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42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到时,楚绯颜先于她进了端王府,京众人皆知,息越尧和息扶黎的身子骨都不太好,这两人要是有个意外双双先后去了,端王府一门,就彻底成了皇帝的囊物。

    这般深的谋划,姜酥酥细思极恐,她打了个冷颤,不敢抬头望龙阶上多看一眼,心下对这楚绯颜也多了几分厌恶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种自个所有物被觊觎垂涎的愤怒!

    息越尧适时道了句:“楚家,背地里站的可是二皇子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对永元帝忠心不二,甚至于还和几位皇子都不曾有任何往来,暗地里却干着两面三刀的勾当,叫人所不齿。

    姜酥酥捏起拳头,磨牙道:“一会她是不是还会针对我?”

    息越尧有些担心地点头:“约莫是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表情更冷:“莫张视她,我给你撑腰,她敢刁难你,我就抽死她!”

    反正,他素来就是个跋扈霸道的性子,当皇帝的面抽人,抽了也就抽了,还能把他这个“将死之人”如何?

    哪知,姜酥酥却摇了摇头:“大黎黎,你且看着,她不安好心想害你,不惹我就罢了,若是真来惹我,我定让她当众丢丑,下不来台!”

    她哼了哼,眯着眸子,像是极度护食的奶猫,伸着小爪子,漫不经心舔着,只等恰当的时机给那不怀好意,妄图想跟她抢人的楚绯颜一爪子,挠死她!

    息扶黎一愣,他鲜少见软绵绵的小姑娘伸利爪的时候,此时得见,稀罕又新鲜,心尖还痒痒的。

    息越尧摇了摇头,既是酥酥想玩,他和息扶黎兜着就是,总是一个楚家,还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楚绯颜一舞罢了,她胸口起伏,微微喘着气,面颊红润,眼眸晶亮。

    众人正欲抚掌称赞,就听她又说:“陛下、娘娘,臣女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皇后身子往前倾了倾:“哦?是何不情之请?”

    楚绯颜嫣然一笑,她转身看着姜酥酥的方向就说:“臣女今年才回的京城,入了白鹭书院,听闻书院的先生们说,今年的结业考核,有位极为优秀的贵女以六门满分的成绩结业,而且这位结业了的师姐自小就受大儒闲鹤先生教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殿大部分人都晓得是谁了,并朝姜酥酥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臣女钦佩不已,对这位师姐神交已久,可是不巧,臣女入学师姐已经结业,一直无缘得见,今日师姐也在宫宴上,臣女想请师姐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陛下和娘娘,能成全臣女这番好学之心。”楚绯颜说的郑郑有词,还很是言之有理,竟是让人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永元帝似是而非的问:“那你这位师姐到底是哪家的贵女?”

    楚绯颜似乎就在等这句话,她抬起下颌,声音柔和的道:“请姜姑娘不吝指教。”

    这下,包括帝后在内,都转头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息扶黎眸光一厉,一身煞气磅礴,他冷哼一声,挥袖就要给姜酥酥挡了这劫。

    姜酥酥眼疾手,腾地起身,并脚尖往前,轻轻踩着他袖角拦住他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,看到姜程远皱起眉头,姜明非恶狠狠地盯着楚绯颜,姜玉珏似乎也在思量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可楚绯颜已经指名道姓,又当着帝后的面,还有京勋贵也在瞧着,她若是胆颤,只怕往后即便是她嫁进端王府,也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,还会连累大黎黎没脸。

    况,她也想让众人皆知,大黎黎是她的,不是谁都能觊觎的!

    被激起护食儿本能的小姑娘,她朝着楚绯颜弯了弯嘴角,软糯的紧。

    她道:“楚姑娘言重了,我在目下之前,都不曾听说过你,更不认识你,何来指教一说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眨了下眼睛,稍稍偏头,语调上翘一度:“我不介意和你同台,为陛下娘娘还有在列王公大臣献艺助兴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张嘴就让人瞧出来是个性子绵软的,嗓音里头像是糅杂着蜂蜜,说出来的话动听还甜腻,让人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楚绯颜眸光微闪,略弯腰,用更谦和的态度道:“师姐教训的是,是绯颜无状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换了旁的贵女,一听这话约莫就恼上了,吃下这个哑巴亏。

    但姜酥酥仿佛听不懂,她用众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嘀咕道:“你这人真怪,我又没有指着鼻子骂你,也没有像书院先生那样拿着戒尺,怎么就是教训你了?”

    娇娇软软的姑娘,无心的小抱怨,率真娇俏,那小模样就像是各家族里的小姑娘在撒娇,让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便是皇后,都稀罕起来,这样鲜嫩活泼的姑娘,她多少年没见过了。

    永元帝也是失笑,年纪大了,总归还是喜欢又乖又软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他甚至朝息扶黎调笑道:“你父亲给你找了个好媳妇,朕瞧着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又对姜程远道:“姜爱卿,教女有方。”

    姜程远赶紧起身,拱手讪笑两声:“陛下谬赞,小女头一回参宴,不懂规矩,微臣往后定多加管束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看了姜程远一眼,自以为隐蔽地揪住了息扶黎的袖角,那模样显然是怕自家父亲的,喜怒都在脸上,心思浅白的让人都不屑算计她。

    楚绯颜捏紧了宽袖滚边,她扯起嘴角,笑容僵硬的道:“师姐,是绯颜说辞不当,师姐勿怪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摆手:“本来就没怪你,不过我学艺不精的,所以我要先征得父亲同意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跨出案几,提着裙摆往姜程远走去。

    “父亲,女儿想给陛下和娘娘献艺,可学艺又不精,若是丢丑了,父亲可能担待一些?”姜酥酥正儿八经的问姜程远。

    起先已经献艺过的贵女都在笑,所以这学艺是多不精,没有半点底气,还要征得长辈同意?

    楚绯颜也是暗自松了口气,姜酥酥这反应,那结业考核的六门满分成绩,其实都是端王世子帮衬的吧?

    想到此处,她不自觉看向息扶黎,翦瞳盈盈,暗含羞意,又带着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息扶黎呷了口酒,凤眸一斜,锋锐如刀地刺过去。

    楚绯颜后退半步,赶紧低头不敢再看,好在旁人注意力都在姜酥酥那边,倒也没注意到她的失态。

    众人就听姜程远认真答道:“只要你有心,一应尽力而为就可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似乎放心了,眉开眼笑地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然这还不算完,她问过了姜程远,回头看了看息扶黎,忽地折身回去,背对着大部分的人,在青年面前小心翼翼地弯腰下来。

    她问:“大黎黎,我能不能去献艺?”

    这句声音小,也就周遭的人才听见了。

    起先才冷厉如寒冬的狭长凤眸,在此刻倏的冰雪消融:“去吧,玩得开心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又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酥酥顺手拿了他手上的酒盏,转而将温热的茶水递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殿一众只看到姜酥酥递茶的动作,并不曾注意到她食指尖轻轻挠了息扶黎手心一下,还朝他狡黠地眨眼,无声地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息扶黎一愣,跟着嘴角上翘,怎么都压不回去。

    他捂着点嘴,低声笑了起来,那琥珀色的凤眸瞧着姜酥酥的时候,犹如点缀了万千繁星。

    他看明白了,小姑娘刚才是在跟他说;“你是我的,不给别人!”

    息扶黎目送姜酥酥走入殿央,见她小脸逐渐肃穆,他笑的根本停不下来,胸腔里头涨涨的,那颗心软得一塌糊涂,也甜得齁人。

    他听她用一种迥异于刚才的软糯,而是十分冷静的口吻道:“既是楚姑娘邀我献艺,要献什么,楚姑娘定吧,诗词歌赋曲艺丝竹,楚姑娘尽管提,我姜阮都接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酥酥:想抢我的大黎黎?看我不挠死她!

    已捉虫。

    第121章 更丢脸

    一句“我姜阮接下了”顿叫殿所有人侧目。

    众人惊诧, 起先还娇娇软软瞧着像什么都不懂的姑娘怎的眨眼之间, 就这般果敢决断了?

    姜酥酥那张脸白白嫩嫩的,根本就做不出跋扈霸道的表情, 然她想着息扶黎平素抽人时候的模样,有模有样地学。

    先是下颌一抬, 眼神睥睨过去,背脊笔挺,口吻漫不经心, 极尽的嘲弄和讥诮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 她这派头让楚绯颜心头一窒,眼底飞闪过愤怒和嫉妒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姜酥酥亲生父母住在牛毫山那等穷山恶水的地方, 如若没有姜家,没有端王世子, 她不过就是个仗着命好的乡野村姑罢了!

    姜·村姑·酥酥努力撑着气场,拂袖又说:“我看楚姑娘舞姿出众,可也费力的慌,我很是不忍心,所以不若你先歇一歇, 咱们献其他的才艺如何?”

    听闻这话, 楚绯颜就越发笃定姜酥酥不擅舞, 且她打听到的消息也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她遂笑着道:“姜姑娘不必忧心, 才一舞罢了,与我而言, 只是堪堪舒展筋骨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话锋一转:“我恰好知一种二人舞,舞出来甚美,不若姜姑娘跟着我的步伐,咱们给陛下和娘娘舞上一段?”

    姜家人已经皱起了眉头,息越尧表情也沉了下来,息扶黎更是,一脸煞气,差点没将手里的茶盏给生生捏碎。

    他死死盯着楚绯颜,大有下一刻就暴起杀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姜酥酥轻笑了声,笑得腼腆又乖巧。

    众人就见她摇了摇头说:“我父亲说了,献艺要尽心尽力,我跟着你舞,既不尽心,那还不如不献艺,又不尽力,岂对得起陛下娘娘以及在列诸君?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她小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,整个人认真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众人齐点头,说的在理,没毛病!

    楚绯颜面色不好看,半隐在袖的手暗自握紧,修长的指尖掐进手心嫩肉里,丝丝的疼才叫她更理智。

    她扯起嘴角,正要反驳回去,姜酥酥已经又说:“不如这样,有曲有舞,也十分相合,楚姑娘擅舞,那便用心跳,我给你凑曲,咱们尽力献丑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说的有些怪,楚绯颜还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妥当,姜酥酥已经径直从殿一边的乐伶手里借了七弦琴来。

    楚绯颜心头冷笑,这姜阮莫不然是个傻子?

    从来只有给曲应景伴舞的,可鲜少听说为了舞而刻意奏曲子的,毕竟没点默契,曲调的节奏和舞者的步点根本就不容易配合的上。

    她似乎笃定姜酥酥一会会被自己的节奏给带的来手忙脚乱,到时,丢丑了可不关她的事。

    眸光微闪,楚绯颜道:“我听闻师姐琴技得了满分,那么师姐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还深深见了个礼,一举一动,进退得度,尽显高门贵女的风仪。

    便是龙阶上的皇后也是看的暗自点头,这楚家一将门,教出来的姑娘,却如此斯有礼,半点粗鄙都没有,可见是教女有方。

    姜酥酥盘坐在七弦琴前,她拂袖,小脸冷肃:“楚姑娘,请吧,我会尽力配合你的节奏来。”

    从头到尾,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,都没有任何问题!

    在列的各家夫人和贵女心里头说不上的诡异,可真要说哪里不对,约莫就是姜阮有些不按牌理出牌,从楚绯颜的第一句话开始,她好似就没有自己被刁难的觉悟,反而当成一场十二分认真的献艺。

    “叮”楚绯颜脚尖点地,发髻上珠钗叮咚,她一双手手腕相贴合,十指呈莲花□□状举过头顶,细细的腰姿扭着,身姿妙曼,极柔极美,说是九天玄女都不为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