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76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行。”周娇看孩子们都好地看她和丈夫,想赶紧让丈夫走。天天这样撒狗粮,多丢人!

    周存福早已得知谢家爷奶要来,他吃过早饭,就来到小谢家里,邀请谢老两口过去做客。

    上次因为侄孙女结婚,他去了受到人家的热情招待。现在老首长来了,他也要热情款待人家一回。

    谢爷爷在家没事,跟老伴说了一声,就跟周存福走了。

    谢爷爷跟着周存福到处转悠,认识了不少人。他很跟老农们熟悉,跟着他们下田种地,上山套兔子……在村里住得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在家商量,怎么给未出生的娃娃做衣服。谢奶奶自觉她不如苏云秀手艺好,干脆让苏云秀做衣服,她动手做小被子。两人说说笑笑做活,时间过得很。有时村长媳妇也来家里玩,三人倒是能说到一处去。

    周娇在爷奶刚来时紧绷了两天精神,怕招待不好爷奶。哪知谢奶奶根本不让她插手家务事。后来随着肚子慢慢鼓起,两个奶奶更是啥都不让她干,到家等着吃就成。

    如此,周娇过起幸福的小日子,除了上课累点,别的事都不用她操心。甚至谢怀谦怕她长时间站立会累着,特意给她搬了张椅子到教室,让她累了就坐会儿。

    日子过得很,转眼间又是夏收,今年一如去年是丰收年。地里的小麦早熟十来天,莲花镇很多村子都种了高产麦种,上级也很重视这次麦收,几乎天天有干部下来检查麦收情况。

    各村如火如荼开始麦收,这次老天爷也没有翻脸为难老百姓,各村顺利地把麦子收入粮仓。之后还如去年一样,上面给各村留下足够的麦种,把这些麦子收上去,继续再来年扩大种植面积,直到把高产麦种扩散到北方适合种植小麦的各地。

    别处不说,起码莲花镇因为种植高产麦种,日子越发好过。原来日子难过,还不是因为缺粮闹得,这高产麦种种一茬,连细粮都不缺了,得益的老百姓们都咧着嘴巴直乐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好日子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的好日子,说起来还是靠周家村,要不是周家村出现高产麦种,还扩大种植范围,他们碰巧离得近,哪能这么就沾光。因此,周家村的村民再去赶集上店,一说他们是周家村的人,人家就翘着大拇指夸,非常受欢迎。

    忙碌的麦收结束后,炎热的夏季紧接着就来临,人们都换上单薄的衣服,周娇也不例外,这很能显出她的肚子,再加上她身形显瘦,才怀孕四五个月,肚子显得很是突出。

    谢怀谦每天都跟肚子里的宝贝交流,希望孩子能记住他的声音。当然,他看到辛苦怀孕的媳妇,更是小心的照顾。周娇只要哪里稍微有点不舒服,他就赶紧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谢奶奶毕竟见识多,她越看越觉得孙媳妇的肚子不对劲,是不是有点大了?

    这时,她猛然想起一件事。她好像听苏家妹子说过,娇娇有一对双胞胎姐姐,难道孙媳妇怀的是双胞胎,那年底她岂不是要抱两个重孙了?

    谢奶奶想到这茬,再也忍不住,赶紧跑到小两口屋里,问问是不是怀了双胎?

    她去的时候,周娇正在吃西瓜。

    这西瓜皮薄瓤红,脆甜多汁,正是夏季解暑的好东西,是谢怀谦从系统空间拿出来的。当然,他自己说是从集市上买的。

    谢奶奶看周娇美滋滋地吃着西瓜,忍不住说了句:“娇娇,西瓜凉,你别吃太多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是疼惜那点东西,都是为了重孙好,谢奶奶想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就吃一块解解渴。”她就是忍不住想吃,应该是肚子里的宝宝想吃了。这么想着,周娇觉得她还能吃一块。不过想着奶奶不赞同的样子,还是等等睡醒再吃吧。

    “娇娇,我看你这肚子大了点,是不是怀的双胎啊?”

    第94章

    “双胞胎?”周娇和谢怀谦同时惊讶地说出声,两人的表情有点懵。

    周娇第一次怀孕,她哪知道这个,况且现在又方便做B超检查。谢怀谦更别说,第一次当爸,仅凭媳妇肚子大小,完全没经验看出怀了俩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看向鼓起的肚子,都在想:肚子看着有点大,难道真是俩,那就太好了!

    谢怀谦问:“奶奶,娇娇真是怀了双胞胎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着娇娇肚子鼓得,正常怀一个娃,应该不能这样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很下了决定,“那要不明天我带娇娇去医院检查一下,也好早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,如果怀了双胎,不仅要多做小衣服,多准备尿布,更重要的是找注意周娇和孩子的安全,比如生产时,是不是提前住院生产?

    “我看你先带娇娇去郝大夫那里把把脉也好,说不定他能看出什么。”谢奶奶住了两三个月,已经了解到郝大夫是村里看病的医大夫。

    谢怀谦询问媳妇的意见:“娇娇,要不咱去找郝大夫看看?”

    周娇站起身说:“走吧,正好出去转一圈,活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到郝大夫家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郝大夫知道他们的来意,先打量一下周娇的肚子,然后细细跟她把脉,“恭喜小谢,确实是双胞胎,你们真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谢谢你,郝大夫。”

    小夫妻跟郝大夫道谢后,询问一些怀孕时的注意事项,然后出了郝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谢怀谦再次摸上媳妇的肚子,“没想真是怀了两个,我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想起一件事,“对了,你怀双胎肯定很辛苦,要不下学期别去教书了,让学校再安排个老师?”

    周娇考虑一下,等冬天她肚子大了,肯定干啥不方便,何况她还得坐月子。万一突然生产,说不定会耽误学生们的课程,还不如就此下来,让学校找给老师接替她带班。

    “行吧,我不去了,早点给校长说声,让他早点安排老师,别耽误孩子们上课。”周娇想了想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特殊时期特殊对待,若不是娇娇怀孕,谢怀谦也不会让她一直在家呆着,多没意思。眼下媳妇怀了俩,真用不着媳妇辛苦赚钱。谢怀谦真是怕媳妇累着,家里不缺她那份工资。

    见媳妇听话,谢怀谦忍不住揉揉她那顺滑的头发,“走,回去让奶奶给你做好吃的,好好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我胃口越来越大,老是觉得饿呢?”周娇想起她最近胃口真是很好,反正比以前吃得都多,而且没有恶心的毛病,现在啥都不挑,肚子里这俩肯定是小馋猫。

    “郝大夫说了,营养要够,但是也不能吃太多,省得到时候不好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娇嘴上答应得好,心里却想:那也不能亏了肚子里的孩子,她会注意的。

    周娇怀了双胞胎,谢家爷奶和苏云秀都非常高兴。谢怀谦赶紧把这好消息打电话告诉爸妈,还写信告诉大哥显摆一番,家人得知消息后都很为他高兴。

    谢怀谦抽空找了小学校长,把媳妇怀双胞胎的情况告诉他,让他再安排个老师。

    校长先是恭喜谢怀谦,随后便答应他,马上安排此事。

    谢怀谦就不管校长找谁代课了,反正媳妇生完孩子暂时没法去教书,俩孩子就够她忙活的。

    周娇怀了双胞胎的消息不知被谁透露出去,很成了村里的新话题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周娇能怀双胎,赵春兰不就生了俩闺女吗,她不会也生俩闺女吧?”某个女人酸唧唧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谁说得准,说不定随了她亲妈呢。”

    这是有人想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谢家奶奶来乡下,就是为了照顾怀孕的孙媳妇,如果孙媳妇一下子给她生俩重孙女,不知到时候她的脸上还能不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倒是没啥想法,闺女儿子都是自个的亲骨肉,都疼。

    谢家爷奶也讨论过这个问题,谢奶奶希望这次周娇能生龙凤胎或者是俩男孩;谢爷爷无所谓,生啥都是谢家的种,再说,孙媳妇又不是不能生,想要儿子再生就是。

    两人商量这事,还是因为他们听了村里的闲话,知道村里大部分人存在重男轻女思想。他们老两口可不一样,谢家本就人口单薄,生啥都行,多生几个才好。

    最后两人达成一致意见,不管生闺女还是小子都行,都是谢家盼来的娃娃,不能因为孙媳妇生俩闺女就给她甩脸子看。

    虽然周娇不再去学校教书,每次路上遇到放学的学生,孩子们还都喊她老师。

    周娇很是欣慰,想等孩子长大些,可以继续做她的小学老师,知道高考来临。

    自从谢怀谦当上老师,倒是清闲许多。虽然暑假也会到村委帮着忙些事,却不像原来那样天天下地忙活。

    现在他有空就回家陪心爱的媳妇和她肚子里的宝贝。谢怀谦会帮着媳妇揉肿了的腿,还会帮她打水洗脚,就因为周娇肚子大的几乎弯不下腰。

    等到周娇怀孕七八个月时,苏云秀和谢家爷奶看着她的大肚子心惊胆战,生怕她出意外。所以,他们都极为呵护怀孕的周娇,啥都不让她干,让周娇觉得她跟长在蜜罐里一样,每天都被甜宠着,心情超级好。

    因为营养好,周娇可是长胖了一圈,尤其是那圆滚滚的肚子,就想扣了个深底锅在肚子上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胖了,不如原来好看了?”

    也许是孕妇思想敏感,想一出是一出,有时还会莫名地感伤,周娇问出这样的话一点不怪。

    “来,让我仔细看看。”谢怀谦还真细细打量变得白胖的媳妇一番,“还真是——越变越好看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好看了?你看我的手。”周娇指指自己手上的肉窝窝,不满地嘟嘴。

    原先可是她的手纤细白嫩,现在吗,跟胖小孩的手一样,手上肉乎乎的,真不如原来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胖点,看着有福气,摸着有手感,我很满意。”谢怀谦隐晦地朝媳妇的胸前瞄了几眼,这处都丰满不少,算是给他涨了“福利”。

    “尽胡说。”周娇直接甩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是胡说?是真心的,不信你摸摸,我的心是不是热的?”谢怀谦又要故意逗媳妇了,他拽这媳妇的手,扣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周娇早已经习惯丈夫偶尔的恶趣味,忍不住反击:“是热的吗,感受不到!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热的,你没感受到我的心脏砰砰为你跳动吗?”

    “嘁,没我你的心脏也会跳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媳妇真聪明!”谢怀谦厚着脸皮楼主媳妇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几下,谢怀谦就把周娇亲的红霞满面。

    他自个忍不住深吸几口气,“唉,什么时候能让我再吃上肉啊?让吃过荤的人再吃素,简直太不人道了!”

    周娇听出他话里的意思,“活该,难受你还逗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情动了,但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两个知道轻重、又疼爱孩子的夫妻啥都不能干,只能一忍再忍。

    等到冬天来临之后,周娇不便再出门。因为外面下了雪,地上很滑,家人都不放心她出屋门。下雪之后,就她连上厕所,都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为了好生孩子,周娇每天都在屋子里转悠过来,转悠过去,就这巴掌大的地儿,地皮都给她踩薄一层。

    进了腊月门,学校很就放了假,谢怀谦专心在家陪待产的媳妇。

    “奶奶,娇娇肚子这么大,怀的又是双胎,不如早点送她去医院住着,人家不说双胞胎容易早产吗?”

    苏云秀自然是以孙女的安慰为先,当下就同意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谢家爷奶看着孙媳妇的大肚子也焦虑,生怕出意外,“也好,在医院里有医生守着,比在家方便,那咱们收拾收拾,早点送娇娇去县医院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问:“那咱怎么去啊,坐马车还是做拖拉机?”

    在村里提前去县医院只有这两个办法。

    马车平稳点,拖拉机颠簸得厉害,可是做哪个车都冷。

    谢奶奶说:“要是在市里生就好了,你爷爷起码能借个车用用,接送娇娇去医院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起汽车,谢爷爷想起个事。今年冬天招兵时,县武装部下来人跟这组织招兵,谢爷爷还认出一个老部下,在县武装部当官。他还请老部下在村里吃了顿饭,告别时老部下说如果有事可以找他,还给谢爷爷留下地址和电话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谢爷爷来说,孙媳妇生孩子就是大事,可是关系到三条人命,他也不想大人孩子受委屈。

    谢爷爷考虑后说:“等等怀谦带我去镇上打个电话,我让武装部的那个老部下帮个忙,把娇娇送到医院去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,太好了,坐小车起码不受罪。”谢怀谦也赞同爷爷找个小车,他更不想让媳妇孩子受罪。

    外面天寒地冻的,媳妇马上就要生了,可别在这节骨眼上感冒。做马车和拖拉机都很冷,就算盖着被子也冷,还是做小车安全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