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18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更有甚者说,看准世子妃的男人,身份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众说纷纭,既是有怀揣讥诮看好戏心思的,也有同情恻隐的,更有落井下石的。

    息扶黎不甚在意,对自个的名声也丝毫不痛惜。

    他只在意一件事:“伏虎,雀鸟如何说的?”

    近日已经做成亲准备的伏虎,没敢将自个的春风得意表露出来,他道:“回世子,雀鸟说,若是惹了姑娘家生气,只要投其所好送礼说点好话哄着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息扶黎觉得浑身不自在:“一大早连早膳都没用,这气性不小。”

    伏虎十分不想理会,自个作的死,同他何干来着?

    息扶黎想了会:“你说,我贸然上门拜访会不会被赶出来?”

    伏虎轻咳一声道:“沐神医不是那等心胸狭隘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讥笑两声,他沐潮生一言不合都能伺机扎他针了,这还不心胸狭隘?

    青年反复思量,蓦地轻咳几声,表情不自然的道:“酥酥还生着病,我理当送上薄礼。”

    伏虎看他一眼,意会的道:“属下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满意点头,他摩挲着指腹:“沐家人多,多备几份。”

    都挨个拉一波感情,总归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的沐家——

    身穿鸭卵青斜织纹松柏长袍的青年,剑眉星目,鼻梁挺拔,山根线条明显,厚薄适的唇边噙着浅淡笑意。

    他身上有一种既是斯又是果断的气质,就像是把人的风雅和武者的刚硬神地糅杂在一块,特又矛盾。

    “陛下急召,所以这次回来的急,听说姑父和姑姑都来了京城,就迫不及待地赶过来了。”如今已是二十出头的战骁,俊朗阳光,面容清贵。

    战初棠笑容亲切:“阿骁如今是俊俏儿郎了,时间过得真。”

    同样坐上首位置的沐潮生也是点头:“从前还不大我膝盖高来着。”

    战骁笑了笑,他视线稍移,就锁在三围罗汉椅里姜酥酥身上。

    小姑娘病还没全好,将自个裹在姜黄色暗花纹绣牡丹的小袄里。

    她脸有些白,这几日养病,显得越发脸小了,青丝松松用发带系着,搭在胸前,柔柔软软的,很是无害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战骁的视线,小姑娘没忍住打了个喷嚏,揉着鼻尖,娇娇软软的喊:“骁表哥好。”

    战骁失笑:“可是又背着姑父干了坏事才生病的?”

    姜酥酥摇头,如绸青丝微微晃动:“是我姜爹爹出事了,我帮着找证据受了凉。”

    近日姜家的事,战骁也是听说了,他端起茶盏呷了口:“那找到了么?”

    姜酥酥点头,她弯着眉眼,带点笑意,娇甜的像是精致糖人:“找到了呢,再过几日,姜爹爹约莫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半点都不怀疑息扶黎的手段,此事由他安排后续事宜,再放心不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,一想息扶黎,小姑娘就闷闷的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沐潮生冷哼了声:“姜家于你有养恩,你同我说了,我会拦着你?自作自受!”

    小姑娘吐了吐舌头,没敢反驳。

    战骁往袖袋里摸了摸,竟是摸出一小盒的糖渍蜜枣来,他朝小姑娘扬了扬:“给你带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没动,阿桑过去接过来放她手里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小姑娘一天三碗和黄连一样苦的汤药,嘴里早苦唧唧的,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,捻了块蜜枣扔嘴里。

    甜腻腻堪比蜜糖的小枣,在舌尖滚几圈,顿时满嘴都是甜滋滋的。

    姜酥酥心头舒坦一些,她对战骁软糯糯地笑起来:“谢谢骁表哥。”

    战骁眼底酝酿笑意,他瞧着小姑娘软绵绵的,像白兔子一样,心头微动:“好起来,我还等着你带我逛京城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已经不烧了,再有三日就能出门,骁表哥再等等吧。”小姑娘不曾多想其他,她从前是说过要带战骁逛京城的话。

    战初棠似乎乐见其成,战骁是在她跟前长大的,性子再是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她轻笑了声:“酥宝儿,怎的你不带娘亲出去逛?”

    姜酥酥愣了下,她看着两人,茫然的问:“娘亲不是和爹爹出去逛么?”

    她亲爹还嫌她碍事来着!

    小姑娘脸上的表情呆萌又懵圈,硬是让厅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正此时,有下仆来报:“端王世子上门拜见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眸光微顿,她默默垂下眼,赶紧又往嘴里塞了个蜜枣。

    沐潮生看了她一眼,笑容淡了: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待玄色为底,纹绣粉樱的披风的俊美青年初初踏进门槛,头一眼就见着一张熟悉又碍眼的脸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他浑然气势陡然爆发,像是出鞘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战骁星目一眯,挺直了背脊,一股子同样不弱于他的气场铺泄开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隔空对上,呼吸之瞬,就闪过噼里啪啦的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息扶黎勾起嘴角,余光瞥了眼低着头不曾看他的小姑娘,他忽的道:“你就是战骁?酥酥这些年在桃源承蒙照顾,本世子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这章盘丝大修了!

    今天一整天觉得不对劲,所以大修了。

    小天使需要重新看一遍。

    用3500字的价格看5200个字哦,炒鸡划算的!

    第103章 不理他

    “你就是战骁?酥酥这些年在桃源承蒙照顾, 本世子不会亏待你的!”

    那等高高在上的口吻, 加上息扶黎扬起的下颌,倨傲至极, 简直讨嫌得让人想按地上揍一顿!

    偏生这世上,还真没几个人能将他按地上。

    战骁眼底蹿过厉芒, 他忽的笑道:“端王世子客气,酥酥喊我一声表哥,照顾她就是应该的, 我倒是要谢谢世子前些年对酥酥的爱护。”

    沐潮生皱起眉头, 话里话外的,他哪句听着都不对味。

    这还当着他的面,两人就争锋相对上了?

    他瞥了眼自家一脸茫然的女儿, 顿觉平素甚是顺眼的战骁也不待见了。

    都是一群猪!妄图拱他家水灵灵小白菜的猪崽子!

    “哼!”他呷了口清茶,将茶盏重重地放下。

    顿时, 息扶黎和战骁同时看过来,息扶黎撩袍进门,示意伏虎将置办的礼送上。

    他道:“此前沐先生帮本世子治了暗疾,本世子不胜感激, 略备薄礼,聊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话罢, 息扶黎率先在黑漆玫瑰椅坐了下来,他状若无意地扫过姜酥酥。

    恰小姑娘也看过来,两人目光撞一块。

    息扶黎轻勾嘴角,微微一笑, 凤眸之飞闪过几丝柔和。

    姜酥酥默默瞥开头,低头又捻了块蜜枣含嘴里。

    然,起先她还觉得甜腻绵软的蜜枣,此时却有些品不出味来。

    “世子客气。”沐潮生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息扶黎不走心。

    厅气氛一时凝滞起来,战初棠多瞅了几眼息扶黎,口吻柔和的道:“我听酥宝儿时常说起世子,说你待她很好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心情稍霁,凤眸挑起,琥珀眼瞳潋滟生辉,迤逦渐昳:“酥酥又乖又听话,谁都会待她好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咬蜜枣的动作一顿,她看他一眼,轻轻娇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姑姑,”战骁开口道,“世子尊荣,想来是不拘小节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斜他一眼,分明上辈子两人都能成为生死之交,可今生,他看战骁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自然半点都没有叙旧情的心思。

    战初棠点头,对沐潮生说:“我们还不曾好生感谢世子,不然世子今个就在府上用顿便饭?”

    沐潮生目光森冷地剜着两头居心不良的猪崽子:“也可,阿骁也留下用膳,你们年轻人应当说得到一块去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抱着装蜜枣的小盒子,期期艾艾的说:“爹爹,我还头晕,想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沐潮生点头:“去吧,膳食我让阿桑给你送过来,你就在房里用。”

    呵!敢当着他的面拱他家小白菜,他就能让将人藏的严严实实,谁都不给看!

    息扶黎皱起眉头,他看着小姑娘仍旧有些白的小脸:“这般病重?可有好生喝药?莫不是你又给偷倒了?”

    姜酥酥白他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,挺起小胸脯,骄傲地走了。

    战骁意味不明地睨着息扶黎:“世子在边漠十年,可谓用兵如神,骁神交已久,不知可否跟世子讨教几招?”

    息扶黎蔑笑一声,张狂无比的道:“你么?只会又是本世子的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战骁被激出来好胜心,他腾地起身拱手道:“请赐教!”

    息扶黎挥袖,跟着起身:“此处不合适,换个地方本世子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沐潮生抚掌:“后头有方空地儿,你们可以去那里切磋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两人目光顿生火花,皆憋着口气,谁都不服气谁。

    战初棠也是生了兴趣:“夫君,我们观战?”

    沐潮生哼笑起来:“夫人有兴致,为夫岂能不应?”

    话罢,四人齐齐出了厅堂,往沐潮生说的那空地儿去。

    这头,姜酥酥步走进自个的院子,她长长舒了口气,拍着小胸口问阿桑:“阿桑,我刚才不理大黎黎,是不是特别的高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