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26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沐潮生摇头:“只是口头之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端王拍着胸口,心有余悸,这要半途杀个程咬金出来,他办砸了这事,回府后,约莫是要在儿子那里吃挂落的。

    沐潮生没好气的说:“虽是口头之约,可酥酥和她表哥也是一起长大的,关系不比寻常,且贱内问询过那孩子的意愿,那孩子虽不曾直言,对酥酥却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端王心又提拎了起来:“那酥酥如何说的?”

    沐潮生也不骗他:“想来酥酥对她表哥的感情也不会差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沐潮生就开始赶人了:“端王爷请回吧,此时待贱内问过酥酥再论。”

    端王讪讪,他抹了把脸,心头一股子想骂儿子的冲动。

    混小子不是一向霸道么?能先将别家闺女拱回自个府里,跑不掉了他再来说提亲不就十拿九稳了吗?

    姜程远在酥酥的亲事上,并不好插手,他遂同端王一道,如来时般离去。

    沐潮生背着手,看两人走远,他面容冷凝,一身气息低沉。

    他问了下仆,转脚去了酥酥的院子。

    不大的院落里,葳蕤长青的树荫下,气质温婉的妇人含笑看着身边软娇娇的女儿,旁边还站着个月白长袍的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似乎说了什么,惹来小姑娘的嗔怪,那模样娇俏可人,让妇人脸上的笑意不自觉就加深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沐潮生叹息一声,作为过来人,一个并不糊涂的父亲,眼清目明的男人,他哪里会没看出,小姑娘对青年虽是亲近,可到底少了一些怀春少女才会有的羞怯。

    而青年瞧着小姑娘的目光,宠溺带着温柔的包容。

    端的是,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

    他摇头不已,心里很明白,怕是自家后宅里这株水灵灵的小白菜已经被猪崽子下嘴啃了个缺,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柿子:怎么办?媳妇嫌弃我口技太差,求秘籍,在线等,急!!!!!!!

    第110章 想我么

    当天晚上, 姜酥酥都窝进了锦衾里, 才听阿桑说起白日里端王爷过来提亲的事。

    小姑娘惊讶的差点没从黄花梨镂雕芙蕖翠鸟的拔步床上跳起来,她皱着眉头, 一脸忧愁地叹了口气:“阿桑,你说我能不能跟大黎黎商量, 只成亲不干生小娃娃的那档子事?”

    阿桑往锦衾里塞汤婆子,她其实也不太懂这些,毕竟俩小姑娘都还没到出嫁的时候, 也就没有长辈特意教授这些。

    且, 两人这些年偷摸看的话本小故事,虽说涉及男女情爱,可更具体的一些并不会有。

    最为出格的那次, 就要数上回在白晴雪那看的避火图了。

    姜酥酥在锦衾里拱了拱,柔软的青丝披散下来, 在晕黄的烛光里,脸上有一种恬静得美好。

    小脚勾着暖烘烘的汤婆子,小姑娘适才想起提亲的事,她还不晓得结果。

    她微微不好意思的问:“我爹同意了没有?”

    阿桑摇头:“先生将人赶走了, 而且先生还说,你和战骁好像有个口头上的娃娃亲约定。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 姜酥酥睁大了眸子:“骁表哥?”

    阿桑点头,好心提醒她:“这事你切莫让世子晓得了,不然他要闹起来,怕是会不好收场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一想, 顿时心有余悸地点头,别看今下的息扶黎瞧着比从前稳重了些,可骨子里头,煞气却比从前重得多。

    不过,她心也提了起来:“我爹不会乱点鸳鸯谱,把我和骁表哥凑一块吧?”

    阿桑耸肩:“不清楚,不然明天你去跟夫人透点口风?总要让他们知道你喜欢世子,省的生出误会来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抓了抓锦衾,想了想道:“这种事我巴巴地跑去跟娘说多不知羞,我明天去找姊姊商量。”

    顺便,她一天一夜都没见着大黎黎了,心里头怪想得慌。

    思忖了会,小姑娘也就放下心来,她相信爹娘疼她,所以在婚嫁之事上,肯定不会不顾她的意愿。

    她把锦衾往上拉,滚了两下,压好被角,闭上眼睛嘀咕道:“我今天晚上要梦见大黎黎!”

    阿桑轻笑了声,灭了多余的烛火,掩好门扉,悄悄出去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有没有梦见息扶黎,息扶黎不知道,他只知道他想叼回窝的小兔子,竟然被旁人觊觎了!

    他一身冷气,表情黑沉,凤眸之更是煞气腾腾的,那模样活像是要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端王心头一跳,不自在地端起青花瓷茶盏,心虚气短地呷了口。

    “哼,”就听息扶黎冷笑一声,将十根手指头捏的噼里啪啦作响,“战骁?口头婚约?早晚揍得他不敢肖想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摇头,他转着茶盏盖子,漫不经心的道:“酥酥愿意跟你么?”

    息扶黎看他一眼,自负的很:“她不跟我还能跟谁?”

    毕竟,啃都啃过了!

    这话说的,连息越尧看他都不太顺眼了,别家的小姑娘,长的好不说,性子绵软乖巧,怎么就非得跟他了?

    端王虽然也是同样的想法,但明智地闭嘴不吭声,亲没提下来,免得被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息扶黎屈指轻敲扶手:“我明个亲自上门求娶。”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的道理,他再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息越尧点头:“多求娶几次才有诚意,一会我跟佩玖说说,让她也帮着说合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息扶黎看向端王。

    端王手一抖,赶紧表态道:“我去找姜老头喝酒,让他也帮衬点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满意了:“二皇子息昊找上我了,也见过酥酥,所以最好新年前定下来,免生波折。”

    息越尧和端王的表情皆是一凝,心头沉重几分。

    如今大皇子和二皇子正是争夺最厉害的时候,姜家顺利渡过一劫,不管是谁下的黑手,这显然是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今年新年的宫宴,父王你在府守着,让大哥代你去。”息扶黎一掐时日,上辈子端王为救驾殒命,正是在这个冬天。

    端王不明所以:“你大哥不是本来就要去么?我为何不能去?”

    息越尧心明如镜:“父王,佩玖身怀有孕,不宜进宫赴宴,留她一个人在府我不放心,你就当帮儿子多看顾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,没毛病,端王略一考虑,顺势就应了,总是那宫宴也没啥看头。

    父子三人又说些其他,眼见时辰晚了,端王和息越尧正要起身离开,厅外有下仆来报——

    “王爷,世子,大公子,平夫人那边有婢女来说,平夫人病重,想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皱起眉头,自打谢倾离间了息扶华和谢氏母子,息蒹葭早年出嫁,如今安分守已,一时之间,他倒差点将这人给忘了。

    端王一脸漠然:“本王又不是大夫,看一眼也不会病愈,找个大夫过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下仆得了信,自然去安排。

    息越尧揣度道:“前几天,我听闻息扶华和谢氏又闹了一场,好像还颇为怨恨她,约莫她真是病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不曾想到,他给谢倾换了身份,借好风送她攀上高枝,成全她的野望,这第一个受不了的人居然是息扶华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:“让他们母子闹腾,太聒噪就送到庄子上去。”

    端王摇头,眉目之间带起一丝罕见的无奈:“送不得,约莫还得养几年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挑眉,他看向端王爷,并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就听端王揉着眉心,略有疲惫的说:“当年,你们母妃走了,我本想随她而去,但是皇兄不让,还暗地里威胁我,说你们年幼,有个好歹也没人照应,并且还把谢氏指给了我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脸上升起不忿:“你们大了,当年的丑事听听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谢氏本是谢家嫡女,然父母早逝,她那一房便多有受排挤,但架不住她才貌双全,那一年皇兄微服私访,遇上谢氏,两人干柴烈火做下苟且之事。”

    端王冷笑一声,多有轻蔑:“后来皇兄回宫,本是要安排谢氏进宫,但谢家先一步晓得了谢氏失贞,要将她送到庵堂里,还扬言要找出女干夫,一起惩治。”

    “但凡皇兄当年对谢氏多有几分真心,此事他只需一道密旨就能化解,然而他早有心削制世家,特别是四大家族,他是恨不得收为己用或者毁之,所以他不仅没站出来,还利用此事,让谢家的名声一落千丈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皱眉:“仅拿谢氏失贞之事做法子,怕是并不能撼动谢家几分。”

    端王点头:“还有其他的手段,我不知道他具体干了些什么,反正自从那以后,谢家便夹起尾巴做人,安份到现在,族子弟嫁娶,也尽是挑门第不显的,就差没隐居避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息越尧问。

    端王继续说:“谢氏不是个好相与的,她应当从皇兄那里也得了好处,随后谢氏就进了咱们府。”

    “哼,她还想要你们母妃的正妃之位,我岂会同意,”端王脸上表情很冷,这么多年,息扶黎还是头一回见他这样,“皇兄应当也是那样想的,我当时以死相逼,甚至在他面前,放言要带着你们一并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谢氏和皇兄打的一手好算盘,她被扶正,膝下就是嫡出,端王府的世子之位,哪里还有你们两兄弟的,最为关键的,”端王眼底带出讽刺,“从头至尾我都没碰过谢氏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息越尧和息扶黎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端王闭眼又睁眼:“如你们所想,息蒹葭和息扶华都是宫里那位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,若是息扶华做世子,整个端王府就成宫里那位的提线傀儡,再不具半点威胁。

    息扶黎豁然明了,上辈子谢氏处心积虑的想除掉他,他若是没了,兄长体弱形如废人,府诸事还不是他们母子说了算。

    他瞬间握紧了扶手,看向息越尧。

    息越尧表情也很是不好:“那,他可是知道?”

    端王点头:“息蒹葭和息扶华年纪比你们小。”

    不言而喻!

    “咔”息扶黎五指用力,生生将扶手给掰断了,这会他造反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他扬起下颌,脸沿线条紧绷,一身气势磅礴浩瀚如渊:“父王放心,咱们端王府这一回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有事的,自然该是别人。

    息越尧看了他一眼,轻声道:“这些事都过去了,父王往后只管含饴弄孙,旁的交给我和瑾瑜便是。”

    自家大儿子的口吻越是轻缓,端王就越是心肝颤,他小声问:“你们是不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没说完,他只竖着食指做了个捅天的动作。

    息扶黎凤眸一眯,那念头他也是想想罢了,他这种一出生就是天潢贵胄,对权势地位并无多少眷恋,也没啥野心。

    他还想着,点娶了小姑娘,好过下桃源沐家那种闲适的活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