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58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少年讶然,显然没想到息越尧会真同意。不过心头又隐隐觉得高兴。

    毕竟只要愿意出门,那便意味着,他的兄长早晚有一天能恢复从前那等风光月霁的优秀模样。

    息越尧想着闲鹤,一时颇有感慨,哪知一抬眼就见着两双亮晶晶的眸子。

    一深邃琥珀色,一无邪纯黑,这时候竟出的相似,都像是馋着肉骨头的奶狗崽子一样。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,两手一伸,搁两人发顶轻抚了下:“我又不是弱不禁风的闺阁姑娘家,哪里有那般脆弱不堪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脑袋一歪,顺势蹭了蹭青年温暖宽厚的掌心。

    少年则岿然不动,任凭对方轻抚,只是嘴里却说:“待我及冠之后,大哥莫在摸我头了,叫人看见了不够稳重威严。”

    这话之后,青年索性多摸了两把,反正现在还没及冠不是。

    隔日,天亮的早,且暑气渐重,便是不出门只单单坐着不动,也能出一身细汗。

    端王府的翠盖珠缨的华车上安置了黄铜兽耳的冰鉴,倒凉爽非常。

    小姑娘一大早才用了早膳,这会瞅着冰鉴里冻的瓜果凉茶,趁人没注意,偷偷摸摸伸小手抠进冰鉴顶盖的钱孔里,掏出块甜滋滋的西瓜瓤飞塞嘴里。

    息扶黎回头,就见小姑娘面颊鼓鼓,动的飞。

    他只当没看到,于是小姑娘一会又偷摸一块,马车才启程,她小嘴已经被冰冰凉凉的西瓜瓤给冻的红嫩红嫩的。

    息越尧适时出声阻止:“莫用多了,小肚子要痛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歪头望着他眨眼,居然装傻充愣起来。

    息越尧好笑,小姑娘这些时日越发活泼,许是晓得王府上下不仅不会送她走,还会纵着她,便开始一点一点的显露本性。

    息扶黎不会管这些,他性子不同息越尧,做不到温言细语的说教,只会凶巴巴的威胁人。

    是以他道:“大哥你理她做什么,她见闲鹤之时,要是肚子不舒服,那也是她活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朝他重重娇哼一声,窝在息越尧身边,才不理少年。

    息越尧眼梢含笑:“瑾瑜,和小孩儿相处不是你这样的,你得耐着性子哄着顺着,小孩儿最是直接,没有多余心思,其实很好懂的。”

    纵使心头赞同息越尧说的,但少年仍旧做不到心口如一。

    他扬起下颌,随后拎了本兵书慢慢地翻,漫不经心的说:“大哥你这样宠着她,早晚这个小兔崽子要翻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酥酥才不会,”小姑娘气得跺脚,“酥酥很乖的,大黎黎才老是不乖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两人相互嫌弃了一路,一直到兴庆园方才罢休。

    白鹭书院,存于大殷建朝之初,历经几百年风雨,教授出无数卓尔不群的俊彦,可以说,历任状元,十有六七是出自白鹭书院,当今朝堂肱骨,更有大半以上曾经在书院就读。

    兴庆园位于京城以东,前朝本是别宫行苑,后来大殷皇帝颇有嫌弃,便拾掇一番后,改成了白鹭书院。

    书院背靠龙脊大青山,绿树成荫,环境清幽,院分男舍和女舍,另有专门给世家勋贵启蒙的稚童舍。

    书院开设科目更是种类繁多,不仅有苑武苑,还设君子六艺以及各种姑娘家才感兴趣的才艺情致。

    但凡想学的,只要能缴纳相应束脩,又能过当科夫子的考核,便可入学研习。

    考核不难,难的是修完科目之后,若是无法达到夫子的要求不能顺利结业的,第二年只得从头返修。

    到第三年,若是依旧不能结业,便被会夫子辞退,与此同时还会受到同窗奚落。

    姜酥酥从华车上下来,她甫一见书院门口那樽高耸入云的展翅白鹭鸟,当即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哇,好大的鸟鸟,”她感叹了声,转头就跟息家两兄弟说,“酥酥喜欢这里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是书院里头学生上课之时,故而大门口并无多少人流往来。

    息越尧已是多年不曾来过,盖因酥酥的缘故,故地重游,他脸上也是带出丝丝复杂的情绪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轻咳一声,他不太自在地摆手道:“今日要监斩郭清,我先过去,一会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根本不给两人机会,跳上华车,飞跑了,那模样竟还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势。

    小姑娘不解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息越尧没忍住,笑出声来:“大黎黎这是怕见闲鹤先生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小姑娘还从没见大黎黎怕过谁,倍觉好。

    息越尧转动木轮椅,牵着小姑娘手,示意跟着的雀鸟帮他推轮椅,两人不慌不忙往书院里边走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小姑娘软软的小肉手,戏谑的道:“因为闲鹤先生会骂他,说他顽劣,枉费出身高贵长了一张好脸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补上昨天的。稍后晚些捉虫。

    酥酥要上学啦!

    身世的剧情跟着就在后面,写完身世咱们酥酥就会一笔长大的。

    小天使们么急么急哈,盘丝都是按照大纲预定来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酥酥:酥酥毛毛还没长齐……

    柿子:你点长,点长齐,求你点长齐!

    第064章 稚童舍

    白鹭书院男舍清风楼里, 姜玉珏捏着书卷, 倚靠窗牖边。

    有日光点点透过窗棂雕花偷泻进来,投落到他脸上, 就为他眉目增添几分的暖意。

    姜玉珏一身灰蓝色的长衫,落拓随性, 他微微抿起嘴角, 聚精会神地看手里的书卷。

    “玉珏兄,闲鹤先生唤你过去他那边一趟。”有同窗在楼外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姜玉珏目光一顿, 他应了声, 收了书卷,施施然往闲鹤先生的鹤然居去。

    但凡是白鹭书院的先生, 都可在书院内有一处自个的居所,一来既可方便传道解惑,二来也算可解决先生的温饱问题。

    闲鹤先生的鹤然居, 那是真真养了一对白鹤的,院子不大, 也就一进, 进门便是收拾的颇有田园风情的前院,往后才是茅草盖的房间。

    前院一角, 还有一四角凉亭, 此时闲鹤盘腿坐在凉亭正, 旁的学生在亭外听课。

    姜玉珏过去的时候,闲鹤正在讲解《诗经》黍离。

    “彼稷之苗,彼稷之穗, 彼稷之实,有谁知道苗、穂、实际是所谓何种意思?”闲鹤头须皆白,身穿素白色的细葛布衣衫,举止颇为写意不拘。

    他见姜玉珏进来,只撩了下眼皮,便收回目光继续讲解。

    姜玉珏皱起眉头,这首黍离,常用来给稚童启蒙之用,他不明白为何先生还要重复讲解一遍。

    闲鹤讲解完半首诗,停顿下来,端着书案上的茶呷了口,他对姜玉珏招手。

    姜玉珏提起袍摆,急行几步,他越过几名后辈,还未踏上凉亭阼阶,不经意一抬眼,就见凉亭角落里正正站着个软糯糯的娇娇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眸生讶然。

    小姑娘也是看到他了,朝他挤眉弄眼,末了又噘嘴小嘴,自己把小嘴皮子夹住,表示她不说话的。

    姜玉珏眸光暖了几分,他这会才发现,小姑娘身边还站着个坐在木轮椅上的病弱青年。

    那青年脸色很白,是那种常年身子骨不济的病白,琥珀色的凤眸,清清淡淡,温润如美玉。

    且青年还拉着小姑娘一只小肉手,小姑娘半点不拒绝,仿佛还同青年很是亲密的模样。

    姜玉珏不自觉又皱起眉头,他见青年相貌同端王世子多有几分相似,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他脚步不停,径直进了亭,同闲鹤先生拱手行了一礼,随后站到小姑娘身边,不动声色地挤进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青年瞅着忽然空落了的手,不在意地摇头浅笑。

    小姑娘浑然没注意,又大又圆的眼睛亮晶晶的,像是被水冲过的黑曜石一样。

    她咧起小嘴,伸手点在眼角,无声地嘿了两下。

    姜玉珏回以微笑,他轻轻捏了捏小姑娘小脸。

    两人这番小动作,除却息越尧也没旁人瞧见。

    不多时,闲鹤先生讲解完整首诗,他挥手屏退亭外的学生,转头挑起银眉道:“玉珏,来见过你越尧师兄。”

    姜玉珏回神,他看向息越尧,客客气气地见礼道:“玉珏见过越尧师兄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摆手,含笑道:“早听闻师父又收了个天资卓越,温尔雅的弟子,今日一见,师弟果然身姿不凡,往后必定前程似锦。”

    姜玉珏面无表情,他心头还有些膈应息扶黎抢走酥酥的事,遂笑都不笑一下,只疏离道:“师兄过奖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并不介意:“我常听酥酥提起你,说她家玉珏大哥如何的好。”

    姜玉珏低头看了看小姑娘,表情不自觉软和下来,他低声道:“酥酥今日是来看望大哥的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,奶音又软又嗲:“不是哦,是越尧大哥带酥酥来找启蒙先生的。”

    姜玉珏看向息越尧,青年点了点头:“我是想让师父收酥酥做关门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闲鹤吹胡子瞪眼,精神矍铄的白眉白须老翁没好气的道:“前些年我便说过,不再收门生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并不以为意,他笑着道:“师父不校考一下酥酥,怎知她不合适做你的关门弟子呢?”

    闲鹤似小孩儿般赌气地道:“校考可以,但若是达不到我的标准,我也不收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并不担心,他伸手虚引,示意闲鹤随意。

    姜玉珏表情犹豫,他曾考虑过要将酥酥引荐给恩师,但最后横量之后,还是作罢。

    闲鹤轻咳一声,虎着脸看着小姑娘,面无表情的很是威严。

    谁晓得小姑娘并不害怕,她眨了眨眼,黑亮的眸子天真无邪的紧。

    闲鹤顿了顿道:“刚才我讲解的那首诗,可能背下来?”

    小姑娘扭着小手指头,怯怯地看了闲鹤一眼。

    姜玉珏忍不住开口道:“师父,酥酥她从前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……”小姑娘娇娇的声音蓦地响起打断了姜玉珏的话。

    姜玉珏诧异地回头看着小姑娘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便是闲鹤都露出了惊疑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