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21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唐倩放下面子,拉下脸跟谢怀谦好好谈谈,也许谢怀谦能给她个痛的拒绝,不用她如此纠结,反复琢磨谢怀谦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她死要面子活受罪,不想在谢怀谦面前低头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省军区大院,就唐家和谢家的孩子长相最出色。因为两家父辈个子高,母辈颜值好,这两厢一结合,造就了一代俊男美女出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谢怀谦和唐倩,典型是两家容貌最好的人。

    就因为这样,很多人都认为他们般配,经常打趣这俩年轻人,以后凑成一对,生个更家漂亮的孩子什么的。当然,这些都是玩笑话,跟两家大人说着玩的。但有时也会被谢怀谦和唐倩听见。

    青春期的男女本来就对异性比较好,就像前世,毫无感情经验的他们对对方产生好感并不稀。

    上辈子,谢怀谦和唐倩就是因为众人的打趣和撮合,加上两人家庭实在是门当户对,根本没有更好的人选,他们才结为夫妻。

    可是,这辈子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明知道他跟唐倩过不到一起去,当然不会跟前世一样会跟唐倩结婚。

    唐倩却不明就里,一直在纠结:怎么前段时间,谢怀谦还跟她好好的,好像一下子他转变了态度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就很少搭理自己。有时跟他说话,他都爱答不理的,也不像原来那样照顾顾她。

    而且最近谢怀谦的性子也有很大变化,不再像原来那样爱玩爱闹,经常带着院里的哥们四处转悠。现在的他更多时间是呆在家里,都不知道在干嘛。

    唐倩特别关注谢怀谦,竟然发现谢怀谦跟以往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唐倩却想:难道谢怀谦这样,是因为谢爷爷被关起来吗?她自个就给谢怀谦的转变安排了合理的理由。

    重生的谢怀谦,不再是年轻气盛的青年。他有上辈子的生活经历和磨练,已经蜕变为一个行事沉稳、从容自若的男人,再加上他那俊逸出色的长相,更是格外吸引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唐倩这样的向往爱情的女孩而言,沉稳大度的男人一抬手一投足,都流露出优雅闲适的气质,那些毛毛糙糙的大男孩,自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唐家看谢家平安无事,又想跟谢家交好,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两家联姻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被谢怀谦的好相貌吸引,现在唐倩对他也有朦胧的好感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因为谢老被关,家里暂时不允许唐倩跟谢怀谦走太近。

    现在能来谢家做客,是父母和爷爷允许的,唐倩自然想趁这个机会多跟谢怀谦接触。

    唐倩是很想找机会跟谢怀谦说说话、聊聊天,可是谢怀谦根本就没给她这个机会,一直守在男性长辈旁边听他们谈话。这样,唐倩自然不好凑上去。

    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谢怀谦越是冷淡,反而唐倩越对谢怀谦有兴趣。不管怎样,谢怀谦对唐倩是毫无兴趣,这辈子不想再跟她有交集。

    唐倩一家上门拜访,不好打搅太久,约莫过了半小时就回去了。唐倩都没找到机会跟谢怀谦说句话。

    等回到家,唐倩气得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赌气说:“妈,你看谢怀谦,太气人了,我去他家做客,他都不搭理我。”

    陈蓉也觉得谢怀谦态度不对劲,毕竟前段时间还经常看到谢怀谦在大院里跟朋友(包括唐倩)进进出出,现在太反常了。他们夫妻去了谢家,谢怀谦也就喊了个叔叔阿姨,跟女儿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,并没有跟女儿凑到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难道谢家有别的打算,不想跟唐家联姻?

    陈蓉不禁问丈夫的意见,唐伟祥也不知谢家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是问问父亲的意思再说吧。”唐伟祥说。

    唐家大事还是唐老爷子做主,不过他最近身体不舒服,早早上床歇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他身体不好,怕自己一旦倒下,唐家今后的发展前景不太妙,才想趁机找个能互相扶持的盟友。

    唐老爷子非常了解谢家人的性格,认为他们家可靠,才想让孙女跟谢怀谦在一起。以后就算他倒下,谢家看着亲家的面上,也不能全然不管唐家。

    总得来说,唐老爷子考虑的自私了点,以利益为先。

    陈蓉进入女儿的房间,开始跟女儿谈心。

    “倩倩,其实你用不着那么生气,怀谦不喜欢你,是他眼光不好。我女儿如此漂亮,又有才华(唱歌、跳舞、弹琴),根本不愁找不到好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院里还就谢怀谦长得俊?其他那些,我可看不上眼。”唐倩撅着嘴说。

    唐倩自视甚高,肯定是希望挑个最好的对象跟她相配。大院里一比较,确实就谢怀谦合适。

    其实谢怀礼长得也不错,比谢怀谦稍差点。但他常年在部队,根本不回家,唐倩没什么机会跟他接触。

    军人表面上都有种强硬的作风,唐倩也不是很喜欢那种风格的男性,也就没有看上谢怀礼。

    唐倩还是觉得她跟谢怀谦更般配些。

    当然,唐倩肯定是指重生前的谢怀谦。如果按照前世发展,谢怀谦不改变主意,还是跟唐倩继续来往的话,肯定是走上相同道路。

    问题就是他重生了,有唐倩出轨那一出,这辈子无论如何,他们俩都不可能按照上辈子的轨迹发展。

    陈蓉作为母亲,自然是希望女儿能找个喜欢她、爱护她、最好把女儿放在心尖尖上的对象,希望女儿一辈子活得像个公主一样。

    “其实,要我说,我就不太同意你爷爷的观点,不想让你跟谢家小子联姻。要是谢怀谦喜欢你还好,要是他不喜欢你,我不同意你嫁给他。”陈蓉跟女儿表明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作为已婚的过来人,陈蓉有自己的感情经验。

    就拿她自己来说,明明和苏珊嫁给条件相同的军人家庭,而她却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家庭,为了能让公婆满意,从台前转到幕后。

    而苏珊却活得更加潇洒如意,不用被家庭和子女绑住,而把精力都用在自己喜欢的事业上。当然少不了丈夫和婆家的支持。

    陈蓉和丈夫的感情不能说不好,但是绝对称不上是柔情蜜意,而且家里的大事都是公公做主,她根本没有做主的权利。

    所以,陈蓉更希望女儿找个爱她的男人,最好被男人捧在手心里那种。而不是跟自己一样,虽然跟丈夫感情不错,时间一长,日子显得平淡如水,过得没滋没味。

    在陈蓉眼,谢怀谦是个比较有主意的男孩,对女儿的态度忽冷忽热,还不如钱家那小子。虽然钱卫华油嘴滑舌了些但,是他对女儿着实不错,有啥好东西都先想着女儿,结了婚肯定也顺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看钱卫华挺不错的,他对你也好,整天就知道围着你转,比谢怀谦好多了。”陈蓉跟女儿提了提。

    唐倩拿谢怀谦跟钱卫华一比较,还是觉得钱卫华比不上谢怀谦,尤其是长相,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。

    “妈,我不喜欢他。”唐倩不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这找对象,还是得找给对自己好的,总好过你整天巴着人家。我看谢怀谦对你爱答不理,我这是为你考虑,心疼你,不想你将来后悔。我可不想以后你伏低做小巴结谢家人。”

    唐倩可是她娇养大的姑娘,怎么能为了跟谢怀谦好,就巴结谢家,他们唐家的门槛又不比谢家低一截。

    陈蓉想到,如果女儿上赶着巴结谢怀谦,她真看不顺眼。婚前,如果女儿就低一头,可能在婚后就抬不起头来。不说别的,反正如果让女儿一直低头,陈蓉觉得女儿做不到,她女儿脾气娇着呢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还不如一开始少走弯路,选择最合适自己的路走。

    陈蓉自然是了解自家女儿的脾气,娇气还有点霸道,跟哥哥相处,丝毫不知道相让,几乎都是让哥哥让着她;而且女儿的性子有些骄傲,还看不上家庭条件稍微不如自家的人,就跟嫂子闹得不和。

    这样的脾气,怎么可能在谢家人面前低头一辈子?

    如果两人脾气不和,婚后吵架怎么办,难道要离婚吗?

    虽然时代在进步,可离婚对女人而言,不是什么好名声。陈蓉可想女儿走到那一步。还不如她提前提女儿好好把关,给她找个更合适的对象。

    正如陈蓉所料,上辈子的谢怀谦和唐倩凑成一对,确实在婚后因为性格不和,过得并不幸福。而且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,唐倩受不住外面的诱惑,华丽丽地出轨了,还给谢怀谦带了绿帽子。

    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这种屈辱,谢怀谦没有报复唐倩,算是他大度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不喜欢钱卫华,就喜欢谢怀谦那样的。”唐倩死犟着说。

    此时,唐倩就跟钻了牛角尖一样,总认为她妈说得都是错的。她就是觉得钱卫华各方面都比不上谢怀谦,既然她要找对象,干嘛不着最好的。哪有放着条相貌好的不找,非得找那些歪瓜裂枣?

    唐倩不明白陈蓉的心思,总认为她妈想法有问题,不如爷爷眼光好。

    说起来,唐老爷子在孙辈还是很有威信的,起码唐倩认为爷爷的眼光比妈妈好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唐倩就是认为,谢怀谦总体条件比钱卫华好。钱卫华是长了一张巧嘴,会哄人开心,会哄她,但他哪有谢怀谦稳重?

    再说,钱家人处事圆滑,从来不得罪人,不如谢家人交,爷爷从来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反正各有各的理,唐倩跟爷爷站一边;陈蓉这当妈的确实为了女儿的婚姻幸福考虑,就是女儿不理解她。

    陈蓉跟女儿讨论一番,也没讨论出个四五六,更没有说服女儿。陈蓉心存侥幸,也许谢怀谦只是暂时看不上女儿,也许以后会改变态度?大院里,可是没有比她家唐倩更优秀的姑娘。如果考虑结婚对象,她家唐倩也是谢怀谦的首选对象。

    如果谢怀谦能明白这点,主动追求她家女儿就好了,她也不会太担心女儿的婚后生活。

    陈蓉担心的也有道理,费尽心思求娶的对象,和主动巴结奉承凑上来的对象,肯定不是一个待遇。前一个可能在婆家受欢迎,后一个说不定婆家会在暗鄙视。

    谢怀谦可不知道陈蓉和唐倩这对母女的纠结。就算知道,估计他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等爷爷奶奶要休息时,谢怀谦给他们分别倒了半杯温水,还把基因优化液掺进去,让爷奶喝掉。

    “爷爷,奶奶,我给你们倒了杯水,你俩别忘了在睡觉之前喝掉。”谢怀谦把水放到爷奶屋里的桌子上,说完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怕爷奶不喝,就算爷爷不喝,奶奶肯定会喝的。

    谢爷爷看小孙子出去后,惊讶地问:“怀谦怎么这么体贴,都知道给咱们倒水喝了。”

    以往谢怀谦可没干过这事。在他没重生之前,都是在外面瞎逛,没啥正事干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你这一被关,孩子给吓到了。最近他老是在家里陪我,也不出去玩。还经常帮我出去买菜买肉,知道过日子了。”谢奶奶把孙子最近的改变给老伴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怀谦胆子大得很,还能被吓到,应该不能吧?谢爷爷想。也许他是看自己被关,以为家里会发生变故,所以懂事了,学会照顾家人。不错,孩子就是得经历点挫折,才能有所成长。

    “既然怀谦都送了水,咱们就喝了,正好说话说得有点渴了。”谢奶奶说。

    老两口拿起杯子,把自己那杯水咕咚咕咚喝了。

    感觉今天这水甜滋滋的,该不会是怀谦在水里放了白糖吧?谢爷爷想:下次一定让臭小子记住,他不爱吃甜。

    谢爷爷和谢奶奶喝完水后,就躺在床上聊天,主要是谢奶奶给老伴叨唠一下家里的琐事。

    谢长宏也不嫌烦,耐心跟老伴说话解闷。他也知道,自己被关一个多月,老伴肯定是担惊受怕了。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安抚她的心。

    老两口说完话,就睡下了,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早晨起来后,老两口都感到浑身轻松,还有点饿。

    谢长宏感叹:“还是在家里睡得舒心、睡得好!昨天连个梦都没做,也没半夜醒来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”

    想想那段被关的日子,其实他心里也不太踏实,也怕自己摊上事,有时也会夜不能寐。尤其是一上年纪,觉还少,有时半夜一醒,就会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这不刚到家第一觉,就睡得非常踏实,谢长宏还以为是他心情放松的缘故。

    第29章

    谢奶奶也是这样认为,她感觉老伴回来后,身边有人陪着,睡觉格外踏实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,我这就去做早饭。”谢奶奶觉得肚子有点饿,就问老伴。

    “嗯,是饿了,多做点,估摸着我今天能多吃一个馒头。”谢长宏说。

    “肯定让你吃饱。”

    谢奶奶还以为老伴被关时吃得不好,回来肯定随便他吃,想吃多少吃多少。

    谢长宏饭量一直不小,谢奶奶今早做饭多热了好几个馒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