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45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“娇娇姐,要是看到野猪冲下来,你赶紧找颗树爬上去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你说,我知道。”周娇回头看立华听话地在树上呆着,才赶紧往回走。

    周立军回去后,看到野猪已经倒地,又听汤立民比划着解释,谢怀谦怎么干掉野猪,不由说:“谢大哥,你比村里人都厉害,一个人、一把砍刀就能杀死野猪。”他还冲谢怀谦比了个大拇指,示意谢怀谦很强。

    “周娇和你弟弟呢?”谢怀谦赶紧问周娇的下落。这林子里不太安全,周娇和小立华在一起,可别遇到危险。

    “没事,娇娇和立华都在前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没有询问其他知青,毕竟知青们年龄都大些,早已经躲远,用不着他担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,周立军指挥谢怀谦和汤立民砍了些青色有韧性的长树枝,稍微固定一下,把野猪捆到上面,准备拖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娇速赶了过来,看到捆好的野猪,她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谢大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谢怀谦见周娇一来,就询问自己的安全情况,情不自禁笑了。

    第55章

    谢怀谦看着周娇,笑着说:“我没事。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,如果解决不了这头野猪,我绝不会逞能。”

    周娇瞧瞧那头半大野猪,确实看着不像很难逮的样子。她确认没人受伤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汤立民扯着树枝使劲拖野猪,“谦哥,还是你能耐大。今天咱不只能吃鸡,也能吃野猪肉了,我还没吃过野猪肉呢。”

    周立军也兴奋地说:“没想到谢大哥这么能耐,一人就能对付半大野猪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收获满满,回去吃肉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值初夏,不过年不过节的,农户都舍不得买肉或杀鸡吃。这头半大野猪弄回去,起码大家能沾沾荤腥。

    谢怀谦抓住一根树枝,跟汤立民、周立军合伙把野猪拉下去。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草痕,一看就是午拖压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路上,他们看到正在树上眼巴巴等着的周立华。周立华见他们走过来,不等叫他,就把野鸡扔下来,自己蹭蹭蹭从树上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哥,抓到野猪了,谁砍死的?”

    “是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周立华立马星星眼看着谢怀谦,“谢大哥,我长大也要像你一样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有志气。”谢怀谦摸摸周立华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回去吃肉啰……”周立华高兴地大喊。

    前世谢怀谦下过乡,知道打到猎物也得上交,除非是把猎物偷偷藏起来。不过谢怀谦现在不缺肉,今天偶然猎到一头野猪,算是让大家解馋了。

    野猪肉少,村里人口却不少,估计大家伙也就能沾沾肉味,不能吃过瘾。

    他们在下山的路上,先遇到早已跑远何莉莉和朱红。走了没多远,又遇到钱卫民和唐倩。就属他俩跑得最远,看见他们的时候,他俩正坐在石头上歇着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纯粹是被吓跑的,因为他们早就在村民口听说野猪的厉害,所以当听到有野猪时,就吓得跑窜了。何莉莉和朱红跟着钱卫民和唐倩,沿着下山的路疯跑了一阵子,等实在累得喘不上气来才停下。

    主要是三个女生都不会爬树,只好死命往前跑,根本不知道后面没有危险。钱卫民一向以唐倩为重,他自己倒是会爬树,就是怕唐倩上不去树,才惊慌跑到最前面。

    患难见真情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在何莉莉和朱红人心,跟谢怀谦相比,还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。当然,谢怀谦也不喜欢她俩就是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看到拖着野猪下来的谢怀谦等人,有点尴尬,但是很就扯着别的话题,掩盖自己先逃命的事实。没人跟他们计较就是了。

    知青们听周立军说了,逮到的野鸡和野猪属于公家,得给村民分掉,或者是弄到收购站卖掉。知青们不愿意,这可是他们辛辛苦苦抓的,反正钱卫民就不乐意把逮到的野鸡交给村里,他和唐倩早就不属于周家村管。

    但是周立军在,他没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周立军挺通人事的,跟谢怀谦说:“谢大哥,你们要是想吃鸡肉,等下早点把野鸡藏起来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那七八只野鸡,他们在路上就分掉了。钱卫民唐倩一只,周娇一只,周立军一只,剩下的都是知青点的。等下他们有人偷偷把野鸡偷渡回知青点。

    但是野猪还是送到大队上,要村长和队长决定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周娇带着周立华早早把野鸡藏家里,几个知青也是,谢怀谦和汤立民、周立军负责把野猪拖到大队上。

    等谢怀谦三人进了村子,立马有人眼尖,看到他们逮了猎物回来。于是,后面渐渐跟上一些看热闹的村民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砍死的野猪,厉害!看见没,砍刀都砍进脖子里去,再来两刀,就能把猪头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小谢砍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军人家庭出身,身手就是利落。等秋后狩猎的时候,让小谢也去,说不定能多猎几只猎物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行,他自个说会开枪,枪法不错,说不定比老猎户还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跟来的村民知道谢怀谦独自砍死野猪,都很佩服他的胆量。

    周存福等人看到拖回来的野猪,着重夸奖了谢怀谦。村干部商量过后,决定在村里支几口大锅,做一顿大锅饭,全村人都来吃。因为野猪还是小点,分肉不着数,只好炖成大锅菜,让全村人吃顿大锅饭,这样每个村民都能尝到肉味。

    这是谢怀谦猎来的野猪,村里记他的好,打算给他多算工分,等年底多领钱或粮。

    听说今天杀猪吃肉,汉子们脸上都咧着嘴笑,妇女们在琢磨等下能分到几碗肉菜,小孩子们围着杀猪的院子撒欢,嘴里高兴地喊着:“今天吃肉啰,有肉吃噢……”有的孩子眼巴巴地看大人杀猪,也不害怕,脑想着等会能吃上猪肉,嘴里馋得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村里日子不好过的,说不定半年没吃到肉了;就算条件好的,估计年后也就吃过三两次肉,顶啥用,早馋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半大野猪在路上就咽了气。杀猪匠开始给野猪剥皮分割,做饭的大师傅支好几口大锅,准备炖大锅菜。

    只有肉不行,不够吃,还得往里多添菜。六月里,各家种的青菜都吃不了,大家伙为了早点吃上肉,谁会吝啬一点青菜。村里跟办酒席似的,各家各户都拿出一份青菜来,用来炖肉吃。

    有的人家去年晒得菜干多,还没有吃完,就把菜干都拿出来;还有几种山蘑,全拿来添菜。

    “来福叔,等会用干菜炖肉,炖出来香!”某村民提意。

    来福叔就是掌厨的,“成,等会儿用干菜炖两锅。”

    有那脸皮厚的汉子,跟来福叔说:“打过了年我还没吃过肉,等会来福叔多给我打点,让我解解馋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,就你脸皮厚,谁不想多吃肉?都跟你这么想,这肉没法分了。”来福叔常年做大锅菜,心里有数,知道一锅出多少碗菜。

    像这次肉少,就多往里添菜,起码家家户户能分到。

    他把杀猪匠分割好的肉,都切得薄片或细条。切得越细,等会才更好分肉。若是切太大,等会分肉时,一勺子下去,有的人分到得多,有的人分到的少,显得跟分菜的人有私心一样。还不如切得碎点,大家都有份。

    周娇和周立华等人把野鸡放回家后,也来到大队凑热闹。

    今天杀猪,难得的高兴日子,村民们都围在大队院子里,等着吃杀猪菜。周立华看到好多孩子在玩,他也去找他的小伙伴玩,你追我赶,笑闹声不断。

    这时谢怀谦功成身退,站在一边看热闹。他看到周娇过来后,慢慢凑到周娇身边,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靠墙的地方,却格外吸引人的目光。也是,男的俊,女的俏,站在一起仿佛一对璧人,就跟电影里的名角一样,让人看了还想再看。

    其不乏有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“二婶子,你看你家娇娇,跟小谢站在一起,看着挺般配。他俩熟悉吗,还能说到一块去?”

    苏奶奶听到爱打听闲事的老娘们问话,并没有惊慌或掩饰,而是淡定地说:“小谢是个好孩子,有时娇娇放学,他还顺路从镇上给接回来。小谢可是高生,听说他上学时学习成绩不错,这不娇娇也上高了,有时娇娇会去问他题,他讲得可好了,娇娇一听就懂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么厉害,咋不让他教村里的娃娃呢?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大小伙子,哪好意思跟女孩抢轻活。肯定是让着女知青,不好意思跟女知青抢着当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理。村长都夸小谢好几回了,他可是挺受村长看重。你看他管着计分,又又好,比别人可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总不能白上了这些年的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婶子,我看小谢这人不错,你没打算以后让人给你家娇娇说说。”老娘们冲谢怀谦那边努努嘴说:“你看俩人站在一起多般配,俩人不凑成一对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我打算等娇娇毕了业再给她找对象,怕她耽误上学。到时候看看再说,谁知道小谢会不会走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咱村里想找知青的小青年不少,就是不知道这些知青能不能一直留在农村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摇了摇头,觉得悬乎。她认为知青不可能一直呆在村里,人家是城里人,早晚得回城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到周娇和谢怀谦在一起,之所以不着急,她是知道孙女跟小谢是朋友关系,两人之间根本没啥,都是光明正大来往,她没看出孙女对谢怀谦动情。

    在苏云秀心里,谢怀谦非常优秀,孙女周娇也是最好的女孩,应该配个像谢怀谦这样的男孩。现在她还琢磨不定,不知道该不该阻止孙女和谢怀谦来往。

    虽说两人现在不是恋爱关系,万一孙女喜欢上谢怀谦呢?小谢会怎么办,会接受孙女吗?如果以后回城,会带着乡下妻子回城吗?

    苏云秀想过这些事,但她从没给别人说过。她一直想让周娇毕业后有个好工作,想把周娇嫁到城里,最次也得找个正式工人,她家周娇可是要貌有貌,要化有化,应该找个好对象。

    第56章

    自打苏云秀的亲爹亲娘去世,嫁到老周家后,日子不算难过,可是亲情方面就欠缺了。所以,苏云秀把抱养的周娇放在心尖尖上养大,宁愿自己受苦受累,也不愿孙女受罪。

    苏云秀希望孙女嫁个好男人,能过安安稳稳的舒心日子。谁知道孙女的天定姻缘在哪里?

    可是,想让娇娇找个有本事的好男人,也不太好办,得碰运气。因为苏云秀后半辈子就一直生活在村里,就连县城都很少去。要想给孙女张罗亲事,肯定得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苏云秀就希望在有生之年,看到孙女的日子过得圆满,她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此时,苏云秀还不知道谢怀谦打的主意。若是知道,不知她会高兴有人早早看周娇,还是反对周娇嫁给不知道啥时候回城的男知青?

    而周娇跟谢怀谦说了几句话后,老是感觉有人看他俩,她觉得不自在,就跟谢怀谦说:“谢大哥,我看别人老往这边瞅,有时间咱再说话。”

    当姑娘就是这点不好,如果跟哪个男同志多说几句话,就会有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倒是没打算拖着周娇不让她走,既然他打算跟周娇走到一起,就不怕别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都得多为周娇考虑,毕竟传出流言,对女孩伤害更大。

    有时他心是矛盾的,有个小恶魔会突然冒出来,希望村里人把他和周娇看成一对,这样,村里就没有男青年对周娇有想法。

    从某方面来说,谢怀谦是自负的,他认为村里的青年看到自己跟周娇在一起,肯定会打退堂鼓,因为他们的条件不论从哪方面来说,都照他差点。

    不是他眼尖,而是村里的小伙子目光太明显,神光老是围着周娇转,他看了心里不爽。

    谢怀谦跟周娇谈话了解,周娇以后不想嫁到远处,她希望在附近找个人家,就近照顾奶奶。

    可能周娇压根就没考虑过他,这让谢怀谦有点丧气。谢怀谦在逐步打算,他还是得加深自己在周娇心的分量,省得一不小心被别人截了胡。

    谢怀谦打算秋后忙完就盖房,等他在村里盖了房,就等于在村里扎了根;等周娇一毕业,他就找人去周娇家提亲。

    有房等于有家,他能给周娇一个安稳幸福的家。这样的话,周家奶奶应该不会反对他跟周娇的亲事。

    几个月下来,谢怀谦对苏云秀算是熟悉了。因为自从周娇拜托他看顾奶奶,他就经常帮苏云秀挑水,一来二去,给苏云秀留下的印象非常好。

    所以,谢怀谦认为苏云秀不会是他跟周娇之间的障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