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40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现在爸妈只看重儿子,也许以后她们几个外嫁闺女就得靠边站了,在娘家都没有一点地位。

    想到这,周红说:“妈,天不早了,我带孩子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赵春兰根本没有挽留闺女和外甥吃饭,直接说:“早点走吧,省得天黑了,还得再送你们。”

    周红想想以前的待遇,再看看现在,一对比,就看出了差别。

    她生气地抱起儿子,扭头就出了娘家门。

    周庆喜从茅房出来后,一看大闺女走了,就问:“小红走了吗,怎么没留她们吃饭再走?”

    周庆喜是个男人,心大些,吃吃喝喝这小小事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赵春兰是当家女人,比较会算计,“小红婆家又不远,回家吃饭有啥,吃婆家也是应该的。现在不比以前了,有好吃的都得给蛋蛋留着。当我没看到她脸色不好,嫌我没拿出麦乳精给她孩子喝。我就是小气,这么精贵的麦乳精,不想便宜外甥,怎么了?我有了儿子,自然是先顾着儿子这头。”

    原来,赵春兰心里不是没数,她早把一切看到眼里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让她娘俩吃了饭再走。”周庆喜觉得闺女回来连顿饭都混不上,人家知道了面子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闺女总归是自己的孩子,养了多年,周庆喜没那么狠心,说不管就一点不管。不像他对胡寡妇,他这边彻底断了联系,不再把钱往外扔,准备有钱给儿子买好东西,或攒下都留给儿子。

    “她不高兴,我还不高兴伺候她娘俩呢。回婆家吃去吧,那里才是她们该呆的地。”

    周红落下东西,忘了给儿子拿小木枪,又返回来,正好听到她妈这样说话,气得她木枪都没要,直接回了婆家。

    周红还一时赌气,再也不回娘家了!

    赵春兰跟周庆喜正在说话,没注意门外的动静。因为农村人都穿布底鞋,走在土路上,只要不是太重的脚步声,一般很难听到动静。

    赵春兰嘱咐周庆喜:“以后你少管小五的闲事。还有,别把今天的事往外说,省得传出闲话。”

    她怕扯出事来,对周娇名声不好。

    毕竟农村人重视女孩的名声。尤其是闺女出嫁结婚前,婆家通常会到村里打听闺女的名声。

    也许赵春兰是想起大闺女的话,知道周娇做的那个梦救了她,她才会这样嘱咐。

    不过,赵春兰没把功劳都往周娇身上推,而是觉得她自己会盘算,才下决心去医院生孩子,这才救了自己一名。所以,赵春兰是把大部分功劳按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大老爷们,能跟谁扯这种闲事。要不是看她是咱们生的,我才懒得管。”周庆喜撇撇嘴说。

    夫妻俩闲聊几句,就把这事放下了。

    周娇回到家后,苏云秀已经下工,她笑着问:“娇娇,今天怎么回来早,是不是学校放学早?”

    上周,孙女回来时天不早了。这次好像比往常早点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跟梨花回来时,遇到那谁和知青点的谢大哥,他俩一人骑一辆车子,把我和梨花捎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那谁就是指周庆喜。

    苏云秀不傻,一听就听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抱养周娇的奶奶,她不反对周娇亲近周家姐妹;可是见到周娇不亲近亲爹亲妈,她心里还是忍不住有点高兴。

    这说明周娇跟她亲,生恩不及养恩重,看来老话没说错。

    苏云秀问:“那是知青点的小谢送你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娇应了声,上前抱住奶奶的胳膊,拉着她往屋里去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不错,你大爷爷还经常夸奖他。说他干啥都有样,是个人才。”苏云秀说完,并没有再多心问话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捎个熟人回村不是稀罕事。而且她相信,孙女应该不是胡来的人。

    苏云秀本来担心,周娇会看上长相英俊的谢怀谦。女孩心思浅,要真喜欢谁,肯定能看出点头绪来。她看孙女跟往常没两样,就不再担心。

    “娇娇,我给你蒸了一锅花卷,刚出锅的,你吃个尝尝。”苏云秀以为孙女在学校吃不好,回家当然要好好给她上上犒劳。

    花卷是白面做的,里面放了猪油、葱花、花椒面、还有盐。刚出锅的花卷很香,就算不就菜吃,也吃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周娇特别怀念奶奶做的饭。她洗洗手,拿起一个花卷就吃,吃完还给奶奶讲些学校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别看家里就周娇和奶奶两人,苏云秀是讲究“寝不言,食不语”的人,一般不喜欢孩子在吃饭时边吃边说。

    白梨花到家后,先是拿起镜子来,冲里面的黑姑娘拧眉瞪眼,越看镜子里的容貌,越是不顺眼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跑到亲妈跟前问:“妈,你咋把我生的这么丑?”

    白梨花比父母的相貌还要难看,她一直为此自卑。

    “尽胡说,你哪里丑了,随我,不丑。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。再过两年,你就变好看了。”在梨花妈眼,女儿一点都不丑。

    就算丑点又如何,女子还得看能不能找个好对象。就像她,长得一般,嫁的男人算有本事,过得日子比同村那些漂亮姑娘不知好多少呢。

    在梨花妈心,女儿丑不是事。不是有句老话叫:好汉无好妻,赖汉攀花枝。说不定她家梨花以后能嫁个殷实人家。

    第49章

    梨花妈自信,等她家梨花上出学来,就是高生。家里条件还好,再给她添点嫁妆,应该能嫁到不错的人家。

    再说了,农村能有几个好看的姑娘,大多数都是干活长大的,脸晒的黑红,再好看也晒丑了。

    梨花妈还认为,长得好看不一定嫁得好,如果嫁得不好,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。就像她,长相一般,还不是嫁了个有点本事的男人,在村里过日子数得上好了。出了门,谁不高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就算梨花丑,只要在给她找对象时,家里给她把好关,再加上他们家这条件,给闺女找个不错的对象,应该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长成周娇那样就好了,皮肤白,身材也苗条,多好看呢。”白梨花羡慕地跟她妈说。

    母女俩感情好,无话不谈,白梨花就跟她妈提起这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羡慕她,有啥可羡慕的?她再好看,还不是被亲爹亲妈送了人,哪有你这样从小跟着爸妈长大好?”梨花妈作为过来人,语重心长地教导闺女:“别看周娇长得好,还跟你一起上高,她不一定有你好找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啊?”白梨花满心认为,既然男生都喜欢漂亮姑娘,怎么看周娇比她受欢迎,妈却说周娇不如她好找对象呢?

    “你可是父母双全,将来结了婚还有个弟弟帮衬。周娇呢,二婶子再疼她,以后结了婚也是她自己撑着。如果婆家对她好还行,如果遇到个不讲理的婆家,你看谁帮她出头。”

    梨花妈认为:周娇被送养,没有亲兄弟姐妹,如果被婆家欺压,在婆家受气,也没有人为她出头。况且二婶子年纪大了,能活多久?等她走了,谁还会给嫁出去的周娇面子,在她受气后帮她出头?

    梨花妈套入的是乡下情况,如果周娇真按照她说得嫁人,还真有可能遇到这种事,上辈子周娇嫁人后不就过得不好吗?

    可谁让周娇是重生的,这辈子她万万不会让自己陷入那种境地。

    但是白梨花听了她妈的劝解后,觉得非常有道理,她把这番话听进去并且记在心里。能在一方面比过周娇,她心里挺高兴的,这说明以后周娇不一定有她过得好。

    白梨花之所以盯上周娇,一直嫉妒她,主要是因为俩人从小一起上学,周娇比她好看,在老师和同学们面前比她受宠、受欢迎,她特别不服气而已。

    别的女孩就没她幸运了,整天有干不完的活,哪有功夫嫉妒别人?

    “妈,今天我跟周娇是被庆喜叔和知青点的谢怀谦捎过来的。那个姓谢的看不起人,他只带周娇不带我。”白梨花噘着嘴向她妈诉说委屈。

    “姓谢的,你是说叫谢怀谦的那个男知青吗?村长对他评价不错,他长得是挺俊,一般人比不上。梨花,你不会因为他俊就看上他了吧?”梨花妈惊讶地盯着闺女,没有错过她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梨花妈看闺女有点羞涩地低下头,连忙给她解释找对象的关键点。

    梨花妈主要是看她闺女到嫁人的年龄,有些事早点给她说清楚也好,免得她因为识人不清,将来毁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所以,梨花妈要跟闺女讲透彻。

    “虽然这个叫谢怀谦的青年看着不错,不仅长相好,听说家庭条件也不错。可是,在妈看来,他不一定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好对象。你想想,人家可是城里人,万一以后咱这破地方留不住人,要回城呢?”

    “再说,找对象不说找门当户对的,也不能找差别太大的。差太多,以后嫁到婆家抬不起头来,一辈子活得憋憋屈屈,有啥意思。我觉得还是找个比咱家稍好点的家庭,多给你配送点嫁妆给你长脸,以后你在婆家能抬起头,日子过得顺遂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梨花妈觉得谢怀谦家条件好,起码他家有钱让儿子祸祸。这才来多久,就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。在别人眼,这是件难得的高兴事。

    可是梨花妈透过这件事,了解到谢怀谦的性格,觉得这孩子花钱大手大脚,不会过日子。他要是一直这样,有多少家底败多少,以后咋过日子?

    梨花妈想得比较远,她跟别的婆娘想法不一样,认为谢怀谦买个自行车就财大气粗,是个好女婿人选。

    她认为一个好女婿人选,起码得有家有房,最好别离娘家太远,要不然闺女吃气,娘家也不知道。婆家门槛别太高,太高了她家高攀不起。不然女儿受了委屈,家里不能为女儿出头。

    找的女婿还得老实能干,会过日子,不能有点钱就败家。一年到头攒不下钱,以后遇到点急事,两口子拿不出钱来,难道要四处求人借钱?

    梨花妈有自己的一套准则,考虑比较细致,准备按自己的想法来给闺女找对象。虽然谢怀谦长得俊,也能干,但是没有被梨花妈列为女婿人选。谢怀谦家太远这一条,就不符合梨花妈的择婿条件。当然,其他男知青就更不符合她的条件了。

    梨花妈对闺女可是实心实意,一心为白梨花考虑。

    梨花妈的话倒是没白说,白梨花不是死心眼的人,看上谁就拧着不回头。她按照妈妈说的话两厢一比较,确实感觉她妈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白梨花有点不甘愿,但终究应了一声,“知道了,妈。”

    既然白梨花被她妈开解得有效果,就不再对谢怀谦心存太多幻想,她跟她妈说起谢怀谦和周娇的闲话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知道,我看那个姓谢的对周娇挺好,你说他是不是看上她了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许是看周娇漂亮也说不定。可是,谁知道他是不是个长情的人?万一他当下对周娇好,以后呢?他家离得远,又不知根知底,如果哪天他偷偷走了,说不定都没处找人,这样的男知青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白梨花听她妈讲得头头是道,偏偏她听着还有理,不得不听到心里。

    既然她妈不看好谢怀谦,那她就犯不着在谢怀谦身上使劲。万一跟她妈说的一样,她可不想白费力气。

    至于周娇会不会被谢怀谦骗,那就不是她能管的事了。

    白梨花因为嫉妒周娇,巴不得周娇倒霉呢。

    白梨花倒是没有把谢怀谦喜欢周娇的事到处乱说,一个是她没那个时间,放学回家还得做作业、洗衣服等,没空出去闲扯;二是她一个姑娘家,说这种闲话,传出去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听。叫人知道是她开头说的,她也不落好。

    白梨花不说,不代表别人不说。

    谢怀谦不是把周娇放到村口吗,正好被住在村口,一个天生隔睖眼的老太太看见了。别看老太太眼睛不好看,可是眼神好使,瞧见谢怀谦跟周娇走得近乎,特意留心看了看俩人是谁。

    这个老太太是个闲不住的,还特别喜欢串门子拉呱,转身就跟别人卖弄小道消息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猜猜我刚刚看到谁了?”隔睖眼老太太一脸神秘地跟邻居家的老姐妹说话。

    “谁啊,看你神神叨叨的,是不是瞧见啥好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还真让你给说着了。我看见周二嫂子(苏云秀)的孙女,跟来咱们村的男知青走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周二嫂子的孙女不是上学去了吗?她孙女叫什么来着?对了,叫娇娇!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个长得贼俊的闺女,跟村里那个贼俊的男知青在说话。俩人骑一辆车子回来的,刚刚我在村口还看见他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娇娇放假吧,是不是俩人碰巧遇到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反正我看见他俩说话来着。”隔睖眼老太太眼皮一翻,看着有点吓人;加上她要笑的样子,让人看着真是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过,看习惯了,都一个样。起码邻居家的老姐妹看习惯了,都没觉得难看。

    这种话,隔睖眼老太太不仅跟邻居家的老姐妹说了;第二天出去拾柴火的时候,她还给传给别人。

    这传言吗,传来传去就不靠谱了,跟实情相差十万八千里都有可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