双手拢着,搁在腿上,那四下散开的裙裾,平展无褶,规矩礼仪挑不出半点错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微眯,睫羽将眼底的暗芒悉数敛去,只绷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来。

    妇人眼神疑惑:“瑾瑜?”

    少年漫不经心收回长鞭,并没回妇人的话。

    姜酥酥偏头望着那妇人,似乎这会她才注意到花厅里有旁人在,小姑娘也不闹腾了,悄悄挪动小脚,蹭到息扶黎身后,借着他的袍裾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重新将长鞭缠回腰上,生硬冷淡的道:“本世子母妃取的名,是你这个平妻能叫的?”

    谢氏讶然:“瑾瑜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少年怒喝一声,因太过大声,额头青筋微微鼓起。

    谢氏嘴角笑意敛了,她面容认真,眼神冷肃地看着少年,一时间不曾言语。

    花厅的气氛晦滞凝结起来,伺候的婢女齐齐等在门牖外面低着头,屏息凝神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息扶黎心头戾气横生,仿佛滔天洪涝席卷而来,压都压不住。

    上辈子的过往记忆交替在脑海里闪现,生离死别,他算是挨个品尝了个遍。

    正当他不能自已间,袍裾底下窸窸窣窣,传来小爪子挠月退的轻痒。

    他低头,就见袍裾被掀开,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小姑娘仰头看着他,眨巴眨巴眼睛,长长的睫毛扑扇几下。

    就听她小声的软糯糯的说:“大黎黎,酥酥饿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愣,今个起的早,准备要去法华寺,听闻平夫人谢氏过来了,他们两人便连早膳都还没来得及用。

    他抬手揉了把小姑娘的顶,心头的戾气让小姑娘一搅和,像被针扎了一下,再多的阴暗晦涩都噗噗散了。

    “走,用早膳!”他弯腰将小姑娘抱起来,袍裾轻飘飞扬。

    谢氏就听他口吻讥诮的说:“貌美小娘时常出入年轻继子的院落,平夫人不怕闲言碎语,本世子还担心会污了自个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说的很是不客气和无礼,接近于羞辱。

    谢氏脸色立马就变了:“世子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哼,冰冷地瞥了她一眼,又道:“本世子是邀约了姜家姜窈窕,你爱跟便跟。”

    话毕,他不给谢氏任何机会,抬脚就离开。

    小姑娘抱着少年脖子,怯怯地看着谢氏,待走得来不见,她才凑到他耳边,悄咪咪的问:“大黎黎,她就是神仙姐姐说的平夫人么?”

    息扶黎应声,不太想提及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晃脑,软软的小肉手摸了摸少年的脸,暖呼呼的,带着小心翼翼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不哭,姜爹爹好的,酥酥把姜爹爹分一半给你。”在小姑娘心里头,少年的父亲,上回那个端王见面就拿棍子揍少年,今早这个平夫人,神仙姐姐也说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于是,小姑娘看来,少年级可怜,都没人喜欢哪。

    息扶黎斜眼看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掰着手指头,盘算着嘀咕道:“酥酥母亲和大黎黎父亲一样,都要拿棍子揍人的,好疼好疼呢,但是酥酥现在有姜爹爹和玉珏大哥哥哦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话,她还炫耀般地瞄着少年,要小屁股后头有尾巴,约莫都要摇一摇。

    息扶黎不屑嗤笑:“借你姜爹爹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给本世子当爹!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太懂身份地位的关系,她人小鬼大地叹了口气,老气横秋地噘嘴道:“那好吧,以后酥酥长大了,就多喜欢大黎黎一点点,只有一点点哦,不能更多了,酥酥还要去喜欢姜爹爹和玉珏大哥哥呢。”

    她比着手指头,拇指和食指尖挨得极近。

    息扶黎却念着她刚才说的棍子揍人一事,遂问:“你母亲拿棍子打过你?就像上回我父王打我一样?”

    小姑娘点了点头,想到哪说到哪:“酥酥那时候还没有姜爹爹和大哥哥,也不认识大黎黎,母亲就拿好粗的棍子打酥酥,酥酥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显然小姑娘想起那会的事,心有余悸,死死搂着少年,往他脖颈间拱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一厉,耐着性子柔声问:“是酥酥做了错事吗?”

    第030章 要亲亲

    小姑娘拼命摇头, 细细的声音里都带着害怕:“酥酥没有,母亲说酥酥是小野种, 因为酥酥, 母亲都不能成亲呢,酥酥是多余的小孩子,母亲不喜欢酥酥……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 息扶黎总觉得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是他没抓住的, 然他再去想,又想不出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?”少年继续问。

    小姑娘抓着少年鬓边一撮鸦卷着来玩:“后来, 奶娘就回来了,奶娘救了酥酥,还骂了母亲,母亲就再没打过酥酥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狐疑:“你奶娘骂你母亲?”

    小姑娘秀气地抽了抽鼻子, 捏着小小的拳头揉了揉有些湿润的眼角:“是的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骂的?”息扶黎忖度开了。

    纵使是奶娘,那也是给人为奴为婢的,他只听说过主人家打骂奴婢下仆的,可没听说过哪家奴婢能反过来骂主子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挠了把蓬蓬松的花苞髻,苦恼地皱巴着小脸道:“酥酥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小姑娘又很是不安地拿自个小脸去蹭了蹭少年:“大黎黎,酥酥真的很多余嘛?酥酥刚到姜家的时候,除了姜爹爹,他们也都不喜欢酥酥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后来玉珏大哥哥也喜欢她了, 但是除了他们, 其他人也还是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些难过, 低头扭着手指头,她已经努力很乖了,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喜欢她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