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27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小姑娘很是纯粹天真,不曾多想过其他,只想让认识她的人都能喜欢她罢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眸色渐深,他看了小姑娘一会,捏了把小姑娘的嫩脸:“不是,他们不喜欢,是他们眼瞎愚蠢!酥酥很乖,是我见过最乖的小姑娘,当然早上别吵我睡觉就会更乖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黑眸亮晶晶的,高兴的心头直冒泡泡,她咧着小嘴,拿手点在眼梢,朝息扶黎嘿嘿几声,表示自己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呐,大黎黎能亲亲酥酥吗?”小姑娘觍着小脸,期待地看着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抿着薄唇,好一会才吐出两个字:“不亲!”

    小姑娘脸以肉眼可见的度沮丧起来,似乎连耳朵都耷拉了起来,无精打采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息扶黎大走几步,眼见膳厅在望,正要拐过回廊之际,四下无人他动作飞地低了下头。

    小姑娘猛然抬起头来,惊讶了。

    少年轻咳两声,嘴角往上微微翘了翘,待转过回廊拐角,不期然就撞上了等在那的伏虎。

    青年表情木木的,一脸被雷劈了的凌乱表情。

    他刚才看见了什么?

    他家世子在偷亲!偷亲!亲!

    偷亲人家小姑娘算什么本事!有本事去亲个适龄的贵女啊?

    伏虎纠结了几息,深呼吸后开口道:“公子,酥酥年幼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少年脸都青了,伏虎站的位置刚好能将回廊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他将怀里的小姑娘丢给伏虎,还顺带剜了她一眼,才绷着一张脸跟伏虎道:“你看错你眼瞎你没睡醒!”

    小姑娘却不管这些,在她心里,亲亲了就是喜欢啦!

    她趴着伏虎却朝少年伸手,还奶声奶气地嚷着:“酥酥也要亲亲大黎黎,酥酥也要亲亲!”

    少年的俊脸这下不仅青了,还渐次转黑:“姜酥酥,闭嘴!”

    小姑娘却一下反应过来,她捂住自个小嘴巴,支支吾吾的道:“大黎黎,害修羞羞啦……”

    回答小姑娘的,是少年重重踏进膳厅的脚步声,以及早膳时,小姑娘惯常吃的饭后小甜点被没收了。

    姜酥酥不开心,级不开心。

    去法华寺的一路,小姑娘坐在翠盖珠缨的华车里,那小嘴噘的能挂起油**,小姑娘还撑着脸,趴靠背软枕上,拿后脑勺对着息扶黎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息扶黎瞥了她好几眼,自顾自拿了本兵书看起来。

    上辈子他被丢到沙场,那等生死绝境,才真切明白书到用时方恨少的道理。

    这一回,纵使再不怎么喜欢舞弄墨,他还是尝试多学点,总归往后有用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等了好半天,也不见少年来哄自个,她便娇娇的哼了几声。

    那哼声细细的,小小的,但清晰入耳,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然而,息扶黎依旧没反应,他手上兵书甚至还翻了页,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小姑娘想了想,摸了摸腰上挂着的月白色绣金线蝴蝶的荷包,挪挪蹭蹭过去。

    整个华车里头都铺陈了软垫,靠枕四下散落,壁上垂挂茶盏熏香,故而小姑娘挪蹭起来,并不会磨伤细嫩肌肤。

    息扶黎感觉到脚边小团子挨过来的动静,他眼皮一撩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从荷包里摸出两块拇指长短的肉干,默默递给少年一块。

    息扶黎也不客气,接过来扔嘴里三两口嚼了吞下肚,吃完了他还盯着小姑娘手里另外一块。

    小姑娘正往嘴里塞肉干的动作一顿,扁了扁嘴,万分委屈,万分肉痛,颤巍巍地让出了自个那块。

    息扶黎好笑,他慢吞吞地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就见小姑娘馋地吞了好几口口水,目光黏在肉干上挪不开。

    “舍得?”息扶黎捏着肉干,瞧着她不松的小手问。

    小姑娘痛心极了,她眼巴巴地望着少年,“酥酥分大黎黎肉干,是不是我们就和好了?”

    息扶黎挑眉:“是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果断放手:“那大黎黎吃吧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当真啃了肉干,还当着小姑娘的面,啃的慢条斯理。

    小姑娘舔了舔嘴巴:“是不是很香?五哥哥买的,最后两块了,酥酥一直舍不得吃呢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骄矜扬下颌:“味道尚可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往车厢壁角摸索,掏出个更大的荷包丢小姑娘怀里:“雀鸟给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打开一看,大荷包里头满满都是肉干干,整整齐齐的,泛着馋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雀鸟姐姐是大好人!”小姑娘欢呼起来,就差没在华车里头蹦几下。

    少年哼哼,没经过他点头,雀鸟敢准备么?

    因着肉干很多,小姑娘找了干净的小碟子全倒出来,撅着小屁股趴软垫上,左一根右一根的将肉干分成两份。

    分完后,小姑娘往自个小荷包装一份,另一份装回大荷包里头推给少年。

    “这是大黎黎的。”小姑娘十分大方。

    少年不屑摆手:“难吃,你自个用。”

    那种肉干的味道再是香,吃在他嘴里,总让他想起上辈子沙场上那段不好的日子,是以,他很不喜欢用,起先不过逗逗小姑娘罢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不吝啬赞美:“大黎黎人也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点点的东西就能让小姑娘满足的像个翻肚皮的奶猫一样,少年目光稍柔,法华寺这一路,竟也不无聊。

    法华寺,位于京郊东南方的法华山。

    相传,大殷始帝征战四方之时,曾于暴雨天气路过法华山,在山破庙歇了一晚。

    那晚上整个破庙金光万丈,有人亲眼所见,威风凛凛的金龙破云而出,一个摆尾,钻进了破庙里。

    当时始帝惊醒过来,竟是冲进暴雨里,说自个梦见了金龙。

    再后来始帝建朝大殷,法华山那无人问津的破庙经过重新修缮,有了如今的法华寺。

    法华寺自来香火鼎盛,便是历代大殷皇帝,每过几年都会亲自登高在寺留宿一晚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半时辰,就到法华山山脚。

    法华山九百九十九阶梯,不得乘轿辇上去,非得自个一步一步走上去方才能进山门。

    息扶黎下了马车,对被伏虎抱下来的小姑娘道:“是要我抱你上去还是你自个爬上去?”

    小姑娘难得出门,一应都觉得新鲜,她探头看了看蜿蜒不见顶的阶梯,又瞧着周遭不管妇孺男子,皆是自个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“酥酥自己走。”她从伏虎身上滑下来,哒哒跑到少年面前拽住他袖角,“不过要是酥酥走不动了,可以让大黎黎抱一下下吗?”

    息扶黎屈指轻弹她额头:“准。”

    第031章 抢来的

    一大一小抬脚开始往山门爬, 待爬了约百步阶梯之时,息扶黎侧身回头, 就见山脚下, 一顶朱轮华盖车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那马车停下,下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谢氏。

    她抬头敛了下鬓角细, 显然也是看见了息扶黎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一声,理也不理她, 带着酥酥继续拾阶往上。

    谢氏皱起眉头,她颇有些想不明白今日息扶黎对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母亲, 你是在看二哥么?”紧随谢氏之后的,是一十四岁少女撩车帘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面容像极谢氏,皆是天生嘴角上翘一丝,自带三分笑意。

    谢氏扶了扶步摇:“今日你二哥甚是怪, 说的话也很怪。”

    少女微微一笑,伸手挽着谢氏:“母亲,二哥性子本就喜怒无常,你何必为了他伤神,兴许明个他就正常了。”

    谢氏总觉得不对,如今息扶黎给她的感觉,像是变了一个人,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让她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蒹葭, 少说点, 走吧, 你二哥走远了。”谢氏拍了下女儿的手背。

    息蒹葭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她往阶梯上看了眼问道:“母亲,二哥身边的小姑娘是谁?”

    谢氏提起裙摆往上:“应当是国子监祭酒姜程远膝下的继女。”

    息蒹葭恍然,不过她越疑惑了:“二哥那性子,也是能带小孩子的?怕不是抢来的图个新鲜好玩。”

    谢氏不动声色,低声道:“你二哥是王府世子,将来要继承亲王之位的,总是一辈子荣华富贵在那,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息蒹葭撇了撇嘴,不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这厢姜酥酥爬到一半后,息扶黎见她还兴致勃勃精力充沛的模样,也就不提起先要抱她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又是过了两刻钟,走走停停,终是上到山顶进了山门。

    小姑娘小脸红扑扑的,额头鼻尖都有汗水冒出来,但她眸子很亮,能看出来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好瞅着寺光头和尚,还有跟泥胎佛像作揖磕头的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小姑娘额头前和耳边细都被汗润湿了,黏在脖子面颊边,有些不太整齐,可瞧着精神头好极了,也很是活泼,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这种活泼再看到姜窈窕之时,小姑娘收敛了。

    届时,姜窈窕站在寺后山,供香客休憩的禅房门口,一身烟霞色洒丝月蓝合欢花弹绡纱裙,逶迤生姿,娇美又艳丽。

    “世子,窈窕如约而来。”姜窈窕浅盈盈一笑,明眸皓齿,蛾眉粉黛,当真能让周遭所有人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息扶黎眼神玩味,他朝伏虎使了个眼色,青年当即哄着姜酥酥去另一边山头玩耍。

    见小姑娘走了,息扶黎适才蔑笑一声:“姜窈窕,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勾搭上本世子?看本世子的脸呢还是家世呢?”

    通过这两日的沉淀,姜窈窕自认为不会再轻易被少年激怒。

    她微微垂着头,露出姣好的侧脸线条,有光晕打过来,恰投落在她身上,就为她带出几分缥缈不真切的美。

    “世子说笑了,是世子您三番四次邀约,窈窕不忍拂意,故而应邀,何来勾搭一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