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55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酥酥抿起小嘴,她扭起手指头,无措的道:“对不起呀,酥酥不知道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这些被救出的小姑娘会和她一样,往后都能过上开心的生活。

    白晴雪摇头:“不关你的事酥酥,是她们家人的原因,其实我知道很多世家贵女也在背后笑话我,但是我爹娘还有大哥,就不曾计较过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酥酥闷闷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白晴雪对这三名姑娘是有共患难的姊妹情谊在的,可如今她人小力微,能帮衬的也有限。

    她上前,挨个抱了对方:“我会时常来看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三名小姑娘倏地笑了,她们回抱白晴雪,却每个人都捏酥酥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在这里过的很好,庵里师父待我们极好的,也没谁会笑话我们。”那嘴角有美人痣的小姑娘说道。

    几名姑娘围坐一起,说了会话,眼见时辰差不多了,白陈氏那边有人来请,白晴雪和酥酥才起身同三人拜别。

    临出庵堂前,白晴雪将自个多年攒下来的银两捐给了庵里,也是让三名小姑娘往后的日子好过一些。

    酥酥当时就眼巴巴地望着息扶黎,她还没银子呀。

    息扶黎从伏虎那摸出一大把的银票塞给小姑娘:“一共五百两,我要记账,往后不准赖账,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慎重地收好银票,同样捐给庵堂里,然后跟少年说:“酥酥不会赖账的,有了银子就还给大黎黎。”

    少年哼了哼,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如来时般,一行人缓缓下山,走到半路,白陈氏却转道上了法华寺的方向。

    白明轩邀约说:“晴雪走丢的时候,我母亲在法华寺许了愿,今个正好过去还愿,世子和酥酥可是要一起?”

    息扶黎还没来得及拒绝,小姑娘就嘴巴的道:“酥酥要去,酥酥要去看望会做菜的明悟师兄还有明空。”

    少年捏缰绳的手一紧,眉头皱起,他讨厌会做菜的和尚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烈焰:我就是打了个喷嚏,没应,真的没应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酥酥:今天酥酥收到好多小姐姐送到营养水水呢,超多的,酥酥超高兴的,给小姐姐门亲亲一个,mua~~~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盘丝:那个,取不出章节名了,所以以后的2章更新都合成一个大章更新哦,字数一样的,么么大家。已捉虫

    第061章 世子妃

    法华寺山门前, 菩提树荫下, 慈眉善目的方丈摸着小沙弥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沙弥红着眼圈,鼻尖也被擤得红红的:“师父, 弟子不想走……”

    方丈捏着佛珠,诵了声佛号:“尘世纷繁, 自有因果定数,虚虚真,真真假, 你又怎知今日的离开不是他日重聚的因果?”

    小沙弥抽嗒起来, 他已经换下僧衣,穿着宝蓝色的斜襟窄袖小袍裾,那面料光缎顺滑, 针脚细密严实,却是富贵人家才会有的。

    在方丈身后的明悟走上前来, 他蹲小沙弥面前,从怀里摸出一大包的零嘴儿:“莫哭了,往后想念师兄们了,自来瞧上一眼便是。”

    小沙弥双手抱着零嘴儿, 透过缝隙往里头瞧,果脯小饼, 酥糖麻花,全是他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“明悟师兄……”这下,小沙弥反而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站他身边的黑衣长衫男子皱起眉头,面生不悦。

    方丈单手竖掌诵佛号:“崔施主, 明空来寺四载,终日与佛为伴,颇有慧根,自此归家尘缘牵绊,便再不入空门。”

    黑衫男子目若点漆,看着人的时候,泠泠如冰,显得锋锐又冷硬,然而最引人注意的,还是他下颌有一条浅浅的美人沟。

    他稍稍弯了点嘴角,那条美人沟就越发明显:“慧根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嘲弄一笑:“惠安,我儿在寺四年,我就捐了四千两的香油钱,怎的到你嘴里就成了慧根了?”

    法华寺方丈惠安波澜不惊:“阿弥陀佛,崔施主有佛心。”

    崔元落懒得在和他掰扯,直接拽起明空往山下去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明空有些抗拒,他扁着嘴,不停地喊:“师父,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崔元落被吵闹的颇为烦躁,他冷眉冷眼低喝道:“闭嘴,你是我崔家子弟,不是和尚!”

    明空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崔元落皱眉,下颌紧绷,那条美人沟就带出一丝凌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呀,小明空,酥酥来找你啦!”

    倏地,软糯娇俏的奶音从山阶上响起,明空回头,就见小姑娘蹦跳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身边还跟着面容俊美,但气势迫人的锦衣少年,另外牵着个比她高一个脑袋的小贵女,再后面,是一行家眷仆从。

    明空眼睛一亮,身子一扭,从崔元落手下挣脱,哒哒往小姑娘身边跑:“酥酥……”

    但他还没跑几步,崔元落直接将人拦腰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空双脚悬空,他晃了晃,望着酥酥吧嗒吧嗒掉眼泪:“酥酥,我……我要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连忙顿脚,有些傻眼了,她看了看明空,又看了看黑衫男子,在对方看过来之时,怯怯得往息扶黎身后藏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微眯,上下打量崔元落,与此同时,崔元落也在审视少年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的气势类同,尖锐又冷硬,能压的人喘不过气来,甫一对上,仿佛针尖对麦芒,毫不相让。

    “崔家鳏夫崔元落。”息扶黎勾起嘴角,眼神玩味。

    崔元落表情毫无变化:“端王府纨绔世子息扶黎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了声,他宽袖微扬,罩在小姑娘头上,隔绝了崔元落的目光。

    明空难过不舍极了,他抬头,怯懦地望着崔元落:“我想和酥酥道别。”

    崔元落目光一顿,面无表情得将他放到地上,“一刻钟。”

    明空吸了吸鼻子,抱着一大推的零嘴儿走过来,从少年身后扒拉出小姑娘,低声道:“酥酥,我要回家了,往后你能来看我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有些为难:“酥酥要是能来肯定会去看你的,但是酥酥找不到你的家呢。”

    明空道:“清河崔家,很多人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了眼息扶黎,又低声说:“世子肯定也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软绵绵的说:“如果大黎黎同意,酥酥就来探望你。”

    如此,明空才破涕而笑,他腾挪出一只手,从背后的小行囊里掏出一四四方方的小匣子塞给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爹带的,说是清河特产,很好吃的糕糕,送给你。”明空甚是大方,他还将明悟给的零嘴儿分了一半给小姑娘。

    虽然不认识白晴雪,但也没落下白晴雪那份。

    “一刻钟到了。”崔元落上前,顺势带起明空,经过小姑娘身边,脚步不停。

    因行走带来的清风掠过小姑娘的脸,她长卷的睫毛扑闪了一下,目光就落在了崔元落腰间的一枚玉珏上。

    明空回头看着山门前的众人,眼巴巴的眼圈又红了。

    酥酥抱着明空送的小匣子,一只手抓着少年袖角,她想了想,忽然小声道:“大黎黎,酥酥见过明空爹爹身上那枚玉珏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面色一整,他回忆了下崔元落腰上坠着的禁步:“你在哪见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边思考边慢吞吞的说:“有一回,冬天的时候,酥酥和母亲都很冷,奶娘说没有银子买炭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小姑娘停了停,又隔了一会她才继续说:“奶娘进了房间,酥酥从门缝看到奶娘拿了很金首饰出来,酥酥知道那些首饰母亲一直想要呢,但是奶娘不给她,还说那些都是酥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奶娘在里头选了很久,酥酥看到她拿了一枚玉珏藏怀里,没多久奶娘就买了炭回来,酥酥和母亲才不冷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说得断断续续的,甚至不太有条理,但却很肯定:“就是明空爹爹身上那个,一模一样的哦,酥酥不会看错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眸光一厉,心头某种揣测几乎呼之欲出,但不能肯定,他遂摸了摸小姑娘发髻道:“酥酥知道那些首饰现在在哪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:“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看了伏虎一眼,伏虎心领神会,追着崔元落匆匆下山。

    小姑娘说完这事就放下了,她摇了摇明空送她的匣子,懊恼的说:“大黎黎,酥酥都没有送明空礼物,怎么办哪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漫不经心的道:“这有甚关系,我让人去送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小姑娘安心了,她好地打开小匣子往里瞅了一眼,“呀,好漂亮的糕糕。”

    只见小匣子里头铺陈了翠绿的芭蕉叶,叶上摆着几块奶酥雕花玉露团。

    那玉露团仅有铜钱大小,上有雕花,层层叠峦,形状同玉露团花极为相似,且还有各种颜色不等,晃眼看去,和真花一模一样,精致到让人舍不得下嘴。

    小姑娘嗅了嗅,经不起嘴馋,当时就拿起一块凑嘴边小小地啃了一口。

    瞬间小姑娘黑眸一亮,又飞地啃了第二口,面颊微鼓,含糊不清的说:“大黎黎,甜甜的很好吃哦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没忘记白晴雪,从匣子里头分出一些给对方,还给息扶黎留了一些。

    两小姑娘头挨头,凑一块躲边上悄悄啃糕点。

    白陈氏哭笑不得,叮嘱白明轩看顾好两小姑娘,她自己则跟着方丈等人进了山门还愿。

    息扶黎皱着眉头,他看着小姑娘一连用了两块奶酥雕花玉露团,适才恋恋不舍地合上匣子不用了。

    他此前便差人去了小姑娘从前住的地方查探,不过还没消息。

    此时,伏虎回来,他看了小姑娘一眼,凑到少年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少年琥珀色凤眸骤然幽深,尽是浮冰碎雪的寒凉,他冷笑一声,低声吩咐道:“好吃好喝养了这么多时日,也该给那老虔婆松松筋骨,传下去,留口气,务必要给本世子撬开她的嘴!”

    伏虎表情肃然:“喏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浑然不知道这些,她已经带着白晴雪熟门熟路的去寺里看那对越鸟。

    有白明轩跟着,一时倒也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息扶黎背负双手站在山门边,山风猎猎,鼓动起他的宽袖,和着鸦发飞扬,竟是有一种羽化登仙之感。

    他看着山脚下的方向,透过空间带来的距离,他好似能看到崔元落带着明空,一路出京往清河去。

    他想起上辈子的崔元落,为了给自家兄长找女儿,发妻过逝不回,儿子扔下不管,过家门而也不入,直到最后也没找到人,反而还把自个给客死在异乡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回,崔家丢了女儿,酥酥又恰好有过崔家人才有的玉珏,那如果酥酥并不是云娘所生的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