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41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等传言传到苏云秀耳朵里,就成她孙女偷偷跟村里的男知青好上了。

    这事关乎一个女孩的名声,跟周娇亲近的人听了传言,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就连村长媳妇都被惊动了,跑来问苏云秀,传言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原来,村长家的大儿媳张秀娟,上工时听到别人说周娇的闲话。事情关系得到二婶和周娇,她不能不管。详细打听了一下,回头就给婆婆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娇娇都到找婆家的年龄,可不能让村里人瞎传,我得去给你二婶提个醒。”村长媳妇得知消息,马上来告诉弟妹苏云秀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不知道外面怎么传的娇娇,我赶紧跑来问问,究竟是不是真的?不是的话赶澄清一下,免得大家伙越说越离谱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不相信外面的传言,皱眉说:“昨天娇娇是被谢知青捎回来的。本来是她跟梨花一起放学回来,路上正好遇到周庆喜和谢知青。你也知道娇娇不喜欢跟那边来往,肯定不想坐庆喜的车子,就坐谢知青的车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看来不知让哪个舌头长的老娘们看到了,就到处乱说。”村长媳妇了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可是知道村里长舌婆娘的战斗力,明明一件小事,传来传去,都能传成没影的事。像娇娇这事,明明才过了一夜,就弄得村里人尽皆知,还传得有模有样,好像娇娇跟谢知青要结婚了一样,真是一群闲的没事干的长舌妇,没事就知道闲扯淡。

    “弟妹,那行,回头我就说说她们,让她们别再瞎传了。我寻思过两年娇娇也到了找对象的年龄,怕传出不好听的名声,到时候耽误她找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,麻烦你跑这一趟,回头你帮着解释一下,没有的事,都是别人胡说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知道大嫂作为村长媳妇,说话比较有威信,一般人都能听进去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这事包在我身上,保管不让她们胡乱传。”

    不过,等大嫂一走,苏云秀就喊孙女:“娇娇,你出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第50章

    刚刚周娇在收拾下周在学校要用的衣服等东西,她知道大奶奶来了,但是没有出去。因为大奶奶经常来家里串门,她没当回事,并不知道大奶奶是因她而来。

    周娇已经把衣服打包好,装到一个包袱里。她转身走出自己的屋子,来到奶奶屋里。

    “奶奶,找我啥事?”

    家里只有周娇和苏云秀两人,过日子挺省心的,现在周娇也不经常生病了,两人过得平安和乐,不知比一二十口子的大家庭好多少倍。

    子孙多了是热闹,可是孩子们长大后也是麻烦,得挨个给他们张罗媳妇、打发嫁人,哪样都得操心。

    苏云秀就这一个孙女,比较紧张她,就怕她一时被人迷惑,以后在感情上遭遇挫折。既然现在遇到这茬,不如提前跟孙女谈谈,省得一不小心被某个臭小子拐了去。

    “娇娇,刚才你大奶奶过来,说……”苏云秀把事情给周娇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周娇倒是没着急,她慢条斯理地跟奶奶解释:“奶奶,谢大哥不过好心送我一程,哪有那么多事?再说了,现在我才多大?还不到找对象的时候,我只想好好学习,其他的等过两年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拉着孙女的手说:“还是我孙女想的明白。眼下你是学生,就得把学习学好,等你毕了业,再相看对象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找对象奶奶会帮你把关,一定帮你找给好的。”苏云秀没敢跟孙女深谈,怕影响她的学业,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“我都听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周娇对找对象的事真是不着急。重生后她还没仔细考虑过这事。结婚是肯定的,如果她不结婚,奶奶肯定不同意。可周娇不想太早找对象,她想跟奶奶多相处两年,晚点嫁出去。

    她怕结婚后,离奶奶太远没法照顾奶奶,希望将来在近处找个对象,最好是在本村,那样她就能随时回来照顾奶奶。

    如果苏云秀知道孙女的想法,肯定会反驳,她一个老婆子怎么过都成,还是孙女的幸福更重要。

    昨晚,周娇在系统空间做了一批野猪肉干,有麻辣味和五香味的。系统别墅内还自带烤箱,做起来很,没耽误周娇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周娇尝了自己做的肉干,味道还不错,嚼着劲道,香味浓郁,挺好吃的。她把肉干留下一小部分,大多数都装到一个干净的面袋子里,通过系统给谢怀谦发过去。

    谢怀谦也在关注周娇的消息,一见她过肉干来,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,跟她聊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周娇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谢大哥,做这些又不费事。你知道的,系统的厨房里有烤箱,做起来不麻烦,不像在外面做,还得用好长时间晾干。”

    周娇说完后,丢给谢怀谦一个问题:“我现在在外面上学,没法帮奶奶做饭,没法偷偷给奶奶加餐,该怎么让奶奶吃的好点?”

    谢怀谦见周娇帮了他的忙,就大包大揽这事,“你安心上学去,我来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想到,等我想到再告诉你。”谢怀谦说完,听到汤立民喊他,忙跟周娇告别:“有空再聊,有人喊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没等周娇回信,就闪人了。

    留下周娇在原地冥思苦想,到底怎么拿出点空间的好东西,帮奶奶加餐呢?

    原来周娇在家做饭时,会偷偷在三合面馒头里加好料,比如说白面多放点,或者是加上几个鸡蛋。因为三合面馒头本就发黄,加上鸡蛋也看不出来。这样,既给奶奶增加营养,又不会引起奶奶的怀疑。

    可是她现在去上学,就没法天天这么干了。只能趁周末做饭时,给奶奶加点营养物,要不奶奶根本舍不得吃。有点好东西,就给她留着,非得等她回来让她吃。

    没等周娇相处好办法,又到了踏上回学校的归途。周末下午,周娇再次和白梨花作伴,去了学校。

    周娇不知道,斜对面李铁柱的妈看到她背着书包上学的背影,盯了有一阵儿。

    铁柱妈也听到村里婆娘传的谣言,不管是不是真的,她正好拿来打击儿子,让他不要在对周娇心存幻想。

    “铁柱,我就说周娇不适合你,她病怏怏的不说,就她不能干活我就看不上。不是妈看不上你,是你跟周娇实在不般配。你听说了没有,周娇跟城里来的男知青走得近,人家肯定是喜欢有化的,不喜欢你这在地里下力干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当初怎么不让我多上几年上学?我也想上高。”李铁柱还是拐不过那道弯,语气非常冲地质问他妈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这孩子,咋这么不懂事呢?要是咱家有钱,我还能不让你上学?咱家你们兄弟好几个,多能吃你不知道吗?半大小子,吃穷老子,家里都吃不饱饭了,哪有钱供你上学?别说你,就是你大哥他们也没上过学。”

    李铁柱少年心性,脾气犟,听不得他妈的话,独自跑到屋里生闷气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这孩子,咋这么犟呢,我还不是为他好,希望他找个能干的媳妇,两人踏踏实实过日子,以后也能撑起一个家来,要是找个周娇那样的,累不死他!”铁柱妈看儿子跑了,气得跟丈夫发牢骚。

    “铁柱还是年轻,一时拐不过弯来,等以后成家立业,他就知道你的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倒是盼着他能早点明白过来。你说,咱这当爹妈的,还不都是为了孩子好,能害他们吗?现在想给他相看个媳妇,他也不见,你说多让人生气着急。”

    铁柱妈怕小儿子死心眼,一心扑在周娇身上,想早点让小儿子相亲定亲,断了他对周娇的念想。

    “再好好跟他说说,实在不行就等两年。反正周娇过两年也得找对象,等她定亲或结婚,铁柱就该死心了。”铁柱爸不急,老神在在地说。

    “儿子不着媳妇,你倒是不急,晚找是行,可是还能找到合适的吗?好闺女都让别人挑走了,咱铁柱合着得找给歪瓜裂枣?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说的那样差,不会给他找个小两岁的?”

    找对象这事,男女双方互相挑,谁知道能不能遇到合适的。铁柱妈是怕她儿子耽误了找对象,过两年找不到好的。

    李铁柱上面都是哥哥姐姐,他最小,家里人都让着他多些,这就导致他有点任性,不如上面的哥姐听话。

    其实,爱慕一个漂亮的女孩没错,但是眼看追求无望,还要死撑着的话,有点对不起一直替他着想的父母。

    李铁柱虽然稍微任性点,也不是不知好歹的孩子,他自己憋在屋里考虑了再考虑,才决定不再守望这份无望的痴念,不如顺着爸妈的意思,早点成家立业,让他们完成任务,过几年舒心日子。

    李铁柱再喜欢周娇,也猜到这份暗恋最终得不到回应。他不放弃不行,因为他也觉得结果早晚一个样。

    他早就听说过,二奶奶的意思很明显,周娇体弱,不能下地干活,得给她找给条件好点的家庭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农村,家里光靠一个男人赚工分,还真有可能混不出一家人吃喝来。即使李铁柱再有雄心壮志,觉得自己能养得起周娇。可是他们要是有了孩子呢?全部的负担压在一个人肩上,他再能干,时下只能赚工分杨家,一个人怎么养活一大家子人?

    所以,李铁柱把自己的执念和爸妈的话再三咀嚼,还是决定顺从大人的意见,不再执着于周娇。不然,即使再拖两年,也不过是眼睁睁地看着周娇嫁人而已。

    当晚,李铁柱告诉他妈:“妈,你找人给我安排相亲吧,我同意见人了。”

    铁柱妈见小儿子松了口,高兴地眉开眼笑。她确定儿子不是开玩笑,她马上想找哪个靠谱的媒人给儿子说媳妇。

    不过,李铁柱决定为周娇做最后一件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鸡啼了鸣,天刚刚亮的时候,他单独找到知青点,去找谢怀谦出来。

    谢怀谦没有李铁柱起得早,听到一大早有人找他,勉强睁开眼,从炕上爬起来,好看谁找他。

    等他出来一看,是个跟年龄差不多的、浓眉大眼的朴实小伙子。看上去有点印象,不过不太熟悉,好像叫什么来着,铁蛋还是铁柱?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事?”谢怀谦很好,这孩子大清早的找他干嘛?

    他们好像没什么交集。虽然是在一个队上,但干活是各干个的,平时没怎么交流过。

    李铁柱面对神色坦然,气度不凡的谢怀谦,突然有点紧张,他冒然来找人家,是不是不太好?

    可是事到临头,喜欢周娇的哪股子劲鼓动着他,李铁柱不想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他磕磕绊绊地说:“我……我是找你有点事说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好地盯着他,略点点头,示意他有事就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听人家说,你跟周娇要好,希望……希望你以后好好对周娇。不然,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乍一听是一头雾水,不过他很明白过来,这是个爱慕周娇的小伙子,以为他跟周娇在一起或者谈恋爱,跑来警告他?

    谢怀谦听到这,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他跟周娇是关系不错,不过都是暗联系,明面上可没有太多交往。

    因为谢怀谦知道,他跟周娇来往多了。村里人肯定说闲话,所以多数时候都是通过系统跟周娇交流。

    李铁柱说完,本来想跟谢怀谦讨要给答案,可是看到谢怀谦的俊颜后,莫名妙突然怂了。他不等谢怀谦回答,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看那匆匆的步伐,跟有人追他似的。

    李铁柱甩下句那句话,足够让谢怀谦深思一阵了。

    见到有人因为喜欢周娇,找到他面前,谢怀谦感觉不是那么对劲,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感觉。

    周娇长得甜甜美美,看着挺可爱的,怎么可能没人喜欢?这不一个愣头青就自动出现,还为周娇出头。

    看来他的心态是老了,没了年轻人的那种激情。比如喜欢一个人,感情来得莫名其妙,恨不能为对方付出一切。

    人经历的越多,遇事考虑的越多,对待感情的态度越是慎重。就如他自己,等在过两年,肯定得考虑找对象的事。

    到时他就找个善解人意的妻子,生几个乖巧可爱的孩子,他的婚姻大事算是圆满了。

    不期然的,谢怀谦脑竟然浮现周娇的模样和性格,觉得她以后肯定是个好妻子人选,跟他心目的想要找的形象符合。

    谢怀谦这才猛然一惊,原来,周娇不知不觉就走到他心里。

    谢怀谦想象周娇过两年会嫁给别人,他发现自己完全不想见到那种画面。

    若是换成周娇嫁给他的画面,谢怀谦心竟涌起一股热流,像是要把他烧穿似的,让自认脸皮不薄的他红透了脸颊,如同一直刚刚蒸红的大虾的颜色。

    谢怀谦独自站在院门口想事情想得出神,让汤立民觉得怪,“谦哥,你干嘛呢,还不赶紧过来洗脸?”

    第51章

    谢怀谦像是被惊了一下,猛然回过神,说:“我这就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