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52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第058章 牙印子

    息扶黎一早上都黑着脸, 活像谁欠了他银钱不还似的。

    姜酥酥捧着荷叶粉彩小碗, 默默蹭挪到膳桌另一边,离他远远的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, 锐利眸光唰地扫过去,叫小姑娘拿勺子的手一抖, 吧嗒一声磕到碗沿,发出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小姑娘头埋得低低的,重新拿起勺子, 舀了肉粥认真地塞进嘴里, 乖的不能再乖,就是不敢抬头多看少年一眼。

    “哼!”少年哼了声,口吻不善的问:“昨晚梦见什么了?又是鸡腿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小姑娘差点被呛住。

    雀鸟赶紧端了温水上来给小姑娘抿了口, 又帮她拍背心顺气。

    小姑娘抹了下嘴角,犹犹豫豫地抬起头来, 一双湿濡濡的黑眸子巴巴地望着他,无辜的紧。

    少年面无表情,冷:“酥酥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故意的,我就能咬死你!”少年世子额头青筋直迸, 就这会他都觉得大腿上那伤口还痛着,小姑娘不知轻重,张嘴就咬,竟是咬出了血丝来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噘嘴,娇气委屈的怪上少年:“是大黎黎不好,酥酥正见着姊姊,姊姊给酥酥吃红色的糕糕,酥酥差点就看清姊姊的脸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被气笑了,他倾身道:“姜酥酥,你还委屈上了?被咬出血的人是我,你过来,给我咬一口,痛不死你!”

    小姑娘哪里会过去,她跳下杌子,朝少年娇娇地哼了哼,又朝他吐舌头做鬼脸,拔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嗤笑一声,他屈指轻敲桌沿,在膳厅里静静坐了会。

    伏虎从外头进来,低声道:“世子,酥酥去了大公子那边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摆手:“行了,给我备马,郭清的事拖不得,无论如何今天我都要让皇伯父下圣旨盖棺定论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一手背后,一手搁腰腹间,气度沉稳,哪里还有刚才和小姑娘斤斤计较的模样。

    雀鸟欲言又止,在少年即将踏出膳厅之时,开口道:“世子,姑娘她真是无心的,且姑娘年纪小,很多东西并不懂,往后她再长几岁就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回头,轻笑了声:“小兔崽子倒也有些本事,这么就把你的心都收拢了。”

    雀鸟脸色一白,当即提起裙摆跪下:“世子恕罪,婢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”少年摆手打断她的话,“往后你跟着她就是。”

    末了,他又说:“你当真以为本世子跟她计较了?”

    不过是逗弄着好玩罢了,小姑娘不会笑,平素不说话看人的时候,木愣愣的,能明显感觉到和旁的小孩儿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唯有她生气高兴了,又黑又大的眼睛亮晶晶的,瞧着才是生动活泼,有小孩儿该有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直到少年走远了,雀鸟才站起身来,她抖了抖裙摆,想了好一会,都没想透其深意,只得摇头按下这茬不提。

    却说小姑娘一口气跑到息越尧那边,她在门口探头,听房间里传来咳嗽声,周遭还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苦药味。

    小姑娘懂事的没进屋,自个到院子里的青草地上,坐一堆兔子间,拿来青岩准备的菜叶子喂兔子。

    挨个喂好兔子后,她回头,见青岩端着空药碗脚步匆匆的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她小声喊道:“青岩,青岩……”

    青岩抬眼,皱着眉头道:“酥酥姑娘,今个公子身子不济,怕是不能同你玩耍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点了点头:“酥酥晓得,越尧大哥要多睡觉,酥酥不进去,酥酥就和小白白在这里玩。”

    青岩松了口气,他生怕小姑娘不依闹腾起来,惊到了房间里的公子,就难办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说完,当真拿着竹篾兔子,同一群真兔子玩耍起来,安安静静的,并不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青岩将膳房收拾了出来,他拎着菜篮子,看了看门牖紧闭的房间,招手唤来酥酥低声道:“姑娘,小的要出府给公子采买新鲜的食材,您能不能帮青岩看顾一会公子?”

    小姑娘怀里还搂着兔子,她重重点头:“好的呀。”

    青岩有些不太放心,自家公子自打住进这小院,几乎就同南北苑没多少往来,吃穿用度都是分开另算不说,每一次发病,更是不准他支会两苑。

    “姑娘,要是公子想喝水,您就倒一点给他送去,如果是其他您帮不上忙的,就劳烦姑娘去找雀鸟过来。”青岩反复叮嘱。

    “嗯,酥酥记住了。”小姑娘当真是认认真真将青岩的话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小的会尽回来。”青岩忧心忡忡地走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送他出院门后,抱着小白白轻手轻脚往房间门牖靠过去,她小心翼翼推开一丝缝隙,见不大的房间里四下都散落着书卷。

    天青色的蚊帐垂坠下来,里面躺着面色苍白的青年,青年穿着雪白的衣,鸦发披散,铺陈在薄衾软枕上,黑和白的极致对比,就为他多添了几分病弱感。

    小姑娘皱了皱小鼻子,嗅着房间里的药味,她遂将门牖多打开一点,然后抱着兔子坐门边,搂着兔子的前肢,左一下右一下的自己玩开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房间里想起一阵金铃声。

    小姑娘愣了下,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,在她怀里的小白白骨碌摔到地上她也顾不得。

    “越尧大哥,你是不是想喝水呀?”小姑娘推门而入,哒哒跑过去站在床沿边,不敢靠太近。

    息越尧睫羽微动,他缓缓睁眼,见着是小姑娘在跟前:“原来是酥酥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酥酥哟,青岩出府了,他让酥酥看顾越尧大哥呢。”小姑娘还是软糯糯的奶音,听在耳里,让人觉得干净又温暖。

    息越尧扯动嘴角,琥珀凤眸温润生辉:“那麻烦酥酥帮大哥倒点温水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应了声,飞跑去找桌上的水壶,人太矮够不着,她就撅起小屁股哼哧哼哧搬了杌子过去,紧接着爬到杌子上站着,双手努力提起水壶,摇摇晃晃地倒水。

    息越尧起先还看着她,奈何身子实在不济,不过片刻,就又疲累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“越尧大哥,水来了。”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在他耳边轻声说。

    青年睁眼,双手撑着想坐将起来,然一身乏力,还没坐起来就又跌了回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贴心上前,捧着茶盏小心翼翼凑到息越尧嘴边。

    息越尧怔忡片刻,适才启唇,少少地呷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好了酥酥,我不喝了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小姑娘瞅着杯盏里还有半盏,她便随手搁床案头上,跪着趴床沿,双手撑起下颌,关心的问:“越尧大哥,你好些没有?”

    青年笑了笑:“老毛病了,说不上好,也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没说完,忽的脸色一变,猛地头低下,张嘴就是一大口的暗色鲜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惊呆了,她睁大了黑眸,视野里尽是息越尧嘴角带血的模样。

    息越尧咽下舌尖的血腥味,他伸手抹了抹嘴角,重新躺回软枕里,想对小姑娘说点什么,但巨大的乏力虚弱感袭来,让他眼皮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小姑娘突然哇的一声哭喊起来,她扑上去抓着青年微凉的手:“越尧大哥,你睁开眼睛呀,不要闭上,酥酥不要你闭上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年纪尚幼,并不能很深刻的理解死亡的含义,她只是觉得害怕,特别是青年闭上眼一言不发的模样。

    息越尧意识清醒的,他动了动指尖,缓和了好一会,不曾睁眼,只虚弱的道:“酥酥会不会玩算筹?”

    小姑娘瞬间不哭了,她长卷的睫毛上还挂着湿润,眼睛也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她道:“酥酥会,姜爹爹有教过酥酥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轻喘了口气:“那边架子上有算筹,大哥有些累,想睡一会,你玩五次算筹就叫醒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太愿意这会玩算筹,但面前的青年看着确实很病重,她便乖乖地答应道:“五次哦,酥酥玩五次就叫醒越尧大哥,大哥说话算话,一定要醒过来呀。”

    算筹被装在个玉匣子里,放在多宝架上,那架子上还有很多大小不一的竹篾兔子。

    小姑娘踩着杌子,踮起脚尖,好不容易拿到算筹,她想了想,又多拿了一只竹篾兔子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出房间,就在床尾的位置,坐地上怀里抱着竹篾兔子,摆出算筹。

    小姑娘摆一根算筹就抬头看青年一眼,时不时怯怯的又瞄向地上那口血。

    房间里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交织在一起,还有沉睡不醒的青年,都叫小姑娘无措又害怕。

    她想去找雀鸟,可是又想起息越尧叮嘱的,玩五次算筹就要叫醒他。

    终于,小姑娘摆到第三次的时候,院子里想起了青岩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小姑娘腾地起身拔腿就往房间外跑:“青岩,青岩,越尧大哥吐血了,酥酥好害怕,他还一直闭着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青岩一听,扔了手里的菜篮冲进房间,他站床沿,战战兢兢伸手探了探青年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呼,”青岩长长地松了口气,“没事,姑娘莫担心,公子是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还带婴儿肥的小脸纠结在一起,她指着那口血道:“可是越尧大哥都吐血了,酥酥给他喝了水,他就吐了。”

    青岩找来帕子,边将那口血擦掉边说:“这是堵在公子心头的淤血,其实吐出来会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听不明白,虽然青岩也说没事,但她就是觉得不太好。

    她早早回了北苑,问过息扶黎的去向,便乖巧地等在澜沧阁议事厅门槛边,任谁来唤她都不走。

    以至于从宫里回来的少年甫一进门,就见小姑娘望眼欲穿的小模样。

    他挑眉,跨进院门的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打算讨好他了?

    “大黎黎!”小姑娘娇娇喊了声,奶音里充满了依赖和不安,她还主动地伸手抱住少年大腿,往他身上拱了拱,软绵绵的说,“越尧大哥今天吐血了,把酥酥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少年表情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一更,已捉虫。

    第059章 再咬我

    好在少年十分理智, 他弯腰抱起小姑娘, 先是细细问了来龙去脉,随后脚步一转就往小院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 息越尧已经好了许多,至少人能垫着大迎枕坐将起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进门的时候, 他正用完一碗药膳汤水,病白的脸上稍有潮红,显得多了几分生气。

    青年见着两人笑道:“酥酥, 今天吓着了吧?没事的, 大哥时常这样,你要习惯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赖在少年怀里不下来,她拽着点袖子, 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息扶黎目光审视地打量青年,好一会才说:“大哥, 我给你拨点人过来,只青岩一人根本照料不过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