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57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“还有,你再喊我谢大哥,显不出咱们亲近来,不如换个称呼。”谢怀谦突然提起这茬。

    周娇不好意思地笑笑问:“那我该叫你什么?”她实在想不出来,眼下该怎么称呼谢怀谦。

    好在谢怀谦没有想出太肉麻的称呼,而是说:“家人都叫我怀谦,不如你也叫这样叫我。”

    长辈和家人一般都称呼他“怀谦”,他才让娇娇这样喊他,这说明他把周娇当成一家人。他觉得,再让娇娇跟先前一样叫他“谢大哥”,两人之间显得生分点。

    这个称呼倒是能让周娇接受,不过现在当着谢怀谦的面,她不好意思直接叫,只是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可是谢怀谦没放过周娇,愣是说:“娇娇,你喊一声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周娇也看出谢怀谦是故意逗她,愣是不服输地叫了一声:“怀谦。”

    喊就喊,不就是一个名字吗,多叫两声就习惯了。要不是她比谢怀谦实际年龄小,说不定早就直接叫他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不过周娇声音很小,也就比蚊子哼哼的声音大点,还是让耳朵灵敏的谢怀谦听到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听到娇娇直接叫他的名字,心里特舒畅。虽然这个称呼跟谢大哥区别不大,但他听了就是喜欢。听到娇娇喊直接叫他的名字,心里麻酥酥的。

    谢怀谦伸出蠢蠢欲动的手,在周娇头顶上轻轻揉了两把,“以后就这么喊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更想拉拉娇娇的手,或者是抱抱她,跟说说些亲密的话。

    不过,谢怀谦怕他太热情,会吓到娇娇,现在他只敢牵牵小手,打算放慢脚步慢慢来。他就像耐心猎食的狼一样,等小兔子乖乖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周娇并没有多想,她寻思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便在空间里多做些吃食,给谢怀谦和奶奶都准备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她和谢怀谦定了亲,可以让谢怀谦光明正大给奶奶送吃食,不用像原来一样藏着掖着偷偷送。周娇可是知道,谢怀谦偷偷往她家院子里送了几次白面和肉,奶奶却吃着不安心。

    现在她和谢怀谦定了亲,再让谢怀谦给奶奶送东西,奶奶只会高兴才对。不跟那些像天上掉馅饼来的面和肉,奶奶不清楚来路,吃到肚子里也不安心。

    周娇忙着做了好些菜,蒸了几锅馒头,还包了一些水饺,她做了足够三人吃一周的才罢手。谢怀谦就在一旁打下手,两人说说笑笑,时间过得飞,可谓是妇唱夫随。两人相处越来越自然,越来越亲近。

    等时间不早,周娇要把谢怀谦送回去。

    谢怀谦在临走之前,跟周娇做了承诺:“娇娇,你放心,这辈子我会对你好。等你毕了业,咱俩就结婚,以后好好过日子,就算我回城,也会带着你,带着咱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他可是真心实意的,不是故意忽悠周娇。谢怀谦就想找个宜家宜室的女人,生两个机灵可爱的孩子,平平安安到老。

    周娇确实被谢怀谦话感动了。但她听谢怀谦提到孩子,红着脸赶紧把谢怀谦送走了。她怕这人再呆下去,会说出更让人脸红的话。

    谢怀谦回到自己的系统空间,好笑地摇摇头。原来没看出娇娇如此怕羞呢?

    周娇也是如此,听谢怀谦提到孩子,她也盼着以后有几个可爱的娃娃,追着她叫妈妈。

    两人这才有进入恋爱期的苗头,分别之后,各自躺在床上想对方。想对方说过的话,想念对方的容颜,想他们下次见面又会是怎样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天还是不好,天上依旧飘飘悠悠下着小雪。这是今冬的第一场雪,可能此时还不够冷,雪落到地上很就融化了。这种天气路上走动的人很少,只有一些孩子在街上跑着玩,大人都在家里歇冬。

    谢怀谦跟汤立民吃过早饭后,去了周娇家献殷勤,帮忙劈柴烧火;汤立民则去了知青点那边找杨俊生玩。

    因为谢怀谦是去周娇家,汤立民不好意思跟着,只好去知青点玩。

    他到知青点时,何莉莉、杨俊生等人才吃完早饭。这两天难得清闲,几人都睡开懒觉,就连早饭都不及时吃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你自己来了,谢怀谦呢?”杨俊生问出几个女生最想知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他啊,上他未来媳妇家去了,说午在那里吃饭,今天午我在这里跟你们凑合一顿。”汤立民带来几个干粮,准备午在这里搭伙吃顿饭。他来时带了干粮,不好意思吃白食。

    原来有点喜欢谢怀谦的三个女生,听到汤立民的话,有的露出黯然的神色,有的心里泛酸。总之,她们都很失落。毕竟谢怀谦可是大家都稀罕的“金龟婿”,却让一个漂亮的村姑给勾走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们再失落,却没办法改变这一切。

    其实,若不是谢怀谦跟周娇因为系统结缘,她们说不定都没有机会认识谢怀谦这个人呢。说来说去,不过是她们跟谢怀谦之间没缘分罢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本就是能耐人,他想讨好人就凭那张脸几乎就能办到,再加上他会说话办事,让苏云秀对他印象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到谢怀谦没事就到家里来干活,嘴甜会说话,心灵会办事,真是欢喜得不行,越来越稀罕他。她啊,现在就盼着自个身体好好的,看着孙女早早嫁人,回头生个重外孙给她抱。

    午饭过后,苏云秀就开始给孙女收拾东西,但凡觉得能用得上的,都想让周娇带上。所以,周娇早早就收拾好了行李。

    苏云秀听说谢怀谦要去送周娇上学,心里特别满意。

    “今天天不好,娇娇早点去学校吧,省得小谢送你回来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叫着梨花一起。”苏云秀又嘱咐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走时我去喊她。”

    白梨花家在村头,周娇过去喊着她一起上学正好,省了她再往这跑。

    谢怀谦帮周娇带着些行李,站在村口等周娇去喊白梨花一起上学。

    今个下午下得是小雪,不像昨天下的雨夹雪会淋湿人。

    这次白梨花家里可没派人送她,白家爸妈打算让闺女自个去上学。

    可能是时下家里孩子多的原因,大人很少对孩子管东管西,只要负责让孩子们吃饱穿暖就行,多数都是放羊吃草式教育,负责喂饱就不管了。像周娇这样特别被家里宠着的孩子,尤其是女孩,一个镇上也出不了几个。

    白梨花家就她姐弟俩,但是白爸白妈也跟别人家一样教育孩子,不过他们让孩子多读了几年书。他们却不会整天把俩孩子绑裤腰带上一样带着,也没想今天不好去送送闺女。

    今天这点小雪,根本淋不到人,披块油布就能挡雪,回头把油布一叠,塞书包里带回来就成。

    再说也不是她自个去,不是还有周娇陪着吗?反正,白梨花爸妈各忙各的,让闺女自个去学校。

    等白梨花出了门,才知道谢怀谦要去送周娇上学。她的脸立马抽了抽,不太想跟他俩一起走。

    可就今天这点小雪,家里肯定不会让人送她,她只能跟俩人一起走。白梨花觉得跟他们一起走就没好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人家两口子在一旁秀恩爱,她自个披着块油布眼睁睁看着,虐心,太虐心!

    谢怀谦记得白梨花在他跟前说过娇娇的坏话,就不喜欢她的脾性,根本不想帮她拿东西,连句客气都没跟她说。

    谢怀谦帮周娇背着行李,还帮周娇撑着伞,俩人肩并肩走在一起,还说说笑笑,简直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白梨花而言,嫉妒地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白梨花又不是傻子,她早看出谢怀谦不喜欢她来了,要不她也不能这么痛放弃谢怀谦。

    可她看到谢怀谦和周娇亲亲密密,还是记恨得想咬牙。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吗,欺负她单身没人陪,哼!

    白梨花索性眼不见心不烦,直接加步伐,跑到前面去了。她越是生气,走得越,很就把谢怀谦和周娇甩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走那么,干嘛去了?”周娇也不喜欢白梨花,就算看到白梨花走远,她也没喊白梨花等等,更不会叫住白梨花,问她走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?不管她。她这个人性子有问题,你平时不要跟她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阿姨还对我说过这话呢。”周娇笑着说。

    原来苏珊在跟周娇说话时,也提醒过她。

    “我妈是怕你跟她在一起会吃亏。”谢怀谦解释说。

    娇娇看着就是有点天真善良的女孩,白梨花却一包坏心眼,他可不想娇娇被白梨花影响或欺负。

    “嗯哪。我跟她就作伴一起上学,我们又不是一个班,在学校相处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路说笑,感觉时间过得非常。

    白梨花堵着一肚子气来到镇上,在供销社旁等车。她心里想:趁谢怀谦和周娇没到,汽车来了才好呢,最好把他俩落下,让他们坐不上车。

    事情却不如她想象的那样,她来早了,在这里等了好久,汽车还没到。

    等谢怀谦和周娇到了镇上,他们三人又等了好大会儿,汽车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今天天不好,出门的人少,坐车去县城的就几个去上学的学生,座位有的是,随便他们坐。

    谢怀谦当然跟周娇坐到一起,把白梨花的位子挤掉了,原来白梨花可是一直坐在周娇身边的。

    白梨花没理他俩,直接越过两人,气呼呼地坐到后面去了。落座后,还冲着两人的后脑勺干瞪眼。她也就能憋气了,谁让谢怀谦和周娇都不拿她当回事呢。

    第72章

    到了县城之后,谢怀谦对白梨花说:“我要带娇娇去百货大楼逛逛,你是跟着一起去,还是先回学校?”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直接撇下白梨花不管。不过大家好歹是一个村出来的,不好太过分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学校。”白梨花闷闷地回了一句,转身背着书包先去了学校。她本就是有眼色的人,看出谢怀谦不想让她跟着,走得倒是干脆。

    但她心里憋着气呢,有对象了不起啊,赶明她也找一个!就算白梨花憋气也没法子,她想起谢怀谦对周娇问寒问暖,心里发狠:以后一定要找个强过谢怀谦的男人。

    谢怀谦带周娇去了百货大楼,帮周娇买了合适的雨靴和雨伞,让她带着,下雨的时候拿出来用。平时用不到这些,暂时可以放到系统空间里。其实冬天用到雨靴雨伞的时候不多,还是夏天用到的时候多。

    谢怀谦把周娇送到学校,又嘱咐她几句,才往会赶。等坐最后一班车回去,再从镇上赶到家,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即使谢怀谦体力好,也不想这样赶路。他寻思:如果不是下雨、下雪的话,还是骑自行车方便些。骑着车子想去哪去哪,不用怕晚点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按说都在忙碌一年的农民都应该在家里猫冬歇着,可是因为时下日子困难,农民就算过冬也不得嫌。

    村里会组织大老爷们挖河、挖沟渠,为来年灌溉做好准备工作。他们还会上山伐木、到附近的煤矿干点私活贴补家用等。

    谢怀谦就趁农闲的时候跟村里有经验的老人学习种地。他还特意去找没有有这方面的书籍,希望通过学习来掌握种地的方法。这样,即使他带领村里种出高产粮食,也不会显得突兀。

    今年的麦种就是谢怀谦偷偷换掉的。

    下雪之前,地里的麦苗已经像是铺了一层绿毯,看着比往年的麦苗更绿,更有生机。

    村里的老人都说今年的麦苗长得好,明年应该是个丰收年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好咋的。谢怀谦换过的粮种,可是经过后世多次优化的。不出意外的话,来年夏收时,不论是产量还是质量,麦子都会大丰收。

    “谦哥,看你这劲头,竟然还钻研怎样种庄稼,你不会真想留到农村种地吧?”汤立民问。

    “留在农村也没什么不好的。我只是觉得现在农民的日子不好过,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。老百姓不就是指望地里的庄稼丰收吗,如果我能研究出庄稼丰收的秘诀,不就等于帮助他们吗?”谢怀谦答。

    “谦哥,还是你觉悟高,我服你!我是没心思研究怎么种庄稼,不过你要是有啥活,可以指使我干。”

    “成。咱不能白来一趟,在这里混吃混喝,如果能让农民过上好日子,咱能贡献一份力量,心里也高兴!”

    谢怀谦的话让汤立民听了也觉得有理,打那他就主动帮谢怀谦跑腿或打下手,干活也不想原来那样疲懒。

    总之,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不过,人生不能总是顺心如意,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烦恼。

    上次秋收过后,唐倩和钱卫民特意来知青点显摆过一次。恰好赶上谢怀谦他们上山玩,几人不是抓了野鸡、逮了野猪吗?

    那次村里还分肉菜吃,唐倩和钱卫民也想在村里蹭顿饭的。毕竟是肉菜,就算有点肉末总比没有强。他俩靠着家里寄来的那点票和钱,加上为数不多的工资,也不是能天天吃到肉的。

    但是,有人看唐倩不顺眼,跟她闹了矛盾,唐倩气得没吃饭就回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