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77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息越尧了然:“原来如此,所以沐姑娘多有顾忌,即便是晓得了酥酥的身份,也一直不肯直言相告?”

    沐佩玖点头,她翘起小指,敛了下鬓角细发: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答应了小宝儿,会尽全力治好你的腿疾。”

    翻身上了马背的息扶黎等的不耐烦,小姑娘走了他心情很是不好。

    “走不走?”他冷喝道,“我要回去给酥酥收拾东西,差人晚些时候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他此前承诺给她做的越鸟翎羽小披风这里刚刚织好,都还没来得及送出去,谁想转头小姑娘当真就走了。

    好似,此前的一场都像是梦呵,世人所说的再见之期,现在来看,根本就是遥不可及……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柿子:一个舅子,两个舅子,三个舅子……一窝窝的舅子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又粗又长的一章!

    写完酥酥的身世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哗啦呼啦甜腻腻的恋爱啦!

    第078章 哭成狗

    是夜, 夜华如水, 清辉流银。

    鸦色锦衣长袍的少年在小院,他席地坐在青草地上, 一边的角落里,成堆的兔子挤在一起, 抖着长耳朵酣眠。

    轱辘声声, 面容病白的青年转着木轮椅出来,他膝盖上搭着件薄外裳。

    “怎的?舍不得酥酥了?”青年将薄外衫递给少年, 笑着说。

    息扶黎顺手接过披身上, 他单膝屈着,手肘搁膝盖上, 手里还拎了一壶白瓷青花的长嘴酒壶。

    他微微仰头,鸦发从肩背垂落,发梢徐徐, 铺陈一地。

    他轻笑了声:“大哥,你又舍得了?”

    息越尧摇头:“自然舍不得的, 可人生在世, 本就是一曲悲欢离合,有别离, 下一次的相聚才会越发美好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却不是这样想的, 在他看来, 别离后再相聚,无论如何,都和从前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仰头喝了口酒, 清冽的酒液顺喉而下,喉结滑动,就带出一种恣情的风流来。

    他凤眸轻眨:“大哥,我想去边漠,过些时日就去。”

    即便早有所料,但息越尧还是在那瞬间有一种稚鸟褪了茸羽,长出冷硬的翎翅,开始要飞翔无边苍穹的怅然。

    “府里头,约莫要劳烦大哥多看着点。”他抿了抿薄唇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息越尧点头应下:“你同父王说过了么?”

    息扶黎摇头:“不说了,说了他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拧起眉峰:“务必要跟父王说一声,瑾瑜,父王其实也很在意关心你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怔然,他沉默半晌:“我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身子前倾,长伸手去碰触了下少年鬓角,眸光温润,点碎如鎏金。

    “瑾瑜,此去边漠,比你上辈子多了很多年,你切莫心急,慢慢来,京城这头你不用操心,端王府还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低声道,细细叮咛,生怕漏了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有着两世记忆,息扶黎对边漠自是无比熟悉的,况目下时日尚且,战事才初见端倪,诸多事要比上辈子来的好办。

    “酥酥那株凤凰木,无事就浇些水,莫让树死了。”少年忽然想起这个,多了一嘴。

    不然,小姑娘日后回姜家,瞧着那凤凰木没了,约莫是要哭鼻子的。

    息越尧失笑:“酥酥的事,我自然放心上,倒是你去了边漠,也不打算同她书信么?”

    闻言,少年轻哼:“边漠战事一起,我怕是不得空的,哪里有功夫跟她叽叽歪歪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笑的越发戏谑,他也不戳穿这个口是心非的蠢弟弟,只等他自个在一边不爽利地憋着。

    两兄弟又闲话了其他,一直到夜半时分,息扶黎酒喝完,他才拍着袍裾起身回北苑。

    然,一回到北苑听雨轩的厢房里,他合衣躺床上,瞧着小姑娘没来及带走的粉色小黄鸭软枕,竟是了无睡意。

    他侧躺上去,揉着黄鸭软枕,哼哼道:“姜酥酥,你这没良心的小崽子,吃我的,住我的,睡我的,回头就跟别人走……”

    他揉了揉眉心,嘀咕了句:“本世子才不等你。”

    他要去征战沙场,过那等鲜衣怒马,大口吃肉喝酒,再拔刀就热血沸腾的日子。

    夜色静沉,月华冷清,闭眼恍然间,便已是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息扶黎还不曾睁眼,伏虎就在屏风另一边回禀道:“世子,姜家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应了声,揉着眉心爬起来,只觉五指间柔软非常。

    少年一低头,才看到自个竟捏着小姑娘的黄鸭软枕睡了一晚上,软枕上不曾消散的奶香味一如昨日,就像是小姑娘眨眼就会再出现一般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将那软枕随意扔床榻里,又拾掇整齐了,如此才去花厅见姜家人。

    姜家来的人并不多,一个姜程远,一个姜玉珏,并刚从娃娃军营里头回来的姜明非。

    息扶黎进门,率先扫了姜明非一眼,小少年明显长高了晒黑了,身上的公子哥娇气没了,多了沉稳。

    就好像是,已经长大到可以让人依靠。

    息扶黎开门见山,并不寒暄,直接将小姑娘的身世真相说了一遍,末了又让人去请了沐佩玖过来。

    姜家人见沐佩玖,便是心头再不痛,可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毕竟,即便是小姑娘如今名字还在姜家族谱上,仍没道理拦着不让她找亲爹娘。

    沐佩玖早将小姑娘这几年的过往查了一遍,晓得姜程远确实是将小姑娘视如己出,疼爱非常。

    她直接给姜程远两个承诺,这承诺自然是日后只要姜程远开口,无论任何事,只要不违背良心道义,沐家人定会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姜程远此时还沉浸在小姑娘忽然离开的难过里,并未意识到沐家给的这两个承诺重于千斤。

    息扶黎心头倒是清楚,但他懒得提醒姜家人。

    他只是瞅着姜玉珏,忽然莫名其妙道了句:“白鹭书院那个琼仙池,没事还是莫要去闲逛的好,省的溺下去没人救得起来。”

    姜玉珏一愣,哭笑不得地道:“世子,我本是打算带着酥酥去琼仙池看芙蕖,如今她走了,自然作罢。”

    这下愣的人倒是息扶黎了,他摩挲下颌,皱起眉头问:“带酥酥去?”

    姜玉珏点了点头:“上回有人送了我一些琼仙池里生的莲子,酥酥吃着说喜欢,我便琢磨着空闲了带她去泛舟游玩一番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眉头皱得越发深了,所以,其实上辈子姜玉珏的短命,还同小姑娘有关?

    他不自觉又看向了一直冷着脸没吭声的姜明非,前世的姜明非进军营之前,都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。

    他那会一直都不曾想明白,分明是大殷出了名的福瑞,分明能利用这名头过得更好,姜阮为何还要容忍姜明非这坨烂泥,更甚者,还要不遗余力地帮衬他?

    但如果姜玉珏的短命和小姑娘有或多或少的关联,小姑娘心有愧,那这一切就说的通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倏地就有些气闷,他口吻很差地对姜玉珏说:“你这两年都和水犯冲,不想死的就少往水边去,你自个死不死的无所谓,省的姜酥酥在本世子面前哭成狗。”

    姜玉珏本是不在意的,可瞧着息扶黎不耐的表情,他心头一正,当即应下。

    话到此处,已经无甚可说的,姜程远斟酌片刻对沐佩玖说:“云娘已怀了我姜家骨肉,我将人送去了乡下别庄,待她产子后,准备让她在姜家庵堂潜心清修,毕竟,她过往再是不堪,也同我夫妻一场,还往沐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并不咄咄逼人:“贼婆子的大女儿早年病逝,她以怨报德,偷走了酥酥,她小女儿云娘我不曾见过,我沐家不是是非不分之人,云娘如何处置,姜大人自行定夺,我只要贼婆子。”

    姜程远点了点头,稍稍松了口气,再如何云娘目下都还是姜家大房的主母,他不是那等狼心狗肺的狠心人。

    自然云娘为他诞下子嗣,那这一辈子,他便将她养在庵堂便是。

    姜家人走了,临走之时,姜明非突然问沐佩玖:“你们会让酥酥回来吗?”

    沐佩玖淡淡的说:“等酥酥及笄,约莫师父会让她出来走动。”

    姜明非捏了下拳头,深呼吸一口气,抬脚跟上了前面的父兄两人,旁的并未多说。

    息扶黎懒懒地靠在黑漆玫瑰圈椅里,他神色不明地看着沐佩玖。

    沐佩玖神色波澜不惊,她理了理袖子,起身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瑰色薄唇一启,少年气势磅礴的道:“把沐家所在的位置告诉我,我差人把酥酥平日里的物什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想也不想的就拒绝:“不用,沐家不缺那点银子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怒气反笑:“你要不说,本世子现在就让人把那贼婆子一刀给剁了,看你找谁报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沐佩玖粉面一冷,目光瞬间凌厉。

    息扶黎并不在意,他抬起下颌,甚是倨傲:“沐家所在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胸口起伏,唇线紧绷,显然被气得狠了。

    她不甘不愿的道:“牛毫山进去,龙首的位置,桃源村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自个想要的,息扶黎施恩摆手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重重冷笑了声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当天,依惯例扎针的息越尧蓦地就发现,今个的针扎的有些用力,疼得慌。

    息扶黎写了清单,让伏虎下去准备,备齐了一应物什,和着姜家那边的,让府可靠的侍卫一并送去牛毫山。

    林林总总的小物什,两家加起来,最后竟也装了十来口箱子,分了三匹马车才拉完。

    侍卫要上路,息扶黎沉默良久,拎出了一笼信鸽。

    侍卫一脸发懵,凌乱无比地拎着那笼信鸽,所以世子这是给的赶路口粮?

    尊荣的少年世子,当时背着手冷着脸,无比嫌弃的说:“姜酥酥就是个缠人精,不能同本世子书信往来,指不定还要哭成什么样子,本世子就勉为其难。”

    侍卫抹了把脸,小心翼翼的问:“世子,咱们大殷的书驿站有专门的信使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用不着这种沙场上的信鸽啊!

    少年眼刀嗖嗖戳过去,阴翳森森的道:“你是要本世子等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小姑娘的消息么?”

    侍卫明智闭嘴,抱着那笼信鸽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息扶黎也没闲着,他第二日就进宫,把自己想去边漠的事同永元帝说了,说服了对方后,又让永元帝下了道圣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