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2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鸡蛋的诱惑非同一般,周立华一听二奶奶要给他煮鸡蛋吃,脚底跟踩了风火轮一样,迅速往郝大夫家跑去。

    苏云秀大半辈子都是一个人过,她平时不爱东加长西家短的,更没热晕过,还真不知道热晕之后该咋办。再说娇娇身子骨一直不太好,还是让郝大夫给看看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苏云秀捡起地下的竹筐和凳子,赶紧家去。她在寻思,热晕之后应该咋办,有啥需要准备的?地窖里有凉好的绿豆汤,不知道娇娇能不能喝?还是等郝大夫来了问问再说。

    没过多大会儿,周立国就把周娇送到了二奶奶家。苏云秀赶紧招呼他,把孙女放到炕上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孙女苍白着脸,还在晕着,赶紧掐了她的人,试图让她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娇娇,醒醒,娇娇?”苏云秀看孙女始终不醒,焦急地说:“立国,我让立华去叫郝大夫了,你去门口看看他来了没?”

    周立国刚走到家门口,就看到弟弟带着郝大夫来了。他听弟弟催促道:“郝爷爷,你点走,要不我二奶奶该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这老胳膊老腿的,可比不过你腿脚,这不马上就到了。”郝大夫是个慢性子,做事极为认真,看病技术也不错,就是个慢性子。

    等郝大夫进了屋,苏云秀看见他跟见了救命稻草一样,急忙说:“郝大夫,你来给我家娇娇看看,我掐她人,她都不醒,咋办啊?”

    郝大夫在路上就听说周娇可能是热晕了。他给把了把脉,确实是暑。看周娇丝毫没有清醒迹象,郝大夫给她扎了针。

    没多大会儿,就看到周娇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哪里难受?趁你郝爷爷在这里,赶紧给他说说。”苏云秀拉着孙女的手说。

    周娇缓缓睁开眼,她迷糊似乎看到早已去世的奶奶,好像还听到奶奶在叫她。

    周娇还以为她已经死了,这是在阴间遇到了奶奶。因为她晕死过去之前,明明看到自己无辜枪,胸口还炸开了血花。

    周娇挣扎着爬起来,一把抱住旁边的奶奶,激动地喊出声:“奶奶,我可想你了!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她就委屈的哭了。一是因为太思念奶奶的缘故,二是因为自从奶奶去世后,她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,吃尽了苦头,最后暴死街头,也不知有没有人帮她收尸。

    周娇这一哭,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架势,哭得她直打嗝。

    苏云秀还以为孙女在外面受了委屈,才会哭得这么伤心。

    苏云秀也知道,因为周娇是她抱养来的,村里人大多知道这个情况,难免会有人拿这事说嘴。周娇小时候没少为这事哭,最近几年长大了,也懂事了,才不为这事哭泣。

    难道今天她在外面遇到啥委屈的事,那个长舌妇又嚼舌根子,让娇娇听见了?苏云秀想。

    “娇娇,乖啊,别哭了,给奶奶说说咋回事?”苏云秀拍拍怀里的孙女说。

    周娇哭得不能自已,好像要把多年的委屈发泄出来似的,打嗝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,一个劲地叫:“奶奶,嗝……奶奶。”

    周娇这幅模样可把旁边的周立华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你看你哭得都说不出话了,真丢人!谁欺负你了,你倒是说啊,我让我哥去收拾他们去!”周立华霸气地说。

    娇娇姐?这是谁这么叫她,好像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。周娇转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,看到一个小萝卜头,长得好像立华兄弟小时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立华,嗝,是你啊,嗝……”

    周娇边说边想,立华咋也来阴间了,还变得这么小了?

    周娇一边打嗝一边说话,简直要把周立华笑疯,“哈哈哈,娇娇姐,你这么说话真好玩。”

    旁边他哥周立国看到弟弟笑得不像样,顺手给了他脑门一下,周立华又躲到另一边偷笑。

    周娇还以为她在阴间遇到奶奶,可是,立华兄弟咋也跟来了,还一副返老还童的模样?

    她意识到周围还有旁人,转悠着脑袋四处撒么。哎呀,这不是郝爷爷,还有立国哥,咋回事,他们咋都到了阴间?

    周娇才意识到不对劲。她赶紧打量四周情况,马上发现门口和窗口照进来的阳光。

    这里肯定不是阴间,据说阴间是不见阳光的。听说小鬼都怕被阳光照到。

    周娇这才意识,她不是到了阴间,因为她在周围没看到阴森森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娇发现这屋子好眼熟,看着像奶奶的老宅。

    周娇毕竟是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人,她意识到不对劲后,不动声色琢磨事,暗打量周围一切。

    周娇趴在苏云秀肩头哭得抽抽搭搭,苏云秀没有瞧见周娇的神色。她想让周娇躺下歇着,就扶孙女躺下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先别哭,躺下歇会,奶奶在,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周娇刚一躺下,就丝丝哈哈喊疼。

    “奶奶,背上疼。”

    周娇说话没有北方人的爽利劲头,反而像南方姑娘,话音娇娇软软,听着就跟撒娇一样。

    “咋了,赶紧让我看看。”苏云秀想让孙女翻过身给她看看。

    周娇别别扭扭不翻身让奶奶看。

    苏云秀这才想起来,周围还有外人在,可不能让娇娇露背。

    这时,周立国出声解释:“二奶奶,我看到娇娇时,她躺倒麦地里,可能被地里的麦茬扎到背了,等会儿你给她看看有没有破的地方,擦点紫药水应该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一听这个,觉得孙女细皮嫩肉的,竟然倒在麦茬上,肯定受罪了,还不知伤成啥样呢?

    郝大夫一看,赶紧说:“大妹子,要是没有紫药水,就去我那里那点来。”

    郝大夫又接着说:“娇娇醒了就没啥大事,回头我给她开副药吃上,保证很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嘱咐苏云秀,给周娇喝点淡盐水,吃饭吃清淡点,别再让她出去晒着。

    在郝大夫看来,暑不是啥大病,再说周娇的情况不太严重,可能是她身子较弱的原因,干一会儿活就晕倒了,情况不太严重,就是看着有点吓唬人。

    苏云秀非常放心郝大夫的医术,听他这么保证,知道孙女不会有问题,好歹把心放下些。

    郝大夫看完病要走,苏云秀忙去送他,她顺便指使立国跟着郝大夫去拿药。

    周立华嫌外面热,没跟着出去。他看娇娇姐醒了,也不跟着瞎着急了,凑到一边跟姐姐说话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二奶奶不是不让你下地干活吗,你干嘛非得去捡麦穗,还把自己给晒晕了,你真笨!有福都不知道享,还抢着干活,我看你是有点傻!”周立华直白地说。

    “小花猫,你还是赶紧把脸洗干净去吧。”周娇一直爱干净,看不过眼就说了立华一句。

    周立华摸过炕头上的镜子,冲里面的花脸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周娇现在还有点搞不明白现状,她想弄明白咋回事再说。

    周娇打量着屋子细想,发现这里确实是记忆的老宅。只不过在奶奶去世之后,她亲爹把她接回去,这房子就让大爷爷锁起来了,她再也没进过老宅。

    因为大爷爷生气她回去找亲爹的事,觉得她是养不熟的白眼狼,都不让立国哥他们跟她来往。尤其是等她被亲爹后娘许了人家之后,嫁到镇上。因为她怨恨亲爹,很少再回周家村,跟大爷爷一家没了联系。

    偶尔回来一趟,她只敢偷偷在老宅周围看看,回忆以前奶奶还在时的美好生活,她还在墙角下偷偷哭过。

    不过,立华兄弟怎么成了小毛孩?刚刚他还提到捡麦穗晕倒的事。

    第3章

    周娇记得这事,捡麦穗晕倒是在学校停课后,她在家闲着时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她从小被奶奶娇养长大,长到十几岁,从没下地干过农活。这样的她引起李招弟的嫉妒,说了她很多不好听的话。记得好像说她光吃不干,是社会蛀虫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才十几岁的她受不了那些刺激难听的话语,不服气的她被激得去地里比赛捡麦穗。夏收时节,气候炎热,因为她自小身体比较娇弱,很就被晒晕。

    后来奶奶知道事情原委,不让她跟李招弟玩,更不允许她再下地干活,怕她累着毛病。

    想到这,周娇好像一下子明白过来一样,难道是时光倒流,她回到了过去?

    周娇真不敢相信这种稀事会发生在她身上,可是现状由不得她不信。

    周娇伸出自己的双手,果然又白又嫩,跟葱白似的手指修长圆润,指甲泛着淡淡的粉色,多年操劳的茧子全都不见了。不过,她手心啥时候多了颗红痣。

    周娇转头摸起立华刚放下的镜子,拿来一照,周娇这才确定,她重新回到少女时代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你照啥镜子?放心吧,你的脸没蹭破皮。”周立华看娇娇姐照镜子,以为她是看脸有没有蹭破,就好心提醒。

    回过神的周娇感觉头晕、恶心,应该是暑后遗症。

    “立华,我口渴了,你给我端杯凉开水来。”

    周立华经常来二奶奶家玩,知道二奶奶会在桌上冷下凉开水。他特听话,转身屁颠屁颠给娇娇姐倒水喝。

    因为周立华没有亲姐,周娇对立华不错,有点好吃的会让给小点的立华吃,导致周立华特别喜欢她。再说他爸老是说,要多让着点女人,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其实,周立华他爸说的那些话,是说不跟他妈一般见识,两口子拌嘴的时候说的,让小儿子给理解歪了。

    周立华理解为要对娇娇姐好些。他姥姥家倒是有亲表姐,可是离得远点,不能天天见面,有些生分,还不如娇娇姐亲近些。

    等苏云秀送走郝大夫,赶紧进屋照应孙女,看她需要啥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还难受不?奶奶不是给你说了,不用你下地干活,奶奶有钱有粮,能养得起你。”

    周娇刚刚哭得太厉害,一时还没缓过来,她还在抽搭,眼圈红红的,看上去就让苏云秀心疼。

    “奶,我……我没事了,你别担心。”周娇为了不让她奶惦记,憋着一口气说完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你可真丢人,捡个麦穗都能晕倒,醒了还哭抽了,我比你还小,都不像你这样。”周立华在一旁笑话周娇。

    要是周娇没重生,也许听了这话会生气。可是她重生了,比上辈子看得明白了,才不会把小鬼的话当真。

    “立华,别胡说,要不我等会儿我可不给你煮鸡蛋吃了。”苏云秀别过脑袋冲周立华使眼色,示意他别乱说话。

    机灵鬼周立华明白是明白,他没继续说话,却冲周娇做鬼脸,把周娇逗得噗嗤一下笑出声。

    苏云秀找出一小瓶药水,“娇娇,给奶奶看看你的背,要是破了,我给你擦点药水。”

    周娇看到慈爱的奶奶,此刻觉得,她奶还在,真好,感谢老天爷,又让她见到她奶了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一定想办法不让奶奶早早病逝,这样,她就不用回那个家,不用再被亲爹卖掉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又不是大夫,怎么治好奶奶的病呢?要是她会神仙法术就好了,周娇躺在床上妄想。

    苏云秀见孙女不说话,以为正在走神的孙女嫌弃立华在旁边,“立华,你先我出来玩会儿,我给你娇娇姐上完药水,就给你煮鸡蛋吃。”

    周立华一听煮鸡蛋,立马去院子里找乐子玩。

    苏云秀让孙女趴下,掀开她的衣服一看,“哎哟嗨,娇娇,你的背疼不?看着血殷殷的,可真吓人。”

    周娇晕倒时,躺在了麦茬上,因为这时穿的衣服又薄,她那娇嫩光滑的背被戳得一道道血痕,看上去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奶奶,应该是被麦茬刺的,看着吓人,抹点药水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周娇淡定地安慰奶奶。只要奶奶在,这点痛算什么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着非常心疼,小心地给孙女抹药水。

    周娇的皮肤本来就白,这一抹药水,跟在背上画了幅画似的,特别明显。

    从后面看,忽略背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痕迹来说,周娇的背影确实好看。纤腰不赢一握,臀部挺翘,双腿修长笔直,横看竖看看都是美人的形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