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63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不过这事一时半会决定不了,需要跟周家村的村干部商议一下,看能不能跟他们村调换一批麦子,反正都是小麦。

    就算周家村留下所有小麦,不可能全部用来种植,肯定有部分磨成面吃。吃的话别的小麦也能吃,重要的是把周家村的小麦都保留下来,明年当麦种。

    县长想好后,马上跟周存福说:“你们村的小麦先留着,暂时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随后,县长接着吩咐一起来的镇干部:“今年让他们村的公粮最晚收,把这批小麦换下来,匀给全县人们当粮种。”

    镇上的干部当然得听县里的,就算县长不安排,有点头脑的干部都应该知道把这些麦子当做粮种。如果全县甚至是全国都种上这样的粮种,是不是以后大家伙都能吃上白面了?

    系统出品的粮种,都是后世经过多少年研究的好品种,基因特别稳定,就算种几茬,它也不会再降低产量,除非赶上自然灾害。

    谢怀谦只是个小队长,并没有跟着干部们办这些事。还是等他们决定好几件事后,县长特意让村长把谢怀谦叫来,跟他谈话。

    县长就是觉得,当下知青们对下乡有异议,很多人还是很想回城,而谢怀谦却帮村里做了这么多实事,确实想到好法子帮村里人致富。就说这些鸡鸭和那些已经长成的猪,年底就会为村里增加不少收入,到时候村民就会多分一部分钱。

    这说明,谢怀谦本人是个有能力、有眼光、有远见的人,应该树立成模范典型,在全县范围内表扬。让其他下乡知青看看,同样是来下乡,有的人心心念念回城,有的人却已经为村民做出很多贡献。

    谢怀谦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来见县长一点都不紧张。亏得叫他来的人还在路上,教给他怎么跟当官的说话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来了之后,跟县长说话不卑不亢,回答相当出色,有很多想法都是帮助当地村民致富的。

    第79章

    县长跟谢怀谦谈过之后,发现这个知青很有想法,并且他的某些想法非常有道理,如果能在农村实施开来,或许真能增加农民收入。

    真是人不可貌相,看谢怀谦俊逸不凡,还以为他是个绣花枕头,没想到人家是靠实力办事的。

    如果谢怀谦这样的有为青年一直呆在农村干活,就被埋没了。

    “小谢,你是高毕业吧?”县长和蔼可亲地问谢怀谦,他起了招揽谢怀谦的心思。

    谢怀谦平静地回答:“是,我来周家村下乡一年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的很多想法非常实用,甚至能在农村推广。可你一直呆在周家村,会限制你的发展,想不想到县里来上班?”

    谢怀谦想了想随即拒绝,“谢谢县长,我只想在乡下为老百姓半点实事,并不想到县里去上班,我还是在村里脚踏实地做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去,这么好的事儿,错过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机会?”县长认真地盯着谢怀谦问。

    就连旁听的众人都为谢怀谦着急,想让他赶紧答应下来。能进县委办公室上班,多好的事啊,怎么能拒绝呢?

    周存福也不列外。他认为,要是小谢去县里上班,以后说不定能混成大官,多好的机会,如果错过多可惜,他恨不能上前替谢怀谦答应。

    谢怀谦毫不犹豫地回答:“不去。”

    他这辈子想过得潇洒自在些,并不想去机关部门上班,以后还要面对一些弯弯绕绕的事。现阶段谢怀谦想帮村民发家致富,不过是想让村民日子好过些,提前富裕起来。等村里情况稳定后,他也不准备多插手。

    再说他力气增大后,地里的活根本不叫累活,干着都非常轻松。对他来说,眼下干活就像顺便锻炼身体一样,一点都不累。

    县长爽朗地大笑几声,拍拍谢怀谦的肩膀称赞:“好小伙,有志气!国家就需要你这样脚踏实地办事的年轻人。以后你要是遇到难事,就去县政府找我,我帮你解决。”县长直接夸下海口。

    他是看谢怀谦性格稳重、踏实能干,并不是顺着杆子往上爬的投机取巧的人,才会许下这样的承诺。估计像谢怀谦这种有能有为的年轻人,没有为难的事也不会找他。

    “谢谢县长。”谢怀谦淡淡一笑,谢过县长的好意。

    他马上联想到,或许县长是怕他在帮村民致富过程遇到难题,才会如此许诺。这个县长还不错,起码是为民着想的好官。

    可不是,县长就是这么想的。如果谢怀谦在帮助村民致富遇到难题,肯定会帮他。县长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话,也是给谢怀谦铺路,让他在办事的过程不会遭遇“小人”为难。万一有哪个不开眼的乡镇干部故意来找麻烦呢。

    现在县长发了话,如果乡镇上的干部想为难谢怀谦,也得多考虑些。

    周存福等人听谢怀谦拒绝县长,都暗自为他可惜,认为他放弃了大好前程。

    同样,他们认为谢怀谦继续留在村里,肯定是想为村民做更多好事。

    几个外村的村长感叹:多好的年轻人啊!怎么他们村里来的知青,就没有像谢怀谦这样的人呢?

    县长说把麦种封存起来,周存福没忘给村里争取福利。

    他跟县长说,要给村里有足够的好麦种才行。这种高产麦种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买到的,万一县里收上去,到时候却分不到周家村,他们村不就傻眼了吗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周存福当面为村里争取好麦种,起码得够本村种的。

    这事县长立马答应下来。人家辛辛苦苦种一季粮食不容易,总不能连点甜头都不给,要不周家村的老百姓肯定会有怨言。

    几个别村的村长也围着县长开始讨要好麦种。县长说回去开会商议之后再定怎么分麦种。

    之后,为了防止好麦种跟一般麦种混淆,为了方便统一管理这批麦种种出的麦子,县里准备在秋收后划片区种植高产麦种,就在以周家村为心往外扩散,能多少亩算多少亩。

    周家村可是种出好麦种的产地源头,当然不能少了这个村。再说,这一片周围土地肥沃,适合种植小麦,县里商议后选择这里,是经过多方考虑的。

    周家村出了亩产一千二的小麦,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,放到全国来说都是好事,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。不管高产麦种的源头是哪里来的,县里出了这样高产的麦种,肯定要上报市里、省里、甚至是国家。到时候,周家村就出名了。

    当然,无论麦种带来多大荣誉,都跟偷献麦种的谢怀谦无关。他不想出风头,就如他拒绝县长的招揽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谢怀谦拒绝县长招揽,却在村里引起很大波澜。

    有人可能觉得谢怀谦脑子进水,明明是城里人,竟然喜欢留在乡下?

    要知道多少农村人想进城当工人,想吃上国粮。可谢怀谦呢,有如此好的机会,却白白放过。这在某些人眼,确实是一件难以让人理解的事情。

    事后,周存福和苏云秀都找谢怀谦谈过,问他为什么不去县城上榜。

    谢怀谦给他们的回答是:他跟爷爷说过,要在农村干出一番事业。

    虽然苏云秀不太理解亲家爷爷和谢怀谦为啥这样做,可谢怀谦不进城上班也有好处。她就怕谢怀谦进了城,万一嫌弃自家孙女呢,到时怎么办?

    就为这条,苏云秀私心作祟,并没有刻意劝说谢怀谦进城。

    再说,小谢有能力,在农村混得也不错。眼看村里的日子越来越好过,村民越来越信服他,他能带领大家致富也不错。

    就说眼前,村里养的那些鸡鸭都在泛蛋,每天能拾二百来个鸡蛋、鸭蛋。这些蛋卖到收购站,约莫收入十几块钱,这可是能看到的实实在在的收入。

    每天能卖十几块,一个月就是四、五百块钱的收入。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,足够让村里人看到眼里。

    所以,村里人特别佩服谢怀谦,觉得他点子多,有办法带领大家发家致富。

    谢怀谦不去县里上班的事,周娇后来听奶奶说了。

    她趁着跟谢怀谦在系统见面的功夫,就问了他这事。

    “怀谦,你怎么不去县里上班,那样多好啊,起码你不用再下地干活。”周娇的想法跟大多数村民一样,认为去县城上班更好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去?”谢怀谦反问。

    谢怀谦却不想像别人一样汲汲营营,老是想着升官发财。这辈子,他就想自由自在地过日子。可能重生一世,导致他的生活态度发生很大改变,提前想过上退休老干部的生活。

    周娇说:“倒不是我想让你去,只是觉得去县里你能轻些。想不想去,还得你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喜欢留在乡下,在这里跟你离得近,想啥时候见面就啥时候见面,而且我也不想当官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怕这样说,周娇会认为他不知道上进,随后说道:“娇娇,你放心吧,有我在,咱俩这辈子缺不了钱花,以后也绝不会让你跟着我吃苦受累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这话说得却是实话。自从他有了异于常人的力气,不管是系统,还是在外面,累活他全包了,周娇只在一边打打杂就可以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那个意思,不是想让你有个轻松点的工作吗。”周娇娇嗔说。

    谢怀谦好笑地看着未婚妻噘嘴,搂过她的肩膀说:“我一直忘了让你看看我的存货。走,现在我带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相处下来,他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攻略未婚妻。

    他已经让周娇习惯,他偶尔会做出些亲密的举动,比如牵手或搂搂抱抱,有时两人情动了,甚至会亲密地接吻。不过,他俩也就到这个程度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忍了又忍,没敢再越雷池一步,想等到结婚时再摘禁果。

    恰好这会儿两人呆在谢怀谦的系统空间。他带周娇来到别墅二楼的一个房间,里面专门放着他收集的那些古董和金银首饰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些都是我在城里时,用系统产出的粮食,在黑市跟人换的古董和珠宝首饰。盛世古董,乱世黄金,等过些年,说不定这些玩意就值钱了,你挑些喜欢的拿去吧?”谢怀谦随意地说。

    他估计娇娇可能对瓶瓶罐罐不感兴趣,或许对首饰感兴趣。就把架子上两个首饰盒子拿出来,打开让娇娇随便挑。

    周娇一进门就被满屋的瓶瓶罐罐吸引过去。她不懂古董,但是怀谦收集了这么多,总有几件真品吧。而且他弄到的那些金银首饰特别漂亮,看上去明晃晃地闪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周娇还真没想到过收集古董,等待以后增值赚大钱,主要是她没这种头脑和见识。可看到谢怀谦鼓捣这么些古董,她也忍不住动了心,改天她也去寻摸寻摸,看看能不能捡漏?

    但是,周娇没打算要谢怀谦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收集的,还是你自个收着吧。”周娇摇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无功不受禄。他俩还没结婚,怎么也轮不到她帮他收藏如此贵重的东西。如果他俩结了婚,谢怀谦再让她收着,她可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她不想要这些东西,猜到她可能不好意思要,便说:“娇娇,你还跟我客气?咱俩可是未婚夫妻,再过个半年铁定结婚,我的东西不就是你的。要不我给你挑几样,你先收着。什么时候能戴了,你再拿出来戴。”

    随即,谢怀谦开始在首饰盒里挑挑捡捡,挑了几件最好看的首饰递给她,“拿着,就算你不戴,有空欣赏也行。这些都给你和咱妈、咱奶留的,早晚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不假,只要他俩结了婚,如果谢怀谦把首饰送给他妈、他奶戴,将来他妈、他奶肯定还会把他送的首饰传给他媳妇,不能传给别人。

    周娇跟谢怀谦培养这么久的感情,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动不动就脸红,但现在还是被他的话羞红了脸,默默把首饰收下。

    怀谦对她太好了,以后她也要加倍对他好才行。

    “我先收着,如果你有用就问我要。”周娇想起怀谦还送过她一对非常漂亮的玉镯子,应该也是在黑市收集的吧?

    他运气可真不错,能搞到这么多好东西,比她这重生的人都厉害,她都从来没想到这茬。周娇有点惭愧地想。

    她还没看出谢怀谦是重生的来,主要是谢怀谦能干,就算弄来古董,也是以为他有眼光。

    而周娇平时太低调了,除了得到系统外,很少做超前的事,也就没让谢怀谦发现她有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而谢怀谦经常提起等周娇毕业结婚的事,周娇倒是没有反对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们这里如果闺女不上学,过了十六岁后,早早定亲、结婚的比比皆是,根本不算稀。十八岁结婚不早不晚。如果等过了二十还找不到对象、结不了婚,人家就会猜这闺女会不会有啥毛病,要不就是眼光太高。这样的老闺女更不好找对象,拖来拖去不一定能找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两人在系统空间谈谈情,说说爱,顺便给系统升升级,小日子过得别提多美了。

    周娇想对谢怀谦好,也就是在吃穿上多关心他。每次周末时,周娇都会大显身手,做出好多美味的菜肴,让谢怀谦储存在系统空间,随时可以吃到。

    有时谢怀谦忍不住吃吃她的豆腐,只要不太过分,她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周娇思想有些传统,谢怀谦也是从这个年代走过的人,两人在很多观念上莫名合拍,相处得非常融洽。

    谢怀谦阳刚十足,主意大;周娇温柔小意,性子软,两人一刚一柔,恰到好处,可以说是天定姻缘。

    夫妻俩相处就是如此,不能都是犟脾气,不然很容易吵架。

    小两口感情越来越好,苏云秀都看在眼,很是欣慰。就算百年后她走了,总算有人照顾娇娇了,她不用再担心孙女所托非人或无人照顾。

    第80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