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27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如果那样的话,周娇肯定会良心不安。

    算了,胡寡妇的事听天由命,她就不做背后阴人的事了。胡寡妇跟好几个男人有来往,如果不再嫁人的话,早晚得出事,说不定都用不着她出手。

    在这之后,周娇不再继续关注胡寡妇,把心思都用到奶奶身上和系统升级上。

    北风呼啸,冬天冷得要命,劳作一年的村民都躲在家里猫冬。一年到头,大家伙儿只有在冬天才能歇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地里上了冻,根本没法干活。这也不是说一点活都没有,村里和上级也会安排活计,比如挖河道、挖沟等。这些活有的管饭,也算工分,很多男人都不歇着,继续下苦力干活,只为养活一家老小。

    女人们就在家里伺候老小,搓麻绳,纳鞋底,串门子,相对来说清闲点。

    冬天,很多孩子拖着长长的鼻涕,在外面堆雪人,打雪仗,打溜溜滑,就算摔个四仰八叉,也不会哭鼻子,爬起来继续玩。

    苏云秀闲下来后,几乎天天呆在家里。周娇不好再躲到进系统种田。

    她想起明天春天学校就会正常上课,当下找出以前的课本,开始埋头学习。

    好多年没摸书,周娇把初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把课本找出来后统统翻看一遍,发现她除了语、历史、政治有些印象,其他知识差不多都还给了老师。尤其是数理化,几乎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就拿数学来说,她只会加减乘除,勾股定理之类的概念东西忘得没影了,有很多数学题都不会做,就连例题都看不懂。

    要是不好好学,明年肯定跟不上课。

    这样可不成,得塌下心好好学习,周娇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记得她在班里成绩还可以,就算不是第一第二,也是占前几名。照现在她掌握的知识情况来看,如果不下功夫补习,很有可能考试倒数。

    如果真考不好,周娇可丢不起那个人,再说,她会觉得对不起奶奶。因为奶奶一直盼着她好好学习,将来考大学。

    周娇想起这茬后,顾不得给系统升级,一心扑在学习上。

    好在这段时间,有谢怀谦的帮忙,系统步入正轨。粮食、蔬菜进入生长期间,家禽和鱼苗也是,不用费太多心思。

    周娇先捡着科学习,把能背的知识背过,准备慢慢研究数理化知识。

    她用心学了几天,总算把科学了个囫囵吞枣,以后慢慢消化就可以。

    可是,等周娇拿起数理化课本,就为难了,有些题她根本看不懂,该怎么学习?难道要问白梨花,不行,她就算给自己讲题,说不定回头就笑话自己。

    周娇思来想去,忽然想到一个可以给她讲题的好人选。

    也许她可以问谢怀谦,听说他刚高毕业,应该会这些知识吧?

    这次周娇还真猜错了,谢怀谦跟她一样,早把基础知识忘得差不多了,谁让谢怀谦也是重生的呢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直致力于升级空间,还没来得及学习。他打算等到了周娇这边,边干活边学习,等高考来临,再去参加高考。

    说起来,谢怀谦重生后考虑过未来的计划,他还真是特别希望考上大学。

    上辈子他进了部队当兵,复员后又去警局做警察,还真没机会考大学。他进倒是进党校进修过,可那跟学习化知识不一样。前世他跟大学无缘,确实是个遗憾,这辈子说啥也得奋发图强一回,考个大学上。

    不过,谢怀谦并不着急,他认为以后时间充裕,就没着急学习。

    等到晚上,周娇抽空进了空间,看见了谢怀谦的问话。

    谢怀谦问:“你最近怎么不升级了,是不是外面有啥事?如果需要我帮忙,就说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大哥。最近奶奶天天在家,我白天可能没时间进来忙系统的事情,我在复习功课,”周娇回话。

    奶奶在家,周娇不可能老是躲在屋里,不跟奶奶见面,不然奶奶肯定看出她有问题。

    谢怀谦正好在,看到周娇回了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你最近白天经常不来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哥,我还真有事找你帮忙。我数理化学得不好,你能教教我吗?”

    谢怀谦对周娇提出的要求有点懵。数理化?这么多年过去,他还会吗?虽然上学时他擅长数理化,可是多年未接触,他都忘了不少。

    周娇好不容易张口要求帮忙,谢怀谦不想拒绝。再说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,难道他要跟周娇说他不会?

    谢怀谦摇着头,马上打下包票,“行,没问题,你有不会的就问我。”

    这样,谢怀谦顾不上升级系统,马上出去翻找初高课本,进行复习。他抓紧时间学会,好给周娇讲题。

    他这就是现学现卖。

    谢怀谦房间有个书架,上面摆放着一些书,大多是初高课本。原来有些外国学书籍和古代名著,因为破四旧,那些小说都主动上缴,只留下几本革命书籍和一些课本。

    谢怀谦知道周娇才初毕业,如果问问题,肯定是问初知识,他忙捡起初数理化复习。也许是他天生对数理化比较在行,从初一的书开始看起,竟然还能看懂,即使有不太明白的地方,仔细一琢磨就弄懂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拿出熬夜苦读的架势,花了几天,终于把初数理化通了一遍。他还找了以前的习题做,竟然都会做。觉得没问题之后,谢怀谦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等周娇问他问题,他不用尴尬地说他不会。那样他多没面子,尤其是在一个姑娘面前露丑,简直不能想象。

    谢怀谦不想在周娇面前丢面子,费尽心机把初高的数理化吃透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暂时放下升级系统的事情,开始埋头学习。

    升级系统的事,急也急不来。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系统币购买营养液,没法让植物加速生长成熟。他们得等植物自然成熟,还有家畜慢慢长成,这些都需要时间,急不来。

    正好他们可以抽这个空学习。

    等新年来到时,谢怀谦已经重新掌握了初高所有知识,周娇也在他的帮助下摸透的初数理化,顺便还预习了一下高知识。

    因为谢怀谦过来给她讲题时,把自己的课本带过来。让周娇就提前预习了。

    周娇问:“就是不知道两地的教材是不是一样的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算科有区别,数理化所学应该相差不多,多学点总没错。”谢怀谦说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不高考,但是他们学会之后,以后时常复习一下,就不会再忘记。等考大学的时候,就比别人占优势。

    对谢怀谦和周娇而言,重生后的日子是非常幸福的,从青春年少再走一回,能找回曾经失去的青春,还能改变未来的命运,是最幸运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新年到了,谢怀谦送给周娇一条羊毛格子围脖当礼物,除此之外,还有送了些糖果。其实,他还想给周娇送些别的东西,估计送多了周娇不会接受,他就就送了这两样。

    谢怀谦老是送周娇礼物,还是因为上次送基因优化液那事,总觉得占了周娇便宜。他打算,如果系统再次升级,抽到好东西,就送周娇几份。对略微有些大男子主意的他来说,占姑娘便宜简直太难接受了,要不是为了家人,他也不会厚脸皮跟周娇索要基因优化液。

    这事一直搁在他心里,总是时不时拿出来想想。欠了这份人情,他总觉得还都还不清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各自陪家人过了一个平安温馨的新年。浓浓的年味让他们投入进去,重寻往日的欢乐。

    转过年来,各地接到上级指示,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农再教育。”

    各地开始有组织的安排知识青年下乡,谢怀谦就开始准备去周娇家这边下乡的事情。

    像谢怀谦这一代年轻人,出于对领导人的崇拜,在去农村之前对下乡满怀热情。他们是怀着建设祖国的情怀,积极地响应国家号召。

    谢怀谦就算是重生一回,他也不想逃避下乡的事情。何况这个敏感时期,在农村生活虽说苦些累些,却相对安宁一些。再加上谢爷爷这边情况敏感,谢怀谦也没法逃避下乡。

    因为谢怀谦住在军区大院,他们这批部队的子女,有专人分配下乡的事情。谢怀谦想自己去找管这事的蒋叔,看他能不能帮忙,把他调配到周娇的家乡去。

    不巧,谢怀谦出了门,就遇到了缠人鬼汤立民。

    谢怀谦挺看汤立民这个朋友,就是汤立民有时太黏糊了,让谢怀谦有点受不了。

    想啥来啥。

    “谦哥,你上哪儿,带我一起吧。”汤立民哥把胳膊搭到谢怀谦肩膀上,显示哥俩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跟我一起去。我是想去找分配咱们下乡的蒋叔……”谢怀谦把自个的打算给汤立民说了说。

    本来,谢怀谦想瞒着这事,在事情办成之前,不想让其他人知道。主要是找人开后门毕竟不是个好现象。还有,他不想让唐倩一家知道,他要改变下乡的地点。

    不知唐家如何想的,好像真打算撮合他和唐倩。谢怀谦想本来避开唐倩和钱卫华,不跟他们分到一块去,就想瞒着这事,不想闹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可是,汤立民是他的好哥们,谢怀谦不想把他丢下,也不想分开,干脆带他一起去找蒋叔,顺便把汤立民拐着,跟他一道去周家村下乡。

    谢怀谦这么做,主要是想多照顾汤立民些。想起前世他们一起下乡,因为汤立民在农村吃不了苦,受不了罪,曾经几次想回城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放任汤立民跟钱卫华他们一起下乡,估计立民坚持不了多久。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一个人,遇到真事脾气也急,谢怀谦还真不放心汤立民。看着同是好哥们的份上,干脆拐他一起去周家村,还能照顾他。

    谢怀谦就是如此,只要是他放在心里的人,总会尽力照顾。即使有时他感觉汤立民的缠功烦人,但汤立民是他好哥们,他是能帮就帮。

    路上,谢怀谦跟汤立民说了改变下乡地点的事情,汤立民一向听谢怀谦的主意,没有任何意见。对他来说,只要跟着谢怀谦后面,总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看来,他也不是没主意,而是懒得自己动脑筋。

    谢怀谦找了管知青下乡的蒋叔,给他俩把地方改了,改到周娇的家乡:J省J市J县莲花镇周家村。

    蒋叔很爽地帮他们办理此事。只不过是改变地点,他们又不是不去下乡。在蒋叔看来,谢怀谦和汤立民都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的知识青年,虽然他们改变了下乡地点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。有的城里人在乡下有亲戚,就希望自家孩子能到熟人所在的地点去下乡,孩子也能被照顾些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经常发生,蒋叔没为难他们,就给办成了。

    “回去先别告诉家人,等咱走了,再跟家里说。”谢怀谦嘱咐好友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,为什么不能说?”汤立民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谢怀谦抿了抿嘴唇说:“我是不想唐倩和钱卫华知道了,会跟咱们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噢,明白,我明白,我肯定不会说出去。”汤立民保证。

    汤立民一听谢怀谦的话,立马点头,明白了他的意思。谦哥最近躲着唐倩,钱卫华又死缠这唐倩,谦哥干脆把这俩人都排除出去,不想跟他们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嘴巴严实点。”谢怀谦嘱咐。

    “谦哥,我保证不告诉别人。你还不知道我吗,只要我答应你,肯定不泄露咱俩之间的秘密。”汤立民还打了保票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汤立民还真没跟家人提。

    第36章

    反正都是去农村,去哪里还不一样,谦哥既然选择了地方,说不定在那里有熟人。有熟人好办事,跟谦哥走准没错。抱着这样的想法,汤立民隐瞒了改变下乡地点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此事还是传出了风声。不是从汤立民口传出,而是从蒋叔口传出去的。不知谁又找他办事,他把谢怀谦和汤立民改下乡地址的事,说给了别人听。

    本来这也不是秘密,不过是提早几天让人知道而已。蒋叔的不在意,却破坏了谢怀谦的计划。

    最后唐家知道了此事,把唐倩的下乡地点也改到周家村。

    紧接着,钱卫华得知消息,作为唐倩的死忠追求者,当然不会放过和唐倩相处的机会,他也要跟去。

    因此,大院里好几个跟着谢怀谦到J省那边下乡。

    在谢怀谦正式下乡之前,在他和周娇的共同努力下,系统又升级了。周娇的系统升到二级,谢怀谦的系统升到三级。

    因为周娇先升级到二级,是她先抽奖。这次周娇运气不错,又抽到可用的奖项——初级基因改造液,数量还是10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