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70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姊姊……

    这声唤,让沐佩玖愣神,她好似想起了什么,眉目柔和地一塌糊涂,甚至情不自禁地揉着小脑袋回应道:“小师妹,乖……”

    酥酥一个激灵爬起来,好地问:“沐姊姊,小师妹是谁呀?是酥酥吗?”

    沐佩玖回神,眼梢暖意淡了下来,她扶小姑娘坐好,自己起身下床穿衣裳:“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挠了挠头发,敏感的闭嘴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沐佩玖穿好衣裳,她顿了顿,回头看了眼一脸茫然的小姑娘,暗自叹息,到底还是心软地拿了钥匙,将墙角一上了锁的箱笼打开。

    她在里面翻转了会,抖出一套海棠粉暗金织水仙纹雪光缎夏裳,那雪光缎顺滑无纹,映着日光,晕圈蒙蒙,缥缈梦幻的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的小裙子。”小姑娘整张小脸都在放光,眼睛落那身夏裳上就撕扯不开了。

    沐佩玖脸上露出怀念的神色:“是很漂亮,给你穿吧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兴奋地在床上蹦跳几下,难以置信的问:“真的吗?沐姊姊,我真的可以穿吗?”

    沐佩玖应了声,把雪光缎夏裳往小姑娘身上比划了下,帮衬穿上后,小姑娘牵起裙子转了两圈问:“好不好看,沐姊姊,酥酥是不是是个大美人了呀?”

    沐佩玖失笑,捏了捏小姑娘肉嘟嘟的嫩脸:“是,酥酥是大美人,绝世大美人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满意了,她跳下床榻,蹦蹦跳跳的往外跑:“我去找大黎黎……”

    隔壁的少年背着手,气度甚是沉稳,他站在乡野阡陌间,眺望旭日初升的东方,金黄的晨光给他周身镀上一层耀眼的芒光,仿佛仙神下凡,尊荣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小姑娘老远就在喊:“大黎黎,你看沐姊姊送我的新裙子,是不是非常好看?”

    少年仿佛没听到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小姑娘蹦跳到少年面前,仰头望着他:“大黎黎,你看看酥酥的新裙子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斜了她一眼,从鼻腔里哼了声。

    小姑娘心思单纯,又通透的很,她主动去勾少年的手指头:“大黎黎,酥酥还是最喜欢你的,你别生气呀,酥酥就只和沐姊姊睡一晚的,往后我还是陪你一起困觉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睨着她,扫了眼小姑娘身上的裙子,顿时心下讶然。

    雪光缎!

    西域贡品——雪光缎!

    整个大殷,约莫只有皇族宗亲才有可能穿身上的极品布料,端王府里头,他母妃私库里正好就有两匹,可也只有两匹而已。

    他心思急转,诸多的念头从脑海飞闪逝,最后都化为一种决心。

    “酥酥,”他表情认真,难得严肃,“我们要请沐佩玖去京城,无论用什么法子,都要请到人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只以为是为了息越尧的腿疾,她重重点头,绷着小脸道:“嗯,我会很努力去请沐姊姊的,而且我这么乖,沐姊姊一定会答应我的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人还没想出合适的请人法子,哪知早膳之时,沐佩玖主动提及上京之事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,她面无表情的说:“我还差几味宫廷里才有的药材,如果世子能帮忙弄到,我上京城看诊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愣了下,跟着就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却眯起凤眸,目光审视地盯着沐佩玖:“药材好说,不知沐姑娘诊金几何?”

    沐佩玖撩起眼睑看他一眼:“随便给些就是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一声:“姑娘还是开个价码的好,不然本世子会把姑娘当成救济世人的活菩萨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娥眉蹙起,考虑会道:“既然世子执意如此,那就让酥酥陪着我就成,我同意上京城,本也是看在酥酥的份上,不然世子以为,你端王府又算个什么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热点爬上来更新。

    盘丝要跟大家说声抱歉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盘丝外公去世,今天盘丝在老家服丧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更新不会断,依旧日更,就是字数上可能保证不了。

    本来今天这章该写到沐佩玖到京城,酥酥身世明了。

    等盘丝外公下葬后,后面盘丝会连续几天给大家日万字更新补上这期间的字数差异。

    真是不好意思了,希望大家理解,(*  ̄3)(ε ̄ *)么么日。

    第074章 你别动

    “你端王府又算个什么?”

    沐佩玖轻言细语, 口吻极淡, 像是浮羽飘落水泊,不溅水花, 只余粼粼波光,但其的意味却是蔑视极了。

    向来只有蔑视旁人份的堂堂端王世子, 不想竟也有被人鄙薄不放在眼里的一天。

    息扶黎一愣,居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沐佩玖揉了揉小姑娘发顶,低声问:“我去了京城, 酥酥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姑娘张口就想答应, 但下一瞬她似乎想起什么,闭上了小嘴,眼巴巴地望着息扶黎。

    息扶黎默然, 朝小姑娘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得到应允,拍着小手道:“好啊好啊, 我陪沐姊姊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她还咧起小嘴,手指头点在眼梢,朝沐佩玖嘿嘿嘿了几声。

    沐佩玖怔忡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小姑娘说:“我在跟沐姊姊笑哦, 姊姊也要对我笑一下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目光柔和, 她轻笑了声:“酥酥为什么要这样笑?”

    小姑娘认真回答:“因为我不会笑, 但是阿桑教了我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 沐佩玖表情微凝,像是葳蕤绿叶上忽然覆上了薄薄秋霜, 笑意还没退却,却已经冷凝。

    她看向息扶黎,眉目之间罕见的带起一丝锋芒。

    息扶黎权当没看到,他起身,朝小姑娘伸手:“半个时辰后上路,沐姑娘最好赶紧收拾行囊。”

    他半点都不解释,拉着小姑娘就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小姑娘回头望了望,跟沐佩玖挥手:“沐姊姊,要点哦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暗自冷笑,扔过去四个字:“小鸡肚肠!”

    走到篱笆院门的少年脚步微顿,可也只有那么一瞬。

    “自大愚蠢!”连身都没转的少年回以四字反驳过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瞅着两人,纯然无邪的黑眸澄亮的坦坦荡荡,让心思叵测的两人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说上路便上路,未时,马蹄哒哒,一行人从牛毫山出发,不疾不徐地往京城赶路。

    彼时的京城端王府——

    “你说,瑾瑜许你世子妃之位?”面容病白的青年漫不经心地抬眼,他手里捏着几根细细的竹篾,只见十指灵活转动,竹篾细细密密的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桃腮雪面的年轻少女面颊微红,竟是有些局促地轻轻动了动绣鞋脚尖,并小声的说:“是,世子当日是那样许诺阿倾的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编织竹篾的动作一顿,他叹息一声,表情甚是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娇美姑娘。

    “容我代瑾瑜道个歉,”息越尧声音温润,举手投足都带着清贵君子的儒雅,“瑾瑜的世子妃,只能是同他两情相悦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谢倾脸色一白:“大表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息越尧摆手,打断她的话:“我不知道瑾瑜因何对你做出那样的承诺,但是你要知道,端王府的世子妃,没经过我的同意,便谁都不能进门。”

    闻言,谢倾眼底闪过惊慌,在息越尧面前,她竟无法保持冷静和镇定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我不是觊觎世子妃之位,我确实在陈郡谢家走投无路才上京来投靠的,世子要我引诱息扶华,挑唆谢氏母子,相应的,他让我做世子妃,只是为给我一个能栖身的身份罢了。”

    谢倾说的再情深意切不过,她捻起帕子揩了揩微微湿润的眼角。

    “大表哥,我需要世子妃的身份安身,若有朝一日世子觅得良缘,我绝不贪恋,立时挪位,还请大表哥成全阿倾。”

    谢倾干脆提起裙摆给息越尧跪下了,那张如花貌美的脸上,哀求和凄婉娇弱楚楚,当真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然,息越尧眼波无澜,无动于衷的近乎冷:“瑾瑜的终生幸福和你比较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谢倾蓦地起身,娇躯摇摇欲坠,“我同世子的一辈子幸福相比,自然世子为重,大表哥我已经知道自己是如何的微不足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几乎没法再摆出贵女礼仪,起身脚步跌跌撞撞地出了小院。

    候在院门口婢女连忙上前来搀扶着谢倾,一见她脸色不对,当即问:“姑娘,大公子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谢倾死死掐着手心,额头冷汗涔涔,让她脸色极为的惨白。

    她深呼吸了几口气,缓和了情绪,才一字一句的说:“风光月霁的端王府大公子,君子如玉,可能得他君子相待的人,不会是我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字,说的凄苦而哀怨,谢倾生生红了眼圈,她咬着唇,有泪从眼眶泫然滚落。

    “若得此夫,余生还有何求?”谢倾怅然若失,身似游魂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?姑娘?”婢女急的跺脚,十分不解,“什么夫啊求的,姑娘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站在檐下,目送谢倾远处的青岩轻蔑一笑,他侧目朝屋里的青年道:“大公子,人已经走了,好似受了很大的打击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垂眸,面无表情,他继续编织着手里的竹篾,好一会才漫不经心的说:“路人罢了,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青岩应了声,瞧着青年手下逐渐成型的竹制小老虎,他微微一笑:“公子,等酥酥回来,见着公子新编的老虎,定然会高兴的一蹦三尺高的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想起了会撒娇的小姑娘,他凤眸一弯笑道:“我还要再编一个,不然还有个大龄稚童要跟酥酥抢的,闹哭了小姑娘两人又得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青岩跟着笑:“世子那是用心良苦,不见酥酥姑娘跟世子面前,才最是活泼。”

    知弟莫若兄,息越尧点头,他举起手里的小竹老虎端详片刻说:“瑾瑜他心口不一,分明是想让酥酥过的开心,落外人眼里,那般大的年纪还混不吝的和个小孩儿计较,真真心眼如针。”

    青岩道:“世子性子放荡不羁,恣情肆意,不在意世俗眼光,活的才最是洒脱,大公子应该放心 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失笑,摇着头继续编竹篾,不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一晃五日后,恰是仲秋佳节方过,京城之依旧热闹熙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