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56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供销社的大姐问:“你给谁买的袜子啊?”

    谢怀谦要的可是女袜,一看就是给别人买的。

    “我对象。”谢怀谦跟大姐道别,拿着袜子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听见没,人家有对象了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谁对这俊小伙有意思,就不用考虑了,这颗草有主了。

    “长得俊的都让别人挑走了,唉!”一个姑娘装模作样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凭他那模样,肯定好找对象。”

    这话大家都赞同,小伙子比电影里的人还好看。长得俊肯定受人喜欢,早早有对象也不稀。

    谢怀谦扶着周娇,让她多套了两双袜子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城里,给你买双合适的雨靴。”

    周娇看他费心费力为自己操持,心里特别感动,一听他要给自己买东西,赶紧推辞:“不用买,我用不大着,别浪费钱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用不着,这段路难走着呢,下雨就能用着雨靴。这个不能省,必须买。”谢怀谦自信能赚来钱,花着也大手大脚。再说他根本不觉得买双雨靴是多大事,想给娇娇置办齐全。

    再说女孩子怕凉,雨靴应该备好。谢怀谦不是初哥,前世他也听说过一些女人如何保养的话题,是以想得周全点。

    因为白爸和白梨花还等着他俩,周娇不好意思当着外人的面跟谢怀谦争辩,就顺着他的意思应了。

    白梨花看到谢怀谦对周娇如此体贴,心里跟打翻了醋桶一样,酸气冲天。

    谢怀谦怎么对周娇那么好,难道就因为周娇长得好看吗?

    这时,白爸插了句话,白梨花才明白谢怀谦跟周娇已经定了亲。

    “小谢可真会体贴人,娇娇找了这么个好女婿,可有福气了!”白爸在一旁看到谢怀谦帮周娇换鞋、买袜子,不住点头,觉得他做得好,以后应该也给闺女找给体贴的人过日子。

    白梨花诧异:谢怀谦怎么成了娇娇的好女婿?

    她悄悄问:“爸,他俩……”

    白爸透露:“忘了给你说了,你上学时,娇娇跟小谢定亲了。”

    白梨花惊讶地问:“什么,他们定亲了,啥时候定的?”

    “礼拜二的时候,娇娇请了天假,俩人把亲事定下了。听说趁小谢他妈在这里,才赶紧给俩人定了亲。”白爸看着女儿脸色不对劲,于是问:“你咋了,不舒服?

    白梨花赶紧低头躲避爸爸的目光,换掉不甘心的面孔,“爸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定亲定得这么?白梨花知道了心里不是滋味。亏她还想跟谢怀谦套近乎,希望能博得他的青睐,没想到他跟周娇不声不响就定了亲,让自己白忙活。

    白梨花扭头瞥了慢慢跟在后面的两人一眼,撅着嘴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白爸冷不丁一转头,正好看到闺女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看看后面正在笑着说话的未婚夫妻,再看看他闺女噘着嘴,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谢长得俊,还有钱有房,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象。但他已经跟周娇定了亲,绝对不可能看上自家闺女。

    不是他看不起自家闺女,实在是他闺女长相太不起眼,闺女根本没法跟周娇比。站在男人的角度看,小谢怎么都不可能看上自家闺女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不是劝孩子的地方,后面就跟着小谢和周娇,白爸怕说话被他俩听见。

    白爸特意加步伐,想甩开谢怀谦和周娇,好跟闺女谈谈心。

    刚好谢怀谦也有小心思,他想慢慢走,希望跟前面的父女拉开些距离,跟娇娇多相处会儿。他俩也就在路上还有点单独相处的机会,等回到村里,娇娇肯定回家,对想谈恋爱的谢怀谦来说,那样太不方便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想多跟娇娇相处,多培养感情,等结婚时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一个想走,一个想慢走,这不他们之间的距离就慢慢拉开。

    等白爸看落下谢怀谦和周娇有段距离,确定他们听不到他跟闺女说话,才对闺女说:“梨花,是不是你也看上小谢了?”

    “爸,你胡说什么?”白梨花被她爸说心事,有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白梨花早就相了谢怀谦不假,但被她妈劝说一顿,就把谢怀谦放下了。眼看着周娇跟谢怀谦定了亲,她心里又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本来谢怀谦是她的心头好,被周娇抢了去,她肯定不开心。要说情伤那是没有的,白梨花对谢怀谦顶多有好感,还没有深情到为他要死要活的地步。因为她一直嫉妒周娇,现在谢怀谦选了周娇,她意难平罢了。

    “小谢跟你不是一路人,我看他早晚得回城,你可不要把心放到他身上。再说他现在已经跟周娇定了亲,你可不能胡闹。”

    闺女再丑也是自己的,白爸可不希望闺女因为喜欢谢怀谦,闹出丢脸面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白梨花不甘心地说。她再不甘心也没办法,人家都已经成双成对了,她还能怎样?

    白梨花是小心眼了些,嫉妒心强了点,但她有聪明可取的地方,就是能听得进劝告,父母的意见她不会当耳旁风,对她有好处,她就会接受。

    她能这么想,当然不是为别人考虑,完全是为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白梨花清楚地知道,谢怀谦看上了周娇,还对她那么好,肯定不会喜欢自己,那她还巴着他干嘛?

    之前她会缠着谢怀谦,那不是因为谢怀谦没主吗?谁先抢到是谁的。现在谢怀谦跟周娇定了亲,即使她羡慕嫉妒,也没想破坏两人感情,从间插一杠子。她只想以后找个更好的对象,把谢怀谦比下去。

    白梨花聪明就聪明到这点上,还有点道德底线,不会因为喜欢谢怀谦,就插足谢怀谦和周娇之间,这说明白家父母的教育还不算失败。

    不过,白梨花想找个比谢怀谦还好的对象,估计这个目标很难实现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白家父女走远后,悄悄牵起周娇的手。周娇却不好意思地推拒,想把手抽回来。

    “咱俩可定亲了,牵牵手没关系的,现在没有人,用不着害羞。”谢怀谦看到娇娇又脸红了,脸上染上一层胭脂色。

    牵牵手怎么啦?这可是他未来的媳妇!娇娇也太好害羞了,脸皮太薄,以后他应该多跟娇娇互动,等她适应了,估计就不会这么怕羞了。谢怀谦如此想着,握住周娇的手就是不撒开。

    周娇不肯在外面秀恩爱,俩人他牵她拽,跟闹着玩似的。周娇还是拧不过谢怀谦,看到前面白家父女走远,后面又没人,才乖乖让谢怀谦牵手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娇娇又不好意思跟他说话,主动跟她聊起学校的事。就这几里路,两人手牵着手一起走完,不知不觉就到了家,感觉时间过得比往常。

    谢怀谦直接把周娇送到家里,苏云秀早就做好饭,等两人回来。

    “回了了。点洗手吃饭,都饿了吧?”苏云秀看他们回来晚,认为俩人应该饿了,赶紧让他们吃饭。

    谢怀谦也没客气,帮周娇把东西放到一边,就去洗手吃饭。

    这次苏云秀包了些水饺,两人洗手的功夫,苏云秀就去灶房煮水饺。她早就把水烧开了,就在锅里热着,添把火水就开了,很可以煮水饺。

    没多大会儿,皮薄馅多的水饺就煮熟。苏云秀把水饺盛上,谢怀谦和周娇端到屋里去。

    水饺是猪肉白菜馅的。谢怀谦送来的肉没吃完,苏云秀剁了些肉馅,多加了点盐和酱油,留着慢慢吃。正好现在天冷,肉馅能多放些日子,苏云秀留着孙女回来的时候吃,她自个在家吃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周娇倒了些醋来蘸着吃,她和奶奶每人吃了一盘,谢怀谦饭量大,吃了两大盘饺子才吃饱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他吃了那么多也不心疼,还让他多吃些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年头白面和肉都是难得的伙食,一年到头也就吃几回。苏云秀大方地让谢怀谦吃,还不是因为他成了自家孙女婿。要不,她哪舍得给别人吃,肯定都留着给孙女。

    谢怀谦在这里吃饱喝足,眼看天擦黑了,就告别回家。

    苏云秀让周娇送送他。她是想让孙女和小谢好好培养感情,以后和和美美过日子。

    谢怀谦转身跟周娇说:“别送我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娇轻轻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晚上咱们在系统见面。”谢怀谦悄悄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谢怀谦依依不舍地说。他盼着明年赶紧来临,好把媳妇娶进门,就不用老是面对这样的离别场景了。

    周娇站在门口目送谢怀谦离开,谢怀谦一步三回头,就那一截路,谢怀谦硬是花了好几倍的时间才走完。等他临拐弯的时候,喊了一声:“娇娇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周娇进了门,把门关上,他才往回走。

    不过,谢怀谦想到汤立民可能还没吃饭,他从系统空间拿出些以前周娇帮他做好的水饺,带回去给好哥们吃。

    “谦哥,你怎么才回来啊?”

    谢怀谦一进门,就听到好哥们汤立民那幽怨的声音,就跟深闺怨妇等迟迟不归的丈夫似的。这要是换了周娇,谢怀谦估计能高兴;可是换了好友这样说话,谢怀谦听了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地说:“给,这是给你带的水饺,赶紧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谦哥,我就知道还是你最好,回来还不忘给我带饭。”汤立民自个在家,懒得做饭吃。看到谢怀谦给他端了两盘水饺,马上乐得眉开眼笑,那股子怨妇劲头立马抛到一边,猴急地端过还冒热气的水饺,大口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“谦哥,还是水饺好吃啊!”汤立民吃完后,拍拍肚子,一脸满足的样子。

    从知青点搬出来后,汤立民感觉他和谦哥的伙食好多了,经常吃细粮不说,还能经常吃到肉,简直不能再满意。不过,他知道这都是谦哥的功劳。就家里给他寄来的那些钱票,可经不得这么霍霍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好吃的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汤立民却跟感叹:“谦哥,你找了个媳妇,跟找了个饭店一样,还能经常改善伙食,我也能跟着沾光,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什么,洗洗早点睡吧。”谢怀谦还想早点进系统跟媳妇见面呢。

    汤立民可不知道好哥们的想法,他觉得农村太无聊,天一黑,除了睡觉就是睡觉,根本没有啥娱乐活动。

    汤立民听好哥们赶他去睡觉,牢骚一句:“这日子过得真没趣!还是城里好,起码能去看个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多学学习,看看书。”谢怀谦是好意,希望好友拾起往日的知识,省得等考试时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好不容易到了冬天能清闲两天,我还是早点歇着吧。”汤立民不知其好意,忙不迭跑到屋外打水洗漱,早早上炕睡觉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等好友睡了,就关好门进了系统空间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已经到寒冷的冬天,系统里面确实温暖如春,到处是生机勃勃的绿色。

    谢怀谦先去洗漱完,然后给周娇发了个信息:进来了吗?等会让我去你那边吧。

    系统特殊邀请好友的传送方式,才谢怀谦这么问。他感觉自己过去好点,比起冷不丁把娇娇邀请过来,显得比较尊重娇娇的意愿。既然娇娇既然成了他的未婚妻,自然是多照顾些。

    周娇没想太多,更没防备谢怀谦对她做什么,看到这条信息,直接把谢怀谦邀请到自己这边来。

    这次,谢怀谦没急着帮周娇处理系统的事情,而是想跟未婚妻谈谈恋爱,培养两人的亲密度。

    因为他觉得现在娇娇对他客气了点,每次他想跟娇娇更亲密点,娇娇就会害羞,这怎么行,必须给她扳过来。

    还有个问题,谢怀谦觉得娇娇继续喊他谢大哥有点不那么舒服,应该换个更亲密的称呼。

    第71章

    谢怀谦分得清轻重,虽然系统在某些方面能给他带来很多好处,但他并不打算把精力全部放在升级系统上。系统是为他服务的,而不是他为了系统累死累活,享受不到生活的乐趣。所以说,抽空陪陪刚定亲的未婚妻,这点时间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系统空间见面后,周娇一时不知该跟谢怀谦说什么。说到底,她还是没有适应现在的身份——谢怀谦的未婚妻。

    还是谢怀谦先挑起的话题:“娇娇,咱俩定了亲,关系比以前更亲密了,你不用对我如此客气,应该比原来更随便些才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