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24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没有华丽辞藻,也没有海誓山盟,小姑娘就这般软糯糯还带着娇气的话语,反而更让息扶黎觉得贴心。

    “说到做到,”他揉了她发髻一把,眉眼舒展,眸光滟潋,芝兰玉树不可方物,“今天带你看雪吃锅子,保管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弯着黑眸,嘴角止不住地上翘:“我要芝麻酱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都有。”息扶黎牵着小姑娘细细白白的手走在前头。

    姜酥酥跟他后脚,两人进了伏虎等人早打扫好的天涯亭,亭被细致地铺了长矛软褥子,间放着正煮着的锅子,四下还摆着各式需要涮的菜。

    息扶黎率先撩袍坐下,又拉着姜酥酥坐身侧:“都是你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往锅里看了眼,瞧着咕噜冒着热气的奶白色汤汁,已经开始在咽口水了。

    她一回头,就见着山巅涧间丛丛簇簇的积雪,这里用锅子,当真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息扶黎已经挽了袖子,执起竹箸开始在涮薄薄的肥牛肉:“那边有热的杏仁牛乳,你先用点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左右四看,觉得没有哪里的景致能比这更好了:“大黎黎,你怎么知道这里的?”

    息扶黎挑眉:“整个京城,还能有我不知道的?”

    他这话才落,亭外就响起清脆抚掌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身披宝蓝色灰鼠皮斗篷的男子遥遥走过来,他面容器宇轩昂,眉目贵气,左手拇指还戴着个帝王绿的玉扳指。

    男子站在阼阶,伏虎对雀鸟和不明所以的阿桑使了个眼色:“见过二皇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恍然,原来这人就是二皇子息昊,她犹豫了下,不晓得该不该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息扶黎抬起眼皮,冷淡地看着来人,案下的手还抓住了小姑娘的,不让她起身。

    姜酥酥顺势也就当没看到,她还若无其事地用筷头蘸了点芝麻酱尝了尝。

    二皇子息昊朗声轻笑:“瑾瑜,要来这天涯亭看雪,怎的也不说一声,不然咱们还能一道出城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脚就准备进亭。

    息扶黎眼梢浮起讥诮,他半点脸面都不给,一扬手,手里竹箸嗖的飞出去,直直插进鹅暖石镶的阼阶上,刚好挡在二皇子脚尖前。

    二皇子看了看面前的竹箸,他居然半点都恼,脸上笑意不变,还带着一种无可奈何的宠溺。

    “莫不然,是二皇兄打扰到你和佳人相会了?”他说着这话,视线从姜酥酥扫了圈。

    息扶黎重新拿了竹箸,扬起下颌,慵懒倨傲的道:“天涯亭今个是我的,没你的份。”

    闻言,二皇子摇了摇头,他看向姜酥酥,片刻恍然道:“这位是姜大人家的小女?从前听闻姜大人有女舜华,藏在家里不给人看,今个一见,果然不错,瑾瑜你怎早不跟二皇兄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息扶黎当即眸色就沉了!

    第108章 没力气

    二皇子息昊出身宫, 尊贵不凡, 上有生母皇后,下有百年世家卢氏为外家。

    四大家族里, 于三十年前,卢家还排最次, 然,自打今上娶了卢氏女当皇后,经过多年谋划, 卢家如今竟已稳稳压着崔谢两家。

    除却一门良将武行的战家, 从不将自家姑娘往皇宫里送,并不和其他三家相较,目下的卢家, 当真是如日天。

    故而整个朝野,半数的朝臣都很是看好二皇子。

    息昊也就成了永元帝膝下众位皇子, 实力最为强劲的皇子。

    息扶黎时常出入宫闱,打小也算是和众位皇子一并长大,论起来,他从来都看二皇子息昊不顺眼,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并不亲厚。

    要说起缘由, 两人之间也并无过节, 甚至于诸多场合, 无论息扶黎唇舌再是毒辣, 二皇子脾性甚好的一应纵容,从不会跟他红脸闹架起来。

    就如此刻——

    “瑾瑜, 你要早些同我介绍,我今个也好略备薄礼,省的这会抹不开脸面。”息昊并未将脚尖前的那根竹箸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径直绕过,走进天涯亭来,还继续再说着:“上回我母后还在忧心你的终生大事,好歹你今年也二十有六了,寻常京男子,早娶妻生子,今日回去,我可就要同母后分说一二,让她好生赏赏姜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话语之间的家常,熟稔的口吻,落旁人耳里,还当皇族之,居然也有这等手足情深的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一声,很是无礼的道:“与你何相干?”

    姜酥酥暗审视地打量二皇子息昊,她将脑子里不多的记忆片段翻出来琢磨了瞬,没想起来别的。

    她只是凭直觉的,头一眼就不喜欢这人。

    小姑娘不着痕迹得往息扶黎身边挪了挪,她吸了吸小鼻子,嗅着锅里热气腾腾的香味,越发觉得饿了,毕竟爬了半日的山,多消耗体力呢。

    她视线落在锅子里就移不开,越看越饿,整个人都恹恹的,她不满地伸手,在案几底下轻轻勾住了青年的拇指,还抠着他指腹老茧。

    息扶黎指尖一动,余光瞥她一眼。

    就那一眼,顿叫他周身的煞气消泯于虚无。

    小姑娘这是馋虫冒出来,不耐烦了来着。

    他同样不耐烦地眼刀扫过去,锋锐又凌厉:“半刻钟,你若不走,我就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几个字音,已然带上森寒的不善,没人能怀疑,息扶黎绝对会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息昊眼皮一跳,他脸上笑意终于淡了:“瑾瑜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十息。”俊美无俦的青年,眼睑半阖,侧脸显得冷漠无情极了。

    二皇子息昊腾地起身:“息扶黎,你……你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“两息。”息扶黎不按牌理出牌,哪里真会给对方半刻钟,一派纨绔混不吝的作风。

    息昊表情泛冷,当即甩袖旋身,愤然出了天涯亭。

    息扶黎嘲弄嗤笑,他漫不经心地夹了片切得薄如宣纸的鹿肉,往滚烫的锅汤里一滚一涮,然后放进小姑娘盏里。

    “饿了就用,鹿肉吃了暖和。”息扶黎转头,柔声细语的跟小姑娘道。

    姜酥酥心头甜丝丝的,酥酥软软,像是浑身都泡在蜜糖里一般。

    她执起竹箸,将那片不大的鹿肉分成两半,往干香干香的芝麻酱里滚了几滚,随后才将其一半送到息扶黎的小盏。

    息扶黎挑眉,明知故问:“盘里还有很多,怎的想起要分我了?”

    小姑娘眉眼带笑,将自己那半鹿肉塞进嘴里,囫囵几下吞了才说:“你也饿了嘛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低笑几声,狭长的琥珀凤眸,柔软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站在亭外的二皇子息昊眸光一沉,不自觉捏紧了手。

    息扶黎斜他一眼,半点都不理会,专心的给小姑娘涮肉。

    他将一片细嫩的狍子腿肉送过去,又将自个盏那点鹿肉还回去:“我盏里的瞧着味道不太好,倒是你竹箸上的,我看甚是美味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姜酥酥一时没反应过来,待她咬着入口嫩滑的袍子腿肉,倏的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目光开始游离,鬓角细发下的白软耳朵尖悄悄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太自在地舔了下嘴角酱汁,很是小声的说:“大黎黎,你不要这样欺负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怎是欺负?”息扶黎夹了片甚是细嫩的白菜嫩叶。

    那点菜叶是取用最嫩的叶芯子,呈翠黄色,只在锅子里上下起伏瞬,就能捞起来用。

    “待成了亲后,那会才是欺负。”他眸光深邃,说的话也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姜酥酥接过菜心,噘着小嘴吹了吹,待不烫了,才慢吞吞地咬。

    她腮帮子动来动去,吃的十分认真。

    息扶黎眼神渐次深沉,他看了眼亭外,息昊讨了个没趣,不知何时走了,伏虎机灵的没进来。

    “酥酥……”他忽的压低了嗓音。

    姜酥酥茫然抬头,她嘴里还包着白菜叶,腮帮子姑姑的,眸子又大又圆,干净纯然,瞧着份外娇俏。

    息扶黎看着她好一会,蓦地有些郁卒地摆手道:“没事,你继续用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姜酥酥应了声,埋头继续涮肉。

    今个过来,息扶黎准备的很是妥当,光是肉,都不下十余种,姜酥酥只恨肚子不够大,不能挨着吃个遍。

    息扶黎伸手揉了揉额角,小姑娘虽说开了窍,明了男女感情,可更深一些的,她却是好像半点都不懂,单纯得让他觉得自个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约莫多亲一下,都会觉得负罪。

    姜酥酥边用边余光瞄他,她心头有些慌,又有些羞怯,更觉得别扭,仿佛孤男寡女的,就什么都不对了。

    她呼出口热气,小嘴被烫的红红的,呼吸之间都是芝麻酱的香味,还有引人食欲的肉香。

    用了个半饱,姜酥酥够着手,夹了滋补的鹿肉,学着息扶黎的模样,涮了后搁他碗里。

    这一涮起来,她就没停手:“大黎黎你也用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倒是半点都不饿,他转了下手头竹箸,忽的说:“你嘴角沾了酱汁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抽帕子一抹,转头问他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息扶黎眸光微顿,粼粼琥珀色,一瞬幽深如墨,他睁眼说瞎话:“帕子擦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诶?”姜酥酥看了看手头的帕子,又狐疑地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帮你。”他放下竹箸,朝她伸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忽的警觉起来,她像是感觉到危险的兔子,缩在洞里头不肯出来:“不用,我让阿桑进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直起背脊,张嘴就要喊阿桑。

    息扶黎眼疾手,一把捂住她小嘴:“跟我呆一块,还喊别人作甚?”

    姜酥酥眨眼,看着他又眨眼。

    息扶黎只觉掌心那点湿热,软软濡濡,还酥酥麻麻,让他想揉一把再掐一下。

    姜酥酥小爪子抓着他手腕往下拉:“大呜呜,你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顺势松手,那点湿热褪去,只余掌心一点温存,略显空落。

    姜酥酥瞪他:“大黎黎你太用力,憋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摸了摸鼻尖,清咳两声,板着脸教训道:“我邀约你看雪吃锅子,你喊旁人进来,姜酥酥你还想不想以后有好吃好玩的了?”

    姜酥酥不明所以,半点都没理解到青年的心思:“阿桑又不是外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