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45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他吩咐长随苦雨进来,先行回府给小姑娘重新带身干爽的衣裳,这厢才给小姑娘挑她喜欢的菜式用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小姑娘吃得来肚子圆滚滚的。

    她本是瘫在临床长榻上懒洋洋地打滚,忽然想起上回法华寺吃撑到吐的事,连忙坐起身来双手捧着小肚子,忧愁地皱起包子小脸。

    “姜爹爹,酥酥好像又吃得太多了。”小姑娘摸了摸肚子,一脸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姜程远近似挪地到长榻边坐下,大手一挥道:“没事,你躺着爹爹给你揉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当真靠着姜程远躺下,她还调皮的将小短腿搁对方大腿上。

    姜程远心都软化了,他笑眯眯地伸手,力道不轻不重地给小姑娘揉肚子。

    小姑娘哼哼唧唧几声,眯着眼睛,像摇晃着尾巴的奶猫崽子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正是父女情浓之时,冷不丁小姑娘忽然一骨碌翻身爬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呀,是大黎黎!”小姑娘头往窗牖外探出去,指着楼底下道。

    姜程远不满哼声,他斜眼看出去,果然就见外头朱雀大街,正骑在高头大马上的锦衣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俊脸冷然,面无表情,单手握缰绳,一身尊荣威仪,很是不凡,也很让人不好接近。

    跟在他周围的还有皇城带刀金吾卫,以及被押送的——郭清!

    朱雀大街上多有百姓指指点点看热闹,郭清浑身上下被铁链锁着,金吾卫刀还架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姜程远若有所思,他不由地看向了身边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小姑娘才不管那些,她扶着窗牖站起身,半个身子都在外头,朝下面喊:“大黎黎!”

    细细的声音奶声奶气的,夹杂在熙攘的人流声响,像清溪入海,浑然激不起半点波浪。

    然,少年似乎心有所感,一拉缰绳顿住了,并顺势抬头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到正朝他用力挥手的小姑娘,琥珀凤眸稍暖一分,他遂翻身下马。

    谁想,就那电光火石间,仿佛从天而降,一股恶风正正落下……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嘤嘤~~~~

    今天盘丝捡到一窝三只,两个多月的奶猫崽子。

    敲可爱的。

    所以整个晚上都给奶猫找主人了!

    运气比较好,三只小奶猫都找到了不错的主人。

    但是,但是,盘丝第二更没码出来!!

    真是悲伤~~~~~我今晚肝一下,小天使明早刷新就能看到第二更了。

    这个,这个,小天使会原谅盘丝的吧~~~~

    毕竟,小奶猫真是贼鸡儿萌!

    第051章 心肝颤

    朱雀大街上, 很多人都看到——

    仿佛从天而降的青花白瓷花钵从高处呼啦落下来, 正正朝着锦衣少年的位置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微眯,琥珀瞳眸飞蹿过浮冰碎雪的冷意, 他站在马匹边上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!

    众人就见人头大小的花钵狠狠地砸在马鞍上,瞬间四分五裂, 瓷片和土屑残枝洒落一地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哼一声,若不是起先小姑娘在二楼喊住他,只怕这花钵要砸得就是他的脑袋!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抬头, 就见三楼窗牖边, 闪过一张慌慌张张的脸。

    “世子,可是要?”伏虎冷着脸低声问。

    息扶黎摆手,将缰绳扔给伏虎:“本世子没那闲工夫理会, 一会任谁凑上来都给本世子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话毕,少年一撩袍裾背着手, 抬脚就往天福楼二楼雅间去。

    然,他才走到楼梯口,就有一梳双丫髻面带歉意的婢女从三楼上下来,刚好堵了前路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刚才不好意思, 我家姑娘想问问可有砸到公子, 不管多少看诊银两, 都由我家姑娘来出。”

    婢女站在阶梯上, 平白高上一头,表情从容不迫, 又兼客套疏离。

    少年讥笑出声,没好气的道:“好狗不挡道,滚开!”

    那婢女脸色一变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我家姑娘本是无心,也愿意出银两让公子看诊,你竟是如此出言不逊?”

    息扶黎不耐,此等戏码他上辈子就遇上过,无论真心无心假意假面,总归多半都是瞧上了他这张脸,寻由头搭话罢了。

    少年微微侧目,看了伏虎一眼。

    伏虎当即上前,道一声得罪,毫不怜香惜玉的手一挥,将那拦路婢女推到一边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侧身,伸手虚引:“世子,请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抬脚,踏上楼梯,他在那婢女面前驻足,斜睨过去,贵气迫人得冷笑了声:“人活一张脸,树活一张皮,最好让你家姑娘的脸皮紧实一些,省的掉下来,恶心到本世子!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那婢女气的浑身发抖,如此恶毒,真真有失勋贵风度。

    息扶黎屈指弹袖,那张昳丽的面容,俊美优雅,骨子里透出天潢贵胄的尊荣,像是热烈烛火,引着飞蛾来扑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,酥酥在这里。”这当,从一号雅间的雕花门牖边探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小姑娘眨着大眼睛,前发齐眉,将她一张白嫩嫩的小脸衬得越发圆润,她挥着小爪子,软萌萌的跟少年招呼。

    简直乖得让人心肝发颤!

    少年眸冷色稍融,他三两步过去,嘴角轻勾:“瞎嚷嚷什么,我又没眼瞎,看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他伸手牵起小姑娘,按着她手背肉窝窝捏了捏,小姑娘福运深厚,连带他好像也稍加转运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晃了晃少年的手,仰着头问:“大黎黎有没有被花钵砸到?”

    少年嗤笑一声,带着小姑娘进门:“笑话,我的身手,谁能砸到?再说了我是亲王世子,谁敢砸我?怕是不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世事难料,”雅间里的姜程远轻哼两声,目光不自觉从少年精瘦的腰身一晃而过,“世子话还是莫要说的太满。”

    那话说的实在酸,息扶黎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:“年少轻狂,姜大人约莫是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老腰还痛着的斯大儒一口气没上来,素来的好修养也让他忍不住想打死这破亲王世子,瞧那话说的,谁还没能年轻过呢?

    息扶黎桌边坐下,习惯得将小姑娘抱到大腿上坐好,挑眉问:“吃好了?”

    酥酥靠着他扭了扭,摸着小肚子开心的说:“吃好了呢,姜爹爹还给酥酥揉了肚子,酥酥不会再吐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失笑,当下并不瞒着小姑娘,将郭清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小姑娘听得似懂非懂,听了半晌也就明白一点:“大坏蛋被大黎黎打败了,大黎黎好厉害!”

    息扶黎扬起下颌,很不要脸地受了这赞美。

    一边同样听着的姜程远却是表情凝重起来:“世子,只有郭清参与?”

    郭清一个三品朝臣,即便是有那喜好幼女的恶心癖好,可要为西市的胡商遮掩,也稍显力不从心,毕竟此等恶行就在天子脚下,还牵扯到诸多纷杂势力。

    息扶黎摸了摸小姑娘细软的发髻,毫不避讳在小姑娘面前说这些,他希望小姑娘在保有善心的同时,莫要成了那等不见黑暗的蠢货。

    “姜大人以为呢?”息扶黎反问回去。

    姜程远沉默,他摸了摸短须,头一回对这纨绔世子有些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老夫明白了,世子有心了。”姜程远拱了拱手,“旁的鱼虾小蟹,不肖世子动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姜程远看着浑然没让这事影响的小姑娘,淡然一笑道:“往后但凡有用得上姜家的地方,姜家定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因着小姑娘,日后两家约莫是会越走越近,且少年为小姑娘拿个三品朝臣来杀鸡儆猴,但不说掺杂了多少私心,光是这一点,放眼京,也没几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姜程远稍稍在想的深远一些,目下陛下虽正值壮年,可膝下皇子已逐渐长成,再有几年,姜家也是不能独善其身。

    与其秉庸之道,谁都得罪,何以不暗度陈仓,将一些交情分为表面功夫和私下来往。

    毕竟,他也是不想姜家衰落有损。

    见姜程远若有所思,息扶黎蓦地就笑了,他就是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,不用多说,彼此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甚好!

    接着,息扶黎又提及小姑娘落处之事:“王府上下都很喜欢酥酥,酥酥也不愿意离开我,但我和大哥商量过了,毕竟她年纪还小,这两年倒没什么,只是过个几年会有闲话,姜大人觉得应当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姜程远想也不想的道:“老夫女儿自然住姜家就是。”

    少年扭头,朝大儒勾唇一笑,一字一句扎心的道:“酥酥想和本世子一起住,一说离开就要哭呢。”

    这等明晃晃碍眼的炫耀,叫素来心胸宽广的大儒立马心如针尖,还恨不得一针戳死他。

    姜程远只问小姑娘:“酥酥,你不愿意回来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呐呐低着头,在少年大腿上,晃着悬空小脚,逗着手指头不回答。

    息扶黎甚是满意,没白养这么多时日。

    他顺手倒了盏果子甜水给小姑娘,身子一侧,隔绝了姜程远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姜大人,本世子是觉得,酥酥在姜家的院落,紧挨本世子的听雨轩,可在墙垣上开道门,方便酥酥往来,她想在哪边都可以,但对外就是都住在姜家的。”

    少年显然是有备而来,他接着说:“稍后,王府会对外宣称,酥酥是福娃娃,所以王府上下,无人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样,小姑娘往后同王府走的近,也就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姜程远心酸地差点没扯掉短须,他看着在少年身边,明显更为活泼的小姑娘,接连叹了三口气。

    “行吧,就照世子的意思办。”小姑娘自个胳膊肘往外拐,他还能拉得回来?

    今个一连处理了两件事,少年心情大好,他抱起小姑娘起身就要外走:“回府了,酥酥回去跟大哥说一声,晚些时候我还进宫有事。”

    姜程远只得眼睁睁看着小闺女被恶狼叼走,连追都追不上!

    小姑娘趴少年肩上,浑然没感受到自家爹那复杂的心情,还极为欢得朝他挥手:“姜爹爹,酥酥先走啦,酥酥会记得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姜程远跟着挥手,等两人走出雅间,他哎唷一声,彻底趴长榻上起不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