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1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本书由 凌烟阁月虎 整理

    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,本人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!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书名: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作者:暗墨沉香

    案:

    重生城市男知青和乡村娇娇女的故事。

    上辈子,周娇先是被奶奶宠成娇气包,后来却吃尽苦头。重生后,她决定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村里来了几个知青,其一个男知青还跟她有特殊关系,她的日子开始变得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男女主双重生,拥有同样的金手指。

    女主身娇体弱易推倒,男主宽肩窄臀大长腿。

    警察蜀黍重生后改行,一不小心混成大企业家。

    男强女弱。

    内容标签: 重生 系统 甜 年代

    主角:周娇,谢怀谦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    作品简评:

    这是一篇货真价实的日常甜宠,上辈子,周娇被奶奶宠成娇气包,吃尽苦头。意外重生后,因为一个金手指,她不仅遇到命定的爱人,还获得幸福美满的一生。周娇日常生活是被丈夫宠,生娃宠娃考大学,成为人生赢家。谢怀谦重生后的目标是宠媳妇宠娃,帮助村民发家致富奔小康,提前过上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好日子。 章构思新颖,语言朴实生动,情节温馨感人。通过描写特殊年代的人情伦理,体现亲人、恋人、友人之间的各种情怀。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第1章

    “奶奶,我去找梨花借本书看。”周娇对正在缝衣服的奶奶说。

    不知白梨花托她爸从哪弄来几本书。周娇借来一本看,她看完后还想看其他的,只能再去找梨花借。反正她在家闲着无事可干,再不找点事干得闷坏了。

    “嗯,去玩会儿吧,老在家里呆着看憋坏了。”苏云秀慈爱地对孙女说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走啦!”周娇跟奶奶摆摆手,一脸无忧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着孙女娇娇俏俏的背影,既欣慰又担忧。娇娇这两年身子骨长开了,出落得越发动人,不仅相貌好,身材也出挑。要她看,十里八乡就没有一个赶上她孙女好看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娇娇是随了谁,比她亲爹亲妈的模样可是出众多了。百里挑一,不,应该是千里挑一、万里挑一都比不过她孙女。

    唉,本来孙女越长越俊是好事,可苏云秀还是发愁。

    她愁得是学校停课了,娇娇没法继续上学。要是过一阵子能开学还好,要是学校一直停课,她孙女没得学上,那可咋办?总不能让她以后下地挣工分吧。

    苏云秀就是发愁这个。

    娇娇可是从小没下地干过农活,再说她身子骨不太好,郝大夫说娇娇是胎里落下的毛病。郝大夫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,反正苏云秀听不大明白。但她知道郝大夫的大体意思,就是说孙女体虚,就跟得了富贵病一样,得好好养着,不能吃苦。

    苏云秀总共就抱养这么一个孙女,自是娇生惯养。以前但凡弄点红枣、红糖、麦乳精等营养品,都让她留着给孙女吃了。在她的精心喂养下,娇娇总算平平安安长大。

    可这不代表娇娇能下地干活,要真是那样,她肯定会被累趴下。

    本来苏云秀想供孙女考大学,可是现在这世道变了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上学。不能考大学就代表没有轻松点的工作,也找不到好对象。所以,苏云秀才替孙女的未来发愁。

    愁也没办法,日子还是得过。学校开不开学,那是上头领导说了算,小老百姓只有等着的份。

    苏云秀就盼着学校继续办下去,将来孙女能考上大学,再安排个铁饭碗工作,找个疼她的好男人,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。

    好在周家村有当村长的大伯哥照顾她们娘俩,没人敢欺负她们,日子还算平静。

    苏云秀还怕孙女的好相貌会惹来麻烦,谁叫这两年外头这么乱呢,她都不敢让孙女去集市上逛,生怕娇娇被哪个坏小子盯上。

    甭管外面如何闹腾,午间的周家村现如今是平静祥和的。

    现在正值夏收时节,大午的,村里人吃过饭都赶紧歇会儿。毕竟下午还得抢收,不趁机歇足精神头,过午怎么干活。

    村里,斑驳的土墙上贴着很多标语,有的已经被风雨侵蚀的不成样子。比如前些年□□时期的标语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。”,还有大锅饭时期的标语“共产主义就是吃大锅饭”“公共食堂万岁”,如今这些已经标语已经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倒是最新的标语刷得清晰又规整,“没有贫农,便没有革命。”“无产阶级化.大革命万岁!”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等等,彰显着浓郁的政治色彩。

    在这农忙时节,一切都不重要,地里的庄稼最重要,老百姓就是靠庄稼过活,现在肯定是把心思都放到夏收上面。他们可没有忘记前些年吃苦挨饿的日子,把地里的庄稼看得比较重。

    可是,农忙跟周娇好像并没有多大关系,因为她是奶奶养在手的宝,苏云秀一点不舍得让她干活。

    出落得越□□亮的周娇,慢悠悠地来到村头白梨花家。

    白梨花她爸是远近闻名的兽医,专门给牲畜看病,家里条件还不错,住着四间砖瓦房,在村里算是条件比较好的人家。

    周娇到梨花家时,梨花妈正在院子里翻晒自留地里出产的那点粮食。

    周娇礼貌地跟梨花妈打招呼:“白婶,梨花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在她屋里呢,刚刚招弟也来找她,可能还没走,你去找她们玩吧。”梨花妈看到周娇,热情地让她进屋。

    李招弟听到梨花妈的声音,撅着嘴说:“梨花,你说周娇咋这么命好,竟然被周二奶奶抱回家养着。要不然,她亲爹亲妈还不知道把她送到哪旮旯呢?”

    李招弟非常嫉妒周娇,明明她家跟周娇家同样的情况,为啥就没有好人收养她,把她养的跟地主家的小姐一样,天天啥活都不干,养得细皮嫩肉的。

    一听“李招弟”这名字,就知道有来头。

    李招弟家有四姐妹和一个宝贝弟弟。四姐妹分别叫盼弟、来弟、招弟、带弟,最好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带把的,叫来宝。

    周娇在被苏云秀抱养之前,家里跟李招弟家情况类似。

    所以,李招弟看周娇活得这么滋润,在家一直给弟弟当牛做马的她能不嫉妒吗?

    白梨花不紧不慢劝道:“你可别说了,周娇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梨花也嫉妒周娇,她是嫉妒周娇长得好。

    为啥她姓白,皮肤却那么黑呢?怎么捂都捂不白。而且她的个头长矮,得跟地墩一样,相貌身材都比不上周娇,这让她怎么不嫉妒?

    两人一道上学,学校男生的目光都聚集在周娇身上。白梨花嫉妒得要命,却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别人都以为她跟周娇关系好。

    不听白梨花的话还好,一听这话,李招弟还来气了,“就她那小样儿,光吃不干,跟米缸里的米虫一样,简直是社会蛀虫,跟“四害”差不多,一点用处都没用,活着就是糟蹋粮食。”

    “招弟,周娇咋惹到你了,你咋这么说她?虽然她娇气了些,可她脾气挺好的……”白梨花装模作样劝道。她猜到周娇要进来了,才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白梨花的名字是有由来的,她爸叫白春生,他的闺女肯定姓白。当年白梨花出生时,正好家里的梨花含苞欲放,白春生寻思得了个闺女,他希望女儿将来跟梨花一样美丽,就给闺女起了这么个名字。

    可惜,白瞎他这番心思。梨花长大后,黑皮肤随她爸,矮个子随她妈,处处遗传了爸妈的短处,一点配不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白梨花还是个伪善的人,大面上跟谁都笑眯眯的,背地里却看不起农村人,想早早跳出农门,去城市生活。反正白梨花的性格没有一点随她爸妈的地方,不知道的还以为抱错孩子。

    恰好周娇正要掀布帘子进来,听到李招弟的激烈言语,立马生气了。她一个被宠得娇气的娇姑娘,能容下这种难听的话吗,能装作听不见吗?

    答案显而易见,肯定是不能。

    周娇一甩帘子,就冲进来。她气得小脸通红,比擦了胭脂的颜色还要娇艳。即使她生气,看起来也非常动人。

    可惜屋里这俩货都嫉妒她,没人欣赏美人发怒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李招弟,你嘴咋这么毒呢,吃枪药了!我哪里惹着你了?你竟然这么说我,我才不是社会蛀虫!我吃你家粮了吗?我奶愿意养着我。我早就知道,你看我不顺眼,是不是我奶对我好,你就嫉妒我?”

    周娇虽然娇气些,可她不傻,李招弟经常冲她甩白眼,肯定是看她不顺眼。

    这时周娇不想再让着她,像原来一样不跟她一般见识。李招弟都把她当成“四害”了,她再让着李招弟,那不是傻子吗。

    李招弟本来就嫉妒周娇,看周娇回呛她,她跟炮筒子一样说:“谁嫉妒你啦,你自己懒得要命还不让人说。你倒是说说,你长这么大干过啥活?”

    “我干不干活管你啥事,我奶不让我干活的。”说到这里,周娇有点气虚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干过一点累活,就连挖野菜都很少去,因为她奶生怕她累出病来,还得吃药,很少让她动手。

    周娇从小就是药罐子,更是郝爷大夫那里的常客,村里人都知道这些事。反正村里那些老娘们说过,找媳妇可不敢找周娇这样的,娶回来还不得当祖宗供着。

    李招弟眼珠子一转,想到一个整治周娇的主意,她不怀好意地说:“周娇,你确实没干过活,你这样跟四害有什么区别。我看,等下咱们比赛拾麦穗,如果你能干,就证明你不是社会蛀虫。”

    李招弟没机会上学,但她上过一阵子扫盲班,也认识些字,有时还会拽几个词。

    别说,这激将法还真管用,周娇她就上当了,忘了自己身体娇弱,不能受累。

    三个姑娘还没等村民上工,就顶着大太阳去地头拾麦穗。当然,心眼最多的白梨花纯粹是跟着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情形可想而知,周娇很就给热晕了。被刚来上工的堂哥周立国看到,抱起她来匆匆送回了家。

    第2章

    苏云秀在屋里呆了一会儿,觉得有点热,就坐在门口的大槐树下乘凉,顺便在腿上搓麻绳。

    她一抬头就看到大伯哥家的小孙子周立华,跟兔子一样窜到她跟前。他脸上还带着脏兮兮的泥道道。

    不知他打哪儿弄成个小花脸,让人看了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周立华一溜烟儿跑到二奶奶跟前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 “二奶奶,娇娇姐拾麦穗的时候热晕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本来见到立华的小花脸后,嘴角还微带笑意,听到这里,赶忙把麻绳扔到竹筐里,焦急地问:“咋回事?娇娇怎么去地里拾麦穗,我不是嘱咐她不让她下地么,她身子骨不好,咋就记不住呢?”

    “我大哥把娇娇姐背回来了。他们走得慢,我哥让我先回来给您说一声。”周立华速把事情讲清楚。

    别看他人不大,小嘴说起话来巴巴的,说话贼顺溜。

    苏云秀听说孙女大热天晕倒,非常担心。“立华,你跑得,赶紧去把郝大夫给我喊来,回头二奶奶给你煮鸡蛋吃。”

    “哎!二奶奶,我这就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