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54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谢怀谦可没自大到只有自己才能让周娇过上好日子。就算没有他,有系统在,周娇绝对委屈不着;但有他陪着,以后可以活得更好。

    苏珊笑着打趣:“我看他乐得找不着北了。娇娇奶奶怎么说?同意俩孩子定下亲事?”

    村长媳妇爽地说:“同意了。她说趁你在这里,给他们定亲最好不过,不过得等娇娇毕业才能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定亲又不耽误上学,让周娇安心上学就是。”苏珊赞同周娇继续上学。有化总是好事,这学必须得上。

    苏珊打算在这里多呆了一天,给周娇和谢怀谦定下亲事。她来得仓促,除了给儿子带了几件冬季棉衣,就带了些钱和票,昨天她就把大部分钱票给了儿子。

    而谢怀谦定亲得需要定礼,苏珊把兜掏干净了,就剩了返程的买票钱和饭钱。这要是买定礼,就得谢怀谦亲自准备。

    苏珊人生地不熟的,还为买定礼的事发愁呢。

    谢怀谦大包大揽说:“妈,你别愁,我一个人就能买来定礼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怕肉不好买。”苏珊知道没有足够的肉票,是买不到多少肉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担心了,我有门路。”

    苏珊想到儿子靠在黑市倒腾东西赚了些钱,还以为他在县城也有门路,随即没多问,全部交给他办。

    幸好这时候定礼不多,尤其是他们在乡下订婚,只要按照当地的订婚习俗来就可以。在订婚这天,男方买些点心、糖、烟酒、肉等东西送到女方家就行。

    一般送的礼品都是双数,图个吉利喜庆。

    东西给多少,全看男方这边的心意和实力。一般家里条件好,就多准备点;条件差,就少买点。但男方多送定礼,表示看重女方,这会让双方都有面子。

    谢怀谦自个骑自行车跑了一趟县城,就把东西准备全了。烟、酒、糖、茶、肉、点心、白面等,谢怀谦都准备了。

    定亲仪式很简单,就是在媒人见证下,和亲戚朋友一起吃顿饭,喝喝酒,认认亲就成。

    谢怀谦家里远,就来苏珊一人,周娇这边只有奶奶苏云秀,这样就少了认亲这一环节。倒是村长一家来了,他家是周娇这边的亲戚。

    周家还请了几个村干部和长辈来吃酒席。村长媳妇是媒人也是亲戚,肯定在场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订婚要请人坐酒席,谢怀谦就多准备了些肉。幸好他的系统空间里还有存货,白面和肉都不缺,直接拿出来用就可以。

    定亲酒席办了两桌,是苏云秀、村长媳妇和她儿媳妇做的,三人做菜手艺还成,蒸了两锅白面馒头、做了一些肉菜,足够让客人吃好。

    客人到齐之后,给谢怀谦和周娇办了个简单的订婚仪式。完事后,苏珊还塞给周娇一个红包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定亲,周娇请了假没去上学。

    两人定亲的事定得比较急,村里还有些人不知道这事。估计喜欢谢怀谦和周娇的年轻人知道的话,得有不少人心碎。

    这天,周娇上身穿了件水红色的褂子,底下配了条普通黑裤子,衣服看着土里土气,但穿在她身上,却难得漂亮。

    人长得漂亮,穿什么都好看,起码谢怀谦觉得她哪儿都好看,要不怎么能看对眼呢。

    长辈们都在吃酒席,周娇忙完后,就躲到自己屋里去了。谢怀谦陪客人说了会儿话,也摸到周娇屋里去了。

    苏云秀倒是看到谢怀谦去找孙女。不过,现在两人都是未婚夫妻了,以后多多相处也没错,她就没管。

    周娇一看谢怀谦进来,脸上带了一抹不同于往常的娇羞红晕,格外迷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周娇寻思,让人看见他俩独处多不好意思,要是奶奶和谢妈妈看见了,还不知道怎么想呢?

    以前两人当朋友相处,周娇面对谢怀谦没有不自在的感觉。可是自打谢怀谦对她表白之后,她就不好意思面对他。一想到要见他,心里总有点别扭、害羞的感觉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谢怀谦相处才好。

    可能是周娇前世今生没有谈过恋爱,更是很少和男同志单独相处,才会感到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外面不时传出说话声,让周娇更紧张,生怕别人觉得他俩在做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外面没我什么事,我过来陪陪你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是个有阅历的男人,看到周娇害羞,红晕染满双颊,竟然还想着逗逗她,甚至想摸摸周娇的脸颊,看是不是烫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脸红什么,咱俩以前又不是没单独相处过。”谢怀谦看周娇低头害羞的样子特别有趣。

    以前周娇可不知这样的。记得他俩第一次见面,周娇跟炸毛的小猫一样露出爪子,像防狼一样对待他。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以前我把你当朋友对待,现在……”周娇抬头瞥了谢怀谦一眼,又红着脸低下头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着周娇的头顶,诱哄似的说:“娇娇,咱俩以后可是未婚夫妻了,你要适应才行。”

    他这还没做社什么,娇娇就羞成这样;要是他想干点什么,娇娇该羞成什么样?

    “娇娇”这个名字从谢怀谦的口说出来,就像一道电流电了周娇一下,让她心里酥麻麻的,脸上的热度有增加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叫我周娇吧,我听着顺耳些。”周娇的声音跟蚊子哼哼一样,从嗓子眼里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以前咱俩是朋友,我喊你周娇;现在咱俩关系更进一步,我当然要喊你娇娇了。娇娇,娇娇,这名字多好听啊,你多听两声就顺耳了。”谢怀谦还故意多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的话让周娇的耳根都红透了,有点恼羞成怒地娇嗔:“我听着不习惯,太肉麻了!”

    谢怀谦才不管肉麻不肉麻,要是不改个昵称,怎么显现出他们的关系跟以前不同。反正他认定了,以后就喊“娇娇”。

    这会儿,谢怀谦也没跟周娇继续争辩称呼问题,而是打量周娇的屋子,跟她聊起别的话题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关系改变了,谢怀谦想要更多地了解周娇,问了周娇好多以前的事。

    慢慢的,周娇才从害羞状态转变过来,跟谢怀谦说起一些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等客人们吃饱喝足,才晃晃悠悠地走了。谢怀谦买的两瓶老白干,被几个男人都喝掉了。

    剩下就是女人们的谈话时间。主要是苏珊和苏云秀说说自家的事,都互相透透底,让对方更放心些。

    苏珊这边是娶媳妇,当然要表个态,“婶子,娇娇这孩子看着就可人疼,以后嫁给怀谦,你就放心吧,怀谦肯定不能欺负她。他打小就想要个跟娇娇一样的妹妹疼,等娶了娇娇,肯定也会疼媳妇。”

    苏珊看儿子没事就围着周娇转,心里泛酸水是有的,但更多的是欣慰。她家儿子终于长大了,不仅在农村过得顺风顺水,还拐了个娇滴滴的媳妇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苏珊对小儿子的所做作为比较满意,对两人的亲事也支持。等周娇毕业之后,两人结婚生娃娃,她就能抱孙子了。

    在这以前,苏珊总还觉得自己年轻,没想到再过两年,她可能就要当奶奶了。

    “亲家,我知道小谢是个好孩子,以后肯定不能欺负娇娇……”苏云秀也使劲夸谢怀谦,恨不能把他夸出花来。

    两亲家你捧我我捧你,谈得比较融洽。

    傍晚,四人吃了一顿饭,为苏珊送行。苏珊准备明早去省城,跟工团汇合,继续接下来的演出。

    苏珊本来想空手走的,可是苏云秀说啥都不让,给她收拾了一些山货,让她带回去给亲家爷奶尝尝鲜。苏云秀和周娇还给苏珊准备了些吃的,让她带着在路上吃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一收拾,又是两大包。要不是怕苏珊拿不动,苏云秀能给她收拾更多东西带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谢怀谦就去送他妈去车站坐车,顺便送他未来的媳妇去上学。

    三人坐汽车到了县城汽车站,周娇和谢怀谦先把苏珊送上车。

    苏珊要走了,看着新出炉的未婚夫妻,免不了嘱咐几句。

    “怀谦,你是男同志,可不能欺负娇娇。娇娇,他要是欺负你,下次见面就跟我说,我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虽然未来婆婆这么说,周娇可不敢实打实当真。亲妈当然更向着自己的儿子,哪有向着儿媳妇的。

    周娇面对苏珊还有些不好意思,就说了句:“阿姨,谢大哥在这里住,我也会照顾他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苏珊心里满意得不得了,“他是男同志,应该多照顾你。家里要是有啥累活,你就喊他干。平时,你有空帮他做顿饭改善生活,衣服坏了帮他补补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姨,你放心,就是你不说,这些事我也会做的。”

    苏珊又嘱咐了几句,才说:“过年要是怀谦能回家,让他带你到家里住几天,见见家里人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了发车时间,苏珊跟儿子和未来儿媳妇挥了挥手,“有事就写信,有时间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苏珊嘱咐完这句话,汽车就转了弯,驶出了汽车站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目送汽车远去,直到看不见才转身去学校。

    现在社会风气比较严谨,谢怀谦也不敢在大街上随便拉周娇的手,两人顺着大马路,往学校那边走去。学校离车站有段距离,得走个一二十分钟才能到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还饿不饿,要不我带你去饭店再吃点?”谢怀谦问。

    “早上不是吃了吗?我还不饿。”

    现在谢怀谦比较主动,周娇被动一些,她还没习惯两人关系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那我送你去上学,等周末我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白梨花一起回家,用不着麻烦你接我。”

    她都跟白梨花一起走,间多个谢怀谦,肯定不自在。

    周娇可是知道,白梨花到现在还对谢怀谦“贼心不死”。

    以前她俩一起回去,遇到谢怀谦两次,白梨花老是缠着谢怀谦问这问那,还不忘贬低周娇。

    现在谢怀谦已经跟她定了亲,白梨花插在间,像什么样子,周娇觉得还不如跟以前一样走着回家。

    如果就她自己,周娇很乐意跟谢怀谦相处,但是有白梨花在,周娇觉得还不如不让谢怀谦接呢。

    谢怀谦却说:“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,我还能不多关心你点?”

    周娇着急反驳:“谁是你媳妇了,别胡说,咱俩还没结婚呢?”

    “咱俩早晚得结婚,你可不就是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也不能这样喊,让人听到多不好。”周娇说这话,还往四周看了看,生怕让人听到一样。

    谢怀谦改了口,“行,那我还是喊你娇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娇娇”跟“媳妇”相比,周娇勉为其难接受了“娇娇”这个称呼,便没再反对。

    谢怀谦把周娇送到学校,临走前还给她塞了几张大团结,和一些票据,让她缺什么就去买。

    “我啥都不缺,要钱干啥?我不要,给你!”周娇要把钱和票塞给谢怀谦。

    “给你你就拿着,咱俩还能缺钱花?把钱和票放好,回头多吃点,你还是有点瘦。”谢怀谦接过钱和票,都塞周娇书包里了。

    第69章

    谢怀谦意思是指他俩有系统在,以后他们的日子肯定难为不着。

    周娇是不想要钱,但她还是没谢怀谦厉害,三绕两绕就被他说服,乖乖把钱和票藏到系统空间。

    谢怀谦跟周娇说定,周六在镇上的停车点接她。本来周娇不同意,但是谢怀谦非得接。周娇又讲不过他,只好同意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进去上课吧!”

    两人是在学校院墙旁边说话,这时刚好听到下课铃响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嘱咐完,想想没有落下的事,只好让周娇进学校。他也舍不得刚刚定亲的未婚妻,可是总不能耽误周娇上课。谢怀谦知道轻重,就算不舍,也没想让周娇多陪陪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