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48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第59章

    选队长之事不是周存福一人能决定的,必须是村委会和村民都支持的人选,再上报上去,只有公社领导同意,才能定下人选。

    选干部时,村里必须综合考虑,看被选人有没有领导和管理才能,能不能让村民服气听话……要是选个不合适的人,他也管不了一两百口子人哪。

    其实,周存福心里倒是有个人选,这人就是他极为看重和欣赏的谢怀谦。

    谢怀谦这小伙子,各方面都非常出色,他觉得小谢绝对能胜任队长一职。唯一不好的地方,就是小谢来村里时间太短,他还太年轻,可能有些人会不服气。

    为了早日定下下一任队长,周存福找来其他村干部共同商议,要选个最合适的人选。他们根据平时的观察,提出两个三队的队员和谢怀谦。

    恰好在队长还没选出来之前,谢怀谦做了一件大好事,他也成功因此当上了三队的队长。

    说起来这事也有汤立民的功劳。

    有天,因为天实在热得不行,汤立民就让谢怀谦陪他去水湾里游泳,还能凉凉。而后,两人恰好救了三个差点溺水的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谢怀谦和汤立民及时救人,幸运的是没有造成溺亡事故。三个孩子的家长一起到知青点感谢谢怀谦和汤立民,感谢他们好心救了自家孩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我们也是赶巧了,碰到三个孩子溺水,我们肯定得救人。孩子们可不能出事,要不多可惜啊!”

    谢怀谦和汤立民只说凑巧救了人,并没有张扬表功劳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的家长对他们是千恩万谢。最后周存福听说此事后,也来到知青点对谢怀谦和汤立民道谢。

    “小谢,还有小汤,这次多亏你俩,要不三孩子没了,就是毁了三个家。”

    确实,要是村里一下子没了三个男孩,那这三个孩子的家长肯定是悲痛万分,不知啥时候才能振作起来。有一个目前还是独苗苗,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村长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看到三个孩子有危险,我们肯定会救人。不过这事得注意一下,给村里的孩子们上上思想课,不能让他们随便下水玩。”

    “小谢提的这个意见确实得重视,不光是咱们村,别的村子往年也有下水淹死的。这些熊孩子,家长一看不到,就要偷着下水,必须得好好教育。”

    村长准备回去跟村干部和村里的老师说说,让他们分别给家长和孩子们做做工作,让大人管好自家孩子,别再轻易下水玩。让熊孩子们长长记性,别玩水玩得一不小心丢了小命。

    村委商量过后,还是把谢怀谦添到参选三队队长的名额里。村里原本打算等谢怀谦再历练一年半载,再让让他当个村干部。可恰好谢怀谦立了功劳,不如趁此报上去。反正成不成,也得看公社愿不愿意。

    至于汤立民的功劳,村长也记在心里,不过汤立民没有谢怀谦稳重,村长才没有把他考虑为队长人选,准备以后有别的机会再推选他,村长代表其他人做了许诺。

    至于原来的队长李秋林丢掉了队长位置,只能在家里唉声叹气,感觉自己时运不济了。

    李秋林媳妇听到村上撤了丈夫的队长位子,为此还找过村里。

    “我家秋林可是帮别人忙才摔断腿,咋能把他撤下来?”

    周存福没说大实话,而是说:“这是公社领导决定的,我也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李秋林媳妇没办法,只好回去了。

    李秋林听到媳妇的埋怨后,才知道媳妇去找了村长,问为啥撤掉他的队长位子。

    李秋林想明白后,原来自己那点见不得人的小心思更没法说出口。他错了,不该对胡寡妇生出别的心思,还因此摔断了腿。如果不是他心思不纯,估计也出不了这事。

    因此,李秋林跟媳妇说:“算了,你别去找了村里,我现在摔断腿,确实没法干队长工作,村里再选一个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他想明白后,没那么厚脸皮,占着位子不干活,村里肯定有意见。再说他是帮胡寡妇才摔得腿,估计人家都觉得他是被胡寡妇迷住,才去帮忙;而不是纯粹去为了帮忙。遇到这事也是他倒霉,连个好都落不下,还会被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还能怪谁,都怪他自己。李秋林心里懊悔不已,却心知肚明,队长的位子不会等他,肯定很就有人接替他。

    李秋林无论如何也想不到,最后顶替他当上队长的,竟然是才来半年的谢怀谦。

    虽说谢怀谦挺出众的,尤其受村里的女人们喜欢。但他如此年轻,能服众吗?

    确实,谢怀谦的出众的办事能力,加上他出色的长相,在村里很受欢迎,就连孩子们都非常喜欢他。孩子们都说这个大哥哥平易近人,还给他们分过糖吃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次谢怀谦和汤立民救了三个溺水的孩子。这样的功劳,是个值得表扬的典型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的家长,极力支持谢怀谦上任队长一职,就连李秋林也没有意见。因为李秋林觉得,说不定谢怀谦啥时候就返城了,他走后,自己腿好了,说不定还有机会当上队长。

    因为知青返城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,镇上的管这事的领导遇到不少难题。经常有知青跑到镇上问管事的领导,什么时候能回城?

    可是,回城的事可不是一个镇领导能解决的问题,镇上得想办法安抚知青们躁动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谢怀谦和汤立民救孩子的事传了出来,恰好当做知青典型表扬一下。

    领导又听说周家村正在选队长,他们一商量,干脆就选谢怀谦当队长。此外,他们还把谢怀谦和汤立民当成正面典型进行表扬鼓励。表扬是口头上的,奖励就是让谢怀谦担任村里的队长。

    领导的意思就是让知青们看看,只要他们努力在农村扎根生活,也会出成绩。就连汤立民也受到上级的关注,下次有别的机会,也能先轮上他。

    此事在镇上热热闹闹地宣扬了一阵子,最后竟然传到县里。县里还特意把谢怀谦和汤立民叫去表扬,奖励每人一个“为人民服务”的搪瓷缸子。

    总之,谢怀谦和汤立民赶到节骨眼上,县里和镇上都想安安知青们的心,就拿他们做了正面典型,要所有知青都向他们学习,“扎根农村,接受贫下农再教育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谢怀谦没想过出风头,但他和汤立民还是作为知青代表,到镇上和县里风光了一把,受到很多人的表扬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种带头作用,还真在知青起到一些作用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特别想返城的知青,大部分知青在日复一日的劳作认清现实,就是他们想回城特别难,不知啥时候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不回城,也可以在农村干出一番事业来,比如争取做先进个人;争取跟谢怀谦一样,当上大队干部;争取在农村发展出新天地,比如说建设新农村……

    自此之后,有一段时间之内,一些知青们干劲十足,认真负责,踏实苦干,“抓革命促生产”,干出不少成绩来。

    好多知青在农村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,比如民兵连排长、民办老师、生产队长,还有政治辅导员、宣队成员等等。

    后来,有的知青甚至凭借出色的农村资历,成功参加大学考试,成为一名受人羡慕的大学生;有的在工厂招工时,成为工人……

    当然,少数人是幸运的,成功脱离了农村。可是大多数知青,依旧留在村里或农场、林场劳作,直到政治局势改变后才得以返城;有的知青甚至因为某些原因,一辈子留在了农村。

    谢怀谦当了队长之后,依旧是踏踏实实领导队员干活,积极配合村里的工作,干得有模有样,得到村长等年长的老人认可。

    这也让他在做工作时没遇到太多难处,有事情会有人主动帮忙,反正谢怀谦在村里混得如鱼得水,成为最受欢迎、最年轻的的干部。

    那些还未出嫁的女孩,悄悄把心思放到他身上,恨不能得到他的青睐。

    无奈谢怀谦软硬不吃,从没有对未婚女孩表达暧昧,不少人打听他想找个啥样的对象。

    谢怀谦还在等周娇毕业,哪里会松口?

    谢怀谦在当上队长后,因为他能接触到村委很多事,倒是悄悄做了不少好事。

    比如说,他把村委存放的一些种粮悄悄换了,换成空间出产的种粮。当然,他没有全部换掉,而是换了一笑部分。如果全部换掉,那样做太显眼,很容易让人发现猫腻。

    即便是最后收获时产量高,有人能找出优化过的粮食,大家也可能觉得是变异品种,而不会联想到有人偷偷替换了粮种。

    春去秋来,又是一年收获的季节,每到这时,都是干活最累的时候,却也是老百姓最高兴的时候,因为收成好代表年底分到的粮食多,日子会更好过些。

    等秋收忙过之后,谢怀谦找到村长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想在村里盖房子?”村长惊讶地望着谢怀谦。

    第60章

    村长问:“小谢,你想好没?盖房子可不是小事,一两百打不住。你不怕前脚盖好了房子,后脚却等来返城通知,到时你的房子怎么办?这可没法带走。”

    村长听谢怀谦说住集体宿舍一直不习惯,想盖房子搬出来住,这才劝他好好考虑。毕竟就算盖三间大房子,也得花个几百块。因为谢怀谦啥都没有,要想盖房,啥都得现买。

    “周叔,谁知道我们啥时候才能返城,要是一直没有消息,我们肯定还是得留到农村。您知道,到我这个年龄,也到了成家立业的时候,我找媳妇前,总得把房子准备好。”谢怀谦早就想好了说辞。他还跟村长解释,家里支持他在村里盖房娶媳妇。

    如果说以前谢怀谦还不确定是否留到周家村,可他想明白对周娇的心意后,确定高考前应该会留在周家村,其他的到时候看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村长还以为谢怀谦真想结婚了,于是打趣他说说:“你小子原来是想媳妇了,怎么,有意的没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。周叔,等我有了意的人,请周婶子给我保媒。”谢怀谦厚着脸皮,把以后的事提了提。

    谢怀谦已经了解到,村长家跟周娇家关系不错。周娇是村长的侄孙女,请周婶子为他说媒正好。

    既然谢怀谦非要盖房子,周存福也没必要挡着,“你想把房子盖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不管咋说,谢怀谦在村里盖房是好事,证明他有心留在村里,周存福这当村长的肯定得支持。

    看谢怀谦一来就买了辆自行车,应该就是不差钱的主,他就不替小谢父母操闲心了。

    “村里大大小小的宅基地不少,就是不知道你相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周叔,盖房子的事我也不太懂,你看你能不能帮我选个地方,我想要个宽敞点的宅子,宅基地最好你家周围不远。”谢怀谦把自己的要求说了说。

    因为村长家离周娇家不远,在村长家附近盖房子,就等于在周娇家附近该房子。

    村长给谢怀谦提了几个地方,又带他出去看了看。谢怀谦选择一个距离周娇家不太远,又靠近边缘的找基地。

    村子心的宅基地,大多早已被本村的村民占有,要不就是小点,谢怀谦选来选去,好不容易选了个意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周叔,盖房子的钱我已经准备好了,就是得麻烦你多给操操心,帮把房子盖起来,到时候请您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家人不在这里,我可不得多给你操心,一定不让你多花钱,还得给你把房子盖得结结实实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该房子可不是小事,忒麻烦,啥都得自己操心弄。不像后世一样,请个施工队,把活包给人家,主家只要随时检查盖房的进度就可以。

    时下可不成,盖房时好多事必须得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村里人听说谢怀谦要盖房,很多人都来帮忙。有看谢怀谦不错的村民,有三队上的队员,还有谢怀谦救过的三个孩子的父亲,都来帮谢怀谦盖房子。

    谢怀谦盖房子的所有材料,都是村长帮忙弄来的。就像打地基用的石头,谢怀谦可是没有一块,还是村长联系人帮他买的。

    还有盖房必备的土坯、砖瓦、石灰、木头等等材料,都是村长帮他准备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家早早就会给儿子准备盖房用的木头、石头等,现在儿子还小,卖给谢怀谦也没事,以后再慢慢给儿子准备就是。

    反正谢怀谦把盖房这事拜托给村长,他只负责出钱。还别说,村长很给力,帮他把所有材料都准备好了。要是谢怀谦自个弄这些,可得费老鼻子劲了。

    现在盖房不需要出钱请人工,村民都是自动帮忙。何况谢怀谦目前明面上拿不出多少粮食请人吃饭,他现在还是吃着队上的粮呢。

    谢怀谦不好意思让人白干活,他去了一趟县城,装作买了一些白面回来,给帮工的人每人分了几斤白面。

    有那会算计的人,本来还认为白帮谢怀谦盖房子有点傻,可是见到谢怀谦分白面后,也想凑个热闹,给家里的孩子赚点白面吃。可谢怀谦也不是傻子,他有白面,宁愿多分给早来帮忙的那些人,也不愿让势力小人占便宜。

    因此,谢怀谦推拒了来“赚”白面的人,村长也帮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谢好不容易才买来点白面,都分了,他把粮票都花光了,以后买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你们省省劲儿把,就算是凑上前帮忙,也分不到白面。

    村长替谢怀谦出了头,其他人不敢再说什么,都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没盖很好的房子,而是盖了三间砖土混合的大瓦房,还用石头圈了一圈围墙。他倒是想盖好房子,可是材料没处寻。比如说水泥、沙子等建筑材料,乡镇上根本不好买,必须找关系才能买到。

    谢怀谦盖这三间房子,准备住个十年八年的,等改革开放后,再换好房子。那时只要有钱,想盖个别墅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在众人齐心协力帮忙下,谢怀谦的房子约莫用了将近半个多月就盖好了。新房子刚盖好,也不能马上住,必须得散散潮气才能住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