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31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她这形象一下子把田静逗笑了,“倩倩,村里是不可能有邮局的,咱们只能去镇上寄信。对了,我没准备信纸,你的借我用用。”

    唐倩倒是不小气,有气无力地回到:“你自个拿吧,我想家了,我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暗自发誓:等回到城里,她绝对不会再回这破地方!

    其实,不只是唐倩嫌弃周家村偏僻,贫穷,脏乱,就连钱卫华和汤立民也对这里看不上眼。

    汤立民还追问:“谦哥,你怎么想起到这地方来下乡?没看出小小的周家村有哪里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钱卫华也支着耳朵听谢怀谦的解释。要不是谢怀谦带头,他们怎么会一窝蜂跟他到这破地方来。

    谢怀谦只能胡扯:“我胡乱选的。知道咱们要下乡,我特意找了个地图查看,觉得莲花镇这名字好听,就选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汤立民听了想爆粗口。胡乱选了个地方,还不如去边疆支援农场,农场应该比这里好点吧?

    钱卫华跟谢怀谦不太对付,心里也在埋怨谢怀谦,嘴上却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钱卫华清楚得很,他们肯定是要响应国家政策,在农村扎根几年。至于能不能回去,全看以后家里能不能帮上忙了?

    其实,钱卫华倒是不太担心回去城里,毕竟家世摆在哪里,无论如何都能帮他安排个工作干。如果不是为了唐倩,说不定他不会跟着下乡,早按照家里安排的门路,去单位上班了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绛红色的晚霞晕染在天边,村里的炊烟袅袅升起,在下工的钟声敲响后,上工的村民都开始往家赶。

    吃饭的点到了,谢怀谦他们都饿了,知青点开始忙着张罗晚饭。

    午他们已经凑合着吃了一顿,晚上总不能再凑合。再说他们带的吃食有限,差不多都弹尽粮绝,今晚说啥都得自己做着吃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,周存福已经让人把粮食和柴火给他们送来,也知道女知青会做饭,就放心地甩手不管。他还把大锅饭食堂时用的锅勺、箅子、葫芦瓢等东西,也拿来给知青们用,基本给他们把吃饭家什置办全了。

    知青点有个大水缸,刷好就能盛水。谢怀谦早问清楚水井在哪里,还去打了水来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四个男生,除了谢怀谦,谁都不会担水。谢怀谦会担水,是因为他力气大,再加上有前世的经验在,担起水来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汤立民试着担水,他能担起来,但是水桶老晃荡,他一边走,里面的水一边洒,走起来一点都不稳当。就这样,他还抢着担水,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这会儿,汤立民还把担水当好玩的事,一点没有意识到,未来的日子多难熬。

    何莉莉和朱红家庭条件一般,都是在家做惯家务的,做饭没有一点问题。田静也会做点,就是唐倩,啥都不会。

    以前家里做饭,陈蓉疼爱她,根本没让女儿沾过手。所以,唐倩就属于等着吃的主。

    男同志做饭不在行,知青们两下说好,以后打水劈柴这种活,男同志做;烧水做饭这种活,女同志做。

    第一次做饭,唐倩就没沾手,何莉莉、朱红心里有点不,也没说啥。她们心里盘算过,如果以后长相处,才不会让着唐倩,她是避免不了干活的。

    何莉莉和朱红做饭还可以,就是贴了一锅饼子,熬了粥,还切了碟村长送的老疙瘩咸菜。他们才来,没处买菜和肉,更没有存货,就不要想吃青菜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手里倒有存货。之前他让周娇帮他做了些容易存储的香肠,拿出两根来切盘,算是一个菜。

    别人看谢怀谦大方地往外拿东西,其他人也不好太抠门,纷纷把带来的吃食拿出来,分享第一顿晚饭。

    所以,晚餐还算丰盛,大伙高高兴兴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八个人不少,还有四个大小伙子,一锅饼子几乎都吃完了,这饭量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谢怀谦知道村长给的粮食是有数的,不可能让他们可着劲吃。等到年底算工分,这些都要扣掉。不努力干活,就连自己吃的饭都赚不来。

    不过,这对谢怀谦来说,根本不是问题。他能吃,也能干,还有系统在,完全不必担心能不能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有问题的是唐倩,看她能坚持几天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四个女生,干脆了分组,每两人做一顿饭。何莉莉和朱红都看不上唐倩,肯定是她俩一伙儿;田静和唐倩一伙儿。

    为了以后和平相处,男同志这边也分工。谢怀谦和汤立民一伙儿,钱卫民和杨俊生一伙儿。活都轮流干,以示公平。

    饭后,周存福特意过来看了看知青们的情况,各处略微检查一下,说:“行,你们安排的还不错。既然这样,明天你们就开始上工,早点赚工分,早点养活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队里分给你们的粮食是借给你们的,等你们赚了工分,必须补上这个窟窿。在农村可没有吃闲饭的,不干活就没饭吃,能赚多少,全看你们干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们放心,只要你们肯干活,肯定跟村民是一样的待遇,不会亏待你们。你们大老远的出来也不容易,以后时间长着呢,要塌下心好好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别整些有的没的,不能闹事……”

    周存福用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法子,想把知青们浮躁的心情压压,让他们别给他惹事。

    “以后,只要你们好好干,凡是村民有的,都会分给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村长这些话,唐倩首先憋不住了。她有问题直接提出来:“村长,我们刚才给家里写了信,明天想去寄信,可以请假吗?”

    唐倩是想寄信,但她更想逃避劳动。她真得不想去干活。

    “寄信?这个可以,不过用不着请假,你们可以饭后去镇上寄信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要是嫌远,可以骑我家的自行车去镇上。”周存福寻思这些知青刚来,肯定不习惯走远路,大方地把自家的自行车借给他们用。

    自行车是大件,如果没有急事,一般有自行车的人家,是不舍得往外借的。村长是看这些小年轻出远门不容易,才好心借给他们。

    其实,谢怀谦已经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,在系统存放着,就是为了在下乡后方便骑。不过,他得找机会弄出来,才能用。

    唐倩闻言,直接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村长都这么说了,她不好强行请假。她也不是不知事的孩子,总不能第一天就得罪村长,万一以后有事求村长?

    这时,她才想明白点。

    但是唐倩知道明天要干活,心情不好,直接撅着嘴巴低头在一边瞎想,下面都没把村长的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谢怀谦直接跟村长聊起来,问:“周叔,现在村里有什么活,明天我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犁田,拔草,追肥……有的是活,你们可以捡自己能干的干,只要干得好,工分跟村民一样记。”周存福说。

    他对谢怀谦印象不错,觉得这年轻人会说话,会来事,“小谢,我看你挺不错,以后知青点你看着点,有啥难事可以找村里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行,周叔,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谢怀谦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肯定在路上折腾累了,赶紧歇着,明天早点起来上工。”村长嘱咐。

    “周叔,我们知道了,明天不会耽误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走了,你们早点歇着。”

    宁静的夜晚,知青们躺在冷硬的床铺上,都睡不着,有的是因为想家,有的是对未来迷茫,不知接下来的生活会怎样。

    大伙都睡不着,他们屋里连个煤油灯都没有,吃完就都躺床上聊天,开卧谈会。

    “谦哥,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城?”汤立民略担心地问

    下乡插队后想再回城,不是那么好回的。

    第40章

    像谢怀谦这样到农村下乡插队,代表国家不会负责,全凭个人劳动,赚取工分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还有部分知青,分到各地农场插队。这部分知青,国家每月给发工资,二十到三十多不等。

    这对一部分家庭困难,还找不到工作的城里人来说,无疑是个诱惑。

    有些城市青年会考虑,即使呆在市里可能安排不了工作,不如趁此机会去农场发展,一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二是为了给家里增添一份收入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没有料到,下乡容易,再想回城可不容易,起码最近几年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但是,回城这对谢怀谦等军区大院子弟来说,不是太困难的事情。只要找到机会,说不定家里就会想办法让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总要在农村呆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是多长?一两个月,还是一两年,还是更长的时间。汤立民不能确定,才会问一向更有主意的谢怀谦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就好好呆着。现在回去也没事干,来这里沉淀一段时间,就当是出来历练。拿出点本事来,好好干,别让村里人瞧不起咱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这次出来,打算除了回家探亲外,直到考大学那年之前,他准备扎根农村。至于以后,到时候看情况再说。他心里有计划,但是从没对外透露过。

    “谦哥,咱明天就得干活吗,村长是这么说的吧?”汤立民接着说:“我长这么大,还没干过农活,不知能干得来吗?”

    谢怀谦故意说了句:“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正好把汤立民要吐出嘴的话堵住。汤立民即使打怵,也不好在此时说不行。

    “谦哥,我服你,以后我就跟着你干。你干得来,我肯定也干得来。”汤立民保证后,见钱卫华在一边看热闹,不由问他:“钱卫华,你会干农活吗?”

    “你都能干,我怎么不能干?”钱卫华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谢怀谦没管他们说什么,在琢磨自己的事。他是考虑什么时候盖个属于自己的房子,搬出去住。

    不然住在集体宿舍,太不方便了。起码没时间进系统看看,更没机会跟周娇在系统见面,商量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不能着急。他才刚到这里,人生地不熟的,还摸不着头绪。过段时间,如果时机成熟,他得跟村长提提盖房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女生也没有睡觉,开始说悄悄话。

    何莉莉和朱红都不是腼腆性子,她俩对田静印象还可以,就跟她聊天。

    “田静,你们几个都是一个地方的吗,都认识吗?”何莉莉好地问。

    她和朱红、杨俊生都是同学,所以才这么问。虽然路上他们互相介绍了自己,但是没有详细说话,彼此之间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“对啊,谢怀谦也是你们那里的吗,你们是同学吗?”朱红也紧跟着问。

    她俩是看谢怀谦长相出众,尤其是穿着一身绿军装,就跟部队的兵哥哥一样,特别让人心动。所以,她俩主动打听谢怀谦的情况。

    汤立民和钱卫华长得还可以,但跟谢怀谦一比,就不显眼了。此时,他俩就被朱红和何莉莉忽略了。

    田静一听是打听谢怀谦的,开始考虑怎么回话。

    没想到唐倩主动显摆透了底,“我们都是部队大院的,是高同学。谢怀谦,哼,你们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,一点风度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唐倩想发泄对谢怀谦的不满,田静怕她说出难听的话,赶紧偷偷捅了捅她,示意她别说了。

    看在田静的面子上,唐倩到底没继续说谢怀谦的坏话。

    现在唐倩对谢怀谦满腹怨言,原来对谢怀谦的那点喜欢和暧昧已经彻底被她遗忘到角落里。唐倩埋怨谢怀谦选了这破地方,让她跟着来受苦。

    可是她忘记了,可不是谢怀谦让她跟来的,是唐家人主动把她跟谢怀谦安排到一起,不知是为了互相照顾,还是有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田静马上接话说:“对,我们都是高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们都穿着绿军装,原来是部队大院的的。你们都是干部家庭吧?跟我们这些普通家庭出来的可不一样。”何莉莉冒了点酸气。

    “哪有不一样?军民一家亲。咱们能聚到一起,到这里下乡,来支援国家建设,不都是奔着共同的目的吗?”田静淡淡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,还是你说得对。”朱红接话。

    朱红也暗暗戳了戳何莉莉,让她说话小心点。

    现在政治气氛严谨,可不能随便说话,一不小心就会犯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