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66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谢怀谦临走前,又找人把家里收拾一下,该刷墙的刷墙,该放置的家具规整好,等再回来,他就带着娇娇回这里住。

    周娇在家里跟奶奶做被子,把结婚要用的东西都提前安排好,省得到时候抓瞎。村长媳妇也来帮忙。看到谢怀谦帮周娇买了手表和缝纫机,忍不住把他夸了又夸。

    “还是咱家娇娇运气好,找了这么个好小伙。你大哥天天都在家夸小谢,我就没见他这么看重一个人。现在家里几个孙子都靠边站了,还不如小谢在他心里分量重。”村长媳妇说着玩笑话。

    村长看重谢怀谦的办事能力,这点孙子目前是没法跟小谢比。

    苏云秀满脸自豪,“我也没想到娇娇都没让我费心,就能找到这么好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咱娇娇有福气,老天爷就会给她安排合适的对象。”村长媳妇笑道。

    可不是,周娇和谢怀谦就是天定姻缘。若不是两人因为无意得到系统重生,不一定能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等到出发这天,所有人都把衣柜里崭新的衣服换上,脸上带着喜气洋洋的笑容,跟旅行团一样,十几口子一同出门。不管是走在路上还是一起上车,都能引起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在县城还好点,因为这些人都去过县城,没觉得有啥稀的。等他们坐车到了市里,透过车窗,孩子们发现市里跟县城差别很大,这里的楼好高,这里的汽车好多,而且好长,比他们坐的汽车大多了。

    周红的孩子还小,只会说:“妈,有高楼。”

    “妈,那边有大汽车。”

    周立华可是到了懂事的年龄,他能看出市里更好、更繁华,人也更多。他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,双眼骨碌骨碌转个不停,脸恨不能贴在车窗上,看着市里哪哪儿都好,都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然后周立华跟他妈说个不停,好在他妈怕他大声嚷嚷会丢人,让他悠着点小声说话。

    等他们进了火车站,看到黑压压的人群,不知那个叹了一声:“天哪,咋这么多人!”

    年前,正赶上很多知青回家探亲,所以火车站简直是人山人海。尤其是对没怎么出过远门的乡下人来说,人真是海了去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赶紧说:“都挨近一点,别被人挤散了。咱先找个地方等等,还不到发车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等他们找个一个人少的地方,谢怀谦再次嘱咐:“等会儿检票的时候,红姐抱好孩子,婶子也看好立华,咱们一起排队往前走。娇娇,等会你在前面带路,我在后面跟着,省得一挤落下人。”

    周娇也怕家人被挤散,耽误坐火车就麻烦了。她点点头说:“怀谦,你把车票发给大家,等会儿检票用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把车票掏出来,每人发了一张,让他们拿好自己的票,等会检票后才能进站上车,一定不能丢了。

    村长儿媳赶紧把小儿子的车票抢过来,“我给你拿着,可别丢了,要不等会儿你就上不去车了。”

    好在谢怀谦买的是卧铺,这边上车的人少,不像坐票那边,还有人让孩子从窗户往里爬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这里是始发站,上车还不到最拥挤的时候,起码卧铺车厢一点都不拥挤。除了谢怀谦一行人,来乘卧铺车厢的人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谢怀谦买了十一个铺位,下铺就占六半。主要是他们有几个老人,周红还带着孩子,住在下铺好些。

    等一家人上了火车,谢怀谦给众人安排好铺位。老人和带孩子的周红住下铺,其他人随便,住铺和上铺都行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一边打量车厢,一边跟弟妹说:“托娇娇和小谢的福气,我可算坐上火车了,还坐的卧铺,说不定这辈子也就这一次出门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说:“看你说的,立军这不是出去当兵了,说不定哪天你去部队看他时,就能坐火车去。”

    想起刚刚当兵的二孙子周立军,村长媳妇笑容满面,“你说的也是,有这次出门经验,以后立军那里能让人去看,我也去瞧瞧我孙子。”

    村长早些年做过火车,都是坐票,要不就是拉货的火车,跟此时的卧铺车厢可没法比。

    没做过火车的他们上来后四处打量。周立华跟猴子似的,在卧铺车厢爬上爬下,又在车厢里溜达两圈,发现没啥好玩的,就爬到上铺铺位,在铺位上跟虫子似的动来动去。

    周立华这个年他龄,正是狗嫌猫烦的时候,幸好他住的下铺都是自家人,也没人嫌他。倒是周娇嘱咐他几句,让他小心点,不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等火车行驶起来,没一会儿车厢里就来了乘务员,还给他们送上热水。

    谢怀谦问:“乘务员同志,到饭点了吗?”

    乘务员态度还不错,笑着回答:“同志再稍等等,马上就到饭点。”

    原来,周存福夫妻和苏云秀愣是怕晚了乘不上火车,没让谢怀谦带大家在外面的饭店吃饭,都说到火车上凑合吃点。谢怀谦想着火车上也有饭卖,便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而且来之前,苏云秀和村长媳妇准备了不少吃的东西,有煮好的鸡蛋、烙葱油饼,还有酱肉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有乘务员过来询问车厢里的人有没有买饭的,乘客要什么,他先给张票,回头再给送饭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谢,别买饭了,咱不是带了不少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带的那些饭早凉了,你们吃了对身体不好。吃饭又花不了几个钱,都吃热乎的,省得吃了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说完,径自跟乘务员说话,要了几份米饭、汤菜、还有热包子等,足够他们这些人吃的。

    “小谢,你咋买这么多,多浪费,我跟你奶奶做了不少葱油饼呢。”村长媳妇说。

    妯娌俩在家里做了些发面葱花油饼。这要搁以前,绝对是平常难吃到的好饭食,不过今年周家村小麦丰收,家家户户分了不少小麦,基本家家都不缺面吃。

    现在周家村的饭桌上经常能吃上白面馒头。即便是小气抠门的人家,也能吃上三合面馒头,比以前天天吃窝头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孩子都不能吃凉的,不能凑合,在车上病了又没法看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小谢说得对,老婆子,你就别给小谢天麻烦了,他怎么安排,咱就怎么做。”村长直接吩咐说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闻言,只在心里觉得小谢花钱太大手,回头得给弟媳妇说说:往后小两口过日子,该算计的得算计着点,该存的钱都存起来,别都在日子搅和没了。

    他们上火车的时候,天就擦黑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吃完饭,天完全黑了下来。就连周立华想看看外面的风景,发现外面黑乎乎的,几乎啥都看不到,也没了观看的兴致。

    在火车上,他们过得挺自在,吃完饭就闲聊,时间不早了就睡觉。就是听着火车“况且、况且”往前走的声音,难以入眠。年长的人是因为吵得难以入眠,还有换地方的原因;年少的人是因为兴奋地难以入眠,比如周立华,在入睡前一个劲儿想:大城市到底什么样呢?

    第二天,周立华总算见到了火车奔驰的景色,外面除了山就是树,而且是被大雪覆盖的山和树,一点意思没有,这些景色家里又不是看不到。

    就算经过几个小站点,外面也没什么看头,周立华却看得兴致勃勃,准备回去后,把路上的见闻讲给家里的小伙伴听。

    第二天午,他们到达H市火车站。

    谢怀谦拿着行礼,对众人说:“大爷爷,奶奶,这就到了,咱们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他在前面带路,周娇在后面看着,以免落下人。

    等他们出了车站,谢怀谦一眼就看到身穿军大衣、笔挺站立的大哥谢怀礼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回来了?”谢怀谦高兴地急走几步,到大哥面前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不怪谢怀谦着急,他重生后经常跟大哥通信,但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,哥俩就在前年处了十几天,谢怀礼就回到部队,打那还没见面呢。

    父母忙工作,谢怀谦小时候是跟在哥哥屁股后面长大的。不管他多大、多成熟,在亲哥面前还是那个崇拜大哥、听话懂事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要结婚吗,我肯定得回来一趟。正好去年我没休假,今年的探亲假我早早申请,就是来参加你的婚礼。”谢怀礼笑着跟弟弟说了几句,看到后面远道而来的客人,忙说:“还不给我介绍一下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第83章

    在谢怀谦的人生,大哥对他的影响蛮大的。从小,大哥一直护着他,谢怀谦一直崇拜大哥,两人的感情非常好。

    他小时候非常调皮捣蛋,有时惹了事大哥就给他兜着,幸好爷爷管得严厉点,谢怀谦才没有长歪。

    两兄弟站在一起,大哥气宇轩昂,二弟俊逸不凡,看上去都是出类拔萃的有为青年。

    这时,周存福等人跟上来,谢怀谦一一跟大哥介绍:“这是我对象的大爷爷,也是我下乡那个村的村长。这是大奶奶,这是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等谢怀礼跟周家人寒暄完,带他们来到两辆吉普车前,“爷爷、奶奶,你们赶紧上车吧,外面冷得很。”

    这两辆吉普车是谢老爷子特意安排来接亲家的,就是想好好招待亲家。若在平时,他很少公车私用。

    村长一家上了谢怀礼开的车,谢怀谦和周娇、苏云秀、周红,上了另一辆司机开的车。

    周存富只看一眼就觉得亲家会养孩子。看人家俩孙子,个顶个都是拔尖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小谢大哥是军人吧,看着身板就是直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叫爷爷,谢怀礼肯定跟着叫爷爷,不能随便叫,省得乱了辈分。

    谢怀礼开着吉普车,笑笑说:“爷爷,您叫我怀礼就行。我是在部队当兵,有好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周存福的亲弟弟就是为革命战死,所以他为弟弟心痛的同时,也特别喜欢军人,每次见到军人,放佛看到弟弟穿军装的样子。

    谢家人也知道这事,他们挺佩服苏云秀。军人丈夫去世后,竟然没有再嫁,只是抱养个孙女回来作伴。听说她还有做衣服的手艺,凭自己的能力过得很好。不管怎样,能为军人守寡一辈子,值得他们佩服。

    所以,谢家人一点没有看不起周娇家人的意思,即使他们是乡下来的,也值得尊重。

    周存福和谢怀礼围绕着部队为话题聊起来,当然,该保密的谢怀礼绝对不说,只把能说的告诉周存福等人。

    周存福急于了解部队的事,主要是周立军刚当兵,他想知道点关于部队的情况,也好心里有点底。

    当下路上车辆很少,吉普车畅通无阻,没多久就到了军区大院。

    周存福等人看到门口还有站岗的军人,不禁对亲家肃然起敬,原来小谢爷爷真是部队的大官,要不怎么住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就算周存福经常去县里开会,见过大场面,此时免不了有顶忐忑,不禁想等会见到亲家爷爷说什么才好。村长媳妇和苏云秀就有点打怵,生怕等会儿露怯叫亲家看不起。

    几个小辈更别说了,都老老实实跟在后面,连句话都没敢多问。

    一行人直接来到谢家。

    谢爷爷和谢奶奶听见院里传来谈话声,他们马上推门迎接。

    “亲家来了,赶紧进屋歇歇。”

    进门大家就是一阵寒暄,谢爷爷对周存福说:“路上冷不冷,怀谦有没有把你们照顾好啊?”

    “小谢可是个好孩子,亲家,你可真会教育孩子,家里两个孙子看着个个有出息……”

    谢奶奶和苏珊早已准备好很多饭菜,就为让亲家在家里热乎乎地吃顿饭。幸好家里有两张大桌子,足够这些人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本来苏珊说人多,在家里吃饭比较麻烦,要去饭店请亲家吃饭,可是谢奶奶拒绝了。她觉得在饭店请亲家吃饭,显得不诚心一样。哪里有在家吃得好,家里又不缺粮,更不缺肉。

    原来,自打入冬开始,谢怀谦就陆陆续续往家寄粮寄肉,还都是好货。不过平时家里就谢爷爷和谢奶奶老两口,粮和肉消耗的少,家里存下好多存货。

    亲家来了,直接领人去饭店,人家再以为家里不愿招待客人,多不好。

    为此,谢奶奶早就做准备,一大早就开始忙活,直到亲家到来。也幸好谢奶奶服用了基因优化液,不然她一直忙活,说不定撑不下来。

    饭后,小辈收拾饭桌残局,长辈们都去客厅说话。

    谢爷爷跟周存福热热闹闹地聊起来。俩人先聊到两个即将结婚的孩子,随后又聊起今年的收成……

    谢奶奶拉着苏云秀和村长媳妇,一口一个大妹子唠起磕。女人们主要谈论的就是谢怀谦跟周娇的亲事,家里安排的怎么样了,结婚那天该怎么举行仪式……

    周立国夫妻、还有周立华、周娇、谢怀谦、谢怀礼等小辈,就坐在旁边看大人聊得热乎,还时不时凑在一起说两句话。

    谢怀礼已经暗观察过未来弟妹和弟妹的家人。看着都老实本分,不是心眼多爱算计的人,以后应该好相处。这样他就放心了,只要弟妹一家不是爱惹事的人,就算帮不上怀谦,起码不会给弟弟拖后腿。

    谢怀礼还不知道弟弟打算扎根农村,等过几年再考虑回来的事。他这次回来,就是想趁此机会问怀谦将来有什么打算。不管怎样,谢怀礼不认为弟弟会一直在农村呆下去。

    等两家说得差不多了,谢爷爷提出带亲家去招待所歇歇。主要是人来的有点多,家里确实住不开,干脆让亲家都住军区招待所。

    这次,就连周娇都跟着住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