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30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谢怀谦没有意识到,他对周娇的好感一直在增加。他把周娇当成自己人,不喜欢别人议论她,即使那人是他最好的朋友,那也不成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谦哥,我就是说说。”汤立民被训后,也不恼,马上把心思放到将要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谦哥,以后咱们就住这里吗,房子有点破。”

    知青们住的屋子有两间,一大一小。男同胞发扬礼让精神,大点的屋子直接让给女生住,四个男生挤一间小屋子。

    两个屋里都盘了大炕,住着倒是不挤。

    在谢怀谦的带领下,汤立民、杨俊生都跟着他去屋里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有村民帮着大体收拾一遍,但是细处还得收拾一下才能住人。比如说墙上,因为都是土墙,得贴点报纸弄成墙围子,挡住土墙,免得睡觉时蹭脏被子。

    土炕上,村长让人给铺了厚厚的芦苇草席,谢怀谦跟汤立民揭下来,又把炕上的灰尘打扫一遍。

    这边三人已经开始收拾,钱卫华却在安慰唐倩。因为唐倩看到她竟然要住在破房子里,立马不高兴,还想走人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她能到哪里去呢?没有介绍信和证明,唐倩是回不了城的。

    汤立民出来后,见到钱卫华和唐倩躲在一边说话,特别不顺眼。他冲钱卫华喊了一句:“老钱,打扫卫生了,等等你还住不住了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就是:我们都在打扫卫生,就你闲着,想等我们打扫完就住,你好意思吗?

    虽然钱卫华追女孩脸皮厚点,此时他还真不想跟汤立民为这点小事闹翻。他们一共这几个人,闹翻了以后不好相处,万一有个求人办事的时候,得罪了人不好张口。

    于是,钱卫华迅速安慰唐倩一句:“唐倩,你不用担心,我们大家都会帮你的。来都来了,先适应几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钱卫华就是想:反正都到了农村,不肯能马上回去。他们怎么都得坚持一段时间,就算真受不了罪,想让家人把他们调回去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还是先住下为好。

    钱卫华会审时度势,不管啥时候都考虑的比较周全和现实。

    不像唐倩这个小公主,看到农村的现状,还处于懵逼的状态,接受不了将要住土房,以后还要自己做饭的现实。

    刚刚村长问过他们:“你们会做饭吗,会做饭的话,我让人给你们送粮和柴火来,等下你们自己做着吃。”

    知青们刚来,啥都没有,村里就照顾些。村长连柴火都让人给准备了。当然,也就这一两天的事,等他们安顿好了,就得自己拾柴火做饭。

    何莉莉和朱红同时说:“我会做饭。”

    田静也说:“我也会做饭。”

    看来城里的娃也不都是娇娇女,起码做饭难不倒他们。

    行了,这样村长就放心了。起码不用他给他们安排做饭的人,那样不是耽误一个人工吗?

    朱红和何莉莉跟唐倩不太熟悉,也看出这姑娘太娇气了。她俩看男生那边已经开始打扫卫生,作为家务能手的她们也忍不住了,开始拾掇属于自己的屋子。

    眼看别人都行动起来,只有唐倩矗在院子里,望着周围的一切,露出失望、懊恼的神色。

    田静扯了扯她的衣袖说:“倩倩,咱也去打扫卫生,你看别人都在干活,咱们只看不干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田静把唐倩不乐意干活,直接说不干不行,就是想点醒她。

    唐倩看着里的一切,带着哭音说:“静,我想回家,我想家了!”

    她在家什么时候干活家务活,都是妈妈帮她收拾房间,就连衣服,都是妈妈帮她洗的。早知道下乡还要自己干活,说什么她也不会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,唐倩深深地感到后悔,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想不开,非要跟着谢怀谦到这种破地方来?

    “倩倩,等咱安顿下来,你就给阿姨写信。就算你不想在这里呆着,现在也走不了啊。”

    唐倩想想也是,受现实所迫的她,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一切。起码在家里把她弄回去之前,她必须在这里住一阵子。

    如果知青想回城,必须要有返城的证明才能回去。唐家就算有万般耐,也不可能把她马上调回去,还得等一阵子。

    唐倩接受现实之后,准备学着动手,同田静一起收拾屋子。

    因为唐倩想要早点收拾好屋子,给家里写信,就开始动手收拾房间。她不太会干活,拿着笤帚东扫一下,西扫一把,越干越是添乱。

    利落干活的何莉莉看不下去了,忙说:“唐倩,你会不会干活?不会干就在一边呆着,别捣乱。”

    何莉莉跟唐倩不熟,可不会让着她,有话就直说。再说,大家都是同龄人,四个女生,只有唐倩毛病最多,何莉莉和朱红跟她刚认识,很是看不惯她。

    而且唐倩性子傲,不太喜欢主动跟不熟悉的女孩攀谈。何莉莉和朱红以为唐倩看不起她们,心里也不喜欢唐倩。

    田静忙打圆场说:“倩倩,这屋里还没收拾好,要不你先在外面等会儿?”

    要不是何莉莉这样说话,田静也不好让唐倩出去。就唐倩一人不干活,其他两人肯定对她有意见。现在何莉莉都主动说让唐倩一边呆着,田静深知唐倩不是干活的料,才让她出去。

    唐倩看屋里尘土飞扬,她受不了这样的环境,早就不想呆了。听到田静的话,立马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田静不好意思对何莉莉笑笑,“唐倩人不坏,但她父母娇惯她,她确实不会干活。她那份我帮她干了,你们不要怪她。”

    何莉莉和朱红还能怎样,对视一眼,无奈地笑笑,开始转身干自己手里的活。她俩心里却在想:还不知要在农村呆多久,如果唐倩一直这样,不能跟她走太近,不然还不得老给她收拾烂摊子。凭啥?她们又不欠她的。

    因为唐倩被未来室友嫌弃了,她干脆甩手不干,到门口不脏的地方去等着。等人家收拾完她再进去住现成的。

    唐倩站在院子里发呆,后悔,后悔不该跟着谢怀谦下乡。她被家人娇养长大,哪会做家务活,不给添乱算是好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唐倩还委屈上了,心里不停地后悔:如果知道乡下是这种条件,打死她都不来。都怪谢怀谦,非得选这这种地方,太脏了,简直难以让人忍受。

    唐倩决定,等会屋里收拾好了,她就提笔给妈妈写信,让她赶紧想办法把自己弄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两个扎着歪扭扭辫子的,五六岁的小姑娘,跑到唐倩跟前来,好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唐倩看到小姑娘鼻下留着鼻涕,脸上脏乎乎的,灰扑扑的衣服打着补丁,袖子黑得发亮。小姑娘等鼻涕流下来,就拿袄袖子一抹,鼻涕劝沾到袄袖子上。

    唐倩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想要吐。天啊,农村孩子怎么这么不讲卫生,不知道那个手绢擦鼻涕吗?

    她实在看不过眼,把头扭向一边。

    小姑娘不害怕她们,就是盯着她看。因为小姑娘就随着唐倩的视线转悠,又移到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虽然唐倩厌恶孩子不讲卫生,但她还是忍不住斜了两个孩子几眼。

    唐倩的视力很好,看到其一个小姑娘头上,竟然有米粒大的小黑虫在爬。

    她再也忍不住了,跑去跟田静说:“静,现在天这么冷,那孩子头上怎么还有虫子爬?农村到处是虫子吗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一想到她要住在虫子经常出没的环境,唐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田静可不是啥都不懂的天真无知少女,她一听说头上有虫子爬,马上想到虱子。她先前在农村亲戚家里住过,回到自家后,就被她妈发现传上虱子,废了好大劲才消灭掉。

    田静忍不住出来,往小姑娘头上看去。可不是,小姑娘微微泛黄的头发间,似乎真有小虫子在爬动。

    田静知道被虱子咬的滋味,身上立马就起了鸡皮疙瘩。她实话警告唐倩:“别靠她们太近了,省得被传染了虱子。”

    唐倩没见过虱子,但是听同学说过。她后知后觉想起虱子是什么,立马尖叫一声,吓得赶紧躲到屋里去。她再也不想看到那两个小姑娘,生怕被她们传染上虱子。

    妈呀,农村太可怕了!她不要呆在这里。就算谢怀谦在这也不行,她受不了了!一定要早点回城,等下收拾好房间,她就给家里写信,让父母赶紧把她弄回去。

    多呆一天,唐倩都感觉忍受不了。

    唐家卫生条件好,唐倩从没见过虱子,她倒是偶尔听说过这东西,知道虱子咬人,吸人血。虽然她没被虱子咬过,但她绝对不想被传染上虱子。

    自此,唐倩离村里人远远的,生怕被传染上虱子。

    两人再回到屋里后,卫生打扫得差不多了。女孩们把自己的行李拿进屋里,开始收拾床铺。

    唐倩不想跟别人挨着,占了个炕头。她要田静跟她挨着,把田静当成分界线,把另外两个不熟的女生隔离开来。

    主要是唐倩刚刚看到,小女孩头上有虱子头皮发麻。她怕另外两人不干净,自己忍受不了,就让田静挡在间。

    唐倩没有想到,如果他们间真有人头上有虱子,日夜相处下去,要不了几天,就会把整个屋子传染上。虱子它又不是死的,它会到处活动。

    如果唐倩想到这个,估计不会如此放心地住在这里。估计会嚷嚷着自己住一个屋子。

    第39章

    铺完床后,唐倩有些口渴,就到行李旁,找出自己的军用水壶,喝了几口水解渴。

    完事后,没一会儿,她又想上厕所了。其实,她已经憋了大半天了,自从上次在汽车站上过厕所后,她就憋着,想等安顿下来再解决个人问题。

    刚刚人太多,她不好意思问厕所哪里。这会儿,唐倩实在忍不住了,就把正在忙活的田静喊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静,你出来一下,我问你点事。”

    上厕所是私密事,唐倩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说。

    田静几乎对唐倩有求必应,她马上就出来,问:“倩倩,怎么啦,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唐倩凑到田静跟前,别别扭扭地说:“静,你知道厕所在哪儿吗,带我去上厕所行吗?”

    田静在乡下住过,非常了解农家院的房屋布置。她见院子里一侧是间小屋,上面通着烟筒,肯定是灶房;另外一个角落,那里有个不足一人高,连个顶棚都没有的地方,肯定是厕所。

    因为了解乡下,田静看到这里简陋,虽说心里不舒服,但是能接受。

    可唐倩就不成,等田静把她带到厕所跟前,唐倩诧异地失声问:“静,这里就是厕所?墙太矮了,安全吗?”

    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田静,想知道是不是搞错了地方。

    看到田静肯定地点头,唐倩要绝望了。早知道——早知道乡下情况如此不堪,就算天仙在这里,她也不会追过来。都怪谢怀谦,把她害惨了!

    唐倩让田静给她在厕所门口把门,不让别人进去,才别别扭扭地上厕所。看着茅坑上两块颤巍巍的木板,她生怕踩坏掉进去。

    “静,我想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回家。不过应该不好回,听说回城手续不好办呢。”

    唐倩想:只要她给妈妈写信诉苦,妈妈一定想办法把她调回去,她才不担心回不了城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解决完个人问题,唐倩就找出信纸、信封来,准备给家里写信。她真得忍受不了这里的艰苦生活,一天都不想多呆下去。

    唐倩在信里写路上受了不少罪;村里给安排的住处一点不好,环境很差……就连小孩子身上有虱子的事情,唐倩也写给妈妈知道。

    最后,唐倩要求妈妈,早点把她从这个鬼地方弄回去。

    而且,唐倩还写信说,谢怀谦一点没有君子风度,路上都不知道照顾她。还好钱卫华不错,帮她拿行李、倒水,做了不少事。

    因为经历一连串的挫折,唐倩好歹明白了谢怀谦的态度。谢怀谦不稀罕她,再也不拿她当回事,甚至不会拿她当朋友照顾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她还在这里呆着干嘛,跟着吃苦受罪吗?谢怀谦那副死样子,她才不要傻傻地再为他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回去,一定要回去!唐倩在心里呐喊。

    唐倩写完信,问了田静。

    “静,咱得去哪里寄信?”唐倩从小在市里长大,根本没出过远门,她不知道附近最近的邮局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去镇上邮信。等会儿我也给家里写封信报平安,明天咱们一起去邮信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还要跑那么远才能邮信,我的天哪!”唐倩说完,毫无形象地仰躺在自己的床铺上,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