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15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“娇娇姐,等吃完饭,咱再去看看,那里还有没有受伤的野鸡?”

    周娇闻言无奈。苏云秀打趣说:“立华,哪来那么多野鸡让你俩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看看,说不定有呢。”

    饭后,立华就缠着她说:“娇娇姐,你再带我去看看,”

    周娇不太想去,被立华缠得无奈,只能带立华再跑一趟。俩人转悠了几圈,并没有找到野鸡,倒是在水边捡到一个鸭蛋。

    不知是队上的鸭子下了蛋,还是谁家的鸭子跑出来下了蛋,竟然没人捡,看来便宜他俩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竟然捡到一个鸭蛋,哈哈,太好了,没白跑一趟。”周立华笑呵呵说完,又说:“这地方还真不错,不是有野鸡,就是有鸭蛋,改天我得多往这边跑几趟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当天上时常掉馅饼了,也就是今天运气不错,能捡到一个鸭蛋,要是天天来,鸡毛都捡不到。野鸡本就不是周娇捡到的,不过是她找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周娇告诫周立华说:“来是能来,你可不能下水。我可告诉你,这边的水.很深,水里有淹死鬼,下去就能缠住人,一定不能下水,知道不?”

    周娇不得不吓唬他,生怕他胆子大会下水玩。这坑里最深的地方听说有五六米深,真要下水,有可能要了小命。以前这里不是没发生过淹死人的事,有那十几岁的半大小子,仗着会游水,下水游泳摸鱼,不知咋被淹死了呢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吓唬我,我才不信。”周立华犟着说:“我知道,这里淹死过小孩,我才不在这里下水。”

    前两年这里还淹死过一个孩子。打那,这边就成了孩子们的禁地,大人都嘱咐自家孩子不要到这边来。

    那时周立华都记事了,他也记得那孩子被泡得肚子肿胀的模样,可能把他吓到了,从此不大喜欢上这边来玩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等我来这里的时候,叫上你吧。”周立华记起那个场景,还是怂了,有点被娇娇姐吓到。

    周娇也看出立华害怕,就放心些了。知道怕就行,就怕孩子无法无天,到处冒险,一不小心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行,倒时叫我一起来,说不定咱还能捡到兔子。”周娇想起还剩了几只野鸡野兔,以后得想办法拿出来吃掉。

    此后接连几天,周立华天天拉着周娇来这里跑一趟,美其名曰捡野鸡、野兔。可惜,哪有那么多只野物让他捡。如果频繁出现野物,还能让他们捡到,那才不正常。

    周娇想等再过十天半月,再把野兔拿出来,放到草丛,让立华捡回去。

    谢怀谦把野猪肉、鹿肉收拾好,又给周娇送了一些,让她存起来随时吃。

    周娇寻思,他好心送了些肉,她总得回报点什么,不如在空间请谢怀谦吃饭。然后,她准备了一大桌好菜,有红烧兔肉、麻辣鸡块、山菌野猪肉丸子汤等等。

    对,周娇把谢怀谦弄得野猪头给卤好。谢怀谦想起他爷爷爱吃这个,他不想劳累年迈的奶奶,就麻烦周娇出手帮忙。谢怀谦也是觉得周娇做饭好吃,才交给她做。

    还别说,周娇的做饭手艺真不是盖的,一桌菜做的喷香,让最近伙食不好的谢怀谦忍不住眼馋。

    “你做饭手艺不错,以后如果馋了,可以找你私下弄点好吃的补补。”谢怀谦感觉他跟周娇关系不一般,就没客气。

    虽说自从谢怀谦打猎后,会隔三差五往家拿点肉,但是不好经常拿或是一次拿太多,怕别人怀疑。偏偏他又是个爱吃肉的,无肉不欢。自从发现周娇做菜手艺不凡,就想麻烦她做菜。

    “行,你想吃什么,我帮你做。”周娇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做饭对周娇来说,还真不算事。况且都是谢怀谦提供食材,她就给做做,于是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一起大吃一顿。谢怀谦一直让周娇多吃,不过,周娇饭量确实小,再好吃的肉,她饭量就那么点,也吃不下太多。

    这天,汤立民约谢怀谦去看电影。

    “谦哥,我弄了两张《英雄儿女》的电影票,咱们一起看电影。”汤立民扬着两张电影票,跟谢怀谦说。

    像汤立民这样十七八岁的小青年很多,学没法上,工作没有安排,整天东跑西窜的,瞎胡闹腾,想出一折是一折。好在今天这提的事还算正常。

    “不去,都看过好几回了,台词都背过了,不想看。”谢怀谦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其实汤立民也看过好几遍,新鲜劲早就过去了。可这不是闲着没事干,汤立民就是喜欢电影院那种气氛,想去玩玩,反正在家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“去吧,谦哥,一有好事我都是先想着你,都没去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还是拒绝,“没事,你可以去找别人一起看。”

    别看谢怀谦对汤立民屡次拒绝,汤立民还是死缠着他,要一起去看电影。

    他们打小一起长大,汤立民对谢怀谦比较信服。小时候他听谢怀谦的话干了坏事,都是让别人顶包,那时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。所以,汤立民习惯有啥事都想让谢怀谦掺和一脚,包括玩。

    最后,谢怀谦被汤立民磨得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陪他看个电影。

    结果,他们在电影院前遇到来看电影的唐倩和钱卫华。

    谢怀谦非常不高兴。怎么走到哪里都碰到这俩人,真是膈应他。他还以为现在唐倩只巴着自己,没想到她这会儿就跟钱卫民关系亲密。要是俩人关系不好,能一起来看电影吗?

    其实,是唐倩偶然知道汤立民有《英雄儿女》的电影票,猜出他一定邀请谢怀谦看电影。

    因为俩人平时就是孟不离焦,焦不离孟,经常混一起。她猜到这个结果,正好钱卫华约她看电影,她考虑一下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唐倩就是想看看,谢怀谦见到她和钱卫华看电影,是什么态度。是愤怒,还是无动于衷?因为她不想一个人唱独角戏,想让谢怀谦像以前那样对她好。

    唐倩没想到,谢怀谦只是轻轻瞄了他们一眼,转头就走,再也没往这边看一眼。

    害的想在谢怀谦面前显摆一番的钱卫华,还没来得及有机会炫耀他能约到唐倩。

    第22章

    年轻人吗,年少气盛。在唐倩喜欢谁这个问题上,钱卫华特别在乎,他想跟谢怀谦一较高下,看唐倩到底能看上谁。因此,他一直没有放弃对唐倩的追求。

    钱卫华喜欢唐倩,唐倩似乎看上去喜欢缠着谢怀谦,三人这么一纠缠,这不就有点乱套。

    现在谢怀谦不想跟他们瞎掺和了,钱卫华和唐倩有劲没处使,有气没出发。

    就说唐倩,因为太在意谢怀谦的态度,并没有认真看电影。等电影散场后,钱卫华跟她讨论电影情节,她就哼哈应着,根本没有把钱卫华的话放到心上。

    电影一结束,谢怀谦觉得他完成陪老友看电影的义务,就立马出了电影院。

    汤立民紧随其后。“谦哥,你是不是生气了,我可不知道他俩也来看电影。我要是知道,说啥也不能让你看到这扎眼的事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听到这话,站住,转身,“谁说我生气了,他俩跟我没关系,以后别把我跟他俩扯到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,我知道了,他们跟咱不是一路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么个事。”谢怀谦同意这话。

    前世,谢怀谦和汤立民就是那种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的朋友。谢怀谦和唐倩离婚后,因为某些原因,并没有再婚。不管有事没事,只要他打电话叫汤立民出来,这小子立马会到,不管是在干嘛。

    所以,谢怀谦对他的容忍度非常高,要不以汤立民这种黏糊劲,他早把他踹开了。

    而且,谢怀谦觉得,他和唐倩、钱卫华,在思想上确实不是一路人,不然上辈子不会闹到那个地步。

    唐倩就想不明白了。前段时间,她和谢怀谦在跟朋友一起玩时,还有人打趣他俩,整天出入成对,是不是谈恋爱了?

    谢怀谦当时并没有反对,怎么最近突然对她冷淡起来?那点暧昧好像是镜花水月似的,眨眼间就消失了,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唐倩不能容忍谢怀谦对她的忽视。她这会儿琢磨:今天的决策好像失误了。谢怀谦看到她和钱卫华一起看电影,不仅没有嫉妒,反而连看都不多看一眼,竟然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唐倩在考虑接下来该怎样办,她还要不要坚持得到谢怀谦的爱情?

    唐倩在犹豫。她在家里、在大院里算是天之骄女,从小被不少人捧着,夸她漂亮、懂事,还从没遇到过谢怀谦这样对她忽冷忽热的男生。因此,她一时陷入迷惘之,不知该怎么办好。

    各有个的烦恼,唐倩为谢怀谦烦恼,周娇目前在为亲妈即将生产的事烦恼。

    她在考虑怎么不着痕迹帮助亲妈。对周娇来说,间接改变亲妈的命运,相当于改变了她的命运。如果亲妈活着,起码胡寡妇嫁不成周老蔫。

    乡下女人生孩子,大多都会在家里生,由村里的接生婆接生。周家村的接生婆是秋婶,她还专门去镇医院培训过,学过怎么消毒,怎么接生。学过这些后,比原来旧社会时更安全些,对大人孩子都好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不代表就没有意外,遇到严重难产的,秋婶照样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周娇最近有时间,她经常会到村口的路上徘徊几圈。她寻思,如果遇到大姐或二姐,就跟她们说说:如果亲妈怀相太差,不如去医院生孩子。

    如今周娇能做到的,就到这一步了,其他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这天,周娇终于远远看到大姐周红。

    麦收完事后,周红惦记怀孕的母亲,就跟丈夫说了声,带着孩子回娘家。

    周家虽然都生的是闺女,但有周庆喜这个工人在,闺女们并没有遇到难嫁的情况。不是有句老话吗,只有娶不到媳妇的老光棍,没有嫁不出去的老闺女,除非是女人不想嫁。就算周家姐妹没有弟弟,也没耽误她们嫁人。

    前两年,周红、周青、周蓝都已陆续出嫁,家里还有个待嫁的周紫。

    周红、周青结婚后,并没有像赵春兰一样只生闺女。早嫁出去的周红和周青都生了一个男孩,算是在婆家立住脚。

    没办法,农村就这样,没儿子的人家会被骂绝户。祖辈传下根深蒂固的思想,就是必须有传宗接代的儿子。

    周娇见到大姐,就迎上去,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红姐,你回来了?”周娇说着话,还抱过大姐怀的涛涛。

    她跟周家大姐感情还不错,一直有联系,比跟周家其他亲人感情都强些。

    因为周娇出生时,周红已经懂事,知道父母把小妹给了二奶奶,她经常去二奶奶家看周娇。后来,周娇再大点,她还经常带周娇玩。苏云秀并不反对这对姐妹来往。

    有段时间,周娇知道周红是亲大姐后闹别扭,才不跟周红来往。现在吗,周娇已经没了埋怨周红的想法。父母做下的孽债,跟大姐并没有关系。大姐是怜惜她,才会一直带她玩。

    “嗯,回来看看我妈。”周红问:“你在这里等我吗,有啥事?”

    周红对小男孩说:“涛涛,叫小姨。”

    徐涛还小,跟周娇不熟悉,挣扎着要亲妈抱抱。

    周红知道娇娇并不喜欢提起把她送人的亲生父母,就主动问话。她没想到,这事还跟亲妈有关。

    今天,周娇只顾来找大姐说事,忘记大姐可能会抱孩子回来。她啥都没装身上,也没给准备孩子点好吃的,一时有点难为情。

    周红倒是没看出这些,她又问了一句:“娇娇,你有事吗?”

    周娇赶紧说:“红姐,我想跟你说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?”其实周红挺好周娇为啥特意在这里等她。

    周红知道二奶奶对周娇不错,应该不会遇到啥难事来求她,估计是有别的事。

    周娇吞吞吐吐地说:“大姐,我来找你,其实是做了一个不好的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梦?”周红抱过儿子,好地盯着妹妹问。

    虽然政府一直宣扬不要搞封建迷信,但是农村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信鬼神的。明着不能信,有些老辈人私下信这个。

    周红是农村长大的,自然也受影响。因为她小时候经常听到有关神仙或神婆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红姐,我梦到婶子生孩子时难产……”周娇咬咬嘴唇说:“但是情况不太好,你回去看她身体不好,不如送她去医生产。我还梦到她这胎是男孩,说不定这回能生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周娇想了好久,只能靠托梦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周红一时喜忧参半,一只手抓住小妹的手问。

    “反正这是我梦到的,不一定作准。大姐,信不信随你。我先回去了,你要是有空,就来家里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周娇是不肯登亲生父母家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