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65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他嘲弄地扬起眼梢:“你们怕不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崔家人对这话有再多的不满,可也只得捏鼻子认下,毕竟小姑娘现在姓姜那是白纸黑字有族谱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的女儿自然要留在崔家!”那妇人当即拒绝,崔元忽都没能来得及拉住。

    “锦绣,冷静!”崔元忽低声道。

    闺名锦绣的卢氏眼睛红肿的跟桃核一样,她近乎崩溃地拽住崔元忽手,哀求道:“夫君,那是我们的女儿啊,我怀胎十月落下来的一块肉……”

    崔元忽心酸难当,他我微微揽着她道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不想再呆在崔家看这些,他心情非常差,揽着怀里的小团子,方才觉得好一些。

    小姑娘悄悄的从少年怀里探出半个脑袋来,她瞅着卢锦绣好一会,然后拍了拍少年滑下地。

    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挪蹭到妇人身边,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拉了拉袖子,娇娇软软的说:“你不哭,姜爹爹和大黎黎都待我很好呢,我有娘亲了,我也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绵绵奶音,像是甜滋滋的杏仁羊乳,带着清新的奶香味,温温的萦绕在心间,让人觉得熨帖。

    卢锦绣蹲下身,拉着小姑娘的手:“那你留在娘亲身边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,认真的说:“要姜爹爹同意的,不然我就这样离开,姜爹爹和玉珏大哥会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她回头看了看少年,又掰着手指头补充道:“还有大黎黎和越尧大哥,他们也会难过的。”

    厅一片安静,只有小姑娘奶气的声音在回荡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小姑娘伸手,动作笨拙的给卢锦绣擦了擦湿润的眼角,“要是他们都同意,我就回来陪你。”

    卢锦绣忍不住抱着小姑娘抽泣起来,嘴里念叨着:“囡宝儿,囡宝儿,娘亲的小乖乖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无措地站在那,考虑良久,学着息越尧安抚她时的模样,拍了拍卢锦绣的肩。

    少年撑头看着,脸上表情难辨,他不怀疑崔元忽夫妇的真情流露,要认了往后也定会对小姑娘好的,只是小姑娘似乎半点都不激动。

    总有什么地方,像是被他忽略了过去,这会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了,酥酥。”想不起来,少年便暂且不想,他起身朝小姑娘伸出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应了声,跟卢锦绣说:“我要先和大黎黎走了,过几日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卢锦绣不想放手,却不得不放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牵住少年的手,朝他弯了下眼梢,好似在笑一般。

    息扶黎眸光微顿,弯腰将小姑娘抱了起来,他边迈脚跨坐门槛边说:“本世子这些时日都会在扬州城,定了认祖归宗的日子,差人支会一声,本世子自然带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囡宝儿……”卢锦绣想追出去,崔元忽拉住她。

    小明空想也不想也要追,崔元落一把按着自家小子,低声道:“莫添乱。”

    明空扁起嘴巴,委屈巴巴地抽了抽鼻子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着脸一路出了崔家,他脚步才稍缓。

    酥酥拿小手拍他俊脸:“大黎黎好丑,丑丑的没人要哦。”

    他没好气地睨她一眼:“我是为谁?姜酥酥你不能这么没良心!”

    小姑娘搂着他脖子,埋头进他怀里,扭了扭小身子不说话。

    他轻拍她小屁股问:“还剩些时日,你想去哪里玩耍?约莫往后你想看我一眼都很难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明所以,她半点都没懂认祖归宗到底意味什么,是以她拍着小手说:“大黎黎,我想去桃花镇,我要去看望镇子上的小桃妞!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昨天的二更。

    已捉虫。

    第070章 最喜欢

    桃花镇, 位于扬州北城郊, 并不算远,来去约莫一天一夜的功夫。

    是以, 当小姑娘说要回桃花镇,第二日一早, 她人就已经站在了镇子口那株巨大的黄桷树下。

    辰时,薄暮晨光,轻纱雾霭, 鸡鸣狗吠, 几缕炊烟袅袅,将宁静的桃花镇装点的颇有几分烟火人气。

    小姑娘欢的就要从马背上跳下来,好在息扶黎眼疾手捞了她一把, 小姑娘才不至于摔下马背。

    “姜酥酥,你没长眼睛么?这么高跳下去不想活了?”少年微有气恼, 恨不得抽她屁股两下。

    小姑娘晃了晃悬空小脚,回过头,理所当然的说:“可是大黎黎不会让我摔着呀。”

    所以,晓得少年会纵容, 她才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使小性子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看着她,唇舌依旧毒辣如刀子:“不会?你再试试, 看我会不会管你,小没良心的,白养你这些时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竟是想带着人掉头就回京城, 管他崔家还是张家的。

    但小姑娘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瞅着他,软绵绵的和只毛茸茸的小兔子一样,能看的人心坎发软。

    少年抿了抿薄唇,抬手狠狠揉乱她的发髻。

    两人落地,小姑娘双手拽着少年就往镇子里头跑:“大黎黎,我认识姜爹爹之前,就住在这里的哦,我跟你讲,镇子上有只大黑狗,威风凛凛的,还会保护我呢,还有花大娘家的小桃妞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小嘴叭叭不停歇地说着,她还努力拖着少年往里走。

    少年眸光四扫,这么个小地方,他此前就差人来查过,不过什么都没查出来,只知道奶娘怙妈是在小姑娘三岁之时搬来的。

    从官府的路引记录来看,桃花镇此前的行踪却是一片空白,就仿佛是凭空出现的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只能说明怙妈当时用的路引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呀,大黎黎你看,那就是我以前住的屋子。”小姑娘熟门熟路,拽着少年跑到一贴着红对联的一进院子前。

    恰此时,那院门吱嘎一声打开,从里头走出来一头包白底碎花布巾,身穿粗布裙钗的妇人。

    那妇人年约三十有余,面色微黄,嘴角还起了老皮,她甫一见门外站着的小姑娘和少年当即愣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眨了眨眼,忽然喊道:“花大娘!”

    妇人目光落在小姑娘身上好一会,恍然道:“酥酥?”

    小姑娘欢喜地眯起黑眸:“是的呀,是酥酥回来了哦。”

    花大娘拘谨地瞥了一身贵气难当的少年一眼,笑着问:“酥酥怎么没见你娘亲和奶娘呢?一个人回来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摇头:“是大黎黎带我回来的,花大娘我悄悄跟你说,大黎黎是亲王世子呢。”

    花大娘一惊,赶紧敛衽行礼:“民妇有眼无珠,见过世子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摆手,不理会妇人,而是对小姑娘说:“还要看什么,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了耐心,背着手就要往前走。

    小姑娘连忙拉住他袖角:“花大娘,小桃妞呢?我怎么没看到小桃妞呀?”

    花大娘低着头,小声回道:“她在家,民妇这就去唤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年一径往前走,小姑娘拉不住,她遂扑上去抱住他大腿,整个人都挂上去。

    息扶黎抬了抬脚,沉重的负担叫他一下就乐了。

    他拎起小姑娘:“姜酥酥,你是没断奶的狗崽子不成?这样粘人,要是回了崔家,见不到本世子,岂不是每日都要哭上几次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舒服的哼哼唧唧:“我不是小狗狗,大黎黎讨厌,我要跟越尧大哥说,你又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琥珀色的凤眸飞扬,如飞燕掠过水面的尾羽。

    息扶黎顺势单臂将人抱起来,恶劣地捏了捏她小鼻尖:“我怎的欺负你了?一没咬你,二又不吃你,姜酥酥你这样污蔑我,良心不会痛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鼻尖被捏得红红的,她朝他娇哼一声,还吐出粉嫩的小舌头,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做鬼脸。

    “酥酥?”冷不丁,一声细细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小姑娘歪着身子往下看,紧接着黑眸一亮:“小桃妞!”

    息扶黎回头,就见花大娘牵着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站在不远处,小姑娘很是胆怯,死死拉着花大娘的手,紧张怯懦到咬手指头。

    小姑娘从少年怀里挣扎下地,她提起小裙摆跑过去,欢喜的说:“小桃妞,我回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妞咧嘴弯眉笑了起来,她小声的说:“酥酥,我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围着桃妞蹦跳了两下,她想了想,从腰间小荷包了掏出几块松子糖递过去:“给,这是松子糖,甜甜的很好吃,是大黎黎家的御厨做的。”

    自打在白家吃过松子糖后,小姑娘的荷包里总是备着几颗解馋。

    小桃妞接过,塞了一颗进嘴里,甜滋滋的味道瞬间在舌尖炸开,让她笑了起来:“嗯,果然很甜呢。”

    花大娘紧张的不时觑着息扶黎,她推了推小桃妞低声道:“酥酥难得回来一次,去和她一起玩吧。”

    小桃妞笑的更开心了,她和酥酥手拉手就跑到不远处的树荫下玩耍开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站在小姑娘视野所及的地方,确保小姑娘一回头就能看到他。

    花大娘犹豫半天,从自家屋子里搬来擦了无数次的杌子和矮桌。

    她局促不安的说:“世子,乡下简陋,还望世子莫怪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点了点下颌,并未吭声。

    花大娘在裙摆上擦了擦手,又去打甘冽的井水,抱柴禾烧了一壶开水,寻了家不常用的白瓷杯盏,待开水放温,她才斟了一盏送出去。

    “世子,请用。”花大娘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的,她是一靠近少年心头就发憷的慌,仿佛对方是洪水猛兽,凶悍吓人。

    息扶黎示意她搁矮桌上,他看了已经玩耍到忘形的小姑娘半晌,忽然唤道:“酥酥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正和桃妞在捻小石子玩耍,她应了声,小脸红扑扑地哒哒跑过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摸出帕子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,指着她腰间那枚象征崔家身份的玉玦道:“用不用我帮你保管?省的你玩丢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低头看了看:“好呀。”

    这枚玉玦自打崔家人看过后,息扶黎便给小姑娘挂在了身上,此时他修长的指尖一挑,轻松就取下了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慌的很,玉玦才取下来,拔腿就跑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摩挲着玉玦,俊美的面容映着树荫点光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啪”清水四溅,瓷片乱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