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 第147节

作品:《世子说他不在乎外表

    姜酥酥慌忙摇头,她不摸不摸!

    唯恐小姑娘再问出骇人的问题,息扶黎率先引开话题:“脚下不平整,你上来,我背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复又爬到他背上,双手环住他脖子,心头甜丝丝地靠在他后背,觉得安定又温暖。

    息扶黎踩着光影,一步一步走出巷子,待重新站到花灯树下,他微微眯了眯凤眸,认定了个方向,往天福楼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到了天福楼,息扶黎带着姜酥酥去了三楼的雅间。

    天福楼三楼的雅间,不多,总共只有五间天字号房,这五间房平素并不会开放,只有像花灯元宵节之时,才会接受预定。

    息扶黎定的雅间是天字一号,位置最好,临窗就能将大半个京城都收入视野。

    姜酥酥往窗牖边朝外探,远眺出去,京城之灯火阑珊,朱雀大街上的花灯,蜿蜒如银河,亮澄潋滟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哇,好漂亮。”姜酥酥赞叹一声,黑眸之仿佛点缀万千星光。

    息扶黎站她身后,目光落在姜酥酥身上,嘴角含笑,满目柔情。

    当真应那句,你在看风景,却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。

    姜酥酥看都不看,人直接往后倒。

    息扶黎微微一侧身,稳稳地借住她,无可奈何的道:“这么莽撞?摔着了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姜酥酥靠在他怀里,仰头看了看他笑道:“你会让我摔着吗?”

    息扶黎哑然失笑,他低头啄了她眉心一下:“自然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般相拥,站在窗牖边,静静看着远处的灿烂灯火。

    不多时,息扶黎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你等我一会,我去让店小二上菜,给你点了你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瞧着他往外走,掠过黑漆山水小屏风,打开门牖,踏出门槛——

    蓦地,他又收回脚,嘭地关上了门牖。

    “怎的了?”姜酥酥问。

    息扶黎冷笑一声,招呼她过来:“有热闹看不看?”

    姜酥酥眼睛一亮,哒哒蹦跳过去:“哪?哪?热闹在哪?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息扶黎打开点门缝,给姜酥酥点了下下巴。

    姜酥酥从他腋下钻到他怀里,探头趴着门缝往外看。

    三楼走廊拐角处,那两株一人高的发财树边上,正有一男一女在拉扯,并隐约有争执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再不放开我,我喊人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那女人说的,她背对着姜酥酥的方向,上O半O身还被发财树给遮挡了,一时半会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倾倾,我是真心待你,你回来好不好,就算你怀着孽种,我也不会嫌弃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言语哀求,推攘的厉害了,他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是你弟弟息扶华!”姜酥酥讶然道,她还回头担心地看着息扶黎。

    息扶黎揉了把小姑娘的脸:“他才不是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反应过来,宫宴那天晚上,她有听见的,息扶华是皇帝的私生子。

    “继续看,一会更热闹。”息扶黎意有所指的道。

    姜酥酥好,这时候谢倾约莫真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她挥袖狠狠地抽了息扶华一耳光:“闭嘴!我肚子里的是大殷龙孙,皇帝陛下的亲孙子,岂是你能诋毁的。”

    息扶华摸了摸脸,他吐出口带血的唾沫,盖因离得远,姜酥酥并不能看清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可他的口吻,却带着森然和阴冷:“你不就是想攀龙附凤么?告诉你,我也是皇帝的种,你跟我也一样生的出龙孙。”

    谢倾许是让这话给震慑住了,良久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只听那息扶华上前半步,双手握着谢倾肩,好似要将人给抱进怀里:“倾倾,你怎么能和个女表子一样无情无义呢,如今我也是皇子,你要多少个龙孙我都可以让你生。”

    谢倾冷笑了声,她一手推开息扶华,步步逼近他,走出了发财树的遮挡。

    姜酥酥才看到,她脸色很白,肚子隆起,很是大了,约莫有六七个月的身孕了。

    她扬起下颌,倨傲冷漠:“息扶华你当真以为自个是谁?实话告诉你,这么多年,你与我而言,不过就是个玩意儿,我心所属之人,高洁如月,你连他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息扶华难以接受这样的话,他眉目狰狞:“收回你的话,给我收回去!”

    谢倾笑出金铃翠声:“若不是因为他,你以为我会多理会你这样的蠢货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拂袖:“不想死的就别再来纠缠我。”

    她肚里的是龙孙,更是她这辈子的所有希望!

    谢倾抚着肚子,转身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“不,谢倾!”息扶华怒吼一声,他手一伸,扣着谢倾脖子将她拖了回去,并恶狠狠地低声在她耳边说:“就是下地狱,谢倾,你也得和我一块。”

    谢倾心头一惊:“息扶华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冷不丁,一声怒喝响起。

    姜酥酥就看到,从天字三号雅间里走出一团花锦簇斜襟宽袖锦衣华服的男子。

    那人她见过,正是大皇子!

    大皇子步步朝谢倾走过去,姜酥酥没法看到他的脸,不过可以从他语气里听出震怒非常。

    “阿清过来。”大皇子在距离息扶华一丈外站定。

    谢倾想过去,然息扶华根本不放手。

    他只阴狠地盯着大皇子,那目光竟像是不要命的狂徒。

    姜酥酥就听他说:“倾倾,你说我杀了他,是不是就一样有机会做皇帝呢?”

    谢倾大惊失色,这样大的情绪波动下,她感觉到肚子收紧,隐隐扯痛起来。

    变故就在刹那,姜酥酥看的不甚清楚,息扶黎在她身后打了个响指,低声跟她解说:“息扶华推开了谢倾,并摸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姜酥酥还没反应过来,只听的谢倾尖叫了声,然后大皇子怒意滔天的喝了句——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第125章 闭上眼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 姜酥酥还什么都没看清, 就见大皇子搂着谢倾缓缓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清楚看到息扶华脸上的难以置信和一种走到了尽头的绝望。

    他嘶声竭力,面目狰狞地低吼道:“谢倾, 谢倾,你竟然能为了他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耳边传来息扶黎的声音:“谢倾挡在了大皇子身前, 那一刀扎在了她身上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心头一跳:“她……她还怀着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向息扶黎,脸色有片刻的发白。

    大皇子此时喊着:“来人,医女和嬷嬷何在?”

    这话方落, 从天字三号雅间里冲出来医女和宫娥, 以及随行侍卫。

    大皇子将怀里的谢倾交给擅接生的嬷嬷和医生,他的手心全是温热的鲜血,血顺着指尖落下来, 在地上溅起一朵朵烈焰红梅。

    “此恶徒行刺本殿,给本殿就地格杀!”大皇子很是看谢倾肚子里的龙孙, 此时大为光火,竟要先行将息扶华给杀了再说。

    息扶华如今才后怕起来,他双腿发软,色厉内荏的道:“你不能杀我, 我也是皇帝的儿子,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大皇子面色一凝, 更是不留他。

    只见大皇子抄起侍卫的配刀,眼不带眨的就朝息扶华捅过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,姜酥酥只觉耳鬓冷风拂过,再定睛之时, 息扶黎已经站在息扶华身前,一把掐住了大皇子的手腕,并夺了刀。

    姜酥酥一愣,反应过来连忙提起裙裾小跑到息扶黎身边,牢牢捉着他臂膀,站他身后,警惕地盯着大皇子。

    此时,她方才看到,谢倾身下流了好大一滩血,医女往她嘴里塞了参片吊着,擅接生的宫娥嬷嬷一摸她肚子,表情一凝。

    “殿下,七活八不活,需得尽取出龙孙。”嬷嬷话里头的意思姜酥酥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大皇子冷冷地看了息扶黎一眼,摆手下令道:“龙孙为重。”

    姜酥酥不知道谢倾听了这话是何作想的,她条件反射地抓住息扶黎的手,指尖冰凉。

    谢倾脸色惨白地被抬进了雅间,房间里头只有伺候的宫娥医女以及接生的嬷嬷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里头怎样,也没人知道到底是谢倾能活还是龙孙能活,亦或两人都能活着。

    大皇子表情不善,他阴狠地盯着息扶华,一字一句的道:“瑾瑜,你这是要包庇刺客?”

    息扶黎哐啷一声扔了那刀,漫不经心的道:“你想落得和手足相残的罪名,尽管杀我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息扶华似乎回过神来,他猛地抱住息扶黎腿,畏畏缩缩的道:“二哥,二哥救我!”

    息扶黎低头冷笑一声,残忍无情的一脚将他踹出去一丈远:“二哥?本世子可当不得你兄长,毕竟,你可是皇伯父的种来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又对大皇子道:“大皇兄既是要杀他,改日我亲自将人送到大皇子府上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心头存疑,也忧心龙孙安危,是故一时半会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须臾,有宫娥开门回禀:“恭喜殿下,贺喜殿下,龙孙虽然是早产,可身体康泰如足月婴孩。”

    大皇子松了口气,雅间多污浊,他不便进去,遂拂袖道:“本殿看在龙孙的份上,今日不杀他,希望如瑾瑜所说,来日将人给本殿送到府上!”

    话毕,他又道:“带着龙孙,本殿要进宫,将此喜讯告之父皇。”

    那接生的嬷嬷用披风细细裹了龙孙,被众多侍卫护卫在间,跟大皇子身后,浩浩荡荡地出了天福楼。

    姜酥酥等了会,没见谢倾出来,她问息扶黎:“大黎黎,谢倾是不是……死了?”

    息扶黎摇头,眉目有惯常的讥诮,他先是看了想跑的息扶华一眼,稍等了片刻,匆匆而来的伏虎出现,三两下将人绑了先行带回端王府。

    息扶黎适才跟姜酥酥解释道:“祸害遗千年,她死不了,不仅死不了,今晚之后母凭子贵,只要龙孙能活着,她这一辈子荣华富贵享之不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