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77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就这样,谢爷爷联系老部下后,人家派来一辆吉普车,一家人把周娇送了县医院待产。

    第95章

    这样,周娇住进医院的第一天,苏云秀和谢奶奶,还有谢怀谦都跟着去了,让谢爷爷留在家里看家。因为周娇还没生,谢爷爷去不去无所谓,有两个奶奶和丈夫陪着就行。

    女医生很给周娇做了检查,“还不到生的而时候,看着也了。肚子里这俩小家伙,不知是生在年前还是年后。”

    这年月生孩子都讲究顺产,除非是难产,一般医生不会给做剖腹产。而且因为物资稀缺,孕妇没法天天吃大鱼大肉,很少出现因为孩子大难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孕妇情况各不同,有的会提前几天生产,有的会延后十来天生都说不准。生孩子这事自然是瓜熟蒂落,顺势而为最好,谁也不知道周娇啥时候生。

    谢奶奶客气地说:“啥时候生都行,只要大人孩子能平平安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谢怀谦一家人重视周娇,提前让周娇住进医院待产,女医生对这家人印象很好,像这家重视孕妇的可不多,她跟这家人聊起来态度很好。

    提前住进医院倒是安全,就是有一样不好,吃饭不方便,只能去医院食堂或在外面的饭店买着吃。

    谢奶奶说:“幸好咱们早有准备,连脸盆、饭盒、茶缸啥的都带来了,打饭吃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大姐你想的周到。”苏云秀一辈子没进过医院,还真不知道住院要准备啥东西。

    谢怀谦:“奶奶,娇娇还没生,咱们就在食堂吃,要不我去外面的饭店买点吃?”

    谢奶奶说:“我们是啥都行,对付两天没问题,可不能靠着娇娇,还是得想办法让她吃点好吃的。尤其是到生之前,应该让娇娇多吃点,生孩子也有力气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是在乡下生的孩子,记得生孩子之前,婆婆把攒下的鸡蛋煮给她吃,就是为了让她有力气生孩子。也是趁机补补身子,好等生完孩子下奶。

    关于吃饭这个问题,谢怀谦和周娇早已做过准备。

    为了更加保险,小两口早就商量过到医院生孩子。现在可不像后世,街上啥都有卖的。谢怀谦考虑过在医院的吃饭问题,两人早在周娇肚子还没大的时候,就准备好饭菜,存放在系统空间,就是为了在住院的时候吃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掩人耳目,也不能随便往外拿做好的饭菜,还是都找借口拿。

    这不谢奶奶和苏云秀都非得在这里陪着,四人一般会到医院食堂打饭,偶尔谢怀谦会找借口在外面“买”点回来。

    谢怀谦带着饭盒出去一趟,回来就带回满满的两大饭盒水饺。水饺就是谢怀谦找借口说在外面买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娇娇,吃饭,省得凉了。”谢怀谦刚进来,身上带着一身寒气。

    “先让娇娇吃。”谢奶奶利落地收拾桌上的东西,给饭盒腾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谢,你吃饭没?”苏云秀问。

    谢怀谦说。“奶奶,我在外面吃了水饺,这是我给你们带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装水饺用的是铝饭盒,长方形,看着挺大的,盒盖浅盒深,能盛不少水饺。这俩铝饭盒,一个是周娇在县城上学时买的,一个是谢怀谦在家里带来的。

    就这俩饭盒,还是不够谢怀谦四人吃的。谢怀谦出去买饭,就会在外面先吃饱,再带一些回来。

    谢奶奶分给苏云秀和娇娇每人一双筷子,“那咱们也赶紧吃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到了进医院的时候,才找了个地方把水饺倒进饭盒拿进来,水饺是热乎的。不过冬天太冷,不吃很就会变凉。医院又不方便热饭,还是赶紧吃的好。

    这这么凑合着过了几天,大家随时等待孩子的降临。

    这天一大早,周娇就感觉到肚子隐隐约约开始疼痛,谢怀谦赶忙找了医生问问。

    医生来给她检查过后,“这是阵痛开始,应该生了,你们家属陪她走走,等会儿好让她生的点。”

    其实周娇挺怕疼的,刚开始,还是一阵一阵的疼,后来疼痛越来越频繁,而且羊水也破了,护士赶紧安排她进产房生产。

    产房是不让家属进的,等周娇进去之后,谢怀谦和奶奶都揪着心,非常担心周娇和即将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三人都眼巴巴地在产房门口站着,希望医生带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谢怀谦听着产房里传出的呼痛声,特别担心媳妇的安危。可是生孩子这事,他实在帮不上忙。如果可以,他宁愿替娇娇痛,宁愿他来承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怀谦,女人总得过这一关,你也用不着太担心。”谢奶奶见孙子着急的样子,劝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奶奶,娇娇和孩子不会有事吧?”谢怀谦紧张地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,心里好像被攥紧一样,不见到媳妇和孩子,他是没法安心。

    “肯定没事,你看医生不是没出来吗,没出来就是正常情况,娇娇肯定生产顺利。”

    “对,娇娇肯定没事。”苏云秀也说了一句,不知是说给谢怀谦听的,还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苏云秀跟孙女相依为命二十年,就算不是亲祖孙,也早已成了彼此的牵挂。现在除了谢怀谦,估计最挂心周娇的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老是看手上的表,焦急地等待妻儿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产房传出“哇哇”的哭声。

    “生了!生了!”苏云秀忍不住来了一句:“老天保佑!”

    谢怀谦忍不住松了口气,可是想到媳妇肚子里还有一个,他只能继续盯着产房的门口,希望赶紧传来好消息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产房又传出一阵哭声。

    谢奶奶笑得合不拢嘴,“生了,应该是很就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站在产房门口等着,希望赶紧见到孩子和产妇。

    等产妇的门一打开,谢怀谦赶紧问:“大夫,大人孩子没事吧?”

    抱着孩子的护士说:“没事,生产很顺利,大人孩子都很安全。对了,生了一对儿子,恭喜你们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一人接过一个襁褓,要看新出生的重孙(重外孙)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了襁褓一眼,就绕过奶奶要看产妇的媳妇。

    医生迎面走出来说:“生了两个男孩,产妇和孩子都平安无事。你媳妇底子不错,孩子是双胎,但养的很好,大的五斤六两,小的五斤二两。”

    这时,护士们推出一张床,上面躺着生产脱力的周娇。

    护士说:“家属赶紧帮着把产妇转移到病房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看着头发汗湿、脸色苍白的样子,再没有原来的红润,吓了一跳,“娇娇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周娇挺坚强的,竟然没有疼昏过去,她无力地扯了扯嘴角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没事是不可能的,周娇从没忍受过这样的疼痛,她没想到生孩子这么痛,简直就像把骨头拆了重新安装一样,疼得她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可是为了孩子,她咬着牙硬是忍了下来。周娇最是盼着孩子顺顺利利生产,就算再疼再难忍也死命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病房。医生给他们讲了讲产妇月子里要注意的事,就走了。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抱着孩子,才开始询问周娇的情况。刚刚她们忙着抱孩子,把孩子他妈给忽略了。

    周娇虽然无事,但是浑身无力。刚才医生就给她看了一眼孩子,她还想看看刚出生的儿子们。这可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盼了许久的孩子,不看看她是没法安心休息。

    护士早已给家属交代好,哪个是老大,哪个是老二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看看,这个老大。”苏云秀把襁褓的老大放在孙女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老二。”谢奶奶把另一个一起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周娇赶紧往外侧身子,不过这会儿她没力气,还是谢怀谦帮把她往外挪了挪。

    周娇歪着头打量刚出生的儿子,头发很黑,长得不错;脸上有点红,听说刚出生的孩子都这样。他正闭着眼睛睡觉呢,小嘴微张着,越看越是可爱。

    怪不得都说孩子还是自家的好呢。

    谢怀谦也站在床头,跟媳妇一起打量刚出生的孩子,他第一次见到儿子,内心还有点激动,他打量几眼后,忍不住说:“孩子看着有点瘦。”

    他是心疼儿子。媳妇吃了不少东西,怎么孩子还是不胖呢?

    谢怀谦印象的婴儿应该是白白胖胖的那种。现在他看到自家儿子这么瘦,能不心疼吗?

    “你可别忘了,他俩可是双胞胎,加起来就是十斤多,再胖娇娇也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看着没有人家的孩子壮实,养两天就好了。回头多给娇娇炖点猪蹄汤、鲫鱼汤喝喝,奶好,孩子吃得好,很就能长胖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小孩子见风就长。”

    周娇看过孩子之后,就安心睡着了,她实在是折腾累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等媳妇睡着好,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到孩子身上,看着这个,瞅瞅那个,脸上带着愉悦的笑容,他终于有儿子啦,要是再有个闺女就好了。

    盼来儿子盼闺女,都希望儿女双全,凑成个好字。

    “奶奶,你教我怎么抱孩子,我还不会抱他们呢。”谢怀谦认真向奶奶请教抱孩子的姿势。

    第96章

    一下子得了俩儿子,家里肯定得忙起来。谢怀谦也想学会照顾孩子,不能把养孩子的担子都扔给媳妇和奶奶。这可是他盼了好久才盼来的孩子,怎么能放任不管呢?

    谢奶奶只当他稀罕儿子,手把手的教他怎么抱孩子。

    苏云秀抱着另一个娃娃在一旁直乐。她看孙女婿虚心学习抱孩子,一看就是疼娃的爸爸,这样家里忙不过来的时候,小谢也能搭把手,挺好。

    农村像谢怀谦这样管孩子的男人可不多。女人生了孩子,多是奶奶和妈妈照顾,多数男人都是家里的壮劳力,只管在外面干活养家,少有时间和耐心管孩子。

    等周娇醒来,谢怀谦已经学会怎么抱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娇娇,你看,咱儿子醒了,他们的眼睛真好看,又黑又亮……”谢怀谦跟媳妇提起儿子,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,看来很是喜欢这俩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不知怎么回事,其一个娃娃突然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他怎么哭了?”谢怀谦心疼地问奶奶。

    还没等大人做出反应,接着,另一个跟着哇哇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怎么俩都哭了?”周娇看儿子哭,她的心一抽一抽的,也想跟着哭。

    刚为人父母的周娇和谢怀谦手足无措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哄孩子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饿了,还是尿了,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一人接手一个娃,先检查他们是不是尿了。谢怀谦和周娇就在旁边紧紧盯着。

    别看苏云秀没生过孩子,但她会照顾孩子,原先大嫂生孩子、坐月子,她都帮忙照顾过,再说,周娇可是她亲自养大的,看孩子她也有一手。

    “没尿,看来是饿了。”苏云秀问孙女:“娇娇,你有奶了吗?”

    猛地听奶奶问这事,还是在病房里,周娇很是难为情。

    幸亏过年了,医院里也没几个病人。因为这年头的人讲究多,过年时住院不吉利。

    目前,周娇住的这间产房,就他们一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