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45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白天捉虫。

    困得要死,今天就酱紫。

    第123章 咬一口

    宫宴后没两日, 便是除夕。

    这一年, 姜酥酥和爹娘在京城守岁过年,桃源那一拨沐家人, 已经在准备新年开春后,就陆陆续续上京城来。

    毕竟, 沐家最年幼的嫡出小姑娘,怎么能不到呢?

    姜酥酥用了年夜饭,还从沐潮生那得了大红包, 阿桑和雀鸟也有份, 当然晚上,沐潮生也没要小姑娘守夜,到了时辰, 就将人赶去休息。

    他素来就不是重规矩的人,有些繁缛节在他眼里就是狗屁。

    姜酥酥回了房间, 却是没睡,阿桑陪了她一会,在子时前离开。

    她一人披着锦衾,盘腿坐在床褥子里, 怀里还抱着个汤婆子,脑袋一点一点地打瞌睡。

    子时一刻, 窗牖被有节奏地叩了三声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个激灵,清醒过来,不等她下床开窗,那木栓被震开, 一身玄色披风的息扶黎翻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顿时眉开眼笑,欢喜的眼底都在冒着光亮。

    息扶黎轻笑两声,拍了拍身上的寒气,几步到她面前,从怀里摸出厚厚的红包:“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飞接过红包,还拿手捏了捏,确定里头的压岁钱不菲,她才从枕头底下摸出个小巧的荷包来。

    那荷包鸡蛋大小,竹青色为底,纹绣了两只白兔子,胖乎乎的白兔子啃着翠绿的菜叶,眼睛还粉红粉红的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息扶黎眸光沉了沉,看向姜酥酥。

    小姑娘说:“荷包里头我装了一些安神静心的药沫子,添了你管用的松柏熏香,你挂身上退邪去火。”

    荷包其实并不难看,相反能看出是小姑娘绣的最好的一次了,还坠着同色的丝绦,素净又雅。

    然,息扶黎死死盯着荷包上的两只肥兔子,半晌才说:“我揣怀里,贴身放着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睁大了眸子:“这是让你挂腰上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没说话,薄唇紧紧抿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下就反应过来,她眨着眼,委屈巴巴的控诉道:“你嫌弃我绣的兔子?你竟然嫌弃!”

    “不嫌弃!”息扶黎想也不想的道,若闪电地出手抢过荷包,立马就系在了腰上。

    求生欲,不可谓不强。

    姜酥酥哼了两声,头瞥向一边,气闷的道:“红包送了,新年礼物也送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黎起身,披风曳动,那模样像是当真要走。

    身体的反应过脑子,姜酥酥心头一慌,连忙拽住了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听话作甚,让你走你就当真要走!”姜酥酥也说不清是怎的,见着了面前的人,就想使使小性子。

    她分明不是那等胡搅蛮缠,还任性不讲理的姑娘。

    息扶黎低笑起来,他瞬时坐到床沿,粗糙的手指头穿过顺滑细软的青丝,稳稳地托着小姑娘的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不走,守着你睡熟了我再离开。”他额头抵住她的,凤眸之是藏匿不住的温情脉脉。

    姜酥酥满意了,她眷恋地抱住青年,往他怀里拱了拱,很小声的道了句:“大黎黎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分明宫宴过后,才没几天,可是她就是想见他,日思夜想,怎么都不安宁。

    “嗯,”息扶黎从鼻腔里拉出一声尾音,低沉有磁性,能让人耳朵都酥了,“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掰着手指头算了算:“还有好几个月哪。”

    她不开心地皱起眉头,心里很矛盾,既想点成亲,又不太想离开爹娘。

    “忍忍,很的。”这话的安抚贫乏无力,也不知他是说给姜酥酥听的,还是说给他自个听的。

    新年地头一个晚上,息扶黎当真守着姜酥酥入睡,这一回他没敢再上床榻,只坐在床沿边陪着。

    约莫姜酥酥也有些心有余悸,并不曾邀约他上来躺着,也没有像上回那般痴缠着索亲。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克制着,既是甜蜜又是煎熬。

    至此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大年里,朝堂封笔,京无事,可世家勋贵并不空闲。

    京城之,各家关系盘根错节,随便抓一把,约莫都能牵扯上关系,故而目下也是最适合走亲访友之时。

    沐家人是头一年来京,一无亲朋,二无旧友,要说关系,也就只有端王府和姜家姑且算得上。

    初三里,沐佩玖和息越尧过沐家,本来端王爷也想厚着脸皮上门,奈何被息扶黎给拽了回去。

    老子愤恨地盯着小儿子,奈何怼又怼不过,打又打不过,只得满腹委屈地回了自个南苑,抱着端王妃的牌位就是一通抱怨。

    初四,沐潮生携妻女,带着薄礼,主动上了姜家府门。

    盖因姜家对姜酥酥那几年的养育恩情,往年不在京城尚且能不用多管,可今年,却是不能亲自上门。

    如今的姜家,三个房的人去年分房单过之后,除却厚道的三房还受着大房的照拂,二房的人,姜程远却是心灰意冷不再管了。

    故而,现在姜家没了作妖的二房,如今反倒清净安宁起来。

    至少,府上都是姜酥酥亲近的人,没有那等碍眼的,姜酥酥也时常跑回姜家来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沐家和姜家,都是她的家,她住着没有半点陌生感。

    就是端王府的北苑,她也熟悉的跟自家后院一样。

    端王府和姜家一墙之隔,既是来了,也就不好不去端王府走一遭。

    也不用走大门,姜程远带着沐潮生等人直接穿墙过侧门,那道门还是从前为了方便酥酥,两家商议后特意开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即便姜酥酥不在,那侧门也没有封上。

    从侧门出来,便是息扶黎的北苑,一行人也省事,直接去往北苑澜沧阁花厅。

    端王爷收到下仆回禀,屁颠屁颠从南苑跑过来。

    三家人还没进花厅,才踏进澜沧阁回廊,就见庭里头枝桠横展下垂,树身粗壮高大的凤凰木。

    此时节,恰是凤凰木嫩芽初发之时,嫩黄嫩黄的小叶苞,还带着一层软软的白绒毛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战初棠有些吃惊,毕竟精致的庭院里头,猛然见这么一大株凤凰木,还是很突兀违和的,特别为了那凤凰木的生长,方圆好十几丈之内,就再无任何绿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战初棠出声。

    息扶黎认认真真的道:“这株凤凰木是酥酥头一天进学之时,亲自挑选了种下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弯着眼眸,她挽着战初棠手臂,笑眯眯的道:“是哪,我也没想到它能长这么大,你看那上头,大黎黎还帮我搭了个树屋。”

    沐潮生看了息扶黎一眼,心下自是满意的,可脸一板,摸着胡子呵斥过去:“胡闹,好好的庭是让你种树折腾的么?”

    息扶黎长眉一拧,要依他的性子,他的院子他种什么,同旁人有何相干?

    端王爷见他没反应,暗地里捅了他后腰一下。

    息扶黎当即道:“先生莫怪,凤凰木树冠茂盛,夏天阴凉,六月里开花,叶如飞凰之羽,花若丹凤之冠,很是美不胜收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着姜酥酥,勾起嘴角补充了句:“京很多人都羡慕的。”

    沐潮生又满意了一分,他仍旧不苟言笑,反而看向了端王:“王爷也太任由他们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端王爷讪笑两声,他倒是不想让这混崽子胡闹来着,可管不住啊!

    凤凰木的事就此略过不提,三家人又在端王府用了顿晚膳,宾主尽欢后,沐家人于暮色时分拜别。

    几日晃眼便过,不知不觉就到了元宵。

    大殷元宵节,坊不设宵禁,可举国欢庆三日,并可玩灯、赏灯,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且在元宵花灯节上,未婚男女是可邀约结伴出行,通常家长辈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息扶黎早禀过了沐潮生和战初棠,征得同意后,才邀约的姜酥酥。

    天色还没暗,姜酥酥胡乱用了几口晚膳,急匆匆回房,又是换衣裳又是重新梳发髻,还略施薄黛。

    阿桑瞧着她折腾,只觉无趣之际:“外头看花灯,也不见得多亮堂,你这样世子未必看得见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正在纠结是用橘子味的口脂还是用茉莉花味的:“女为悦己者容,等阿桑你有喜欢的人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阿桑嗤笑一声,脑子里却不自觉想了白言之。

    她此时方才发觉,这人好些时日都没来找她,约莫是知难而退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心底泛出一丝不悦来,所以说世家公子哥,都没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姜酥酥拾掇妥当了,整个人明妍俏丽,又还娇娇嫩嫩的。

    她系一身银狐白底红梅的带帽披风,将帽兜往脑袋上一扣,银狐软毛衬着她小脸,将小姑娘衬托地越发娇小可人。

    “阿桑,你也出去玩吧。”她很大方,从今年收到的红包里头抽出两张五十两的银票塞给她。

    阿桑还回去:“我有银子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不容置疑地道:“我送你到门口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也不反对,息扶黎就在大门口等她,有他一起出门赏灯,至少爹娘是放心的。

    阿桑看着息扶黎带着姜酥酥步行往热闹的朱雀大街去,她自个在阼阶上站了会,随后转身融入花灯之下的暗影,不见身影。

    姜酥酥在京城也有过好些年,可却一次都没逛过花灯。

    这一回,息扶黎在天福楼最好的位置定了雅间,能远眺整个京城,还在朱雀大街那边给小姑娘准备了惊喜。

    朱雀大街甚是宽广,所以每年的花灯节都在这条主街上置办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宽阔笔直的大街上,蜿蜒透亮的各式花灯将整条街装饰的透亮如百日,美轮美奂之,烟火灿烂,火树银花。

    姜酥酥还是头一回见这么热闹的场景,她抱着暖手炉,靠在息扶黎身边,抽着小鼻子道:“大黎黎,有兔子花灯,兔子诶。”

    竹篾为骨,白色通透的绢布为皮,三瓣小嘴,还有长长的耳朵,点燃烛火之时,那兔子花灯还能吞吐舌头,极为逗人喜爱。

    至少,这种兔子花灯前,是最多总角小儿围绕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