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14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谢奶奶是觉得,既然看管不是很严,就代表问题不是很严重,说不定过不了多久,老伴就会被放回来了。这样想着,她好歹能安心点。

    接着,谢怀谦又跑腿,去给姑姑家送肉。

    谢玉珍问侄子:“怀谦,你爷爷奶奶没事吧,这肉哪来的,怎么给我们送来了?你们留着吃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,我弄来的肉,至于来源,保密。你们只管放心大胆吃,保证没问题。家里还留了肉吃,你就不用惦记了。这些你们先吃着,回头弄了肉,再给你们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,怀谦真能耐,我也沾上侄子的光了,还知道给我送肉吃。”谢玉珍打趣说。

    谢怀谦把他给爷爷送饭的事,给姑姑说了一下,让姑姑别太担心爷爷。然后,他跟姑姑告别,骑上自行车就回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他听到许江、许涛他们高兴地尖叫:“吃肉了,吃肉了,怀谦哥哥给我们送肉吃咯!”

    谢怀谦听到这些话,不由地笑了。看来重生回来好处还不少,起码他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,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周娇拿到谢怀谦送的肉,反而不知怎么办好。是她没想清楚,这样的肉拿出去,反而跟没法给奶奶解释肉是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看就是收拾好的肉,怎么跟奶奶解释肉的来源。奶奶可是清楚地知道,她不敢杀鸡。难道说是别人送的?那她得编出给她送肉的那个人来。现在吃点肉这么困难,不是知己人,谁会随便送别人肉吃。

    早知道,还不如要带毛的鸡,就说是在路上捡的,奶奶顶多以为她运气好。

    晚上,周娇忍不住把自己的烦恼给谢怀谦倾诉了。

    “谢大哥,今天你送我的肉,我不知道找什么借口拿给奶奶吃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谢怀谦想想周娇的小身板和处境,确实不好跟家人解释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说:“这样吧,我再给你两只带毛鸡,你就说捡的。”

    想来想去,也只能把功劳归到周娇的好运气上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,老觉得占你的便宜了。”周娇回答说。

    这话周娇不好开口说,谢怀谦主动提起,周娇被动接受还可以。要不周娇大咧咧地开口索要,有点厚脸皮。

    “跟我客气啥,咱俩关系可不一般。再说我能轻松回来,全靠你帮忙,说起来打猎也得算你一份功劳。等我把野猪肉、鹿肉处理好,给你传送一部分过去,想吃就吃。等吃没了,大不了我再去山里走一趟。

    “也许那时候农场的鸡鸭长大,咱们就不缺肉吃了。”谢怀谦忽然想起牧场的功能,觉得他们以后肯定不缺肉吃。

    谢怀谦的提醒,周娇也想到了。暂时她只能占便宜了,以后谢怀谦有需要帮忙的,她也绝不推辞。

    周娇只能厚着脸皮跟谢怀谦要了带毛鸡,原先那几只收拾好的,谢怀谦让她自个留着吃。周娇给谢怀谦道谢之后,想到明天就能让奶奶吃上鸡肉,心里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苏云秀发现水缸里的水喝完了,就拿着扁担去井上打水。

    周娇正在忙着做早饭,还真没有看到奶奶去打水。如果知道,她肯定会帮忙抬水。挑水这活周娇干不来,她根本不会使用扁担。

    他们家喝水都是去附近的水井打的。周立国和周立军有时间会经常过来帮忙打水,有时他们难免会顾不上,苏云秀就会自己去打两桶水用。

    没想到,苏云秀在井边遇到邻居家的李铁柱,他帮忙把水担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铁柱,又麻烦你了!”苏云秀跟邻家铁柱道谢。

    李铁柱提起一桶水,哗啦一声,倒在水缸里。

    “二奶奶,你再打水,招呼我一声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这样说着,眼睛却往屋门口瞄,期盼那个窈窕的身影出现。

    苏云秀本来觉得李铁柱挺懂事的,好几次都热心帮她挑水,可是他往屋里看什么?苏云秀感觉不对劲,这是瞧上她孙女,给她献殷勤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云秀整个人都不好了,她就没让李铁柱去屋里坐,“铁柱,这次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可相不李铁柱这样的小伙。不是她眼光高,而是和她孙女不般配。要说李铁柱浓眉大眼,个子高挑,还能干,在农村来说,可以说是好对象,但这不代表他适合她家娇娇。

    苏云秀可不想把孙女嫁到农村,尤其是娇娇身体不好,根本干不了村里的活计,估计婆家也看不上娇娇这样的女孩。就是因为她深知这点,不想让孙女在婆婆底下受委屈,更不想把孙女嫁到农村。

    所以,苏云秀才一个劲儿想让周娇读书有出息,将来能有个铁饭碗,好嫁到城里去。倒不是苏云秀高攀,实在是娇娇的身体状况摆在那里,要是想让孙女下半辈子好好活着,必须让孙女嫁给不让她干活的人家。

    显然李家并没有这样的条件。先不说李铁柱家就是本村的农民,就说李铁柱他妈,也不会同意儿子找娇娇这样的媳妇。

    苏云秀早就听她大嫂跟她说过,村里好多婆娘嘀咕,她太宠周娇,小心将来周娇嫁不出去,因为农村人养不起周娇这样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李铁柱他妈就是其一员,她相不周娇。

    可是周娇的相貌在十里八乡来说,那是顶顶出色的,基本上很少有女孩赶上她。李铁柱就是被周娇的好相貌迷住了,没把他妈的唠叨放到心上。

    在李铁柱看来,他是个大男人,以后他干活养家就好,媳妇在家做做家务活就可以。

    可是李铁柱他妈能同意吗,她肯定不忍心让儿子在外面吃苦,媳妇在家里享福。

    李铁柱回到家,就被他妈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铁柱,你刚刚干嘛去了,是不是又帮周二奶奶挑水了?我跟你说,你可不能喜欢周娇那样的娇气姑娘,咱家可养活不起。你不知道周娇经常生病看病吗,要是找个这样的媳妇,将来说不定连孙子都给我生不出来;还有,家里存点钱不容易,都给她看病了,还过不过日子?这样的媳妇坚决不能娶回家!”

    李铁柱他妈不是坏人,就是私心不想儿子娶个病秧子。农村妇女过日子都斤斤计较,谁不想自家日子越过越好,让别人高看一眼呢。哪能找个拖累人的儿媳妇,拖垮儿子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妈也没用。我告诉你,你还是死了心吧,周婶估计不想让周娇在村里吃苦,要不她使劲供她上学干嘛,还不是想找个好工作,将来以后攀个高枝。不是我看不起你,咱家还真高攀不上周娇,你看你周婶把她养的,细皮嫩肉,一看就像城里人。”

    她家是地地道道的庄户人家,找媳妇要找勤能干的,找周娇那样的干啥用,难道请回来当祖宗养着?铁柱妈寻思。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的,找个娇气儿媳妇回来,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李铁柱是个老实孩子,虽然喜欢周娇,但是不敢不听他妈的话,只好垂头丧气进了屋。

    第21章

    周娇还不知道,隔壁的小伙子对她心存好感。她在灶房忙活做早饭,倒是听见铁柱帮了奶奶的忙。

    她还在心里想,还真是远亲不如近邻,近邻不如对门。自家和李铁柱家是斜对门,平时互相帮点忙,都不用客气。李家婶子有时会找奶奶帮她裁衣服,邻里之间关系不错,人情味非常浓。

    周娇没考虑太多,她一直在想怎么把野鸡、野兔拿出来给奶奶吃。

    等到午,苏云秀上工回来后,就看到孙女站在门口笑意盈盈地等着她。

    “奶奶,过来,我告诉你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周娇一脸神秘的样子,引起了苏云秀的好心。她还以为啥事呢,没想到孙女指着被绑住的野鸡说:“奶奶,我今天出去时,在湾边的芦苇丛里逮到一只野鸡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那边洗衣服了?那边水深,还是小心点,以后别去那里。你的衣服又不脏,在家洗洗就行。”苏云秀嘱咐孙女,“对了,有人看到你捡野鸡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信了,因为现在村里忙活夏收,上工时间去水边洗衣服的人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这年头,农村洗衣服,都是拿到湾边、河边去洗。通常都是女人带个洗衣槌,到水边捶打脏衣服,等捶个差不多,在水涮涮就行,连洗衣粉都不用。因为大家伙吃饭没油水,衣服上也就灰土多,好洗。

    苏云秀一看,鸡毛是灰花的,确定不是家养的鸡,肯定不是别人丢的,放心不少,这才问:“死了没?不会是吃了耗子药,被毒死的吧?”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的话,苏云秀可不敢吃,耗子药毒得很,吃出毛病来咋办?娇娇肚茬不好,更不能吃。

    周娇踢了野鸡一脚,只见野鸡还扑棱翅膀。野鸡被谢怀谦打晕,又被绑住,一直在系统空间放着,没死,就是无精打采的。估计是被绑久了,都没啥动静。

    “还没死透,我来看看。”苏云秀提起野鸡检查一下说:“我看这野鸡有伤口,应该是受伤了乱跑,才让你抓到,应该没吃耗子药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那咱们把野鸡炖了吃吧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以为孙女想吃肉,笑着说:“好,那过午炖鸡吃,我先收拾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般逮来的野鸡、野兔,给它喂食它也不吃,更不好驯化,过不了多久就死掉,还不如吃掉。

    “奶奶,等吃完饭,你再把收拾野鸡,晚饭我来做,等炖好鸡,给大爷爷家送点过去。”周娇忽然想起这茬,立华应该馋鸡肉了吧?

    “行,就按你说的来,吃完饭我就收拾。”

    下午周娇把野鸡炖了,给村长家送去一大碗。

    周娇还邀请立华来家里吃肉,“立华,要不你跟我回去吃?家里还有好多肉。”

    村长媳妇听到后,对蠢蠢欲动的小孙子说:“你娇娇姐把肉都送来了,你在家吃就成,别再去麻烦你二奶奶。”

    弟妹家好不容易弄只野鸡解馋,人家已经送来一大碗,怎么好意思再带张嘴去吃。

    周娇跟周立华感情处得不错。前世周娇嫁到镇上后,周立华在那里上初,他还去找过周娇,问问她过得怎么样。虽然那时周立华帮不了她什么忙,但她还记得他的那份牵挂。这小子真把她当姐姐看待,一直记挂她。

    周娇哪能不知道,大奶奶是怕立华去了多吃肉,不好意思让他去。

    周娇过去拉起立华的手,说:“大奶奶,让立华跟我去吧,我想跟他玩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娇拉着立华出了门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看着俩孩子的背影说:“你看,娇娇都这么大了,还跟个孩子一样,能跟立华玩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看二婶对娇娇宠得没话说,跟养个千金小姐一样,以后可怎么找婆家?”儿媳妇张秀娟说。

    要她以后给儿子选媳妇,她也不能选娇娇这样的,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,进门啥都干不来。这不是给自己找个祖宗吗,哪个婆婆愿意找这样的儿媳妇?

    “你二婶看娇娇学习好,以为她能考出学来,毕业后给安排个铁饭碗,以后再找给城里的婆家,就不用呆在农村干活,就是没想到学校半路停课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过一阵子就开学。我也想让立华接着上学,你看他现在天天到处疯跑,没个样儿。”张秀娟跟婆婆说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盼着学校赶紧开学,老师把这些皮小子管起来。还有立军,要是没法继续上学,也得想法子给他找个事干。你说他上了一阵子学,都高毕业了,总不能天天跟土坷垃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今天招不招兵?要是能招兵,让立军去当兵也不错。”张秀娟说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还招不招兵反正你爹是没听到信。要是招兵,你爹肯定知道。真来招兵的就好了,说不定立军能验上,就能去部队当兵了。”村长媳妇盼着说。

    周存福当村长,也是有好处的,起码消息灵通。

    比如说今年公社里选不选工农兵大学生,或者是部队来不来招兵,这都是农村青年跳出农门的好机会,对很多农村知识青年来说,也是唯一的机会,竞争非常激烈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想让自家男人背后使使劲,先把自家孩子送出去。谁不想让自己孩子有出息?她男人是村长,难道就得把孩子当兵或者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别人吗?

    肯定不行,那样她也不同意。只要她家符合条件,说啥都不能把自家孩子撇下,村长媳妇想。

    周存福这村长当得还算公正,就算是给家人谋点福利,最多就是安排活的时候轻松点。像当兵名额、工农兵大学生名额,学开拖拉机名额等等,都是大家伙推选出来的,不是他个人决定。

    周立华来到二奶奶家,就大声喊:“二奶奶,我来吃肉啦!”

    “是立华来了。你来正好,还留了个大鸡腿,等下给你吃。”苏云秀笑着说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给孙女留的,立华最小,等会只能先紧着他吃,再给娇娇多挑几块肉多的鸡块。

    “嗷,二奶奶,我可馋鸡腿了,鸡腿呢,我要吃。”

    周立华来到二奶奶家,就跟自家一样自在,从来不知道客气,有啥好吃的就吃啥。当然,年纪不算大的他也会很听话,有时会帮二奶奶跑腿干点活。

    “好吃,娇娇姐,还是肉好吃,你在哪里捡的野鸡,我也想去捡。”周立华边吃边问。没人跟他抢肉吃,他细嚼慢咽,慢慢品尝鸡肉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真是捡的怎么可能不告诉他?要是有这好事,她肯定带他去。可惜这是人家送的,守株待兔的事可是很难遇到。

    周娇说:“我去洗衣服,在草丛里抓到的,这只野鸡受伤了,恰好被我遇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