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23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“哎,唐倩,你看,那不是谢怀谦吗?”田静惊讶地说。她用胳膊碰了碰眼睛一直盯在商品上的唐倩。

    唐倩一听说是谢怀谦,马上转头过来问:“他怎么到这儿来了,在哪里儿呢?”

    像谢怀谦这样的男性,除非是有必要,很少到商场闲逛。像他这么大的青年,一般都会找个正经工作干;即使没有工作,也是到处乱窜去玩,比如打球、游泳。

    唐倩比较了解大院里的男孩,所以才对谢怀谦到友谊商场好。

    “他刚出了门,我看他提了好些东西,好像还有奶糖和红丝巾。唐倩,你说他是不是买了要送给你?”田静故意打趣说。

    那个少女不怀春?田静自然对长相出色的谢怀谦有好感,只是她没有自信能比过唐倩。因为她父亲职位不如唐父高,她长相更不如唐倩漂亮。所以,田静就把她对谢怀谦的好感压下了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跟唐倩能做好朋友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能经常见到谢怀谦。因为谢怀谦经常和唐倩等人一起出去玩,她跟唐倩好,就有借口跟着去玩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唐倩和谢怀谦在一起了,难道俩人吵架了?田静琢磨着。

    田静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。她身高不到一米六,脸上精瘦,干巴巴的,一看就是没福气的模样,不是时下大人喜欢的样子。因此,她没有自信能得到谢怀谦的好感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无论从哪方面来说,唐倩和谢怀谦极为般配。就算她对谢怀谦有好感,但她并不想从破坏两人的感情。

    田静对两人的交往,算是乐见其成。她个人认为,两个同样优秀的人在一起,她有什么资格嫉妒?

    唐倩撅着嘴唇说:“那也不一定是送我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最近谢怀谦都不搭理她,会给她买礼物吗?

    唐倩想到谢怀谦可能送别的女孩礼物,感觉极不舒服。只是鉴于谢怀谦最近的表现,她还没自信到谢怀谦专门给她买礼物。

    但是,田静不知道谢怀谦和唐倩最近的状况,她还以为两人一直关系很好呢。

    “肯定买了丝巾送你的。可是他怎么买了红丝巾,我记得你有条红丝巾,再送你一条不就重复了?”田静说。

    唐倩一听是红丝巾,马上认为红丝巾肯定不是送她的。可是,谢怀谦要送给谁,难道他喜欢上别的女人,才故意冷淡她?

    唐倩想到这里,心里突然憋气:谢怀谦怎么么能这样?明明先前对她有好感,还经常邀请她一起出去玩,不是想跟她谈恋爱处对象吗?他怎么突然看上别的女孩,难道有其他女孩对他示好,两人偷偷发展了感情?

    唐倩越琢磨,越是觉得谢怀谦移情别恋,喜欢上了别人。她想到这些,一下子就没心情逛街了,想去找谢怀谦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唐倩烦躁地说:“算了,今天不逛街了,回去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话,立马就往回走,完全没有询问田静的意见。

    田静平时多数以唐倩的意见为主,她也习惯了唐倩经常自我主张。看唐倩莫名其妙走掉,她急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唐倩,等我一下,你怎么走得那么?”

    唐倩心里有气,脚步急促了些,不知不觉就把田静落到后面。

    田静追上来之后,看唐倩脸色阴晴不定,一看就是生气的模样。她不禁想:刚刚还好好的,怎么唐倩突然生气了,难道是因为谢怀谦?

    不怪田静这样想,唐倩是提到谢怀谦以后,才生气跑掉的,肯定跟谢怀谦有关。不过,她不知俩人为啥闹别扭,不好劝说什么,就一直沉默地陪伴唐倩回到大院。

    唐倩跟田静分别以后,直接去谢家找谢怀谦。

    谢奶奶看到唐倩来了,高兴地招呼她:“倩倩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奶奶,我找谦哥有点事问他,他在家吗?”唐倩硬是扯出笑容,跟谢奶奶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怀谦,倩倩来了,你出来一下。”谢奶奶在外面喊孙子,声音气十足,完全没有前段时间的愁苦,一听就是身体棒,心情好。

    谢奶奶在纳闷,怎么这段时间怀谦老是憋在屋里,也不知他在干嘛?有时敲门,他还不应声。每回问他,他就说在看书,要不就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还能干嘛,肯定是在系统里种地。他想点升级,再抽到基因优化液类,给自己和家人改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有时他在系统里没法听到奶奶的叫声,就没有回话。只有他出来,才能跟外界联系。

    谢奶奶叫了孙子两声,听到没有人回应,忙去敲门,“怀谦,你在里面吗?出来一下,倩倩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还试着开门,没想到这臭小子在里面把门插上了,根本打不开。

    谢奶奶见孙子不吭气,以为他睡着了,没听到自己的叫声,就跟唐倩解释说:“倩倩,怀谦可能睡觉了。你有急事吗,有的话,我再喊他两声,没有就等他睡醒再说。”

    唐倩听谢奶奶这样说,还能说什么,只好说:“那我先回去了,谢奶奶。等谦哥醒了,让他去找我也行。”

    唐倩以为谢怀谦是故意不想出来见她,她现在更加火大,恨不能揪住谢怀谦骂一顿泻火。但她总不能在谢家闹腾,非得把谢怀谦折腾起来问个明白。反正他人在这,早晚能逮住他。

    唐倩哪知道谢怀谦因为重生回来,知道前尘旧事,这辈子注定不会跟她再续前缘。

    等谢怀谦估摸着时间不早了,到吃饭的点,才从系统出来。

    “怀谦,今天唐家那丫头来找你了,不知有什么事,回头你别忘了找她问问。”谢奶奶一见孙子开门出来,就跟他提起唐倩。

    “怀谦,我看你怎么一天天老是憋在屋里,这样可不行,你一个大小伙子,哪能跟姑娘似的,老是憋在家里不出门。”

    谢奶奶转头对老伴说:“长宏,你要不给怀谦安排点事干,大小伙子的人了,可不能老是在家憋着。”

    谢长宏自从喝了基因优化液,红光满面,气色非常好。他声音洪亮地说:“是这么回事,得给怀谦找点事干,我这不是还没寻摸着合适的吗?怀谦,你也不能跟大姑娘一样成天呆在家里,有空出去训练一下,回头我看看,能不能先帮你找个工作干着点。”

    谢长宏刚从禁闭室放出来,自己那套烂摊子都没整明白,不好在这节骨眼上给家里孩子使力。

    当然,谢长宏不是那种非得给孩子谋私利的人,要不他在出事前就应该早点给孙子安排好出路。但他认为谢怀谦应该出去历练一下,而不是在家里养膘。

    想想他都六十多的人了,还没老到需要荣养。孙子却整天在家呆着没事干,太不像样了!回头不管给孙子找点啥活,总好过天天在家呆着。

    第31章

    可不是吗?像谢怀谦这样的大小伙子,正是年轻力壮,精力旺盛的时候,如果天天憋在家里养膘,不就废了吗?

    自这天起,谢爷爷就经常给谢怀谦找事干,每天让他早起锻炼,有时间让他帮忙打扫卫生,还让他帮家里的菜地浇水……大小琐事都安排谢怀谦跑腿,尽量不让他闲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,因为谢怀谦被爷爷安排着做这做那,没时间经常进系统劳作,反而耽搁他不少升级时间,他只能晚上抽空在系统空间努力种田。

    谢长宏没有让孙子进部队,因为这两年部队没有招兵,他不想徇私,就没找人安排谢怀谦进部队当兵。

    反正国家总会安排他们这批学生,不管是工作还是下乡,都是出路。谢长宏没有认为下乡不好,支援国家建设,不是身为国民应该做的事吗?

    当年和他一起当兵的人,很多为了和平解放丢掉性命,年轻一辈去志愿国家建设怎么了?照谢长宏来看,谢怀谦这些年轻人应该去外面打磨一番,才能成器。

    谢怀谦恨不能不再跟唐倩见面,怎么回去主动找她。他只当做没听见奶奶的话,根本就不打算去见唐倩。

    唐倩迟迟未见到谢怀谦,心情颇为烦躁,一直想找机会见谢怀谦。

    这天,唐倩终于在活动室堵住谢怀谦。

    “谢怀谦,那天我不是去你家了吗,你奶奶没有告诉你,我要找你?”唐倩不客气地质问谢怀谦。

    听到唐倩说话的语气,谢怀谦紧锁眉头。原来唐倩年轻时脾气就如此不好,怪不得他俩过不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谢怀谦现在怀疑他前世的眼光,上辈子到底看上唐倩哪里,还跟她结了婚?难道就因为她漂亮,因为两家还门当户对?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他自己的问题,被唐倩的好容貌迷花了眼,忽视了两人相处遇到的问题,从而导致婚姻不顺遂。

    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既然谢怀谦意识到前世犯了错,这辈子当然不可能重蹈覆辙。再说,他也忘不掉唐倩带给他的屈辱。

    “我奶奶当然给我说了。你有事吗?有事就当面说清楚,别把责任往我奶奶身上推。”谢怀谦紧皱着眉头,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其实,谢怀谦更想说,以后别有事没事往我家去。

    他寻思:再忍几个月,等年后,他改去周娇那边下乡,应该就能躲开唐倩和钱卫华;等下乡后,再过个几年,唐倩说不定已经嫁人,结婚对象肯定不是自己,那时就能彻底摆脱唐倩。

    距离改变一切,唐倩离得他远了,总没法纠缠他了。

    还有,谢怀谦有点不明白,近来他对唐倩爱答不理,依照她的脾气,她应该傲气地不理自己,怎么老是缠着自己不放呢?

    唐倩咬咬嘴唇问:“有次我跟田静去逛街,看到你去友谊商场买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,难不成我买东西还要给你汇报?”谢怀谦用略带嘲弄地语气说。

    本来东西是给周娇买的,他不可能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不怪谢怀谦语气不好,他可是到现在还咽不下前世那口气。虽然现在的唐倩还没有做背叛他的事,但是谢怀谦忘不掉上辈子的仇。

    实在是老婆出轨,对一个男人来说打击太大,让他假装没发生过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给别的女孩买东西了,你是不是看上别人了?”唐倩委屈地质问,眼圈都有点红了。

    眼神还挺好使,竟然看到他买了什么东西。谢怀谦想,但是他的话毫不客气,“我给谁买东西关你啥事,你管得太宽了!”

    “谢怀谦,你前一阵子不是要跟我好吗,怎么突然就变心,我哪里做错了,你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唐倩觉得委屈,她什么都没做,凭什么受到谢怀谦的冷待?

    谢怀谦越是冷然对待她,唐倩越是不甘心。她想知道,到底那个不要脸的女孩把谢怀谦的心勾走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到唐倩要哭不哭的委屈样,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厚着脸皮否认说:“咱俩可没关系,你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,前段时间,她明明感觉到谢怀谦对她态度暧昧,现在他又否认,气得唐倩不知该说什么,只好放狠话说:“谢怀谦,你混蛋,你等着!”

    然后,唐倩气得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确实,现在他俩还没正式确立恋爱关系。

    上辈子,两人是在下乡时确立了恋爱关系,后来家里使劲,让唐倩和谢怀谦都走关系进了部队。

    唐倩当了艺兵;谢怀谦直接入伍,从小兵当起。不过,后来谢怀谦受伤退伍,又进了警局工作。

    谢怀谦当兵,还是苏珊找人帮儿子办得。她可不想让儿子在农村呆一辈子,那还能有什么出息,于是她托关系让谢怀谦当了兵。

    不管谢怀谦能不能成为部队军官,他的家世摆在那里,不管从军还是从政,谢怀谦的前景还不错。

    期间,谢怀谦和唐倩结了婚。几年后,唐倩出轨了。

    看着唐倩被气跑,谢怀谦认为跟她撇清关系,心里还特高兴。心想,终于不用再应付唐倩了,不然老是面对唐倩,他心累,还不如跟周娇那种农村姑娘相处愉。

    谢怀谦现在对周娇的认知,除了娇气些,就是特别听话,他的意见她很多都能听进去。

    听人劝,吃饱饭。周娇在某些事上不硬来,能听取他的意见,这就让谢怀谦比较满意。他非常不喜欢那些没有主意还乱动脑子、不听劝的人。

    晚上,等谢怀谦有时间进了系统空间,打算把衣服、纱巾和糖果都送给周娇。他直接把东西通过系统传给周娇。

    “这是送你的。如果喜欢吃糖果,吃完告诉我,我再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恰好周娇就在系统,马上收到系统提示,看到谢怀谦发来的东西和他的话。

    周娇看到谢怀谦发来一件圆领衬衣,正适合她穿;红纱巾是今下流行的物件,姑娘们都特别喜欢;糖果是她喜欢吃的奶糖,还有珍贵的巧克力。

    可是,谢怀谦为什么突然要送她东西?周娇可不想随便接受男人的东西,他俩虽然因为系统结缘,但是认识时间不长,又没有啥关系,老是接受谢大哥的东西,周娇觉得不得劲。

    上次接受谢怀谦送的肉,是因为她接受谢怀谦的说辞,说他能打到猎物,她也算出了力的。可是这回呢。又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吃人嘴软,拿人手短,周娇可没有忘记这句话。难道谢大哥有事求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