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42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他朝院子里走去,但是脑子一直在转动,思考以后该怎么对待周娇。

    谢怀谦没想放过周娇。既然他对她有想法,肯定是想尽办法拿下她,而不是不作为,以后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别人而后悔。

    不过,当下吗,谢怀谦还是觉得周娇年龄小点,不到谈感情的时候,免得耽误她学习。这样的话,起码得等到周娇毕业再行动起来,到时早点把她追到手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谢怀谦不想在这期间让别人钻了空子,撬走他看好的人。所以,对待周娇的态度,要恰到好处,既不能让周娇感觉他太热情,又得防备周娇会喜欢上别人。

    谢怀谦不得不防。他可是知道,像周娇这个年龄的女孩,特别崇尚爱情,为了爱情能奋不顾身,啥都干得出来。为了让自己不后悔,他还得看好周娇,不能让人不知不觉撬了墙角。

    幸好周娇去了学校,留给谢怀谦考虑的时间不少。他在斟酌跟周娇相处的度,不能过分热情,还要掌握周娇的大体动向。

    做出决定后,谢怀谦开始实施计划,暗看好自己早已不知不觉喜欢上的人。准备等她到了年龄,再把她娶回家,好好宠着。

    谢怀谦听周娇说过,她以后不想离奶奶太远,要一直照顾奶奶。谢怀谦在考虑,等盖房子时,是不是可以跟周娇家近点,方便照顾她奶奶。或者是,等他们结婚后,可以把她奶奶接过来一起住。

    反正他爸妈短时间内肯定不会来乡下住,也许爷爷奶奶会来,等奶奶来了,两个老太太可以作伴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谢怀谦的嘴角不知不觉露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谢怀谦除了关系周娇的学习,也开始关心起她的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没办法,周娇长得太好看,谢怀谦生怕他一不注意,周娇会被别的男学生勾了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能用系统联系吗,谢怀谦每晚都抽时间抽空偷偷给周娇发几个信息,询问她学习和生活上的事。

    周娇只当他俩关系不错,谢怀谦格外关心她,就没防备,几乎把学校的琐事都一五一十告诉了谢怀谦。

    这就有利于谢怀谦从消息分辨,是不是有男生喜欢周娇。若是真有,他可以从作梗,或是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恰好周娇只想一心学习,暂时没想谈恋爱。即使学校真有男生对她有好感,她也不打算接受,别的打算等毕业再说。

    况且,周娇知道此时很乱,一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,重生的她比较谨慎,只想低调点,过好自己的小日子。所以,她一直内敛低调,生怕惹麻烦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直润物细无声似的关心周娇,周娇本就没有多少结交的朋友,这也使得谢怀谦在她心里的分量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汤立民看谢怀谦今天老师出神,不知在琢磨什么,好地打听:“谦哥,你想啥呢,想的这么出神?还听高兴,有啥好事呢?”

    也是乡下太无聊,汤立民又是个爱热闹的人,见到谢怀谦微笑,就想让他分享好事。

    “是有好事,就是不告诉你。”谢怀谦心情不错,竟然跟好哥们开起玩笑。

    “谦哥,你太不够意思了,有好事还瞒着我?”汤立民继续追问:“是不是家里又给你写信了?还是咱们能回城了?”

    汤立民这话不说还好,一说出口,其他几个知青立马围上来,问:“是吗,哪里听来的消息,咱们真能回城吗?”

    谢怀谦一看好友的话惹了乱子,赶紧替他描补:“没有消息,我俩说话说差了,他乱猜的。”

    何莉莉、杨俊生等人一听,立马没了兴趣听他俩胡闹,都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汤立民见状,极为不好意思。他好像不小心用话刀子戳到人家的心窝子上。

    知青们现在都盼着回城,但听到点有关的消息,就跟着了魔似的,非得打听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可能除了谢怀谦和极个别的几个人,几乎所有知青做梦都想回城里去。可是回城这事还真不好办,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去。

    谢怀谦答应过周娇,要帮她解决偷偷给奶奶吃好东西、增加营养的事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法子,就是夜里偷往周娇家里放东西。反正周娇不在家,谢怀谦做次好事,也没人怀疑到周娇和他身上。相信周娇奶奶得到好东西,肯定不会往外吱声。

    再说谢怀谦也想弄出点肉来吃,不然,连肉都难吃到,过日子还有什么意思。偶尔拿出点来解馋,还是可以的。谢怀谦倒是可以在系统空间偷吃点好东西,可他不想亏了好哥们,也想偶尔给汤立民改善伙食。这样,他就得费点心思,找好借口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谢怀谦悄悄来到周娇家的围墙下,轻巧地进了周娇家的灶房,把一二十斤白面和一大块野猪肉挂在灶房的钩子上。幸好现在不太热,肉放一夜馊不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没敢把东西直接扔地上,是怕东西被老鼠糟蹋了。现在这年月,因为农村会存粮食,老鼠猖獗;就是城里,偶尔也会见到老鼠糟蹋能吃的粮食或食物。

    谢怀谦做完这些,轻松翻过周娇家的围墙,悄悄回了知青点。

    虽然说是做好事,但谢怀谦觉得偷去别人家不太好,行动非常谨慎。村里人晚上怕费灯油,休息非常早,谢怀谦去得又晚,倒是没被人发现。何况因为粮食紧张,村里喂狗的人家不多,谢怀谦轻轻松松办完这件事。

    倒是苏云秀第二天一早起来做饭,被挂在灶房上的肉下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哎呀,这是咋回事,怎么多了块肉呢?”苏云秀仰头看着钩子上的肉自言自语。她纳闷啊,怎么睡了一觉,家里就多了块肉?

    然后,苏云秀又很发现被她忽略的面布袋。她伸出胳膊将布袋拿下来后,放到手里掂量一下,起码得有二十来斤重。

    苏云秀打开布袋一看,里面竟然是雪白的面粉。

    这是谁发善心,给她家偷偷送东西?苏云秀开始琢磨。

    她家日子过得还可以,就她和孙女俩人,队里分了粮食,再加上自留地的产出,倒是不缺粮食吃。

    这肯定不是大嫂家送的。如果大嫂,直接送家里来就可以,不会这么麻烦。再说大嫂家也不舍得给她家送这么多白面。她家人口多,白面还不如自家富裕。

    那还有谁呢?苏云秀琢磨着村里其他人家,没有一个如此大手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这年头,日子不太好过,谁家有肉和白面,不是自家留着吃。一般人家平时都不舍得吃白面,等过年过节才会舍得用白面擀面条、包水饺、蒸馒头等。

    苏云秀想来想去,还真想不出谁如此好心,会给家里送东西。她倒是没想把东西吃了,想等孙女回来问问怎么回事再说。弄不明白,她可不敢胡吃海喝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大块肉,苏云秀怕坏掉,处理了一下,剁成馅后,用盐腌起来。苏云秀想过,如果没人回来找肉和白面,她就给孙女包水饺吃。

    谢怀谦把他送肉和面的事给周娇说了声。他倒不是邀功,是想让周娇有点心里准备。周娇奶奶应该会给周娇说吧?

    周娇听了眼前一亮,认为谢怀谦想的办法不错,“你这办法不错,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?”

    谢怀谦提醒:“我这么做可以,你做不行,你不怕被老人家发现?”

    “发现就发现,反正奶奶最疼我。”周娇觉得奶奶就算知道她的系统空间,肯定也不会告诉别人,因为奶奶又没有亲人,还那么疼她,应该不会往外说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,系统是你我之间的秘密,最好别告诉别人。万一透露出去,咱俩可能就完了。”谢怀谦谨慎地说。

    他这样警告周娇,一是为了保密,二是为了和周娇共享秘密。谢怀谦压根不想第三人知道系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好啦,都听你的,我不告诉奶奶就是。”周娇以为谢怀谦怕系统透露出去,只好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还是谨慎点好,我也是为了咱俩的安全着想。”谢怀谦不想让周娇误会他霸道,还特意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有事解决不了,就找我帮忙,我一定会帮。就像给你奶奶送东西这事,我来就行,你不用自己出头。”谢怀谦不怕周娇麻烦他,就怕周娇跟他客气。

    周娇应下:“好吧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等到周末,周娇回到家之后,苏云秀马上就是告诉孙女家里发生一家怪的事。

    “娇娇,不知道谁给咱家送了二十来斤白面,还有一大块肉?”苏云秀还把盛肉馅的大碗端出来,“你看,我怕肉放坏了,给腌上了,这应该能吃吧?”

    然后,苏云秀又给周娇看了白面。

    周娇故作惊地说:“奶,还有这种好事,谁这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我琢磨好几天,也没猜出来是谁。”苏云秀皱眉说:“谁家有肉和白面都舍不得吃,哪会送人?我可想不出谁这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周娇看奶奶还在琢磨,只好劝说:“奶奶,管他谁送的呢,只要没人来要,不如咱就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这是谢怀谦送的,可是不能说,但是她可以劝奶奶吃。

    “这能行吗,会不会有人回来找?”苏云秀有点顾虑,并不敢把送来的东西吃掉。

    “奶,这又不是你在大门口捡的,是人家送到咱家灶房的,肯定是给咱们吃的。”

    想想是这么回事,可因为摸不着头脑,苏云秀就算吃着也不踏实,不敢吃。

    周娇问:“奶,这事你没告诉别人吧?你可不能往外说,万一有人嫉妒,暗使坏就不好了,我可不想咱家出事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被孙女提醒回了神,“还用你嘱咐我?我又不傻,哪敢往外说这种事。可是,咱吃了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人家给咱送来,肯定不缺这点吃的。奶,你想那么多干嘛,正好我回来了,咱们做点好吃的吧。”周娇劝说奶奶。

    苏云秀还以为孙女馋肉吃,看看碗里的肉馅,想想说:“吃就吃,要是有人回来找,咱就赔人家钱。”

    只要奶奶不往外说就行。周娇暗自松了口气,提议说:“奶,既然剁了肉馅,不如包水饺吃吧,好久没吃水饺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等包好下出来,给你大奶奶家送一碗去。”

    周娇和苏云秀开始和面包水饺。

    周娇边忙活边想:谢怀谦这么替她考虑,她是不是该回报一下?

    说起来,谢怀谦在知青点吃饭,还不如自家的饭好,听说每天都是吃窝头、咸菜。等晚上进了系统,好好做顿饭,报答一下他好了。

    周娇陪奶奶吃完饭,又闲聊一会儿,才回屋睡觉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马上休息,而是关好门进了系统空间。她还没有忘记,要给谢怀谦做顿好吃的饭菜,改变一下伙食。

    今天家里吃了水饺,周娇就打算给谢怀谦包顿水饺吃,再多做俩菜,让他自己存放在仓库里,想吃的时候,就可以偷偷拿出来吃。

    周娇做饭很顺手,但是包水饺有点麻烦,她自己忙活了个把小时,才把水饺和菜做好。

    “谢大哥,谢谢你给家里送的东西。今晚我们吃的水饺,想到你吃不到,我又给你做了一些,你饿了可以吃点。”周娇给谢怀谦发了信息过去。

    当时谢怀谦并没有看到,到了第二天抽空才看到周娇留的信息,还有香喷喷的水饺和炒菜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喜欢的女孩,竟然这么细心,知道给他单独做一份出来。

    谢怀谦嚼着水饺,心里暖暖的,越发期盼起未来的日子。如果他和周娇结了婚,应该会过上更温馨美满的生活吧?

    当然,谢怀谦没有忘记爷爷、奶奶和父母,还有在部队的大哥。他经常会请周娇帮忙做些香肠、肉干等能邮寄的东西,给家人寄去。此外,还有山上的野蘑菇等特产,他也会在老乡家买些,给家里寄过去。

    第52章

    春雨贵如油。几场春雨过后,地里的庄稼绿波起伏,茁壮成长。今春气候没有反复无常,对庄稼造成危害,预示着今年有个好收成。

    北方的春天显得特别短,人们还没感受到春姑娘的温柔,春姑娘已经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眼见天越来越热,地里的大片麦苗抽穗、开花、灌浆,已经到成熟期。

    麦苗成熟的日子很短很,太阳光照射强的话,几天时间就大片大片成熟,农民开始忙着收割。就怕遇到下雨,来不及及时把粮食收到仓库里。

    虽说周家村人多,但地多且肥沃,村里的日子相对来说好过些。就算日子好过,也是仅能吃饱而已,年底能攒点钱,还达不到富裕的水平。

    一年当,收获的季节是农民比较看重的日子,辛辛苦苦劳动一季的人们,希望有个好收成,且要保证粮食安全收到仓库里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夏收时节,老农们经常观察天气,一见天色有变,会马上把割倒碾压的麦子盖好,希望能减少损失,以免新收的小麦发芽。

    虽说夏收时节还不是明今年有个好收成。饱满的麦穗成熟后,麦苗都被压弯了腰。

    队员们一大早就起来,拿着镰刀开始收割劳动的果实。

    一波人在前面收割麦子,后面还有波人管着把躺在地里的麦子捆起来,再让人把捆好的麦子拉到早已收拾好的打麦场上。那里有人把成捆的麦子散开,均匀地铺在打麦场上,进行碾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