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运六零末 第82节

作品:《转运六零末

    这一收拾就是几包袱。

    带孩子出门就是麻烦,拿的东西多,要是不带的话,可能用着还不方便。自家的宝贝自家宠,周娇和谢怀谦不想亏待孩子,只好啥都带着。幸好他们有系统空间,可以存放东西,用时拿出来就行。

    幸好他们定的是卧铺,这边就算全上车,也不挤。因为有双胞胎,这次全定的卧铺。

    等在火车上安排好之后,就有人夸双胞胎。

    “这俩孩子是双胞胎吗?长得真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长得像吧。”

    “像,看着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周娇成为妈妈后,给双胞胎做衣服时,很少做时下孩子们穿的那种肥褂子和裤子。她给孩子做衣服,做的稍微大出一点来,然后再缝起来,可以多穿两年。

    重点是周娇做的样式好看。就像双胞胎现在穿的这身衣服,上身穿着海军褂,下面配了条黑色的灯芯绒裤子,里面套着厚厚的棉袄棉裤,显得双胞胎胖乎乎、萌哒哒的,别提多可爱了,恨不能上手抱抱。

    当然,谢怀谦才不会轻易把儿子给陌生人抱,周娇也是同样的想法,夫妻俩让孩子坐在铺上玩,邻铺的人就逗双胞胎。

    明晨和明宇天天都在一起玩,两个小子会爬之后,经常凑到一起玩,咿咿呀呀说着小人国才懂的话。当然,两人也有抢东西玩,谁也不让谁的时候,有时会争抢爸爸或妈妈的怀抱,闹起来很要命。

    谢怀谦一手抱一个没问题,周娇抱俩就勉强,没一会儿胳膊就会酸。

    到了陌生环境,明晨和明宇也会闹脾气,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安稳,一晚上醒了五六次,闹得周娇也没睡好。

    给双胞胎吃的东西都是在家里做好带来的,是做好的稠乎乎的肉糜粥,吃的时候再请乘务员拿到后厨去热热,才解决双胞胎的吃饭问题。

    大人怎么凑合都行,当父母的却不想让儿子受苦。

    好在第二天醒来后,再坐大半天的时间就到家。

    火车到站后,谢奶奶和周娇一人抱着一个娃,谢怀谦和谢爷爷拿着行李,一行人出了车站。

    “谦哥,这里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刚出出站口就听到汤立民的声音,这小子从部队回来了?他转头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,还真是他。

    汤立民穿着崭新的军装,正往这边挤呢。

    汤立民挤到谢怀谦跟前,“谦哥,我早就跟苏姨打听好了,知道你们今天回来,我特意过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汤立民好,谦哥竟然有了对双胞胎儿子,他还没见过呢,他抢着来站上接人就是想目睹为。

    汤立民当然没忽略谢爷爷和谢奶奶,他先跟长辈打了招呼,立马就凑到周娇跟前说:“嫂子,让我抱抱小家伙。”

    明宇看怪蜀黍一伸胳膊,马上就扭了头,把小脑袋埋在妈妈的脖颈旁。

    汤立民觉得好玩,这小子还知道认人呢,真精神。他也不管小家伙是不是乐意,一把就把明宇抱过去。

    明宇看到怪蜀黍抱他并没有马上咧嘴哭,而是朝周娇那边倾身子。

    汤立民既然得手,当时是先稀罕一番,“来,叔叔抱你举高高。”

    汤立民还挺会逗孩子,知道抱着孩子举高高。

    因为明晨和明宇经常跟爸爸玩这个游戏,汤立民这么一举,明宇就被哄住了,马上乐得笑起来。

    明晨看到弟弟被举高,就朝他爸那边歪身子,可是他见爸爸不理他,一着急,竟然喊出“爸爸”来。

    谢奶奶激动地朝孙子喊:“怀谦,明晨会叫爸爸了!”

    双胞胎已经学会蹒跚走路,但是说话有点晚,迄今为止,只会喊妈妈。大人教给他们喊爸爸或是太爷爷、太奶奶,两个娃都没学会。

    火车站外面声音嘈杂,谢怀谦正在跟汤立民说话,遗憾地错过儿子第一声喊“爸爸”。

    他听到奶奶的话,马上转头问:“奶奶,明晨真喊爸爸了?”

    “喊了,喊了,你没听到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谢怀谦有点懊恼错过儿子喊爸爸,他把一只手里的轻包袱塞到媳妇手里,一把抱过大儿子,“明晨,再叫声爸爸。”

    可是他怎么让明晨叫爸爸,这小家伙就是不张嘴了,还在爸爸的怀抱里扭来扭去,一点都不老实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谢怀谦看儿子这不老实的劲头,就知道他想举高高了。

    谢怀谦只好把另一个包袱递给媳妇,举着明晨逗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回家里没找车接人,他们做公共汽车回去。

    汤立民抱着一个,看着另一个,稀罕地说:“谦哥,两个小侄子长得真像,不愧是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谢怀谦骄傲地说:“怎么样,我儿子长得像我吧?”

    汤立民仔细瞧了瞧,也没看出双胞胎到底像爸还是像妈多,他说:“他俩长得像你也好,像嫂子也好,长大都是俊小伙。”

    “谦哥没想到两年不见,你都有俩儿子了,这速度太了,发射火箭我都追不上。”

    汤立民开始朝好哥们诉苦:“你是不知道,我妈自从知道你有了双胞胎儿子,每次写信都说让我也赶紧找对象,赶紧给他生个孙子抱抱。她也不想想,我这刚进部队,不能随便出门,也没法回家探亲,上哪找对象去?”

    谢奶奶插了一句说:“你妈看来是想早点抱孙子了。”

    周娇在一旁听着偷乐。看来到了结婚年龄,都躲不过父母催婚啊。

    汤立民也知道他到了找对象的年龄,可是他不是在部队当兵身不由己吗。再说,就算他找到合适的对象,也不一定能给他妈生一对双胞胎孙子,当谁都有谦哥的好运气呢?

    “唉,我妈已经开始给我张罗对象了,她说不结婚的话,先谈着也行。”汤立民这次回来,已经感受到他妈想早点让他结婚的迫切心情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生对可爱的双胞胎,我倒是也想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谁都有能耐生双胞胎呢?”谢怀谦故意刺激他。

    “谦哥,你不厚道啊,让我想想还不行吗?”汤立民抱着明宇逗弄着,嘴里也没闲着:“我妈要是见到双胞胎,肯定还得念叨让我早点结婚。”

    可以预见今年过年闲不住,肯定得去相亲直到找到合适的为止。

    第102章

    省军区大院,谢爷爷的老战友和谢奶奶的老姐妹,都好双胞胎的长相,一听说他们回来了,都赶紧跑来看双胞胎。

    双胞胎的到来,引起好多人的围观,然后就是对谢爷爷各种羡慕嫉妒。

    尤其是钱家,钱卫华的妈妈听说谢怀谦得了一对双胞胎,恨不能唐倩也能早点生个孙子给她抱。可是唐倩进了市工团工作,不想太早生孩子。因为一生孩子,身材就走样,她就会变丑,再说她也没耐心带孩子,想等过两年再生。

    就唐倩老是拖着不生孩子这一条,钱妈妈也看不上,难免会给唐倩点脸色看。可是儿子被唐倩迷得五迷三道的,言听计从,也跟着推脱说过两年再要孩子,气得钱妈妈没办法。

    先前大院里的人听说,谢长宏的二孙子找了个乡下媳妇,以为是上不得台面的女人,没想到啊,人家长相拿得出门,还能生,一生就是一对双胞胎男孩,这在大院里可是头一对,多有福气啊。

    看看俩孩子长得多可爱,打扮得也洋气,一点都不像是乡下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王老爷子看不上谢爷爷那得意的模样,忍不住问:“老谢,看你红光满面的,一看就是在乡下过得不错,怎么,在农村比在城里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城里有城里的好处,乡下有乡下的好处。我住的那周家村……”谢爷爷滔滔不绝地给老战友讲起上山套兔子,下河摸鱼的事情,让人听了挺羡慕的。

    谢怀谦和周娇,还有谢奶奶安排家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他们来之前,已经跟苏珊通过电话,让苏珊准备好过年的年货。虽然苏珊不会做饭,买菜却没有问题。今天谢怀礼没有去火车站接人,是因为苏珊派他去排队买鱼。据说是刚到的年货,去晚就没了。

    苏珊在家忙活打扫卫生啥的,没空,就让大儿子去买鱼,去接站的任务教给自告奋勇的汤立民。

    今年年底,谢怀礼和林怡秋都回来过年,只有谢玉林还忙于工作没有回家,估计大年三十才能到家。

    周娇还是第一次见大嫂。

    林怡秋个子高挑,留着齐耳发型,面容清秀,说实话,确实没有周娇漂亮,但是有一种静内敛的学者气质,看起来不算难相处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林怡秋不好相处,周娇也不会太在意,毕竟他们一家在城里住不了几天就回乡下,凑合着过完这几天就行。

    当然,能好好相处,还是要尽力维护亲人之间的感情,毕竟是一家人。如果她们妯娌之间有矛盾,难受的是她俩的丈夫。

    “大嫂,你肚子几个月了?”周娇和谢怀谦人手一个,忙活着给儿子们喂蛋羹。

    “有五个月了。你们累不累,累就吃完饭去歇歇。”林怡秋听丈夫说过,二弟呆的地方有点远,坐了火车转汽车,转了汽车还得骑自行车或不行才能到家,可想而知,这一路上够折腾的。

    “大嫂我们不累,估计明晨和明宇等会儿得睡午觉。”

    妯娌两人试探着谈话,气氛还算和谐。

    “他俩真可爱,长得一模一样。”林怡秋看着双胞胎,忍不住在心里赞一句。弟妹把孩子照顾得真好,双胞胎长得白白胖胖,穿的海军服也洋气,一点不像乡下来的孩子。

    林怡秋看着双胞胎眼馋,但她并没有抱孩子,因为她也怀孕了,怕双胞胎不老实,只是在跟前逗逗他们,并没有上手抱。

    “再过几个月,大嫂也会有个可爱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林怡秋听了弟妹的话,想象她的孩子是不是也像双胞胎这么可爱,很是期盼孩子的到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,等送走来家里看双胞胎的客人,谢奶奶和周娇立马开工做过年吃的饭菜。

    “三十捏捏,初一歇歇。”过年前要整几锅馒头、炸带鱼、炖肉,甚至饺子都得在大年三十之前准备好,等到大年初一这天,大人孩子都歇着。

    家庭条件不好的人家,过年才能吃上白面馒头或是饺子,才能穿上盼了一年的新衣服、吃上几块糖果点心。所以,这个年代的孩子特别喜欢过年,都盼着新年早点来到,如果天天过年,那才好呢。

    苏珊和谢怀礼把家里的卫生搞得差不多了,但是吃的东西还没做。三人都不擅长厨艺,只是买好了年货,等着谢奶奶和周娇回来做。

    没办法,如果把好东西交给不会做饭的人来做,也是糟蹋东西,谢奶奶只好自己上手做,好在今年有小孙媳妇帮忙。

    谢奶奶年龄大了,周娇自然不可能让她劳累,因此大多数还是周娇来做,幸好还有丈夫帮忙剁肉馅、杀鸡杀鱼,周娇能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林怡秋只会做简单的饭菜,像大鱼大肉、炸炸货这种有点难度的菜,她在婚前没学过,还做不来。她倒是想在厨房帮忙,家人看她大着肚子,哪会让她劳累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娇和谢奶奶在厨房忙活一整天。

    林怡秋看着弟妹大显身手做了好些菜,奶奶和婆婆一个劲儿地夸她,心里既佩服,又有点泛酸。看来虽然弟妹是乡下姑娘,却很得婆家欢心。

    她看周娇跟婆婆和太婆婆相处很是自然,就和自家亲人相处一样,不像自己,因为结婚后很就回到部队住,跟婆家人都不熟悉,相处起来还很客气。

    周娇可不知道大嫂一时想多了,她卤好肉丸子,还特意夹起一个来放到奶奶嘴里,让她尝尝味道。

    “奶奶,味道怎么样,咸淡正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很好吃,比我做得都好吃。”谢奶奶尝完后满意地点头。

    有了周娇和谢奶奶在,家里的晚餐丰盛极了。炖的鸡汤香而不腻,清蒸鱼味道鲜美,极为适合老人、孩子和孕妇吃;还有红烧肉、辣子鸡块也色泽鲜亮、香嫩可口,让人吃着胃口大开;除了这些,凉拌心里美萝卜丝,清脆爽口,豆腐虾仁汤鲜香味美,就连双胞胎都喜欢吃。

    饭后,大家都夸周娇厨艺不错,然后男人讨论工作,女人讨论孩子,双胞胎刚吃饱,很有精神,家里人又多,两人极其兴奋,玩到很晚才睡觉。

    入夜,谢怀礼和林怡秋两口子洗漱后,双双躺在床上休息。

    谢怀礼担心地问:“怡秋,我看你今天情绪不高啊,怎么是不是孩子闹你了?”

    林怡秋摇摇头,“没什么,你知道我平时话就少。”

    妻子不是肚子不舒服,那为什么今天话都没说几句,昨天还和妈妈谈话挺多的?谢怀礼有点纳闷,但他确实觉得妻子有点不在状态,一家人聚在一起聊天,妻子看起来像没有融入进去的样子。