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47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李秋林到了胡寡妇家,自然是受到胡寡妇的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队长你来了,到屋里坐坐,先喝杯水消消暑。”胡寡妇殷勤地给队长端茶送水,凑到队长跟前,离得非常近。

    李秋林可能因为没得手,还有点不好意思,假咳两声问:“你家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吃了饭就出去玩了,不知跑哪里去疯了。”胡寡妇似乎不在意地回了话。

    其实,胡寡妇知道队长要来,把孩子都撒了出去,万一她想做点啥事,孩子们不在跟前才好。

    李秋林跟胡寡妇独处还不自在,他是个谨慎的人,虽然对胡寡妇有点想法,但是一直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“我先帮你去看看房顶哪里漏雨。”

    胡寡妇带着他去各屋指了指屋里漏雨的地方,好让李秋林有个数。

    每年李秋林都会修缮自家的房子,他对这方面非常在行。

    在农村,可以说成家立业的男人基本都会修房顶。因为这时的房顶多是间架上几道房梁,上面铺上一层椽子,椽子上再铺上苇席,苇席上涂上一层麦秸、石灰混合泥,最上面铺上一层青瓦或红瓦。

    这种结构的房顶不咋结识,下雨多了,就容易漏雨,几乎需要年年修缮。

    李秋林顺着梯子爬上房顶,胡寡妇嘱咐:“队长,你可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有经验。”李秋林上了房顶,揭开瓦片,仔细地检查屋顶漏雨的地方。他要找到准确位置,等会儿和好泥,提上来糊住漏雨的地方就行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李秋林媳妇找了过来,她看到胡寡妇一个人在院子里忙活,并没有看到丈夫。因为她压根没想到丈夫爬到人家房顶上去,而且当时李秋林蹲在房顶上揭瓦片,她就更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秋林在你家吗,我找他有事?”李秋林媳妇进了门,就问胡寡妇。

    “嫂子来了,进来坐坐。你看,真不好意思,我让队长帮忙修修房顶。”胡寡妇见了队长媳妇,忙笑着迎接她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可不是男人,不吃她这一套,不客气地说:“李秋林呢,让他出来,家里有事!”

    李秋林在房顶上听到院子里有人说话,心里一虚,他听清是自家媳妇后,心里更是发虚。

    他来帮忙可是没有告诉媳妇,媳妇肯定是生气了,才找到胡寡妇家里来。他准备下来给媳妇解释一下情况,省得媳妇跟他闹别扭。

    李秋林一分神不要紧,关键是他在屋顶上呢。不知是他着急下来,还是他一脚踩滑了,冷不丁就从房顶上出溜下来,“噗通”一声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幸好土坯房子矮点,也就三米左右的高度,李秋林从房顶上掉下来,没有要命,但是却摔到了腿,掉下来当时就疼得他呲牙咧嘴,“哎哟……哎哟……”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秋林媳妇听见“噗通”一声,重物落地的身影,再加上丈夫的叫声,马上跑到后院去看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她看到丈夫倚在墙根底下,抱着腿丝丝吸气,一听就是疼急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秋林,你咋了?”秋林媳妇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第58章

    秋林媳妇顾不得丈夫跟胡寡妇到底是啥关系了,此刻她更担心丈夫的身体。

    胡寡妇就跟在队长媳妇后面,她听见动静后,马上感觉事不好,“队长,你这是从房顶上掉下来了,咋摔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我的腿可能断了,钻心疼。”

    “去找人来!”秋林媳妇吩咐胡寡妇。她看着丈夫疼得脸上冒汗,自个也跟着着急。

    丈夫可是家里的顶梁柱,要是出了事咋办?

    胡寡妇跑着去了郝大夫家,赶紧让郝大夫来给队长医治。

    路上,胡寡妇还觉得倒霉,队长还没开始干活,就伤了腿,这算啥事啊!

    郝大夫医术不错,对治疗骨科也很有经验。他给李队长摸了骨,询问了详细情况后,知道队长真是摔断了腿。

    当时,秋林媳妇就替丈夫心疼得落了泪,“这可咋办?郝大夫,你帮秋林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他正好骨,养上几个月就好了。伤筋动骨一百天。伤了筋骨,最好多养段时间,省得留下后遗症,以后年龄大了腿疼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耽误事吗,这样就没法干活了。”李秋林说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干活,不要腿了?腿伤又不是感冒,吃几幅药就能好,必须得好好养着。”郝大夫最见不得不好好养病的病人。

    理是那个理,可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李秋林还是有点接受不了。要知道,虽然他是个队长,能管些事,家里也就够温饱而已,年头好的时候,还能攒点钱;可是他家老大、老二眼看就到了排队说亲的年龄,可是得花不少钱。

    他伤了腿,就表示短时间内他不能出工,不能出工就没有工分,没工分就分不到钱和粮。一个整劳力工分,想想怪可惜的。

    这时李秋林垂头丧气,完全没了瞒着媳妇也要帮胡寡妇的劲头。

    可是腿已经断了,他再后悔也没法子。

    郝大夫帮李秋林医治过腿,后秋林媳妇让人帮忙把丈夫抬回家。临走时,她狠狠瞪了胡寡妇一眼,明显不会善罢甘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胡寡妇明白,队长媳妇这是恨上她了。这事摊到她头上,她心里也不好受。不就是找个男人帮忙修修房顶吗,她怎么就这么倒霉?

    这事早被有心人看到眼里,并传了出去。不说别人,李洪生媳妇肯定不会放过散布消息的机会,等下午上工没多久,该知道的几乎劝知道了。

    胡寡妇的婆婆特意跑到胡寡妇跟前骂了她一顿,说她是扫把星,说她不守妇道,有活怎么不找自家人帮忙,非得找别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总之,胡寡妇婆婆骂得很难听。可是这些话胡寡妇听得多了,脸皮早就练厚了。她听了只不过心里微微不舒服罢了,全都当做耳旁风,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等婆婆骂完,要走时,胡寡妇厚着脸皮凑上前说:“娘,你回头让公公抽空帮忙给修修房顶吧,估计我是找不到人修房顶了。”

    也是,修房顶修得出了事,谁还敢帮她?胡寡妇还算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婆婆反口说:“你想让修就给你修啊,美得你!”

    “婆婆,你不让公公来给修房顶,你的孙子孙女下雨天可是会淋雨,冬天还会挨冻,你看是修还是不修吧?”

    胡寡妇拿孩子将了婆婆的军,气得她婆婆气冲冲地走了。

    过后,到底还是胡寡妇的公公帮忙修了房顶。

    村里的男女老少听说李队长因为帮胡寡妇修房顶摔断了腿,很多人都觉得胡寡妇“克”男人。一时间,全村的爷们几乎都被自家媳妇嘱咐过,不能帮胡寡妇的忙,说不定会倒霉。

    正在风头上,还真没人出头帮胡寡妇。因此,最后还是胡家人解决了修房顶的事。

    李秋林摔断腿也是活该,谁让他不小心呢,谁让他觉得心虚呢?

    在他摔断腿的这天下午,他媳妇没去上工,就在家帮他熬药伺候他。

    此时,李秋林看到一直围着他转的媳妇,放佛明白过来:野花再香,也不如原配妻子好。

    李秋林想起原来他鬼迷心窍,差点被胡寡妇迷住,觉得对不起媳妇。他想等腿好后,好好表现,做个顶天立地的顾家好男人,再也不着胡寡妇的边。

    “来,秋林,你赶紧把药喝了。”李秋林媳妇把药碗端到丈夫跟前。

    她知道丈夫真是帮胡寡妇修房顶后,就没再生丈夫的气,反而把怨气都聚集到胡寡妇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要不是胡寡妇非得让她丈夫帮忙,秋林怎么会摔断腿?肯定是胡寡妇不好,“克”男人,连累了她丈夫,秋林媳妇如此想。

    等秋林媳妇看着丈夫吃了药,把碗洗了放到橱柜里,径自去了胡寡妇家。

    “胡寡妇,都怨你个扫把星,拖累了我家秋林。要不是你,秋林咋会摔断腿?今天你得给我个说法,要不然,我一定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秋林媳妇找胡寡妇,不仅是想骂她,还想要药费,要赔偿。她家秋林两三个月没法出工,得耽误赚多少工分,这些都怪胡寡妇。

    胡寡妇也不是吃素的。她整天出卖自己巴结男人是为什么,不就是图男人偶尔给俩钱,或者帮自家干点活,让自家日子过得宽裕点。

    她也没想到队长会从房顶上掉下来,这能怪她吗?

    胡寡妇心里忿忿不平。听队长媳妇的意思,还想跟她算账?胡寡妇可不想承认,队长摔伤是因为给她修房顶摔伤的,她家房顶到现在还没修呢?

    胡寡妇不想让队长媳妇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。她可不想背一屁股债,不然,她家的日子还能不能过?

    队长媳妇还就是想把责任全部推到胡寡妇身上,让她出药钱,甚至赔偿耽误的工钱。胡寡妇却一味地推卸责任,不想承担这一切。

    两人都认为自己有理,便吵了起来。她俩越吵越急,争吵的脸红脖子粗,后来甚至对骂起来,引来好多人围观。

    李秋林躺在床上,没法管媳妇;胡寡妇是没了丈夫,更没人管她,只有邻里街坊劝她们两句,一时半会儿根本消不了两人心头上的怒气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对峙好久,直到公社领导来了,两人在其他队长的恐吓之下,停止对骂。

    “跟你们说,你们要是还这样对骂,坏了村里的风气,让公社领导听出事来,说不定拉你们去游街。”

    胡寡妇本来名声就不好,她听到这话,还真怕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没人揪她小辫子,没人举报她,胡寡妇依旧能安然生活在周家村。要是有人举报她,够她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队长媳妇是怕公社领导知道她的行为,怪罪到她丈夫头上。万一领导撤了丈夫的队长位子,那她不就坏了丈夫的事。因此,队长媳妇也停下对骂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俩人到底闹腾的时间长,动静大,到底公社领导听到风声,还找村长过去问话了。

    公社领导了解具体情况后,直接跟周存福说:“周存福,你们村的烂事也不少啊。”公社领导还给了周存福一个类似同情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胡寡妇是个角色,竟然没被弄出去批斗,真有意思。

    周存福能怎样,只得苦笑着说:“可不是,这老百姓过日子,就是磕磕绊绊的,经常发生鸡毛蒜皮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存福把这事归为鸡毛蒜皮的事,就是不想公社领导知道了会计较。他是为村里大局着想,不想坏了村里的名声,就算又不好的事情,还是想烂在自家肚子里,

    这次公社领导来,是往周家村送几个被批斗的坏分子,这几人有走资派、臭老九等。公社领导知道这些人不好分派,没想到周家村恰好出了点事,这下好了,周存福应该不会拒绝收留这几人吧?

    原来,自从几个知青来了,周存福每次去镇上或去县城开会,都说城里的娃娃不会干活,大多都是拖累集体的人,纯粹是扯队上的后腿,以后他们村拒收。

    这些黑五类老的老,残的残,还不如知青能干呢,周存福肯定不想接收这几人。

    可这是他的任务,他必须把这些人安排下。公社领导接着说:“说谁不是呢,周村长,我知道你的难处,你也得理解上级的难处,人都给你们带来了,你一定得接收,不然我回去也没法交代。”

    为啥公社领导如此说呢?

    说起来,莲花镇周围的氛围,跟县城、市里有点区别。因为此处的村子大多是宗族村,这里民风有些彪悍,凝聚力还强,而且村民大多数是根正苗红的贫民老百姓……

    种种因素结合下来,此地的干部也不敢随便惹当地老百姓。因为在有些问题上,老百姓也不会退让。比如镇上的集市,本来是应该取消的,可是因为老百姓经常会在集市上换东西或卖钱,撤了集市等于断了老百姓的财路,当地很多村民都不愿意,为此闹过几次事,集市竟然如愿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打那,就算镇上的干部也不敢小瞧当地的老百姓。现在政治局势紧张,万一惹出乱子,有可能就是要人命的事。因此,镇上的领导去村里执行任务,也不敢态度太强硬,硬性分派任务。

    周存福老是跟镇上的领导打交道,一听明白了公社领导隐晦的意思。就是村里接收几个坏分子,公社也不过问胡寡妇跟李队长媳妇吵闹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说起来,要是村里出个“破鞋”,可真是坏名声的事,还会影响年轻人的嫁娶。要是胡寡妇被批斗成“破鞋”,周家村也连带会倒霉,会被别的村笑话。

    最后,周存福接收几个坏分子,公社领导表示装作没听见胡寡妇的事。

    公社领导临走前却留了句话:“不管这李队长有没有私心,如今他腿断了,是没法继续当这个队长的,总不能耽误田里的事。你们村上也商量看看,谁接替李队长的位子合适?”

    周存福送走公社领导,边走边琢磨继任队长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李秋林也是,平时看他办事挺谨慎的,怎么就脑子发热,一个人去帮胡寡妇修房顶呢,这下好了,出事了吧,连队长也干不成了,真是活该!

    可是,到底谁当下一任队长合适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