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25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息扶黎语塞,他索性大掌一挥,扣着她后脑勺,将人拉过来,粗糙的拇指指腹就擦上了她嘴角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这里有酱汁擦不掉,你连我都不信了,嗯?”息扶黎几乎是将小姑娘半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姜酥酥趴在他怀里,一双手无措地抓着他胸襟,垂着眼睑,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指腹太糙,息扶黎还不曾用力,就将小姑娘娇嫩的嘴角擦出了薄红,那点位置,哪里有什么酱汁,分明干干净净的。

    姜酥酥觉得呼吸困难,鼻息之间,全是他身上的松柏冷香,又暗含男人才有的阳刚之气。

    这等气息沾染到她身上,让她耳根逐渐滚烫,层层春桃薄粉缓缓攀爬上她的脸,点漆眼瞳不自觉析出水汽来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……”她声音都带着颤音,“擦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息扶黎想也不想的就道,他视线从小姑娘嫩如娇花的粉唇上侵占而过,然后是她越来越红的脸,以及流溢出点滴清媚妍色的眼梢。

    “手也擦不干净。”他声音低沉,蛰伏着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。

    小姑娘承受不来,她轻轻喘息了声,眼尾都带了浅红,水光盈盈,可怜兮兮:“大黎黎,我……我没力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,四肢百骸间,都像是有细若电蛇在钻来钻去,心房悸动的不能自制,骨子里生出的依恋让她想靠近他,可越是靠近后,反而生了更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虚。

    小姑娘都哭了,手脚软的半点力气都提不上来,脸上也是滚烫。

    “大黎黎,我……我……”她唯有死死抓着他胸襟,方能不让自个滑下去。

    息扶黎胸腔震动,忍不住低笑起来,他长臂一揽,稳稳地扣住她纤细腰身,将人往怀里提了提。

    微凉的鼻尖蹭过她鬓角:“这样,会不会好一些?”

    小姑娘软软地贴在青年怀里,隔了冬日衣衫,依旧能感受到极致的柔软和极致的刚石更,既是亲密,又是契合。

    “傻姑娘……”息扶黎呢喃道,他薄唇带凉意地亲啄过小姑娘的耳廓面颊,而后是鼻尖唇珠,跟着又是嘴角。

    最后,瑰色的薄唇停驻在粉嫩饱满如橘子瓣的樱唇面前,十分的近,近得彼此呼吸纠缠,近的一扯动嘴角就能碰触上。

    “酥酥,”睫羽下掩,凤眸微阖间,遮住的是潜藏深海的蓬勃谷欠念,“我,想欺负你……”

    尾音未落,薄唇下压,用一种霸道绝然的姿态,强势地突破深入,并狠狠地将对方的柔软占为已有!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- -稍后捉虫!

    嘤嘤,真不容易,本来这个初体验,前几天就一直在酝酿想写的。

    终于在今天写到了!

    真是,老母亲般的欣慰。

    第109章 被拱了

    冬雪乍停, 冷冷清清, 刺眼的旭日从蓝白的云层间冒出头来,纵使鎏金滟潋, 可没有半点的暖意。

    碧色眼眸的阿桑蹲地上,她端着粉彩蝶恋花小碗, 哧溜吸一口煮的入味顺滑的宽面条。

    她咬着筷头,偏头越过伏虎,往亭子里头偷偷摸摸地张望。

    从她的视角看过去, 只能看到腾腾热气, 息扶黎那头垂落的鸦发,以及一点姜酥酥的裙裾颜色。

    伏虎往后挪,正正挡住她:“用你的, 有甚好看的?”

    雀鸟笑了笑,拿着漏勺往锅子里一捞, 分拣出各种肉片,悉数都往阿桑小碗里装。

    阿桑戳了戳碗里的肉:“师父,世子就这样占酥酥便宜了?”

    伏虎把她小脑袋掰了过来:“不想死的就别掺和。”

    毕竟二十六七的老男人,这会铁树开花, 正是春心荡漾的时候,要谁敢拦着, 可不就是自找死路!

    阿桑大口往嘴里塞肉,鼓起腮帮子,口齿不清的道:“我不能看着世子占酥酥便宜!”

    雀鸟第二次往锅子里丢肉,天涯亭里头世子和酥酥煮了一锅, 他们三人就在亭子外头就地煮了第二锅,吃食都是一样的,很是丰富。

    她道:“阿桑,你焉知酥酥欢不欢喜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阿桑一愣,酥酥的心思她自然再清楚不过,可她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合适。

    雀鸟又道:“你莫担心了,世子有分寸的,不会真让酥酥委屈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阿桑适才唔了声,不再打量那边,专心吃肉。

    而此时,雀鸟口有分寸的世子,在怀里小姑娘软嘤一声后,猛地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身体的异样反应甚是明显,明显得让他皱起眉头,不着痕迹的将小姑娘往边上挪了点,省的碰到吓着她。

    姜酥酥满面潮红,黑眸水光妍媚,特别是那粉唇,被欺负过后,嫣红诱人,像是悬着露珠的红樱桃,娇软细嫩。

    她无力的抓着他胸襟,全身的重量都只靠腰间铁臂的支撑才堪堪不往下滑。

    她眨了下眼,还没从刚才那等冲击里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低笑了声,指腹略过她面颊,他忍不住地低头轻啄她嘴角:“这才是欺负,记得了?”

    小姑娘想起看过的避火图,模糊记得上头有这样嘴对嘴的画,然后就要开始脱衣服?

    息扶黎将人扶得来稍微坐正,又问她:“喜欢么?”

    姜酥酥面若春桃,眼神迷蒙,她脑子里还在想着避火图上的事,对息扶黎的话,她第一反应就是惊慌地摇头。

    息扶黎挑眉,小姑娘嘴上不诚实,可身体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喜欢……”姜酥酥对避火图上的事有点怕。

    她只要一想到,息扶黎脐下三寸之处也长着那种丑丑的撒尿的玩意儿,成亲后还要往她身子里放,再是心悦慕艾,她也是半点都不想成亲了!

    简直,太吓人了!

    她脸迅速白了白,哆哆嗦嗦的问:“大黎黎,能过几年再成亲吗?我……我还没长大……”

    息扶黎瞄她胸口一眼,从前矮墩墩的小团子,目下已经身姿娉婷,那身茜红色棉纱小袄下,前胸曲线玲珑起伏,掐腰的样式,越发显得腰身纤细绵软。

    他刚刚才抱过,就和棉花做的布娃娃一样,能随意揉搓,哪里都合他心意,哪里都让他喜欢。

    “够大了,能成亲了。”他残忍无情地拒绝她的提议。

    小姑娘纠结起来,并默默往边上挪。

    息扶黎不解,他不就亲了她一口么?怎的这反应和旁的姑娘有些不一样?

    他单手撑头,正色问:“你在担心什么?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支支吾吾了半天,哭丧着吐出两个字:“我怕。”

    见小姑娘不曾玩笑,眼里确实带着害怕,息扶黎表情凝重了:“怕什么?先与我说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青年口吻疼惜,带着宠溺和纵容,都让姜酥酥很是心动。

    然,本能的,她不想对方知道避火图的事,毕竟羞死个人了。

    她抓着裙裾,颤着浓密的睫毛,半晌才说:“大黎黎不要问了,我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眼瞅小姑娘有了自个的心思,诸多的事,也不想再依靠他。

    息扶黎半是失落,半是无奈的道:“可,不过量力而行,真没法解决的时候,不能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松了口气,只要他不再追问就好。

    息扶黎长臂一扬,朝她勾唇:“过来,让我再抱一会。”

    刚才那样亲密过后,食髓知味,他已经不满足于平素的那等距离。

    谁知,姜酥酥一径摇头,不仅如此,她还坐到对面去,战战兢兢地道:“我不喜欢吃大黎黎的口水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黑线,这唇齿相交怎么就和吃口水是一回事了呢?

    还是说,他刚才咬着她了?技术差了点?

    他哼了哼,青天白日的也不好做的太过,只得咬牙说:“等成亲了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闻言,姜酥酥心肝颤了几颤,越发不想成亲了!

    然而,这等事如今由不得她,待到从法华山上看雪回来的第二日,端王爷就笑眯眯地登沐家门了。

    人逢喜事,老树儿子急不可耐的想成亲娶媳妇了!

    端王爷这两日那是做梦都在笑,他也不管沐潮生的脸色有多难看,拽着已经知悉此事的姜程远,张口就来:“姻翁,看个黄道吉日吧。”

    沐潮生有点懵,这已经嫁过去一个女儿了,怎的还要看吉日?

    姜程远暗地里大不敬地踹了端王爷一脚,纵使满心不情愿,还是斟酌开口道:“沐贤弟,端王爷这是为世子求亲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求亲?”沐潮生心头泛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酥酥啊。”端王爷袍裾后头还印着半个脚印,可他半点都不恼,心花怒放的很。

    沐潮生面容一冷,心头生怒,他就知道,端王世子那个猪崽子不是个好东西!

    端老猪王爷浑然不觉,他摸着微微隆起的将军肚:“说来,酥酥和瑾瑜那也算是青梅竹马,关系甚是亲厚,咱们两家亲上加亲,那更好嘞!”

    沐潮生一张脸憋成了猪肝色,他哼哧半天,吐出句:“好个屁!”

    端王爷一愣,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姜程远感同身受,他斜看端王,同样跟了句:“好个屁!”

    一瞬间,端王竟是可怜起自家小儿子来了,破天荒的两岳翁,这还是大殷头一遭,往后的日子,可怜诶。

    不过,豁出去不要脸的端王笑的越发和气:“姻翁,你看酥酥都及笄了,女大不留,留来留去还成仇呢,况儿孙自有儿孙福气,两小两情相悦的,咱们这做长辈的也不好棒打鸳鸯不是?”

    两情相悦?

    沐潮生想摸银针的心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端王还在说:“佩玖来我王府多年,我那是当亲生女儿在疼,酥酥往后也嫁过来,同佩玖也能相互照应,姻翁你和姻姆还可以更放心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省心的自家老二,端王硬是在这一刻舌灿莲花,比专门保媒的冰人还能说善道。

    姜程远摸着胡子叹息一声,这也是他心头再是郁卒,也没拒绝的缘由所在。

    他跟着道:“沐贤弟,不若你问问酥酥的意见?”

    沐潮生目色沉沉地看端王一眼,转头对姜程远苦笑道:“实不相瞒,姜老哥有所不知,早年贱内在娘家有一兄长于她有恩,两家曾约定过,待子女长成,若是彼此有意,可结为连理。”

    端王急了:“可是定了书为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