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17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所以,她要亲口问问他,问他——

    可不可以也心悦她?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息越尧:媳妇和兄弟,这还用选?毕竟兄弟抱起来又不香软,老实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已捉虫。

    忙成狗,累成狗。

    盘丝这几天在做离职交接,所以事情多了点。

    等一交接完,就能有大把的时间给大家日肥章。

    第102章 大修章

    冬夜寒凉, 没有星没有月, 明明灭灭的暗影斑驳,又还很安静, 连虫鸣声音都没有,像整个天地都只有自己人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路往北苑听雨轩跑, 看不清脚下,跌跌撞撞好几次都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她胸口泛疼地喘了几口气,鼻尖被冻得红红, 连睫羽都是湿冷的。

    当真正站在听雨轩垂花拱门前之时, 她驻足,望着不远处的灯火阑珊,心头才生出了犹豫来。

    她抓着披风, 在夜色里冷得瑟瑟发抖,真真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 她咬了咬唇,脸上闪过挣扎,抬脚迈步复又往息扶黎的房间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冷不丁沐佩玖的声音从拱门阴影传出来,紧接着她人走出黑暗。

    姜酥酥心头一紧:“姊姊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鼻尖粉红粉红的, 眼圈也是红的,说话都带着颤音, 委屈巴巴的,叫人心软。

    沐佩玖心下叹息,她手里还多拿了件厚披风。

    “酥宝儿,师娘这些年一直在调养身子, 师父不懂小姑娘家的心思,我又不在你身边,很多东西没教过你。”沐佩玖抖开厚披风,给小姑娘叠重系上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,太容易得到的,就会不知珍惜,”她语重心长,眉目有如水温柔,“这话放在男女之情上,亦是同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唇动了动:“大黎黎,他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姑娘!”沐佩玖揉搓着她冰冷的手,“世子纵使和你关系不比寻常,可他首先也是个男人,只要是男人,大抵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眨眼,这些话她当真还没听谁说过,书本上也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姊姊不是要反对你和世子在一块,但凡你能过得开心,不管是师父还是我都会应允你的,但是,”沐佩玖话锋一转,眉目有瞬间的冷色,“世子身上有皇帝的赐婚,那谢倾如今都还以准世子妃的身份住在王府里头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低下头,没底气的道:“大黎黎说过,他会解决赐婚的事,那谢倾……对他不是真心实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他目下还没处理干净。”沐佩玖残忍地戳破小姑娘心头的侥幸。

    “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良人,两情相悦他便必定舍不得让你受半点委屈,恨不能将世间万物都呈到你面前,只为博你一笑。”沐佩玖伸手给小姑娘敛了下耳鬓细发,想起自己的当年,颇为感怀。

    “你是咱们沐家的小宝儿,我们都希望你这一辈子能平安喜乐,”沐佩玖继续说,“听姊姊的话,若是世子也同样属意你,咱们就等等,等他一应都处理妥当,按规矩请冰人上门,过媒妁之言,你再矜持接受也不晚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晓得沐佩玖说的很对,然而心里已经进驻了某个人,便会患得患失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她既是委屈,又带哭腔的说:“可是……可是姊姊,大黎黎好像都不喜欢我的,他一直把我当小孩儿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想骂死息扶黎的心都有了,不过她嘴里还是温言细雨的道:“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不管世子对你是何种感情,酥宝儿咱们都不能轻贱自个,绝对不能委曲求全给人做小,可是记住了?”

    “毕竟,若是连你都不对自己好些,又如何指望别人能对你好呢?”

    沐佩玖发出肺腑之言,小姑娘情窦初开,又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,身边若是没有长辈教导指引,就怕一个没注意吃了闷亏还说不清,也容易受人蛊惑误入歧途。

    姜酥酥点了点头,她轻轻将头靠沐佩玖肩上,低低地说:“姊姊,我晓得,我不会干出丢脸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等等大黎黎。”她揉了揉湿冷的眼梢,这般补充道。

    沐佩玖十分欣慰,她牵起她冷若冰霜的小手:“走吧,先回去养好身子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回头看了眼悬挂暖黄灯笼的听雨轩,她任由沐佩玖牵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她忽然顿脚,盯着四角宫灯,意味不明的道:“姊姊,我还是想见大黎黎一面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心头一惊,但她脸上半点不显露:“可是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姜酥酥埋头盯着脚尖:“有的,他之前很担心我呢。”

    就着夜色,她朝沐佩玖扯了扯嘴角,露出个哭兮兮的笑来。

    沐佩玖心下叹息,她松口道:“好,你去吧,我在这等你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折身往回走,她走的不慢,可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棉花上一样,头重脚轻不着力。

    拾阼阶而上,侯在门外的伏虎远远看她过来,当即一惊,赶紧朝厢房里回禀道:“世子,酥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站在门牖外,她朝伏虎弯了弯眉眼。

    小姑娘小小的一只,全身都拢在厚厚的披风里头,青丝披散垂落,细软如绸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毛茸茸的无害气息。

    门牖打开,草草披着外衫的青年沉着脸,他目光锐利,唰地扫向小姑娘,立马不赞同地皱起眉头:“姜酥酥,谁准你这模样过来的?”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生气,可动作飞地扔了个暖暖的汤婆子丢姜酥酥怀里。

    一霎那,滚烫的温度从姜酥酥怀里蔓延而起,那温暖几乎灼伤她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……”她舌根发涩,鼻子又酸起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侧身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衣衫不整,只披着披风大氅,大晚上的能把人给冻坏。

    谁晓得姜酥酥竟是摇头,她摩挲着汤婆子笑道:“我有两句话想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眼皮一跳:“你想说什么,先进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垂下眼睑,神色莫名:“大黎黎,我跟你说过的,往后不会嫁人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息扶黎薄唇瞬间抿紧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过,你没有喜欢的姑娘,往后不会娶亲,那你,”姜酥酥似乎用尽了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勇气,她无措地捏着汤婆子,“能不能娶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嫂,你来接酥酥的么?”息扶黎目光越过小姑娘,落到阼阶下的阴影之,打断了她没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我?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音已经到了舌尖,硬生生散了音,化作一点委屈,像流水一样四处流溢,再凝聚不起。

    她睫羽颤动,脚步一转,厚厚的披风带起泠然的弧度,竟是什么都不再说,旋身离开!

    沐佩玖眸光微凝,她借着檐下宫灯氤氲的薄光,将青年深沉的目光瞧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所以,他是故意的?

    “姊姊,回吧。”姜酥酥路过沐佩玖身边,她指尖发抖地抓住她手,声音里已经带着不堪一击的哭音。

    沐佩玖点了点头,她用力牵着她的手,无声的给予她力量:“酥宝儿,其实我观……”

    “姊姊,”姜酥酥喊了声,绵软之带着一点伤心,“来年开春后,我想和阿桑去游历,见识四海山川,把师父说过的地方都走一遍。”

    沐佩玖沉默,她回头看了眼听雨轩的方向,隐约之似乎还看到息扶黎站阼阶前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,出去见识一番也好,不然你永远不知道这大千世界到底有多精彩。”沐佩玖听到自己这样说。

    姜酥酥良久之后,才低低唔了一声,算是应了。

    站在凉露阼阶上的息扶黎背着手,任凭隆冬寒风吹在身上,他半点都不觉得冷,反而出的冷静。

    伏虎斟酌片刻,大着胆子道:“世子,属下觉得酥酥对您好似生了些别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居然手心后背都生了汗。

    息扶黎仍旧看着小姑娘离开的方向,好一会才说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伏虎讶然,这么多年,自家世子对酥酥的感情,他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,那绝对是最为特别的。

    息扶黎嘴角浮起讥诮:“我年长她十岁,纵使年纪不是问题,可她如今尚幼,又怎知目下的迷恋不是一时的?”

    毕竟,一时和一辈子,一个太短,一个太长。

    伏虎皱起眉头:“属下觉得,您在酥酥心里地位非比寻常,酥酥周遭不仅只有世子一人年长,姜家的,还有她九位师兄,他们都年长,但属下没看到酥酥待他们和待世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所谓旁观者清,约莫就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伏虎继续说:“属下记得多年前,世子曾说过,先下手为强,不然追悔莫及,属下如今只遗憾同雀鸟蹉跎了整整十年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眉心紧锁,生生皱成了川字。

    伏虎看他一眼:“属下只知道,越是想珍惜的自然就该放自个眼皮子底下时时亲自看着,给旁人么,哪里有自己来的放心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冷冷地剜他一眼:“就你话多。”

    伏虎扬下颌,闭嘴了。

    息扶黎转身往厢房去,才踏进门槛,他忽的回头问:“刚刚,酥酥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伏虎耸了下肩:“雀鸟说,姑娘家脸皮都很薄的,一言不发就是很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越发觉得心头烦躁,他摩挲着粗糙的指腹:“谢倾什么时候能引大皇子出来?”

    他等不及了!

    伏虎疑惑:“不是说要温水煮青蛙么?”

    “不煮了!”息扶黎挥袖,“明天让谢倾邀约大皇子出来,本世子如今觉得那赐婚碍眼!”

    他得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的,方才不委屈了小姑娘。

    隔日一早,姜酥酥连早膳都没用,直接让息越尧套了马车送她回沐家。

    以至于将小姑娘吩咐的有关姜家和孙岩的事安排好的息扶黎,回过神来之时,小姑娘已经不在了端王府。

    他表情很难看,心情很是不好,连息越尧都不理会了,直接回了北苑澜沧阁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京开始有关系端王世子的流言正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有人说,亲眼所见,准世子妃可是和别的男人搅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端王世子的身体已经在沙场被废了,还霸道的抓着人家姑娘不放手,岂不是要让人守活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