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48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小少年揉了揉鼻尖,偷瞄了委屈巴巴的小姑娘好几眼,呐呐的道:“我是看她半天都放不上去,好心帮她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秀气地皱了皱鼻子,不客气的拒绝道:“酥酥没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白言之跳脚:“没有我,你的纸鸢能飞上去么?爱哭鬼,你睁眼说瞎话!”

    小姑娘气坏了,这人不仅说她矮,还叫她爱哭鬼,简直太讨厌了!

    她气呼呼地扬手就将手里的线轮砸过去:“你走开,酥酥不要和你一起玩儿!”

    白言之往后闪躲,可还没来得及躲过去,背后蓦地一股大力袭来,叫他顷刻脸朝地的往前摔倒,并四肢趴地。

    小姑娘吓了一大跳,白晴雪连忙拽着她后退。

    “欺负酥酥,揍死你!”

    却是阿桑将手里的纸鸢给了雀鸟后,偷摸过来,飞起一脚踹白言之背心。

    将人踹到后,她想着伏虎教的,人一蹦再一坐,稳稳当当骑上去,压的对方动弹不得,跟着就是捏起拳头立马来一下。

    白言之就感觉,仿佛是铁疙瘩砸在身上一样,痛得他眼冒金星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一边的两小姑娘都惊呆了,一个鲜少见到打架的,另一个是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白言之被揍出了火气,到底年长阿桑几岁,身体底子也好,不断挣扎间竟是翻身过来。

    他将阿桑推到,爬起来边挽袖子边啐了口:“敢凑小爷,弄不死你!”

    阿桑力气虽大,可身子骨还没养好后力不足,但她很凶,像头小母狼一样。

    她朝白言之龇牙,两小孩又扭打在一起,你一拳头,我一脚的,还按着翻滚到地上,打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白晴雪终于反应过来,她想去拉,可又没法靠近,只得在一边喊:“二哥住手!二哥你住手,不能打阿桑!”

    小姑娘无措地扭着小手,有些心虚,毕竟,阿桑是为她才和白言之打起来的。

    她很小声的说了句:“不打架,不打架呀……”

    压根就没人听到她声音,小姑娘扭头就去找雀鸟:“雀鸟姐姐,白言之打阿桑,他欺负酥酥和阿桑……”

    雀鸟一心稳着手里的纸鸢,本是没注意那边,这下回头一看,当即惊的手头纸鸢线轮都掉了。

    她抱起酥酥,远远地放一边:“姑娘就站这里,别靠近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乖巧地点头,雀鸟小跑过来,眼疾手拉住想去拽人的白晴雪:“白姑娘,麻烦你去找白夫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白晴雪小脸上还挂着泪,竟是都急哭了。

    她愣愣点头,提起裙子飞外校场外跑。

    雀鸟瞧了眼战况激烈的两人,见阿桑并不吃亏,跟着站那看着,半点都没有插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小姑娘眨了眨眼,蹬蹬跑过来抓着雀鸟的手:“雀鸟姐姐,让他们不打了,不打了。”

    雀鸟微微一笑:“姑娘不用担心,阿桑打得过的,早上出门之时,婢子偷偷听见伏虎有跟阿桑交代,叫她见着白家二公子,就瞅机会揍他一顿,还务必要打赢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小姑娘更懵了,所以为什么要揍白言之呀?

    雀鸟摸了摸小姑娘发顶:“白言之是不是经常欺负姑娘?”

    小姑娘想了想,老实点头。

    雀鸟脸上笑意浓了几分:“这就对了,定然是世子应允的,等这回阿桑把他揍怕了,往后他再不敢欺负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哪里懂这里头的弯弯道道,她抓了抓前发,默默的跟雀鸟站一块观战。

    雀鸟觉得好笑,她家世子还真是记仇又小心眼,白言之年纪小上一轮,他出手有失身份,便让伏虎教个阿桑出来,往后怕是阿桑根本不缺架打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一圈,她也是这会才想明白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,阿桑彻底占据上风,将白言之再次压身下,按着就揍。

    她每揍一下还说:“欺负酥酥,欺负白雪雪,揍死你!”

    白言之大口喘气,再没力气挣扎,他嗷嗷叫唤着:“你他娘的疯子,放开本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阿桑咧嘴冷笑,她不打脸,但尽是往白言之身上看不到,可又不耐痛的地方揍,这法子还是伏虎教她的,揍了痛不说,还不会留痕迹。

    不多时,校场外有匆匆脚步声由远及近,阿桑比雀鸟更机警,她故意松了力道,让白言之爬起来,也不反抗,随便他打自己。

    雀鸟出声:“白二公子,不要打了,阿桑经不住的……”

    白言之哪里肯听,他一身都痛,痛的只想狠狠地从阿桑身上找补回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更看不明白,她只晓得阿桑这下一直在被打,那拳头噗噗的,吓得小姑娘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她死死拽着雀鸟袖子,茫然地看着出现在校场口的一群人,再瞅到某个熟悉的身影时,她哇的一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……”她松了雀鸟袖子,哒哒往少年这边跑,“阿桑要被打死了,酥酥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大步流星几步,弯腰将小姑娘抱起。

    小姑娘搂着他脖子,细细的哭嚎起来,声音不大,可甚是惊慌害怕。

    跟着一并过来的白家长子白明轩还有白陈氏气的面色铁青,白明轩上前一步,怒喝一声:“白言之,还不住手!”

    白言之浑身一僵,回头就见一群人围在校场边,不仅有自家娘亲和兄长,还有其他世家夫人。

    他讪讪停手,焉头搭耳地站在那,捻起袖子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雀鸟赶紧扶起阿桑,掏帕子给她拭脸,又赶紧脱了外裳套她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撕打一场,满身尘土不说,衣衫还撕扯破了。

    那头白家人还没来得及处置白言之,小姑娘这边已经小嘴叭叭的在告状了。

    “酥酥讨厌白言之,他抢酥酥蝴蝶纸鸢,还骂酥酥小矮子,说酥酥是爱哭鬼,他还打阿桑,打的阿桑好疼啊,酥酥讨厌他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说谎,说的都是自个看到的事罢了。

    可听到白家人耳朵里,这还得了,自家混小子欺负小姑娘不说,还敢动手打人!

    白陈氏额头青筋直冒,她甚是脸上无光的对息扶黎道:“世子,都是陈氏教子无方,实在对不住,本是想让酥酥来赏花的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尊荣少年轻勾薄唇:“夫人说的哪里话,小孩打架罢了,无伤大雅,不过令公子还真是……活泼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活泼”差点没让白陈氏感激涕零,素闻端王世子那张嘴最是毒辣不饶人,今个这样说,约莫已经是极尽委婉了。

    白言之却是不干了,他掸着脖子,脸红筋胀的吼道:“我没抢她纸鸢,是她自个放不上去,我是好心帮她!”

    白明轩气的当即就给他一脚,半点没有兄弟情的将小少年踹到地上踩着。

    他抬头,向酥酥眯眼一笑:“酥酥,我让白二给你当牛做马怎么样?随便你怎么指使他都行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小姑娘还没明白过来,少年世子凤眸蓦地幽深。

    他看着白明轩,骄矜傲慢的说:“吃的多,长的慢,话多还难听,人又长的丑,连酥酥养的小兔子都比不上,要来何用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一更,啦啦啦啦

    第055章 红耳朵

    少年的这话惊呆了校场一众, 所有人齐齐上下审视白言之。

    按着少年的话, 还真别说,每一条都对的上, 仿佛少年说的是事实,根本没有夸张。

    白言之胸口起伏的厉害, 他憋红个脸,咬牙反驳道:“你……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比不上小白白!”小姑娘声音奶气,在小校场里回荡, 非常响亮。

    这话无异于当场一个耳光, 叫白家二公子很是下不来台,他咬着牙,最后竟是被生生给气出眼泪花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欺负你, 我就是帮你放纸鸢!”小少年觉得冤枉,仿佛六月飞雪, 他这回真心没想欺负小姑娘来着。

    小姑娘娇娇的哼了哼,抱紧少年的脖子,拱进他怀里,留给白言之一个无情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小少年怒得以手捶地,他还被白明轩踩着起不来, 索性像死鱼一样躺地上, 也不反抗了。

    白明轩嗤笑一声:“出息!”

    小少年哀怨地看了兄长一眼, 眼角余光忍不住, 偷偷摸摸往小姑娘身上瞟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微眯,带出些许危险的意味。

    他五指成梳, 帮小姑娘理了下松散的发髻,将人按怀里,不给任何不怀好意的小崽子窥视。

    “夫人,时辰晚了,本世子接人回去了。”少年还算有礼,同白陈氏拜别。

    白陈氏没脸留人,只得含笑将人送出府门。

    阿桑临走之时,路过白言之身边,她脚步微顿,碧色的眸光微闪,朝他扯了下嘴角。

    白言之难以置信,刚才这个打起架来的小疯子是在挑衅他吧?

    一定是挑衅!

    “你给本公子站住!”小少年邪火冲脑,双手撑地就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白明轩冷哼,脚下稍稍用力,噗的又将小少年踩了回去。

    阿桑扬起小脑袋,挺胸抬头,骄傲似常胜将军一样阔步而去。

    白家大门口,白晴雪拉着小姑娘的手,万分歉意和不舍。

    小姑娘恩怨分明:“白雪雪放心,我们是手帕交,酥酥只讨厌你二哥,但是不会讨厌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晴雪捏了捏她手指头,小姑娘的手指头细细的,软乎乎的,像没有骨头一样,十分好捏。

    她期期艾艾的道:“酥酥,我本来还想邀你过几日去水月庵的,上回和我一起被救出来的小姑娘,有几个现在住在庵里,我想去看看她们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先回头看息扶黎:“大黎黎,酥酥可以去看看她们吗?”

    息扶黎是知道这事的,只是觉得无足轻重,故而不曾提及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就去。”少年垂眸如此说。

    小姑娘朝少年比了一根手指头,很小声的说:“大黎黎最好了,酥酥晚上让你一只大虾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嗤,抬手就捏她小鼻子:“以为谁都跟你一样?有奶便是娘,谁给你吃的就跟谁走,姜酥酥,你能有点原则不?”

    小姑娘呼吸不上来,她两手不停拍少年手背:“大黎黎放开,酥酥现在一只大虾都不给你了!”

    少年顺势放开,双手环胸,点了点下颌:“有话说,慢吞吞得晚了我不等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