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72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上辈子的夏狩,猎场忽然出现吊睛白额大虫,二皇子息朝安救驾有功,于众位皇子,率先册封为晋王,开始出入朝堂参与朝政。

    想起这事,少年凤眸之骤起阴云波澜,只因十多年后永元帝崩殂,承袭那九五之位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二皇子息朝安!

    当今陛下,膝下共有子五名,女一名,其五位皇子里,大皇子生母出身民间,却最是受恩宠,连带大皇子也是所有皇子里最得永元帝喜欢的。

    跟着是宫所出的二皇子,真真皇族嫡出血脉,外家还是百年世家的战家,当真显赫又尊荣,也是五位皇子里,最被看好入主东宫的一位。

    然,永元帝打小就对二皇子不冷不热,说不上喜欢,可也不能说是厌恶,总归像是眼里没这个儿子一般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皇子,是个武痴,不过问任何事,且还一心想出宫浪迹江湖,做个意恩仇的侠客。

    息扶黎在纸上写上四皇子的名字,想了想,又在名字下重重划了一横。

    盖因他晓得,出身皇家的人,哪里会是真正的单纯。

    看似武痴,也不过是一种迷惑人心的手段罢了。

    他日的四皇子,会带着另外一种身份,挟裹雷霆之势,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至于七皇子和八皇子,如今年幼,尚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息扶黎搁下笔,他目光落在二皇子息朝安的名字上,思忖良久,决意明日进宫打消永元帝夏狩的事,不给息朝安任何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后大皇子,今年的冬天出京赈灾会遇雪崩死在外头……

    他还不能让人死了。

    这辈子,他想看看,活着的大皇子和封不了王的二皇子,鹿死谁手,能走到最后的到底是谁?

    “大黎黎……”嘀咕软语从床幔里头响起,紧接着,眼睛都还没睁开的毛茸茸小脑袋从床幔探了出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迷迷糊糊的,一直没在床笫间找着人,就往床沿外头探。

    她小手胡乱摸着,前发翘起,眼睑一睁一闭的,半点都不清醒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……”没得到回应,她又娇娇地喊了声,然后人一翻身——

    “咚”连人带薄衾滚下了床。

    好在床下木阼阶上向来铺着毛褥子,摔下去也不疼。

    小姑娘往薄衾里拱了拱,就着滚下床四肢趴木阼阶上的姿势,竟是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息扶黎听到动静,几步过来,就见小姑娘滚到了床底下都还睡得不知世事。

    他摇头,这么时日赶路,不曾多休憩,小姑娘年纪小,应当是累得慌了,不然何以睡成这样了都不醒。

    他弯腰,将人从薄衾里头掏出来抱到床里侧,又抖了锦被给她盖上。

    夜太深,少年也是生了困倦,他脱了外裳躺上床,人还没彻底睡下来,软软的小肉团咕噜咕噜又滚了过来,还像小狗一样在他身上嗅了嗅。

    确定是安心熟悉的气息后,她才熟门熟路地钻进他怀里,小身子蜷缩起来,睡的更安心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也不推开她,习惯的把小姑娘往枕头上提,省的被锦被给捂住了。

    外头敲更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进来,月上天,暮色渐浓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估摸着下朝的时辰,息扶黎在看了息越尧被扎针后,便想往宫去。

    息越尧唤住他,稍息片刻,转着木轮椅说:“我替你进宫去说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微愣间,息越尧又笑着说:“我开始出门了,总也要去看望皇伯父,不然岂不是失了礼。”

    闻言,息扶黎只让伏虎跟着一并去,他瞅着沐佩玖已经去找酥酥,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酥酥数日不在京城,此时正在翠竹林深处和兔子们玩耍。

    她抱起小白白,叽叽咕咕将扬州一路上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沐佩玖含笑看着,她也不近前,只在不远不近的地方,目光柔和。

    息扶黎看她一眼,状若无意的说:“我第一次见着酥酥的时候,是在西市,她被人丢在那边,拐去了黑市,正被一群人围着竞拍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倏然眯眼,身上不自觉就带出冷凝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又说:“听酥酥说,她母亲从前时常打骂她,也就半年前,来了京城进了姜府,适才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沐佩玖隐在袖的手已经不自觉捏紧了,她问道:“酥酥为何不会笑?”

    息扶黎却是不回答,他继续说:“对了,今个晚些时候,酥酥的母亲思女心切,会过来看望她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抿了抿粉唇,看他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,同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息扶黎眼睑低垂,近乎自言自语:“真是可怜的小姑娘,母亲不疼,奶娘也是恶人,还想卖了她,也就是进了我端王府,才过上好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沐佩玖脚步停顿了一瞬,她说:“天道好轮回,凡是恶人,早晚都要遭报应。”

    话尾还在沙沙风,她人就已经走的来不见了背影。

    息扶黎回头,勾起薄唇,冷笑了声。

    哼,天道轮回?还报应?他可从来不信这些,即便是要报应,也得是他亲手抽回去,那才叫报应。

    小姑娘听闻动静,回过头来,只见着少年一人。

    她朝少年挥了挥手:“大黎黎,我想挖竹笋,你来帮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少年踱步过去:“挖来做甚?你要吃?上回不还嫌苦么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不好意思地拿脚尖踢了踢:“是沐姊姊说不能挑食儿呢,还说吃了竹笋,我能吃多多的饭,吃得多了才能些长大。”

    末了,她又皱起小眉头认真的跟少年说:“我要些长大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嗤笑一声,揉了揉小姑娘发髻:“行,给你挖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还来不及欢喜,少年恶劣地捏着她鼻尖说:“再长得大,也没我高,没我来得俊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拍下他的手,红着小鼻头,很是一本正经:“不对,等我长大,大黎黎你就老啦,会长白胡子,还有头发也要白,还会驼背掉牙齿,是个老头子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一噎,年龄摆在那,他竟是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小姑娘想了想,伸小手垫脚尖,拍在他腰腹间,老气横秋的说:“不过大黎黎你放心,你现在养着我,我以后也养着你,会照顾你的,不会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没好气地哼了哼,口吻不善的道:“那要不要我再感激一下你?”

    小姑娘大度地摆手:“不用,谁叫我也很喜欢大黎黎呢,不过要是大黎黎你能再对我好一些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心塞极了:“我对你还不够好?你见谁敢在我面前蹦跶了?”

    敢搁他面前二三四五乱跳的,早八百年抽飞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歪头细想,忽的黑眸一亮,小声的问:“那大黎黎能同意,我今天晚上还和沐姊姊一起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咔”的一声,息扶黎徒手就掰断了竹林间的嫩笋,他回头,咧着一口森森白牙,一字一句地道:“不能!”

    小姑娘嘀咕了句:“小气。”

    还正哼哧哼哧帮小姑娘挖竹笋的少年顿时就不干了,他将手头嫩笋扔一边:“姜酥酥,信不信我让你自个挖?”

    小姑娘娇哼了声,扭过小身子,抱起兔子小白白坐一边,盯着他挖竹笋。

    一连挖了四五个,息扶黎起身拍手:“够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仿佛忘了刚才的事:“还要几个,我要送沐姊姊一些。”

    整天沐佩玖沐佩玖的,息扶黎耳朵里都生茧子了,他磨了磨后槽牙,黑着脸说:“不给!本世子扔了都不给她!”

    他低头瞅着地上嫩笋,无意瞥见不远处正爬着的一黄褐色小虫。

    他蓦地笑了下,捉了小虫在小姑娘面前晃了晃:“她是大夫,这个竹笋虫倒是可以送她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素来怕虫子,又没见过这个,她睁大了眼瞳,看着正张牙舞爪的竹笋虫呆了呆,倏地反应过来,居然哇的一声被吓哭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多年后——

    柿子捂着脸:脸好鸡儿疼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下午忙完了,晚上补了会觉,所以码得有点少。

    先更新这么多,明早9点会再补更一章。

    明天晚上的更新就解决掉酥酥身世的事,正式进去下一个恋爱副本。

    明天捉虫。

    第076章 没出息

    还是没能执拗过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姑娘, 息扶黎只得捏着鼻子, 心头十分不痛得让下仆多挖了一些新鲜的嫩笋送沐佩玖那边去。

    小姑娘亲眼见他将那只竹笋虫扔得远远的,适才心有余悸地靠近他。

    息扶黎嫌弃地抱起她:“没出息, 一只虫子就把你吓成这样,难怪在书院要被杨家的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趴他肩膀上, 头靠过去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息扶黎带着她往回走,轻拍她小屁股:“今日休息, 明日就要上书院进学, 也得将你这些时日的功课同闲鹤看看才是。”

    经提醒,小姑娘适才想起自己还要进学的。

    她闷闷地应了声说:“那我能拿一些扬州的点心送同窗吗?”

    息扶黎点头:“准。”

    走出翠竹林,外头日光热烈, 灼亮而火热。

    他眯起凤眸,口吻薄凉的道:“明早我送你进学, 我倒要看看杨家那几个小瘪三敢如何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他将这码事记得清清楚楚,当时去扬州的急,不曾料理杨家和儿子多到四处垂涎各家贵女的顾家。

    小姑娘没想这么多,只是为少年能送她而高兴。

    她小脸发光的问:“是送到稚童舍丙班吗?”

    息扶黎揉着小姑娘脑袋:“是,送你到座位上, 也见见你那么同窗。”

    要有胆敢想欺负他家小团子的, 率先出手按死!

    小姑娘欢喜极了, 她高兴的在少年怀里扭了扭小身子:“好啊, 上回她们都问起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问我什么?”息扶黎淡淡的问,他已经走进了花厅, 还坐下,将小姑娘放大腿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