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97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,抱着狼崽子就朝息扶黎那跑:“大黎黎,,帮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在看众人都猎了一些什么东西,乍一回头,就见小姑娘手里抱着只狼。

    “扔了!”他冷着脸说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愣,她看了看在怀里拱来拱去的小狼崽子,一双眸子湿润润的,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,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大步过来,伸手就要去抓:“你以为这是狗么,能养着看家护院?这是狼!野性难驯,要吃人的畜牲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身子一躲,让青年的手落了个空。

    她护着小狼崽子:“它都还没长大,你怎知它要吃人?我一直养着它,养熟了它就没野性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了声:“白眼狼,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末了,他又补充道:“就算你把它养大,它照样是头狼,不是狗!”

    小姑娘被说的有些难受,她难得倔强起来:“我就要养它,不用你操心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转身就走,也不找他帮忙了。

    “姜酥酥!”息扶黎喊了声,然小姑娘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青年简直觉得心肝都在疼,又乖又听话的小姑娘怎的这会就有逆反心了?

    两人因着一头狼崽子闹了小别扭,姜酥酥一直不理他,和阿桑一起捣鼓了些肉糜来喂小狼崽子。

    临到回去之后,息扶黎下颌紧绷,他叫来伏虎,低声说:“酥酥来时骑得太,身子骨受不住,你让她和阿桑同骑一匹。”

    伏虎点了点头,转身就一脚踹阿桑腿弯,然后拎着人跟息扶黎说:“世子,阿桑脚扭了,怕是不能和酥酥同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也不给息扶黎反应的机会,直接将阿桑丢到了自个马背上。

    阿桑嗷嗷叫唤着,正想说自个没事。

    不成想,伏虎一马鞭轻轻抽在她腿上,甚是威严地给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。

    阿桑只得摸着鼻尖,怂兮兮的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姜酥酥傻眼了,所以她要怎么办?

    息扶黎瞪了伏虎一眼,瞧着傻站在那,正准备自个上马背骑回去的小姑娘,他揉了揉额角。

    “姜酥酥,过来。”他道。

    谁晓得,小姑娘像没听到一样,将小狼崽子往裙裾里一兜,拉着缰绳攀着马鞍就要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“嗖”息扶黎手头长鞭一甩,牢牢卷住小姑娘的腰身,再往回一拉,将人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酥酥眨了眨眼,都没反应过来,人就已经坐在息扶黎怀里。

    “坐好了。”青年提醒了声,又瞥了眼她裙裾里的小狼崽子,当即扬鞭打马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姜酥酥才开口,嘴里就灌了一口的风。

    息扶黎赶紧放缓速度:“蠢!”

    他嘴里嫌弃的说着,手却已经穿过小姑娘腋下,将人抱起来换了个方向,让小姑娘的脸正对着他胸口。

    姜酥酥动也不敢动,全身笼罩在青年的披风之下,那种只属于弱冠后的男子才有的气息,熏她脑子有些发晕。

    浓烈,冷硬,十足的占有欲,还有霸道,陌生又熟悉。

    不同于父亲身上的,也不同于师兄们身上的,甚至和玉珏大哥都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姜酥酥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她只觉得整个人晕乎乎的,像是醉酒了般。

    而且青年身上的那种气息无孔不入,钻进她衣服里,贴着肌肤就往骨头里流蹿,最后都化为一股灼热,让她整个人面颊滚烫的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正晕沉沉之时,被夹在两人间的狼崽子不耐地动了动,毛茸茸的脑袋冒出来,拿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瞅着她。

    姜酥酥回神,她缩在息扶黎胸口,小心翼翼伸手揉了揉脸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酥酥痒痒从胸前传来,两坨毛茸茸都在他怀里动来动去,青年无奈地拍了拍小姑娘后背。

    姜酥酥当真不敢动了,她抓着他胸襟,枣枣飞奔向前,颠簸间,两人总是要撞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等近距离的接触,对今日怎么都觉不对劲的小姑娘来说,简直是煎熬。

    她躲在披风里头,脸红的不能再红,眸子也水润润的,亮的惊人。

    行至半路,息扶黎忽的放缓了枣枣的速度,只听他轻咳一声,忽的道:“酥酥,莫要跟我闹了,嗯?”

    良久之后,披风里头传来低低的一声唔,表示知晓。

    息扶黎轻笑:“养就养吧,不过先留在我这,我给你找个驯兽的匠人,将这头狼□□好了,再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这安排自然是再好不过,小姑娘又轻轻嗯了声。

    如此,在青年看来,自然小姑娘就不会同他闹别扭了。

    他揭开点披风,低头往怀里看:“酥酥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没说完,他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香香软软的小姑娘娇弱楚楚地靠在他怀里,又细又直唯指尖一点薄粉色的小手还无助地抓着他胸襟。

    黑白分明的眸子水光盈盈,像是一汪秋水,那张小脸,布满云霞,红带粉,粉带艳。

    还有细嫩如樱花的粉唇,唇珠一点,嘴角微翘,真真泛着少女才有的芬芳。

    分明是还没及笄的小姑娘,眉目不曾彻底地长开,可那模样和神态,就已经流露出无邪的娇俏,真真像下一刻就要怒放的烈焰海棠。

    又像只白色的小兔子,让人想抱怀里狠狠揉搓欺负一番,看她眼眸欲泣方才罢休。

    偏生小姑娘毫无自知之明,她黑眸一转,又羞又怯地瞥了青年一眼,然后微微低着头,咬着点唇,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不自觉抽了口冷气,按压下半点都不该有的旁的情绪,一挥披风,又将小姑娘裹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一会他才意味不明的道:“明日你就回桃源,好生做学问,好生练字,无事别四处瞎逛,省的惹出祸端来,没人给你收拾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伸手戳了他胸口一下,反驳道:“我从不惹事。”

    她打小就很乖,从不干坏事的。

    息扶黎撇嘴,就他刚才见着的小姑娘那秀色可口的模样,她不惹事,怕是事自己都会来惹她。

    他直接加重口吻说:“总归听我的,姑娘家的少出门,别整天跟阿桑一样四处乱跑,心都跑野了,往后谁敢娶你?”

    姜酥酥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该叮嘱的都叮嘱了,息扶黎反复思量,又皱着眉头问:“桃源都有些什么人,除了你那九位师兄,你爹你娘以外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回:“沐家旁支,四五个下仆,对了,还有骁表哥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心尖一紧,赶紧拉住缰绳,将小姑娘掏出来问:“骁表哥?哪个骁表哥?我怎从没听你说起过?”

    姜酥酥一五一十的道:“战骁啊,我娘生病那会,骁表哥就一直住在桃源,骁表哥和大黎黎一样,读了很多兵书,我爹说骁表哥是武曲星呢,天生的将才。”

    战骁?

    息扶黎脸沉了下来:“是百年四大家战家那个战骁?”

    姜酥酥点头:“是的,骁表哥说等我及笄后,他才出桃源去考武状元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话才一落,息扶黎当即就吼道:“你不准跟他走太近!”

    第088章 欺负你

    “你不准跟他走太近!”青年想也不想就朝小姑娘吼道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懵, 这为什么要吼她?

    息扶黎心起烦躁,大殷百年四大家族, 没个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上辈子, 因着谢氏的缘故,陈郡谢家和卢家结成姻亲,共同进退,至于崔家, 有名的从来都是崔家女。

    前朝, 崔家尽出皇后,甚至民间有传言, 能娶崔家女者, 必得天下。

    好在崔家素来谨慎,并不会轻易将崔家女嫁进皇家。

    剩下的战家, 则满门战将, 且战家小辈之, 战骁尤为出众。

    就像沐潮生说的那样, 战骁乃天生的将才。

    战骁,并非战家嫡出子弟, 其父庶出,还不好武而喜,这在战家格格不入, 故而处境并不好。

    就息扶黎知道的,战骁还父母早亡,他曾听他说起过, 自己是在姑母身边长大的。

    却从来不晓得,这姑母竟然就是小姑娘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世事无常,造化弄人,兜兜转转之间,就像是在既定的圈里打转一样。

    姜酥酥抓着他披风,不解的问:“为什么?骁表哥人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眸光深沉:“因为战骁往后会掌控战家,成为二皇子的左膀右臂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姜酥酥猛地睁大了眼睛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息扶黎脸沿线条紧绷:“我并没有确凿的证据,但是上辈子二皇子能登基为帝,确实是战骁拥护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脸上表情有些受伤:“骁表哥不会对桃源不利的,他和我一样喜欢桃源的沐家人和九位师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薄唇几乎抿成直线,如果可以,他并不愿意抹黑战骁,毕竟他上辈子在边漠的那几年,最开始之时,曾同战骁并肩作战,生死相交。

    小姑娘心头有些难受,她抓着青年的袖子摇了摇:“大黎黎,要不然我跟骁表哥说,让他不要跟着二皇子,站我们这一边好不好?”

    息扶黎扯了扯嘴角,揉了把小姑娘的发髻,驱着枣枣,慢吞吞地跑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叫做身不由己,”青年淡淡的说,“酥酥,你该懂这句话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低着头,毛茸茸的脑袋靠在息扶黎怀里,闷闷地应了声:“嗯,我知道,你是想说骁表哥上辈子做的那些,有可能是不得已有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点了点头,他也希望这是最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姜酥酥眨了眨眼,长卷的睫羽下垂,遮掩住眼底的情绪:“但是大黎黎,我还是想跟骁表哥说,让他擦亮眼睛,不要错信了人做错了事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叹息一声:“你想做就去做吧,其他的事都交给我,待我回京后,抽个空我先去见见战骁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姜酥酥心头才算稍稍安定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