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78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周娇红着脸说:“奶奶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孩子吸吸,看看有没有奶,没有先给他们喝点奶粉。”谢奶奶说着,就把小宝塞到周娇怀里。

    周娇抱着软乎乎的孩子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看奶奶和怀谦都在屋里,她有点抹不开脸掀洗衣服喂孩子。

    还是苏云秀了解孙女,知道她有点怕羞,“怕啥,屋里都是自家人,点让孩子吃,孩子哭你不心疼啊?”

    怎么不心疼?周娇看着苦闹的儿子,很是舍不得,干脆掀起衣服喂孩子。

    可她撩到一半突然放下了“那个,要不先擦擦再给孩子吃?”

    周娇临住院之前,倒是在系统空间洗了澡,可是这都住了两天院,肯定不太卫生,怎么让孩子下嘴?

    谢怀谦也觉得得擦干净再吃,“你等等,我这就给你烫毛巾。”

    他麻利地拿出床下的脸盆,把毛巾扔到里面,倒上热水烫毛巾。谢怀谦也顾不得水热,三两下把毛巾拧干水,递给媳妇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,有点烫。”

    周娇把儿子还抱着孩子晃悠,见丈夫递来毛巾,她把儿子放到床边,然后撩起衣服擦胸部。

    谢奶奶怕孙媳妇不好意思,直接低下头跟亲家哄大宝。就是谢怀谦毫不见外地盯着媳妇看。

    完事后,周娇红着脸把毛巾递给丈夫,然后轻轻把儿子抱起来喂他。

    周娇把儿子的嘴巴凑到胸部,只见儿子本能地张开小嘴,很就找到食物的来源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直在旁边看着,见此情景,他高兴地说:“他吃开了。”

    真不亏是他儿子,就是聪明,一张嘴就吃上了。谢怀谦怎么看,都觉得自家儿子好。

    可是孩子吸了一会儿,可能是吸不到奶水,不满地又哭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是不是还没奶水啊?”谢奶奶问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给孩子泡点奶粉喝吧。”苏云秀站起身开始忙活,“怀谦,你给我说说,这奶粉怎么泡啊?”

    谢怀谦赶紧帮着奶奶给儿子们泡奶粉。这奶粉和奶瓶是他提前准备好的。自从得知媳妇怀了双胞胎,家里准备啥东西都是准备两份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是怕生俩孩子万一奶水不足或没有奶水,所以提前弄票买好了奶粉。

    搪瓷缸里有凉开水,再兑上热水,很就把奶粉泡好了。

    谢奶奶和苏云秀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喂,俩孩子吃到东西,里面停止了哭泣。

    周娇和谢怀谦就在一旁看着儿子吃东西,他们觉得儿子吃东西的样子特别可爱、生动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的小嘴,一吸一吸的,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小手也好看,又小又软,还能攥住我的手指头呢。”谢怀谦看儿子跟他互动,高兴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俩孩子很就吃饱,吃完就不哭了,瞪着眼睛玩了几分钟,然后就尿了。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给他们换好尿布,谢怀谦立马拿着去水管上洗。

    天这么冷,希望洗完能早点干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点没嫌弃儿子的尿布脏,很就洗好,拿到病房的暖气片旁晾着。

    苏云秀看谢怀谦帮着洗尿布,又是特别满意,觉得这孙女婿哪哪都好。娇娇是有福气,才嫁给这么好的孩子。

    苏云秀说:“亲家大哥要是知道添了俩重孙,肯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还是娇娇肚子争气,一下子就生了俩孩子。”

    谢奶奶说完这话,扭头对孙媳妇说:“娇娇,你别着急,缓个一两天说不定就有奶水了。再住两天院,咱就回家,多给你做点好吃的,补补就有奶水。实在不行,咱就买奶粉给孩子喝,肯定把他们养的胖胖的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也劝孙女:“娇娇,月子里可不能着急,不能哭,要不会落下病根。你好好养着,有我和你奶奶帮你看孩子,保证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现在日子越来越好过,谢家条件也好,怎么都亏不着俩孩子。

    周娇点点头,“奶奶,我不着急。听说喝鲫鱼汤能下奶,回家我多喝点汤。”

    年前村里的几个水塘捞了很多鱼,一部分卖给收购站,一部分村里人分了。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把鲫鱼都冻起来,给周娇留着呢,就是为了给她在月子里补补。

    两天后,谢怀谦去县武装部的齐叔,跟他借了车,把妻子和孩子送回家。

    这次爷爷能帮着借到车,谢怀谦很高兴,因为能让媳妇和孩子少受点罪。他抽空去了一趟齐叔家,给他送了不少东西,有肉有鱼,还有一兜子苹果,就是为了感谢人家借车给他用。

    齐海天倒是没想到老首长的孙子大手笔送礼给他。本来他不想收,可是谢怀谦非得送,说家里不缺这些,愣是留下了。

    齐海天借车都是看在老首长的面子上。不过,他听过谢怀谦帮助村里发家致富的事,知道他是老首长的孙子后,对他另眼相看,所以借车时很是痛。

    之后,齐海天派司机把谢怀谦一家送回去。

    走时,周娇全身包的严严实实,里面穿着棉袄棉裤,外面套着军大衣,帽子、手套、口罩都戴上了,全副武装。

    双胞胎也给包的严严实实,生怕冻着他俩。

    好在坐小车不用等车,车里不透风,很就把他们送到家。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一个人抱着一个孩子进了屋,周娇也跟着进去了。谢怀谦就在后面招呼司机,他觉得大冷天麻烦司机不好意思,就去仓库拿了条肉和一些苹果送给人家。

    司机不好意思要,谢怀谦费了番口舌,总算让人家收了东西。

    这两天谢爷爷自个在家,他倒是会做饭,可没等他自己开火,村长家得家里就剩他一个人,就让他去家里吃。谢爷爷可不好意思麻烦人家,周存福就让立华把饭给他送来。

    所以,谢爷爷是蹭村长家饭吃。

    他蹭饭周存福也乐意,谁叫谢怀谦有能耐,让村里的日子好过起来,今年分了不少钱。现在家家户户不缺粮吃,大白馒头也不缺,别说让谢爷爷蹭几天饭,就是天天吃他家的,他也高兴。

    谢爷爷跟着进了屋,依旧大嗓门说话:“让我看看我的重孙。”

    他嗓门太大,冷不丁来一嗓子,吓得孩子立刻醒来,扯着嗓子哭起来。

    谢奶奶瞪了老伴一眼:“你小点声,看把孩子都吓着了。”

    谢爷爷立马放轻声音,尴尬地说:“我忘了,以后我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那里,掀开包孩子的小被子,露出孩子的小脑袋,轻轻哄着:“摸摸毛,吓不着,小乖乖,不怕啊。”

    谢爷爷挨个看了俩重孙,乐得脸上几乎笑出一朵花,他问:“对了,他们都是小子吗?”

    “对,都是小子。”

    谢爷爷高兴地说:“嗓门挺大的,一听就是喊军号、唱军歌的料,长大让他们也去当兵去。”

    时下都以当兵为荣,再说谢爷爷是军人出身,自然是希望重孙能继续祖业,成为出色的人民子弟兵。

    谢奶奶现在可不管重孙将来会干哪一行,她问:“你别只顾着高兴,你给孩子起好名字了吗?”

    第97章

    双胞胎生下来后,苏云秀和谢奶奶管双胞胎叫大宝和小宝,还没给他们起大名呢。

    谢爷爷早就开始给双胞胎起名,冥思苦想费了好几个月,还跟孙子商量过,才给双胞胎定下名字。

    明字是双胞胎的辈分,这个字不变。

    如果是龙凤胎,叫谢明晨和谢明曦;如果是俩男孩,叫谢明晨和谢明宇;如果是俩女孩,就叫谢明欣和谢明悦。

    谢爷爷说:“我早就想好了,俩小子,大的叫谢明晨,小的叫谢明宇。”

    剩下那几个名字,等以后家里添了孩子再用也行。

    谢奶奶知道老伴想了好几个名字,只是原先没定下是哪个,她也没记住。

    “明晨和明宇,叫着挺顺嘴的。”谢奶奶抱着双胞胎老大说:“以后你就叫明晨啦,好不好听?这是你太爷爷给你起的名。”

    双胞胎这么点,啥都不懂,肯定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当父母的谢怀谦和周娇也没意见,他们知道爷爷是按照辈分起的名字,明晨和明宇叫起来爽朗上口,寓意也不错,他们就没反对。

    谢爷爷并不知道他们啥时候出院,他怕回来冻着孩子,所以天天在家烧好火炕,保证孩子回来不会挨冻。

    一进门,周娇就觉得屋里暖烘烘的,她赶紧把军大衣脱下来,挂到一边的衣架上。苏云秀让她躺在炕上,接着把小宝放到炕上。

    “总算到家了,还是在家里带着舒坦。”苏云秀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谢奶奶把大宝也抱了进来,“可不是,出门到哪里都不方便,还是在家自在。对了,在医院里啥都吃不上,今晚就给娇娇炖鸡汤、鱼汤,让她吃了赶紧下奶。”

    周娇倒是来了点奶水,但是不多,还不够俩孩子吃饱的。幸亏谢怀谦提前准备好了奶粉,要不先去兑换奶粉票再去买奶粉,也够麻烦的。

    苏云秀说:“你俩看着孩子,我先去炖鱼汤给娇娇喝,鱼汤做得点。”

    吉普车一进村就有人看到了,周立华在街上疯玩,看吉普车停在姐夫家门口,机灵的他跑回家报信了,“奶奶,我看吉普车停在娇娇姐家门口了,是不是娇娇姐回来了,她的娃娃生下来没?”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看看。”村长媳妇正好娇娇生的双胞胎是闺女还是小子,得知消息后,立马要去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一进门,就看到弟媳在院子里收拾鱼。

    “弟妹,娇娇生的是小子还是闺女?”她原先猜是俩小子呢。

    “俩小子,你进去看看,长得一模一样,可好看了。”苏云秀喜滋滋地说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猜得对,真是俩小子!”村长媳妇一听乐了,她还真猜对了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掀开门帘进了屋,周立华也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看苏云秀在收拾鱼,他赶忙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“小谢,这里用不着你,我自己来就行,你去屋里暖和暖和。”苏云秀拿着剪子把鱼腹剪开,把鱼内脏弄出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不冷。”谢怀谦不是不知好歹的人,奶奶过来帮忙照顾媳妇和孩子,他哪能啥都让奶奶干。

    谢怀谦帮着苏云秀添水、烧火,很就把鱼汤做好了。

    苏云秀盛了一大碗出来,谢怀谦立马接过来:“我给娇娇端过去。”

    周娇喝下鱼汤后,等儿子再次吃奶时,还真感觉到奶水多了点。

    双胞胎吃饱后,已经进入香甜的梦乡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打量完双胞胎,稀地说:“这俩小子还真是长得一模一样,我看长得像小谢,长大都是俊小伙儿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点区别,大宝腿上有块胎记,小宝身上没有胎记,挺好分的。”

    村长媳妇:“这样啊,那就不怕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周立华瞧着双胞胎很是新鲜,看看这个,再看看那个,“奶奶,他们长得真是一模一样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