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79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要是光看两张小脸,确实一模一样,一点区别都没有,说不定亲爸亲妈都会弄混他们。如果身上有点记号,怎么也好认。

    村长媳妇说:“这俩孩子看着小点,就是不如足月的娃大。那时娇娇的肚子多大啊,连自己的脚尖都看不到,看着够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五斤六两,一个五斤二两,也不算小了,他俩加起来十斤多点,顶足月的孩子一个半了。”谢奶奶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还是生双棒的少,俩小子长得一样,看着真稀罕。以后他们长大了,也不知好不好分辨?”

    “现在长得一样,大了应该模样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晚上,苏云秀和谢奶奶说留下帮忙照顾孩子。俩小子挺磨人的,一个哭开了,另一个也会哭,两个奶奶怕他们小夫妻照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奶奶,这两天你们在医院没有休息好,今天还是早点歇着吧,晚上我会照顾孩子。”谢怀谦当了三天爸爸,已经能熟练地泡奶粉、抱孩子、换尿布。他觉得和媳妇一起照顾孩子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谢奶奶担心地问:“你俩行吗?大宝和小宝哭起来挺闹人的,我怕你们顾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觉得,我跟你奶奶留一个在这里帮你们照顾孩子。”苏云秀转头对谢奶奶说:“亲家,要不今天晚上我现在这里帮忙,你回去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苏云秀坚持照顾孩子,还有另一个原因,就是不希望孙女坐月子受累。

    可是周娇觉得两个奶奶在医院住了几天,肯定没有休息好,她们年龄都不小了,一直熬夜肯定对身体不好。

    于是周娇说:“奶奶,你俩都去歇着,我和怀谦一起照顾孩子就行。反正孩子醒了我俩也睡不着,不用你们都陪着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附和:“就是,奶奶,你们回去好好歇歇,明天再帮我们看孩子。”

    谢奶奶见小夫妻坚持她们回去,就说:“妹子,你回去歇着吧。我在这边住着,离得近,要是有事,让怀谦来喊我一声就行,你也不用太挂心。”

    周娇又说:“奶奶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明天我早点过来帮着做饭。”苏云秀无奈答应。

    她看双胞胎睡得正香,想着他俩除去饿了、拉尿后闹人,也算乖巧,就没再坚持;再说有事还有亲家呢,她回去歇歇,明天早点过来。

    苏云秀嘱咐小两口几句,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直把苏云秀送到家,又帮她拿柴烧好火炕,才回了家。

    谢怀谦小声问媳妇:“儿子没醒吧?”

    周娇正坐在炕头看儿子睡觉,她抬起头,轻声说:“没醒,估计还得睡一会儿才醒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看媳妇老是盯着儿子看,忍不住说:“娇娇,咱儿子好看吧?”

    周娇看着入睡的俩儿子,心里软乎乎的,“好看,咱儿子哪都好看,你看他俩的小鼻子、小耳朵、小拳头真可爱!”

    她对着刚出生的儿子,怎么看都看不够。孩子刚出生,她这当妈的还新鲜着呢。

    谢怀谦挑了挑眉问:“有我好看么?”

    周娇回头看了丈夫一样,怀疑他干嘛问这种问题,就实话实说:“你长得俊,咱儿子长得可爱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醋溜溜地说:“娇娇,我看你这两天都把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,没空不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在没生孩子之前,周娇是个非常体贴的妻子,整天对丈夫嘘寒问暖的,小两口甜甜蜜蜜,感情很好。可自打双胞胎一出生,周娇还真没怎么顾及丈夫,把一腔关爱都用在儿子心上。

    只是,周娇觉得儿子还小,她多费点心思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你都多大了,还吃儿子的醋,他俩不是小吗?”周娇忍不住横了丈夫一眼。

    怎么跟小孩子似的,还争宠呢?

    谢怀谦过去把媳妇圈在怀里,“那你也不能只顾儿子,不管我啊。”

    周娇斜了丈夫一眼,“你想让我怎么管你?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谢怀谦说着,忍不住亲吻媳妇,手也不老实乱摸。

    周娇赶紧阻止他,“别别别,我还没刷牙呢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笑着说:“我不嫌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嫌我自己。”周娇坚持。

    “行,我给你弄点温水刷牙。”谢怀谦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等谢怀谦伺候媳妇刷完牙,洗完脚,小两口耳鬓撕磨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媳妇坐月子,谢怀谦不能干啥,就是想跟媳妇亲近亲近,省得媳妇老是把心思放在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谢怀谦放过媳妇后说:“娇娇,你先睡吧。”

    周娇脸上染着胭脂红晕,气息不平稳地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给儿子把湿尿布烤上,省得老是干不了,晾的到处都是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把儿子的尿布都放在屋里的铁丝绳上晾着。屋里的铁丝绳不是很长,晾个十几块尿布就满了。冬天湿尿布干得慢,要是不提前烤好,估计要不了多久,屋里到处摆的都是尿布。

    苏云秀和谢奶奶都叮嘱过小两口,天不黑,就要把小孩子的尿布和衣物拿进屋里,不能让东西在外面过夜。

    谢怀谦把热炕头那边的铺盖掀起来,把尿布放在草席上烤干,因为这边最热,尿布应该干得。

    火坑很大,一家四口靠另一头睡觉就成。双胞胎睡在最边上,身上穿的小袄、盖的被子也换成薄的,就因为怕火炕热,会让孩子上火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周娇和谢怀谦都不敢睡死,儿子一有动静,俩人赶紧睁眼忙活,一个给孩子换尿布,一个给孩子喂奶,两人配合的不错,并没有让孩子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双胞胎哼唧几声,等爸妈把他们伺候舒服了,俩孩子睁着眼玩一会儿就睡觉。只不过一晚上折腾好几次,也够小两口受的,肯定没睡好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苏云秀就过来了,她先到屋里问了问孩子的情况,接着就跟谢奶奶一起忙活早饭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没睡好,谢奶奶就让小两口多睡会儿。

    谢爷爷让老伴把孩子抱到自己那屋,没事就看孩子玩。幸亏谢怀谦盖房子时,多了个心眼,盖的三间房子都在屋里开了门连通着,并不用把孩子抱到屋外去受冻。

    这天,村里差不多都知道周娇生的双胞胎是男孩,住得近的,还有和谢怀谦关系好的人家,特意过来看双胞胎,都夸俩孩子长得好,也夸谢爷爷和谢奶奶有福气,一下子就抱了俩重孙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忍不住说闲话的。

    “周娇真是好运气,一下子就生了俩带把的,不服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她亲妈就没这好福气,生了俩闺女。”

    周娇的双胞胎姐姐就是周蓝和周紫,所以大家都觉得赵春兰不如周娇运气好。

    赵春兰也得知周娇生了俩儿子,禁不住酸溜溜地说:“她倒是好运气。如果小蓝和小紫是俩儿子,估计就没她周娇了。”

    周庆喜训了她一句:“你酸啥酸,就算把她送给人家,她也是你亲闺女,还能不盼她点好?再说了,咱这不是有儿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有小墨了,咱家小墨最乖、最好了,谁都比不过咱家小墨。”赵春兰抱起儿子亲了两口。

    周庆喜和赵春兰两口子,完全把心思放到儿子身上,几个外嫁的闺女,他们已经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第98章

    小孩子见风就长,变化很,没几天,双胞胎的红皮肤已经变得白嫩嫩的,他们的脸看着也胖了点。

    周娇和谢怀谦两口子晚上带孩子,白天有三个长辈帮忙看着,他们能多歇会儿。周娇帮孩子喂奶,谢怀谦给孩子洗尿布,没有把事情都甩给老人帮忙。

    幸好周娇坐月子赶上过年,谢怀谦也没多少事,能一起照顾孩子;如果只是周娇自个照顾孩子,没有奶奶和丈夫帮忙,肯定没这么轻松。

    谢爷爷和谢奶奶决定今天过年不回H市了,准备在周家村过年,主要是因为老两口舍不得双胞胎。

    至于儿子和闺女,谁想他们老两口,谁不嫌路远,就过来看看。反正他俩回去也没啥事,还不如在周家村活得自在。

    于是,大年二十八这天,谢玉林和苏珊,还有谢怀礼也来了。

    谢怀礼之所以回来,是因为他今年谈了个对象,就是谢怀谦上次提到的林怡秋。团长主动给他批了假,让他早点跟林怡秋结婚。

    林怡秋正是谢怀礼所在部队军区医院的医生,两人之前认识,但并没有过多接触,还是谢怀谦的团长做媒,把林怡秋介绍给谢怀礼。

    谢怀礼在部队战友那里并没有过多暴露自己的家庭关系。但是团长知道他的底细,是省军区退休老首长的孙子,父母也在部队工作。

    恰好林怡秋也是军人家庭出身,团长跟林怡秋的父亲是好友,就给心腹爱将做了个媒人,让两人成功见了面,谈了对象。

    谢怀礼选择林怡秋是很理性的,两人都是军人家庭出身,各自都很自律。谢怀礼认为自己是个军人,应该找个坚强能干的媳妇,这样在他忙碌的时候,不用太挂心家里。

    而林怡秋显然也是这样想的,她非常欣赏谢怀礼这种正直上进的男人,跟父母报备过后,就接纳了他,两人就成了一对。

    谢怀礼这次请假,就是回来办理婚事的。双方父母已经见过面,定好结婚日期,等三月份就举行婚礼。

    谢爷爷和谢奶奶任性不回H市,只能是小辈过来看他们。再说双胞胎刚出生,也没法带回H市给他们看,只能他们迁就老的和小的,过来看他们。

    谢怀礼也是因为好弟弟家生的双胞胎,专程过来看小侄子。不过他的假期短,过完初三就得回部队。

    谢玉林和苏珊先跟父母打了招呼,就想要看双胞胎。

    谢玉林和谢爷爷都是大老爷们,不好整天去坐月子的儿(孙)媳妇屋里,谢奶奶和苏云秀就把孩子抱出来给他们看。

    谢玉林和苏珊第一次见孙子,稀罕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这俩孩子长得真精神,你看他们的眼睛,又黑又亮,多漂亮啊。”苏珊忍不住夸奖。

    “很精神,哪边有声音,他们就往哪边歪头,看来是听见动静了。”谢玉林又说:“我看他们长得像怀谦小时候,模样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苏珊仔细打量完说:“当然像了,我看眼睛、鼻子都像怀谦,嘴巴有点像娇娇。”

    双胞胎的嘴巴小巧巧的,暂时看着确实像周娇多点。

    谢怀礼也站在旁边看小侄子,看着俩小小的人儿,他忍不住拍拍弟弟的肩膀说:“怀谦,你能耐啊,一下子就得了俩儿子。”

    弟弟结婚生孩子都赶在他前头,看来他也得抓紧时间结婚了。等他的娃生下来,至少比小侄子小一岁多,得管小侄子叫哥哥了。

    “哥,生孩子这事上,你拍马也追不上我了,哈哈……”谢怀谦忍俊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谢怀谦给大哥讲了一些儿子的趣事,比如这个哭了,那个就闹;还有,尿布一洗一大堆……

    这些让人觉得无聊的事,谢怀谦这当爸的却觉得乐在其,跟人讲起来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谢怀礼觉得他弟弟有了儿子后,真得长大了,伺候儿子疼媳妇,确实能顾自己的小家了。

    等谢玉林和苏珊挨个抱过孩子之后,谢怀礼也想抱抱小侄子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听他哥要抱儿子,忙问:“哥,你会抱孩子吗?”

    谢怀礼瞥了弟弟一样,“我还能不会抱孩子,这么小的人儿,我一只手都能托起来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听他哥这么一说,可不敢把儿子随便叫大哥抱,万一大哥把儿子摔了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但是也不能不让大哥抱,谢怀谦手把手地教大哥抱孩子。

    “哥,我教给你怎么抱小娃娃,你得一只手托着他的头部,一只手托着他的身子,让他靠在你的怀里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摆出正确姿势让大哥瞧好了,又把儿子抱过去,放到大哥怀里,给他纠正抱孩子的姿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