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26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,现在的他和周娇,可是都到了找对象的年纪,不好来往太多,不然肯定会有闲话传出。

    炎热的夏天即将过去,秋收眼看就要来临,代表农忙时节又要到来。

    地里的活不关周娇的事,苏云秀坚持不让她下地干活,即使周娇强调说自己身体好了,已经好久没有生病了。

    苏玉秀也想过:可能孙女的身体变好,跟她的变化一样,不知什么神的原因造成的。这样的话,就更不能让孙女出去露面,因为一个常年是病秧子的女孩,突然身体好转,不再生病了,别人肯定会询问原因。

    苏云秀觉得,她自己头发渐渐变黑已经够显眼了,用不着孙女也出来显眼让大家猜疑。

    祖孙俩发生莫名其妙的变化,肯定会有人猜测。有好事得偷偷瞒着,可不能闹得大伙都知道,即使别人猜不到原因,苏云秀也不想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别看苏云秀常年不出远门,不代表她不知道外面的事。她可是听大嫂说了,虽然外面没有前两年闹腾的厉害,可是政治运动一直没停。

    周存福媳妇是从丈夫那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周存福身为周家村的领头人,经常去乡镇上开会,偶尔还会去县里。他知道的多,遇到什么新鲜事,就回来跟家人唠唠。

    然后,周存福媳妇找弟媳苏云秀聊天,有时就会跟她唠唠。苏云秀都听到了心里。

    苏云秀是个传统女人,她只希望和孙女平平安安的。因此,一直拘着周娇,就是不让她去队里干活。

    总会有人闲操心问苏云秀:“婶子,周娇那么大姑娘了,你咋还不让她出来干活,真是娇惯她。”

    第34章

    苏云秀立马反驳:“我家就娇娇一个孩子,不娇惯她娇惯谁。再说了,我家娇娇又不是啥都不干,她可是一直在家帮我做饭。打扫卫生,缝缝洗洗,我现在回去,等着吃现成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有人听了苏云秀的话,羡慕周娇能得到她的宠爱;有人则不以为然,觉得像苏云秀这样宠孩子,就算周娇长得俊,将来也不好嫁人。

    不过,苏云秀一心想让孙女考出学来,找个好工作,嫁个好人家。祖孙俩是没把别人的闲话放到心上。

    周娇暂时没考虑过嫁人的事,她没事就把心思用到升级系统上。

    虽然她干不来重活,但她可以在系统多搞养殖。干这个不费力气,只要把饲料喂给鸡鸭、撒给鱼苗就好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系统的家禽和鱼苗等被改造过,鸡鸭和鱼苗长势非常迅速。

    一般家养的鸡要五六个月才下蛋,可是周娇在系统养的鸡鸭,到了三个多月,就开始下蛋。然后,鸡蛋、鸭蛋就开始泛滥。

    周娇留下一部分,拿出去偷偷加餐;她还腌制一部分咸鸡蛋和咸鸭蛋;大部分多出的蛋,都让她卖给了系统,得到更多的系统点数,可以更好的发展系统。

    而周娇品尝过系统出产的鸡蛋和鸭蛋。鸡蛋白煮后,她尝着跟自家产的蛋差不多,好像味道还更好吃一点。

    周娇看鸡鸭泛蛋,又好打理,又买了一批鸡苗和鸭苗养起来。

    鲫鱼苗也在三个月后长到一斤左右,起码能做菜吃了。

    周娇捞上来,特意让谢怀谦买了豆腐来,做鲫鱼豆腐汤给他品尝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汤很好喝,比较鲜,肉还嫩滑,腥味没那么重?我猜,应该是系统出产的东西比较好吃。”周娇厨艺好,味觉敏感,她感觉系统出产的东西确实好吃。

    “是吗?我吃不出来。”谢怀谦就尝着好吃。

    他吃饭没那么细致,更没察觉出食材好坏。前世他忙起来,经常在外面随便买点吃,对做饭研究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周娇肯定回答:“当然了。我做饭有经验,能吃出系统出产的鱼更好吃。就是不知其他东西是不是都比外面的东西好吃?”

    除了鱼和鸡蛋、鸭蛋,周娇还没吃过别的,其他东西要尝过之后才知道,是不是同样好吃。

    谢怀谦边吃边说:“照你这样说的话,系统出产的东西,应该比外面的好吃。如果是真的,以后应该把这些种子或幼崽、鱼苗等推广开来,最终收益的还是广大人民群众。”

    周娇只是个小女人,她没谢怀谦想的那么多,闻言顿了一下,问他:“怎么推广?”

    “这事等我下乡后慢慢来,不着急,我心里有计划,得慢慢施行。鱼肉是不是比外面好吃我吃不出来,但是我确定系统的种子产出粮食产量更多,品质更优良,如果推广开来,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件大好事。”

    确实,系统产品都是优化过的品种,现在这些原始品种没法跟系统出品的相比。就拿农作物来说,用系统粮种种出的种苗根系发达,不易倒,最重要的是它还抗害虫。

    不管是庄稼还是果树,等到植株开花结果的时候,最容易长害虫。

    而空间出品的植物,在空间不生害虫,不知到外界生长时会怎样?

    谢怀谦已经拿出蔬菜种子,在外界做过实验。他把蔬菜种子种到自家院子里,果然没有生虫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庄稼种子是不是也是如此,如果种出的庄稼也能抗虫,农民就有福了。

    现在谢怀谦还没法一一做实验,等有机会,他会逐个实验。确实有好东西,他会在外界推广。

    周娇心想:男人和女人的想法就是不一样。她得到系统,只想过好自己和奶奶的小日子,而谢怀谦,却想到推广系统出品的种子,眼光放的更长远。

    如果他成功了,对普通百姓真有好处。

    周娇佩服地看着谢怀谦,眼神是满满的赞誉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下子就发现周娇的表情变化,失笑说:“现在为时还早,等我做出成果来,再来佩服我不迟。”

    周娇被谢怀谦戳小心思,红着脸小声嘟囔了句:“厚脸皮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耳朵特别好使,他听了也不恼,反而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秋收来临,地里的庄稼再次丰收,村民又开始忙碌起来。夏收时间紧,要抢收抢种。秋收比夏收用时要长,连收带种差不多得用个把月的时间,才能大体忙活完。

    学校暂时关了门,孩子们都用不着去上学。像十几岁大的孩子,都被父母弄到地里干农活。累活干不来,可以干掰玉米、捡地瓜等轻活,也能赚五六个工分。

    秋收过后,周娇开始找周立华带她去搂柴火。

    秋天到了,得多准备一些柴火,留着过冬烧。因为生产队分的柴火有限,肯定不够一冬天烧的,家家户户都会在下雪前准备足够的柴火。

    不然,等大雪一来,到处被皑皑白雪覆盖,天气又寒冷,根本伸不出手,那时可不好捡柴火,大多数人都躲在家里猫冬。秋末初冬才是捡柴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松塔、枯枝,还有地头和树林里的枯叶,这些都可以弄回来烧。软柴、硬柴都得备下。

    因为往年都是堂哥帮周娇家准备很多木柴,但引火的枯叶以前都是奶奶准备的,今年周娇想替奶奶把这活干了,让她在家多歇歇。

    别看周立华还不到十岁,他平时经常干捡柴的活。尤其是引火用的枯叶,多数是家里的孩子捡来烧。大人忙活家里地里的活,可没功夫整天转悠着搂柴火。在农村,捡柴基本都是孩子干的活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咱们去那边,那边有好多干叶子,一会儿就能搂一篓子。”

    秋收刚过,地里和地头散落着不少庄稼秸秆和掉落的枯叶,这些正是引火用的,不仅周娇和周立华来搂柴火,很多孩子都在干这个。

    周娇拿起竹耙把柴火拢到一起,立华就抱到筐子里,两人配合倒是干得很。

    不过,不远处传来一阵嚷嚷声,打破了这平静和谐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胡小明,不许你在这里拾柴火。”一个高点的男孩冲另一个男孩说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柴火都能拾,凭啥不让我拾?”胡小明气愤地问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家不要脸,老是占队上的便宜,每年都借队上的粮。有娘生没爹养,就是不许你在这里拾柴火。”高个男孩振振有词,就是吐出的话难听。

    不知他从那里听来这些话,忒难听了。周娇听到后,忍不住停下手的动作,皱眉看着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种侮辱性的话,对一个孩子来说,无疑没法忍受。

    胡小明已经懂事,平时最听不得人家说他和妹妹是没爹的孩子,一听这话就炸毛。

    “你才不要脸,这柴火是公家的,你能拾,凭啥不让我拾?”胡小明说着就欺身而上,照高个男孩扑过去扭打。

    周娇看到这情况,按说在场的人就她最大,她应该管管闲事,把两个打架的孩子拉开。

    可是一听到胡小明这个名字,周娇迟疑了。胡小明好像是胡寡妇的儿子,她要不要帮忙?

    这一迟疑的功夫,两个孩子就滚上了,打得不可开交。周围在拾柴火的孩子都围上来,有的说别打了,有的说大勇加油……

    看来另一个孩子就是大勇。

    “娇娇姐,是胡小明和大勇,他们打架了,咱过去看看。”周立华也被俩孩子打架吸引了,要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周立华跟大勇和胡小明差多不大,有时也能凑到一起玩,非常熟悉两人,现在俩人打上了,他非常想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在农村来说,孩子打架是家常便饭,只要不把孩子打出毛病,或者是遇不到那种护短的大人,一般大人不会掺和孩子们的事。反正小孩子也不会下死手打人,顶多就是拔个轱辘,蹭破点皮啥的,一般没有太大问题,

    俩人打过之后,说不定过两天又好了。孩子间的友谊就是莫名其妙,不能太较真。

    但是,要是遇到护短的家长,说不定会带孩子找上人家大门讨个说法。但是大多数大人因为家里孩子多,管不过来,只要不出太大问题,就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周立华扯着姐姐的袖子,拉着她过去看热闹。周娇内里是个大人,怎么会眼睁睁看着孩子打架。等她缓过神,走过去,就费了一番功夫,把滚到一起的俩孩子拉开。

    “不许打架。把衣服刮烂了,看你们回去会不会挨打。”

    俩孩子闻言,都扭头不搭理对方,倒是没有再打架。因为他们穿的衣服都是捡哥哥姐姐的旧衣服穿,不知穿了几茬。就这,还得留给下面的弟弟妹妹穿。要是真把衣服刮个口子,到家免不了挨骂。

    周娇并没有对两人说教,只是说:“你俩分开拾柴火,各拾各的,别打架。”

    胡小明不知是心里自卑,还是咋的,跑到另一边拾柴火,远远地离开人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娇看到走远的单薄男孩,心里泛起一股苦涩的滋味,为上辈子的自己,也为那个失去父亲庇护的男孩。

    虽然上辈子周娇的不幸,有部分原因是胡寡妇造成的。但周娇这会心里不是滋味,看到胡小明被欺负,心里还有点同情他。

    在农村,失去父母的孩子总会受欺负。有时小孩子无意吐露“没爹没妈的孩子”更伤人,对失去父母的孩子总带着鄙视和不屑。

    小孩子可能是从父母亲人那里听来这些话,打架时就会用来攻击人。不管大人是成心,还是孩子无心,这种话,对失去父母的孩子而言,无疑是很大伤害,可能一辈子都没法弥补。

    就连周娇也没少听闲言碎语,即使奶奶再护着她,她也没少听说类似的话。比如,她被父母抛弃的孩子,要不是苏云秀发善心收养了她,说不定被送到(或卖到)哪旮旯里受罪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,周娇能理解胡小明现在的感受,现在他心里肯定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明明失去父亲就够让他难受,为啥这些人还要在孩子心口上撒盐?

    不管怎样,周娇看不惯这样的行为。

    第35章

    说实话,周娇发现胡寡妇跟她亲爹勾搭时,真想找机会举报她来着,看着她栽倒一次,周娇会觉得以牙还牙,算是报了前世的仇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看到胡小明,周娇突然想要放弃报复胡寡妇。不为别的,就为两个失去父亲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果胡寡妇真的被抓奸,坏了名声,这俩孩子的日子只怕更难过。不管胡寡妇是不是道德败坏,破坏别人的家庭,还干了别的坏事,跟她的孩子无关。

    因为前世周娇隐约听说过,胡寡妇嫁给她亲爹后,曾经把两个孩子接到周家住,不过等胡小明长到十五六岁,就回到原来的家,不再继续住在周家。

    虽然胡寡妇对周娇狠心,收了高价彩礼卖了周娇。但是胡寡妇再不好,她并没有抛弃亲生儿女,对她的孩子来说,起码她是个好母亲。

    从这点看,胡寡妇起码比她狠心的亲爹亲妈好。

    周娇在心里计较一番,放弃了报复胡寡妇的想法。她对胡小明心生同情,不想让兄妹俩的生活雪上加霜,间接害俩孩子无人可以依靠。

    如果胡寡妇被抓,谁知道胡小明的爷爷奶奶,会不会因为胡寡妇的坏名声,养孙子孙女,万一没人接管胡小明兄妹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